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3章 女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下跪,

    这一出,不要说是不了解情况的路人们,就连苏荷本人,都是吓了一跳。

    宋韵居然给她下跪,

    她本能就有不好的预感,

    宋韵跪在原地,仿佛极其屈辱一般,“商景墨,我知道你很爱小荷。但是苏丽只是刚知道父亲去世的消息太悲伤所以情绪失控,您能不能看在她年纪还小的份儿上,放过她?”

    宋韵从来不屑正眼看苏荷,哪怕她后来找上商景墨,她也避而远之。

    她从来都不屑她。

    但是今天这种情况,她也畏惧他。

    “你先起来。”苏荷率先开口。

    苏荷觉得毕竟这么多人在,不好看。想劝,但是宋韵根本没有起来的意思,

    那势头,颇有商景墨不同意她就不起来的意味。

    苏荷觉得烦闷,正当她手足无措的时候,男人只是冰冰凉凉的吐出一句,

    “你爱跪就跪,医院总有保安把你请出去。”

    !

    苏荷倒吸一口凉气!

    这个男人还真是……真绝情!

    不过现在,最狼狈的还是她自己。头发乱糟糟的,衣服乱乱的。而且她刚刚还被刀威胁过,浑身都很冷。

    她把视线落在苏丽的身上,苏丽正在一边尖叫一边拼命挣扎,

    “苏荷!你他吗不就是会靠男人吗?!你有种没了商景墨跟我斗试试!你凭你自己跟我斗试试!”

    “你这个不要脸的小三,贱人,野种!!!!”

    苏丽像发疯了一样的骂她。

    她真的是疯了才敢当着商景墨的面这么破罐破摔,

    苏荷心想,大概是她婚姻不顺,夫家不给力,自己家也山穷水尽,才会这样歇斯底里俨然泼妇的模样,

    可是,发疯一般的挣扎却没有让她挣脱桎梏,

    几个彪形大汉押着她,事实上她丝毫动弹不得。

    苏荷走过去,美丽的脸上挑起一抹冷笑,

    “你就骂,”

    她道,语气很冷,

    “从小到大,你苏丽最擅长的就是骂街,背后搞小动作,你曾经以为你赢了,”

    苏荷说到这里,顿了顿,

    “但人生还长,谁笑到最后,谁知道呢?”

    苏丽现在更是气的几乎疯狂。

    “苏荷!你这个骚货!”

    “你不知道当年在上大你就是个万人骑的吗!呵,一路从秦声到陆则,你除了出卖自己的肉体靠男人,你还会什么!商景墨,你不要被她天真的外表骗了!她和陆则睡过!”

    口不择言的大骂,纵然没有一点真实性,还是让一个女人的脸色彻底白了下来。

    苏荷觉得自己站在这里,很难堪。

    商景墨肯定知道她跟他是第一次的……但是陆则……

    苏荷觉得气恼,

    但是商景墨直接一把把她拉到身后,那眼神几乎有杀气,

    “光凭你蓄意谋杀就已经可以判无期徒刑,现在还加一条诽谤?扔出去。”

    男人现在的语气阴暗到可怕,宋韵一听,天塌了。

    拼命求情,但是现在一切已经来不及了。苏丽最终还是被带了出去。

    解决好一切事情以后,穿着黑色长大衣的男人直接拉着女人刚刚康复的,手就离开了医院。

    走廊里,苏荷在他身后跟着他的步伐,像一个被牵线的木偶。有点飘飘然,又莫名觉得安心。

    直到从医院门口出来。

    冷风一刮,

    风刮到苏荷的眼里,那种冰凉的感觉一下冲进了肺。

    原本走在前面,穿着黑色长款大衣气场异常强大的男人忽然停下步子,

    苏荷茫然的看着他,就听见他说,

    “想哭就哭出来。”

    苏荷心里揪了一下,低头,

    摇头,

    “不,我不想哭。”

    她没有道理哭的。

    苏长河对她又不好,他又不爱她。

    她到底该哭什么?

    商景墨看了她几秒,也没有多说什么,

    只是大步一步上前,照惯例的伸手给她整理大衣上的围巾,

    他的眼神专注,认真,平静,但是里面却有无尽的笃定,

    “你爸陪了你二十年,剩下的八十年我陪,嗯?”

