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2章 死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嗯。”

    苏荷觉得心里暖暖的,

    “你干嘛突然对我这么好?”

    女孩扑闪扑闪的眼睛,似乎感到很疑问。

    商景墨一边把她抱着放在床上,一边淡定从容拿来吹风机,准备给她吹头发,

    “现在觉得我对你好了?不去找算命了?”

    苏荷,“……”

    蹿火,她嘴一撇,

    “你偷听我!”

    “你闺蜜说的。”

    男人不以为意,开始帮她吹头发。

    吹风机呼啦啦的响,

    澡不用自己洗,连头发都不用自己吹。

    苏荷觉得自己现在的待遇简直像女王一样,尤其是这个侍奉她的男人还是商景墨,她觉得自己简直比女王还要幸福。

    是月神。

    没过一会,头发吹干了。

    商景墨把吹风机放下,扳过她的肩膀,严肃看着她,“苏荷,我有话跟你讲。”

    “啊?”

    苏荷看着他。

    心跳加速起来,

    这么快就来了?

    他这么快就要承认他……

    苏荷觉得有点儿难过,也有点儿紧张。

    “虽然现在你还没做检查,不知道是否因为妊娠因此情绪波动,但是,”

    男人菲薄的唇上下翕合,声音很平静,但是严肃,认真,

    “有一点你不能否认。”

    “什么?”女人有点茫然的问。

    “我爱你。”

    呆滞。

    苏荷最开始以为自己幻听了,

    突如其来的告白,让她觉得自己可能是在做梦。

    苏荷手指抓着床单,傻了吧唧就应了一声,“噢……”

    反应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这家伙刚才是在告白呀!她不该这么冷漠。

    “你说……你爱我?是真的吗?”

    苏荷知道自己的这个问题有点蠢。

    但是女人往往就是这样的,

    你不说爱她,她会很没有安全感,一定要说你爱她。

    但如果你说了你爱,

    她又会开始怀疑到底是不是真的。

    女人是太聪明又太复杂的动物,有时候又很愚蠢。

    这一晚,商景墨还是抱着苏荷睡的。

    他胸膛的给她的安全的感觉,让她觉得舒心。

    也不知是今晚的告白,还是他温馨细心的给她吹头洗头,一连好几日心中的阴霾都一扫而空,苏荷躺在男人的怀里,只想一直一直这样到永远。

    时间过去,慢慢的,女孩的手也在反复的包扎,换药中开始痊愈了。

    呕吐的感觉上次闹过以后没有再出现,至于月经,苏荷觉得也有可能是推迟了。加上手受伤,这段时间一直也没有去做检查。

    一天忽然心血来潮,想要去做检查。没想到刚一出门,就接到医院里来的电话。

    “喂,是苏小姐吗?”

    “是。”

    “我是苏长河先生的看护医生,请问您现在有空过来一趟吗?请务必赶快过来一趟!”

    苏荷听着那边护士的声音,好像很着急。心里一下子就有了不好的预感,几乎脱口而出,

    “我爸爸他怎么了?”

    ……

    医院,抢救室。

    苏荷来到这里,已经是半个小时后。

    虽然一路飙车超车闯红灯,但是也有相当的一段路程。

    苏荷浑身发冷,

    想起上次他们见面,也算是不欢而散。但是他却站在一个父亲的角度,劝说她,让她珍惜和商景墨之间的感情。

    她这一生父母缘薄,和苏长河基本没有什么缘分。

    即使知道他后来身体不好,碍于苏丽和宋韵的存在,她也不能来做什么。

    她没立场,苏长河想看到的也不是她。

    但事实上,她对这个从小冷漠她、甚至虐待她的父亲,远远要比一直以来受宠的苏丽和宋韵尽职尽责的多。

    所以就算是现在,来医院看他的,也不过只有苏荷一人。

    “太太,您别太担心,不会有事的。”

    佣人看她脸色苍白到可怕,拙劣的安慰着。

    苏荷只觉得心里发冷,空荡。

    果然,没过多久,医生出来了,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医生的脸色很平淡,语气里不免遗憾的味道。

    苏荷整个人懵了一下,看着眼前的这个中年男人,美丽的脸上神情近乎呆滞,

    “什么……意思?”

    一般,从手术室的一生走出来说这句话,通常只有一个意思。

    但是苏荷不敢相信。

    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也不敢相信事实。

    医生叹了一口气,见惯了生死,便也平淡,

    “很抱歉,苏小姐,我们尽力了……节哀顺变。”

    苏荷脑袋里轰隆一声。

    是的,轰隆一声。

    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

    说难过绝望吗?也不是。按照正常的逻辑,苏长河绝对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甚至对她比陌生人还不如。

    但是轻松吗?

