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8章 身败名裂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打算喊我一辈子老师?”

    “啊?”女孩有点懵。

    “结婚证上名字写在一起,晚上睡在一起,你嘴上却喊我老师?”

    苏荷为难,“不然……喊什么?”

    总不能喊老公吧?

    她喊不出口。

    商景墨看着她左右为难的样子,也不想勉强,“算了,”优雅的拿起餐具,

    “慢慢来吧。”

    ……

    他说慢慢来,就代表他愿等待。

    反正等了那么多年,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

    车上的时候,

    吃饱了,苏荷有点困,靠着车座休息,就听见男人说,

    “那天晚上,口红印是个意外。”

    苏荷眼睛窒了两秒,才反应过来这个男人是在跟自己解释,

    “噢……”她的反应有些呆萌,

    老师这是在跟自己解释呀……有点受宠若惊呢。

    “老师,你刚才是在跟我解释啊?”

    “你可以这么认为。”

    苏荷心情一下子莫名愉悦了起来,

    仿佛这段时间压积在心头的阴霾一扫而空,眼睛都闪烁出亮晶晶的光芒,

    “那老师,我跟你商量一件事好不好?”

    商景墨面不改色,“你说。”

    苏荷坐的离他近一些,

    “不管怎样,以后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把事情解释清楚好不好?”

    “不要无端生闷气,不要揣测对方,好吗?”

    因为她知道,如果要揣摩,她肯定比不过商景墨。

    只见驾驶座上的男人神情丝毫没有温度,

    然后淡淡吐出一个字,

    “嗯。”

    苏荷一下子笑了。

    上城夜晚的风景很美,

    苏荷心情愉快,只觉得这一晚,自己好像和商景墨的距离又拉近了一点点。

    ……

    因为之前去美国交流了一年的缘故,中方大学这些的课程,她必须要重新学完,

    这一天,苏荷正在上课,刷微博,忽然跳出来一条推送——

    [原上城市市长,苏长河,多年前神秘包养女子身份曝光,竟是……]

    课堂上,苏荷脊背一冷,

    点开推送,就看到了这篇新闻!

    苏长河,上城市原市长。先因严重违纪,私人生活不检点,包养情妇,已被双规。

    现知情者指出,该名女子为多年前酒吧坐台女,因姿色姣好,被苏长河一眼看重,威逼利诱,未婚怀孕,育有一女……

    ……

    苏荷看到后来,手上攥紧的青筋一根一根全部突起!

    坐台女?威逼利诱?

    这样歪曲事实的报道,不是宋韵她们,还能是谁?

    呵……

    宋韵,

    她真是好手段,

    苏荷的一双父母,母亲去世,父亲坐牢。死去的人不能为自己辩白,而活着的人,也被她搞得身败名裂。

    到底是什么血海深仇,至于让她做到这个地步?

    苏荷咬着自己的嘴唇快要咬出血珠,

    讲台上的老师讲的内容,她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老师大概看出她走神,大声严厉的喊她名字,

    苏荷抬头,老师问了她一个问题,她也没有听,答不出来。

    那老师瞬间秒怒,

    “你叫苏荷是吧?”

    “你知不知道金融系以前那几个吊车尾的人也有你一个?你别以为出了一趟国就了不起了,你这样的蛀虫……”

    “腾——”

    苏荷一下子从椅子前站起来,

    寂静的教师,凳腿在地上拖拉,发出突兀的响声,

    那老师愣了一秒,大喊,“你这是什么态度!”

    苏荷看都没看她一眼,拿着手机,直接出教室。

    “你给我回来!你信不信我给你挂科?你信不信……”

    身后的老师,还在叫。可苏荷根本听不进去,盛夏的天气,她的心却要比寒冬腊月还要寒!

    果然,从新闻爆出十分钟都没有,电话就打了进来。

    苏荷看到来电显示,脸色更冷,

    “宋韵。”

    不是宋女士,也不是苏太太,而是宋韵。

    对面是冰冷的嘲笑,

    “哟,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苏大小姐还会主动给我打电话呢?”

    苏荷冷若冰霜,“我妈的新闻,是不是你放上去的?”

