手机上阅读

第269章 老公,我怀孕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对,对不起……”

    医生说话都磕巴了,看着女人泫然欲泣的脸蛋,更不敢看商景墨那张阴沉到可怕的俊脸,

    “再稍微忍一忍,马上就好了。”

    苏荷本来就强忍着。

    本来只有商景墨的话,还好说。现在门口那群人在,她怎么也不能在他们面前掉下眼泪来。

    商景墨低头注视着她,

    “想哭就哭,我知道你最怕疼,”

    说完,轻轻擦去她的眼泪,“娇气的小丫头。”

    苏荷大概是被他这句说的不高兴,抬头,瞪了他一眼,

    “我是真的好疼,我本来就怕疼,跟娇气不娇气有什么关系?”

    男人和女人对话的声音,不大。但是也能隔着门板偷出去,

    那个经纪人的脸色白了白,商景墨眼底却闪过一抹阴沉,

    “跟自己的男人逞什么英雄?你再娇气,难道还不是我宠的?”

    “哼!”

    苏荷这才对他的回答有点满意,可是又有点委屈,

    “你也别太惯着我,我不想听别人说闲话。”

    苏荷不是那种有坏心机的女人,说这句话,纯粹就是心里话而已。根本没有旁敲侧击讽刺林轻羽经纪人的意思,

    但是商景墨眸深了,

    “谁敢说闲话,把她舌头剪了。”

    苏荷嫌弃的看他一眼,

    “商景墨,你真是个暴君……”

    ……

    门外。

    所有人都能听见门内两个人的对话,

    那种卿卿我我,你侬我侬,恩恩爱爱的画面感,都快要透着门缝溢出来了,

    林轻羽的心里慢慢变得迷茫起来,

    难以想象,同样是受伤,如果现在被高大的男人这么抱在腿上安慰宠爱的男人是自己……该有多好阿。

    经纪人也看着林轻羽的脸,

    她现在的表情,难以描述。

    基本所有人都觉得,以她这样的身份,就算没有商景墨,也可以有很多类似商景墨这样的男人,

    但很多时候,她就是不甘心。

    她现在看着他把苏荷抱在怀里,低声哄着她的模样,更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温柔。

    温柔,这是这个男人,给苏荷专属的。

    让人嫉妒。

    林轻羽大概是不屑这样坐在男人的腿上娇媚撒娇,说实话,以她清高的性子,可能还有点看不起苏荷这样的举动,

    但是也就是这样的举动,让此时的商景墨看起来更男人了。

    她做不到,但是她好羡慕。

    “不哭了?”

    商景墨看她生气,不怒,反而还淡淡的笑,

    苏荷蔫蔫的趴在他肩膀上,

    “哭有什么用,手还是会疼。”

    水泡处理完以后,包扎过程就轻松很多了。等到一切结束,苏荷两只手都被包扎成了粽子。

    男人和女人一起从房间里出来,走廊里的林轻羽,显然,已经等了好久。

    膝盖上的血渍都有些干涸。

    商景墨淡淡的瞄了他们三个人一眼,道,

    “其实这个医院医生很多,相信以林小姐的身份,也不难请到医术高明的医生。”

    “三位一定要这么坐在走廊里等……是想让证明些什么,还是想故意让媒体写些什么?”

    “你!”

    郁经纪人的心思被戳穿,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刚才,她在走廊里诋毁苏荷的声音,商景墨都听见了。只是刚才苏荷手痛,他懒得跟她一般见识。

    确实,这是经纪人的一种手段。现在苏荷是林轻羽演艺事业上最大的阻碍,她要尽可能的,给苏荷拉黑粉。

    比如借着商景墨的势力打压竞争对手,让重伤的林轻羽一边流血一边在走廊里等。

    这个新闻一出,别说是林轻羽的上千万粉丝,就连社会舆论向,都很难放过苏荷。

    而这个主意,凭借林轻羽的一颗七窍玲珑心,和经纪人这么多年下来的默契,她不可能看不出来。

    她没反对,而是要坐在这里等,说明她已经默许。

    甚至都可能不是默许,有可能她说要在外面等,就已经存了这个心思,经纪人只是配合她进行下去而已。

    都说一个强大的女明星,背后的经纪人一定也是不好惹的,“呵呵,商先生已经好事占尽,苏小姐的伤也包扎好了,何必再咄咄逼人揪着我们不放?”

    “我只是好心提醒你一句,”只可惜,商景墨根本不是她们能挑战的人,

    “你们娱乐圈的乌烟瘴气,我懒得管。但是如果有人把手伸到我女人手上,我劝你,还是别做影响自己前途的事了。”

    ……

    车上。

    苏荷还沉浸在他刚才那句别做影响自己前途的事这句话里回不过神来,

    虽然商景墨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特别平静。但是只有仔细的去想,才知道他有多猖狂。

    苏荷坐在副驾驶,盯着自己两只粽子一样的手,

    “好烦。”

    “怎么?”

