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1章 影响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真正的……女人?

    听到这里,苏荷不甘心,

    “可是大师,我已经和他扯证结婚了……我们可能马上就要有孩子了,他,他怎么可能……”

    “如果不是,你最近为什么会觉得他的心越来越不在你身上?”

    “我……”

    苏荷被问的,哑口无言。

    是,

    她说的没错。

    她现在越来越觉得就是——商景墨的心不在她身上。

    不仅如此,

    女人的第六感还告诉她,这个对面的大师,绝对不是一般的大师。

    她能掐指算出她这么多人生重大的转折,她已经不是普通人。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苏荷捏紧拳头,实在难以想象,如果现在和商景墨分手,应该是个什么下场,

    “那么大师,以你所见,我现在应该怎么做?我们两个不可能长久了吗?”

    神婆思考了一会,回,“也不是。”

    “其实看命盘这个东西,它顶多是给你个指导的参考。并不存在什么天作之合。只不过有些东西可以避,但有些东西是避不了的。你也知道。如果时运把握的好,就算不是那么般配的命数,也有可能走的很长远。”

    苏荷听着,还是觉得云里雾里。

    “那大师,您能再跟我说说,至于他这个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大概具体的情况吗?”

    苏荷非常好奇。

    神婆也不卖关子,很直接就说了,

    “确实,你说的这个男人,你们在四年前遇到的是吧?四年前开始,他确实走婚运了。但是这段婚运,聚少离多,但接下来这个女人呢,注定一辈子跟他星轨是缠绕在一起的,不会分开的。”

    “而且现在能看到的是,这个女人,一辈子荣华富贵,不愁吃穿的。她原生家庭、未来老公给她的条件都非常好,长得也是很漂亮的。”

    ……

    咨询结束,苏荷的心一直很沉重。

    她本来,不信有什么女的会从天而降商景墨身边。

    这么多年过来了,他身边的女人少吗?不少。从伊静婉开始,到苏丽,到沈曼妮,到高璇,甚至,到林轻羽……哪个是等闲之辈?

    但是,她觉得商景墨不是那种心猿意马的男人。

    可是神婆说的实在是准,

    而且她把那个“女的”说的这么具体,神乎其神,

    让人觉得确有其人的感觉,实在是不得不信。

    那么她现在应该怎么办?

    坐以待毙?

    还是奋发图强,去跟命运对抗?

    ……

    苏荷承认,她只是个小女人,她不敢跟命运对抗。

    她只觉得自己心里很糟糕,实在憋不住了,给自己最好的朋友赫西发了一条语音微信。

    “小西。”

    美女头像很快就跳了出来,

    “怎么啦,小荷?”

    苏荷看着屏幕,委屈的感觉难受爆了,

    她组织了一下语言,发了一段长语音。把方才神婆跟她说的算命结果一五一十阐述了一遍,

    然后有惆怅的发语音过去,

    [哎,其实小西,你知道吗?有些事情是有感觉的。]

    [我知道他最近对我冷淡了,也知道我跟他并不是那么合适。因为自从我们两个在一起,我们就一直在互克……我流产,被黑,他被景遇开除,变成来历不明的私生子……现在又遭遇暗杀……]

    [可是我还是不甘心啊,怎么能说换人就换人呢?]

    [我难以想象他会爱上别人……以后别的女人跟他做一切我们做过的事……跟他上床结婚生子……我一想到他会抱着她在晚上叫她老婆……我真就的觉得好难过。]

    [真的难过,小西。]

    [如果上帝注定不让我得到他,为什么还要我遇到他啊……]

    ……

    苏荷不常有感情这么脆弱的一面。

    编辑完短信,苏荷就疲惫的躺在床上,整个人像被抽空力气一样疲惫。

    抱着膝盖坐在床上,她现在受伤了,也不能打字,只能语音。

    说完了就把手机丢到了一边。

    情绪终于不受控制一点一点崩溃下去。

    另一旁的赫西,听到后来当然也听出了她语音里的哭腔。

    不出半个小时,“叮铃铃——”响起来的直接是门铃。

    佣人很快把门打开,

    “商太太,是赫小姐。”

    苏荷瞬间抬起一双泪眼婆娑的美目,

    “快请她进来!”

    “是。”

    赫西进来。

    她今天穿了一件砖红色的大衣。非常时髦的颜色。她头发也染成了偏偏一点的红色,整个人看起来时尚又美丽,

    一进来,就看见坐在床上惨白的女人一双粽子一样的手,

    “小荷,你手怎么了?”

    苏荷悲伤的看了一眼,“见宋韵的时候,被一个服务员不小心用热汤烫了。”

    “我去,”

    美丽的千金大小姐一下子忍不住爆粗口,

    “什么服务员这么不专业?她是不是受你那个恶毒后妈嗾使了?受不了,老娘要去教训她……你手严不严重?”