    对面没说话,只是冷笑一声,

    “你凭什么这么说?”

    “不然除了你,还会有谁,把一个死了的人当成自己最大的敌人,惦记了一年又一年?”

    “你!”

    被戳中痛处的宋韵气不打一处来,

    话都快要说不出,恨不得把手机捏碎,

    “好,苏荷,你就嘴硬吧!”

    “现在你爸爸都进监狱了,我看谁还保你!”

    “你放心,这才是刚刚开始……后面等着你玩的,还多了去呢!”

    说完,“啪”的甩了电话!

    苏荷愤怒的嘴唇发抖。

    好一个宋韵。

    女孩站在原地,指关节快要被掐成青白色。

    她本不该管这么多,但是,那毕竟是她的母亲,父亲,

    有损他们名誉的事,她不可能袖手旁观!

    “叮——”

    手机响起的一瞬,苏荷皱了一下眉。

    看清屏幕上的名字,女孩的表情才略有缓和,

    “喂,小西?”

    “小荷,你在哪里呀!臭老头在骂你呀!”

    刚才苏荷一气之下从教室里出来了,老师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生气也是正常的,

    苏荷有些头痛的捏了捏眉心,

    “我现在不回去了,忽然有点急事。”

    赫西在那头叹了一口气,

    “唉……”

    “新闻我看过了,你那后妈,还真够恶心的……”

    “不过你打算怎么办呢?管还是不管?”

    苏荷知道很为难,但还是想也不想的就说,

    “我不可能让我父母蒙受不白之冤的。我妈不是那种女人,我爸也是和她真心相爱。”

    苏长河不是多么贪恋美色的人,一辈子也就这一个“婚外情”,

    因为她亲眼见过,所以知道,他们不是新闻上说的那样。

    “那你打算怎么办呢?”赫西听她这么决定,也是为难,“我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唐凡他好像还有些媒体资源挺成熟的……”

    上城唐少,

    混迹娱乐圈还有商业圈之间,若是宋韵当了多年贵妇积攒了一手好人脉,那唐凡必然也不会差。

    这倒是给苏荷打了定心针,但也没立马下决定,

    “先看看吧,不过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想开一个记者发布会。”

    “好,不管你做什么样的选择,我都支持你!”

    苏荷听到电话里明媚的嗓音,忽然有些哽咽。

    “谢谢你,小西……”

    苏荷鼻子一算,差点落下泪来,

    “只有你,每次都这样毫不犹豫的站在我身边,支持我……”

    ……

    苏荷挂了电话,眼泪就猝不及防的掉了下来,

    都是人的大马路,她觉得好丢人,

    路上也不乏跟她一个学校里一起上过课的同学,苏荷立马低下头,不让自己被认出,

    她低头走着,走着,然而没走出几步,一个喇叭声就从身后“滴——”响。

    声音不大,苏荷却还是吓得一哆嗦,

    忘了抹泪,视线里是商景墨那辆黑色的迈巴赫,

    “商……老师?”

    商景墨摇下车窗,俊美如神的脸上,平静如水,

    “上车。”

    苏荷立马胡乱摸了一把自己的眼泪,

    “噢,好。”

    女孩乖乖的,蠢蠢的,不过也就是伪装她刚才哭过的痕迹罢了。

    苏荷其实不是那么不能独当一面,从她对抗宋韵和苏丽就能看出,她不是什么都逆来顺受的女孩,

    只是面对商景墨,她有一种天性上的屈服,顺从。

    坐上车,

    商景墨照顾她的自尊心,没有问她哭什么,

    新闻他也看了,根本不需要问。

    “马克思原理的老师在办公室里发飙,说金融系有一个女生当众跟他争执,还当堂走人,”

    “那个女生,就是你吧?”

    苏荷有些羞涩的低下头,

    “嗯……”

    “能把那群老顽固气得骂街,你本事也不小么。”

    噗……

    怎么感觉,商景墨这是在黑自己呢……

    但苏荷却是真的禁不住笑了出来,

    “你就别打趣我了,烦着呢……”

    “需要帮忙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