    不,一点也不。

    苏荷觉得好像脑子里一根一直紧绷的弦断了。彻底断了,

    像支撑落地的底气一下子被抽走,失去了生命力,失去了来处。

    是的,

    这个世上,

    她再也没有亲人了。

    她是一个人……

    苏荷整个人魂不守舍。就在这时,走廊里急匆匆响起一阵脚步声。

    “长河!长河!!”

    苏荷一阵头痛。

    她们开始来了。

    宋韵拖着苏丽匆匆忙忙跑过来,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门口脸色苍白的苏荷。

    走进去的步子,退回来,看着她,

    “你怎么也在这里?!”

    苏荷看着她戒备的样子,只想冷笑。

    “我怎么在?”

    “你们来晚了,宋女士,苏小姐。”

    宋韵脸白了白,

    苏荷此时此刻真的不得不佩服她的演技,连悲伤,都能演的这么情真意切,

    “来晚了……晚了什么意思?什么叫来晚了?!!”

    “就是他已经死了。”

    “死了”两个字从口中说出来,苏荷才知道,原来是这种感觉。

    你说人怎么这么样子呢?说没了就没了,一下子就没了。

    只听见宋韵哀嚎一声,苏丽呜呜呜就哭了起来,

    苏荷站在这里,现在觉得自己就像在看一场人间闹剧。

    不过,她也不会闹什么。

    苏长河尸骨未寒,就让他安安心心的去吧。

    想到这里,苏荷觉得自己实在也是没有什么立场继续留在这里了。

    如果她不走,宋韵和苏丽肯定会闹事。

    苏荷觉得精疲力竭,鞋子后退,看样子大概是要离开。

    宋韵一看,她要走,赶紧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站住!”

    苏荷美目一凛,“干什么?!”

    “不许走!”

    刹那间,宋韵就像变了一个人。

    方才的悲伤痛苦都跟没存在似的,脸上表情瞬间变得扭曲、仇恨,

    “你说!!是不是你,说了什么刺激他的话,他才会死的!”

    “苏荷!你真是蛇蝎心肠!”

    “虽然你爸有时候是偏心了,但他罪不致死吧!!你何苦这么逼他!!”

    苏荷听着,一下子,呆了,

    她不知道这是在唱哪一出,厌恶挣脱开她的手,

    “你在说什么?!”

    “你还我爸爸!!你还我爸爸!!你还我!!!”

    这时候,苏丽像发疯一样扑了上来。

    苏荷一个踉跄,没站稳。

    步子狠狠后退,腰撞在尖锐的硬物上。

    女孩痛得整张脸惨白,血色消失。苏丽尖锐的指甲一下子划了过来,苏荷没躲开,苏丽像发疯一样去抓她。

    医院很快就有人出来维持秩序。

    但是,没有人敢强行做什么。

    在他们眼里,顶多就以为是宋韵母女,悲伤过度,情绪失控而已。

    苏荷态度很强硬,不可能就这么认输,但是她实在是太痛了,疯子苏丽力气比她想象中还要大,

    跟着苏荷的佣人拼命上前拦阻,但是也架不住苏丽发疯式的进攻。

    “你还我爸爸!苏荷,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把我爸弄进监狱还弄死了他!你有什么脸活在这个世上!你去死——”

    她说着,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把水果刀。

    苏荷一下子脸色变了,本能下意识保护住自己的小腹。

    但是她所在的空间相当逼仄,其实根本不容她躲避的机会,

    “哗——”

    刀落下来,苏荷颤抖着闭上双眼,

    她以为,自己这次在劫难逃。

    但是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

    空气进了几秒。

    几秒后,女孩胆怯的睁开双眼。

    那刀却迟迟没有落下来。

    最先入目的是一枚精致的袖口,然后是一只有力的手,稳稳地扼住了苏丽的手腕。

    随即是男人逆着光犹如刀铸的俊脸,眸子里闪过危险的光,脸上的神情冷漠地令人胆战。

    是商景墨。

    苏荷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的,苏丽看到他以后,神智,好像也回归了大脑。

    整个人蓦然窜过爬上冷意,“啪”的一声,苏丽的刀掉在了地上。

    下一秒,他就把看起来有些狼狈的小女人抱在怀里,以一种绝对维护、占有的姿态,眉间写得浓浓的都是极度的不满,

    “郝特助,苏大小姐蓄意杀人,你知道该怎么做。”

    一个声音,冰冷到极点,

    杀气让整个走廊里的温度都像冰窖,

    开玩笑,苏荷是他的女人,别人碰她一根头发他都舍不得。更何况是拔刀相向。

    死都太便宜她了。

    苏荷惊魂未定,纤弱的身子靠在男人怀里不住的发抖,发抖。

    蓄意杀人。

    这四个字的分量,几秒后才体现出来。

    宋韵一下子脸色就变了,“扑通”一声,当着所有人的面前就跪了下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