    苏荷摇了摇头

    “不,不严重,都会好的。”

    说着,眼泪又要翻涌出来。

    赫西看她这个样子,叹了一口气,走过去,

    拍着她的肩膀,安慰,

    “其实你这样又是何苦呢,”

    “不就是一个算命的嘛,你那么相信她干嘛。她要是真那么神,她干嘛不算算自己的,干嘛还当一个算命的?”

    苏荷听了,只能摇头。

    她不懂得。

    如果不是真的迷茫,她也不会干这么无聊的事。

    有时候冥冥中暗示的东西,不是没有道理。

    从那以后,苏荷的情绪就一直很低落。

    赫西索性也不走了,怕她一个人胡思乱想,于是留在这里陪她准备和她一起等商景墨回来,

    “小荷,有些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讲,”

    赫西看她现在的状态,真的很担心,

    “我知道你一定是很想好好和他走下去,所以才会借助各种力量去咨询。但是你也说了,你一开始就是抱着玩玩的心态去的,可是你看看你想在这样的状态,像是玩玩嘛?”

    苏荷奄奄的,下巴抵在膝盖上,

    “可是,她算得真的很准啊。”

    赫西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叹了一口气。

    “不管准不准,我是真的觉得,”

    “连你都觉得自己控制不住自己,那这恋爱肯定谈的不顺利,”

    “虽然说,存在即合理。但是我们也有改变自己人生轨迹的能力啊,”赫西说着,很想振奋她,“而且如果你真的非常想好好走下去,其实还是取决于你和你们怎么经营这段感情。”

    ……

    赫西说完,没多久,商景墨就回来了。

    已经挺晚了,赫西和苏荷已经一起吃了晚饭。

    商景墨回来,看到沙发上的两个女人,也不意外,显然是已经有人打电话通知过他,赫大小姐在他家。

    “饭吃过没有?”

    男人嗓音很淡,苏荷嘴巴撅了撅,“吃了,小西喂我吃的。”

    她说“小西喂我”的时候,还有点小孩子赌气式的傲娇。

    赫西看他们这样,只差鸡皮疙瘩没掉一地,

    “那这样,既然他回来了,我就先走了哈。”

    “小荷,你好好想想我说的,别胡思乱想了。”

    “知道了。”

    苏荷抿抿嘴巴。赫西离开路过商景墨旁边的时候,侧眼看了一下坐在沙发上假装在专心看电视的苏荷,小声说道,

    “小荷最近估计心情不太好,早上居然找人算命呢……偏偏那个算命的还有两把刷子,把她唬住了。说你们近期可能要分手。”

    赫西说着,怜悯的看了商景墨一眼,

    “你多关怀关怀她,我走了啊。”

    说完,赫西就走了。

    偌大的豪宅里一下子只剩下两个人。

    苏荷一下子觉得浑身不自在,

    “我……我去洗澡……”

    商景墨二话不说,直接走过去把她原地横抱起来,

    苏荷一下子吓了一跳,“喂,喂,你干嘛……”

    她真的已经好久没有被公主抱了,看着男人线条分明忽然放大的俊脸。心跳居然加速了起来。

    “商景墨,你放我下来……”苏荷羞红了双颊,半推半就。

    男人抱着她走进浴室,

    “真要下来?”

    他低沉的嗓音,性感的诱哄着她,“你确定你这手,能自己洗?”

    苏荷努嘴,“也可以叫佣人给我洗。”

    “逞能。”

    商景墨一眼就看穿她心思了,“你能忍受别人看你身体?何况是洗澡?”

    苏荷脸一下子通红。

    什么嘛,好像她很渴望他给她洗澡似的。

    ……

    商景墨果真帮她洗澡,

    今天苏荷要洗头,男人很仔细的在浴缸里调好精油,给她的秀发摸上香波。

    不是特别温柔缓慢的动作,但是绝对的耐心、仔细。

    苏荷并着双腿光秃秃的坐在浴缸里,傻傻的,也不动,眼睛巴巴的看着商景墨。

    其实,她只是有点害羞,不知道该看什么地方罢了。

    但是,她不知道,这种眼神,对男人是一种致命的诱惑。

    商景墨感觉到浑身的燥热,喉结上下滑动,

    “洗好了。”

    可不能这样看下去了,再看下去,保不定浴室里又要擦出什么火花。

    男人把她从浴缸里抱出来,用毛巾包上头。

    就是随意一包,没什么美感。苏荷现在感觉自己就像个被疼爱的瓷娃娃公主一样呵护着,

    有点感动,也有点享受。

    抱着纱布的两个爪子挂在他后背,“景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