    男人开车问。

    苏荷道,“手变成这样,我连饭都没法吃。”

    “我喂你。”

    苏荷皱眉,“也总不能顿顿都让你喂。”

    男人不以为意,“没办法,谁叫你顿顿都要吃。”

    女人一下子懊恼,“你什么意思嘛,难道你要为了懒得喂我,让我少吃几顿?”

    低沉的男音轻笑一声,“不存在的,”

    “通常都是,我喂饱你——而你喂不饱我就睡死过去了。”

    苏荷,“……”

    一言不合就飙车?

    想到这里,苏荷立马想起了自己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已经拖了一整天没有告诉他了,

    女人的心跳一下子又加速起来,忐忐忑忑,支支吾吾,

    “那个……我……我有件事想要告诉你。”

    “嗯?”

    “我……”

    苏荷深吸一口气,心一横,还是鼓足勇气说了出来,

    “我……我怀孕了!”

    “刺——”

    一个急刹车,苏荷脸色瞬间刷的就白了下去,

    “阿!!——”

    她眼睁睁就要看着车头要撞到前面那根电线杆,但是,她显然低估了商景墨,

    他不多不少的刚好在马路旁边停了下来。

    苏荷吓得整个人呆若木鸡,

    “你……”

    她找了好久,都没找出一个合适的词,灵魂出窍一般盯着前方。

    男人知道自己失控了,有些抱歉,嗓音低沉,

    “抱歉,什么时候的事?”

    苏荷大概是吓到了,还没回神,一直呆楞的看着前方,

    “我……我……”

    她强迫自己冷静,“我还没确定,就是……有时候想吐,姨妈也没来……”

    “身体有没有不舒服?”

    “没有。”苏荷如实答。

    车内,一片沉默。

    过了几秒,他道,“我们先回家,如果你想做检查,我叫医生来家里给你做检查,嗯?”

    苏荷还是惊魂未定,不知道自己是嗯了一声,还是哦了一声。等到商景墨重新冷静下来继续开车的时候,她还在放空。

    直到,豪车已经在银滩楼下停下来了。

    “景墨——”

    男人解松紧带的时候,苏荷忽然回过神来。

    “怎么了?”英俊无双的男人声音温柔。

    “你……”

    苏荷说着,欲言又止。

    “你是不是……不高兴?”

    苏荷小心的看着他的眼睛,小心的问。

    商景墨的眉轻轻皱起,“为什么这么说?”

    一片安静。

    苏荷收回视线,重新坐正身体看向前方,“没什么。”

    她只是觉得,

    如果换作以前,他要是知道他们有了个孩子,他一定不会是现在这个反应。

    一定是高兴的,欣喜的,甚至霸道的把她抱在怀里用力亲吻……

    可他刚才失控的差点撞到电线杆。

    这让苏荷一下子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了。

    难道,他不想吗?

    就这么恍恍惚惚的下车,回家,一直到了晚上。

    说实话,自从她听说自己不能生育以后,这就是她心里的一根刺,她有意无意的回避着。

    但是多年后觉得自己又有怀孕的可能,她是很欣喜的。

    然而,这种欣喜的感觉,却被商景墨方才下午那样的反应浇灭了一大半。化成了不安。

    夜晚。

    苏荷躺在床上,辗转难眠,她听见商景墨在电话里给医生打电话,她能听出来,是妇产科医生,但是听不出来他们在说什么,女人一个人躺在卧室里,一直在等男人工作结束以后回屋睡觉,可是等到十点半,他都没回来。

    期间,她也忍不住去书房看了他一次。

    一看,她就惊呆了。整个书房烟雾缭绕全是烟味,男人坐在椅子上重重的吸烟,烟灰缸里已经落了好几根烟头。

    苏荷问他什么时候睡,他说再忙一会,他忙完就回来抱着她睡。

    也温柔的吻了她,可是当她回屋一个人躺在阴暗空荡的大床里,脑子浮现的依然是白天他失控刹车的样子,心里堵得慌。

    又是那种想要流泪的感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荷终于睡着了。

    男人回屋的时候,女人的呼吸已经趋于均匀。

    商景墨没开灯。洗去了一声烟味,回到床上,就感觉到一只细嫩的胳膊横过来抱住自己的腰,

    很委屈的声音,

    “老公,你以后多陪陪我好不好……”

    商景墨大概是没想到她还没睡,直接顺道就把她抱在了怀里,还不忘小心的避开她手上的伤口。

    “老公不是一直陪着你么。”

    可是,话音落下,回复的却是她均匀的呼吸声。

    所以……

    男人眸色沉了沉,她刚才,说的是梦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