    苏荷就觉得心好下刹那就被扎了一下,

    每个女人都有被爱情感动的瞬间,那种扎心想要一辈子托付的感觉,其实也就只有这么几秒。

    苏荷此时此刻真的觉得自己何德何能,能有商景墨这么好的伴侣。什么也不说,走过去,轻轻的抱住他的腰……

    ……

    但是一连几天,苏荷的心情都像笼罩灰霾。

    她大病了一场,高烧,不省人事。

    通常高烧连着几天就会有烧坏的危险,可是她就是迟迟不退烧。一直躺在床上,意识模糊。

    商景墨一直守在她身边,

    夜晚的时候有时听到她呜呜哭泣。

    他心疼的把她抱在怀里。

    苏荷感觉自己做了好长的一个梦。

    从自己三岁,到现在二十三岁。从阁楼里吃剩饭剩菜,到现在嫁给全天下最后权势的男人,变成炙手可热的大明星。

    她梦见十五岁那年苏长河把她逐出家门,梦见苏丽宋韵合起伙来无数次的陷害,

    也梦见,父亲去世的那天,苏丽指着她的鼻子骂,她不过就是个靠男人的贱种,

    她真的是吗?

    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不是。

    当她一边来姨妈一边冬夜的凌晨跳水三四十次拍水戏,当她一次次的受伤,当她凌晨四点拍完夜戏,早上六点起来赶场,最高纪录五六十个小时没睡觉,还在网上被骂成狗……这些努力,总不可能是靠男人才做到的。

    她也有自己的实力。

    “不要,不要……!”

    就在这时,她梦见商景墨出轨了。

    “啊!”

    女孩一个噩梦惊醒了,

    她尖叫一声,发现一双温暖的臂弯坚定的拥着她,

    “小荷,别怕。”

    熟悉的低沉的嗓音就在耳畔,

    苏荷瞪大双眼,大口大口喘气,

    夜色中一下子看到商景墨的脸,眼泪水一下子就翻涌上来——

    “景墨……”

    她叫他的名字,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原来已经这么沙哑。

    “你醒了,只是梦而已。”

    自从她病,他几乎没有好好睡过觉,一直在无微不至的照顾她。

    苏荷这一下,眼泪就像决堤一样,紧紧拽着商景墨的衣服,脸埋在他的胸口里,

    “我……梦见你出轨了,不要我了……”

    那种窒息的感觉,现在还很清晰。她在梦里失声痛哭,醒来一睁开眼,眼泪就掉了出来。

    商景墨看着她这个样子,别提有多心疼,擦去她的眼泪,

    “我永远不会离开。”

    就算你父母,朋友,粉丝都离开了你,我也不会离开你的。

    苏荷醒后,当夜商景墨就找了医生。

    医生来银滩进行了检查,量了体温,果然高烧已经退成低烧了,

    医生收好温度计,认真的解释道,

    “哭出来就好了。”

    “商先生,”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敬业地解释道,

    “苏小姐这次病得来势汹汹,是因为内心积郁太久了,一直在压抑自己,”

    “这样大病一场,其实也有好处的。不仅身体能得到调节,情绪也能调整。另外,我们还发现了一件事……”

    商景墨道,“什么?”

    “苏小姐……怀孕了。”

    ……

    一个生命的离开,伴随着一个生命的到来。

    苏荷第一时间就知道了自己怀孕的好消息,一时间,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但是刚刚得知怀孕,她还是很忐忑,

    女人摸着自己的小腹问,

    “孩子……”

    她真的好害怕,

    像上次那样,因为身体缘故,不得不拿掉。

    “孩子很健康,”

    大概是明白她心中的顾虑,商景墨走过去,把她拥抱在怀里,

    “我们有女儿了,小荷。”

    ……

    很多年后,苏荷没事闲得整理微信好友。那时候女儿绵绵已经知道怎么撒娇管爸爸要糖糖了,可是这么多年商景墨身边还是一只暧昧的雌性动物都没有。

    想到这里,她再看到当初那个算命很神的神婆,忍不住过去调侃了几句。

    神婆听了,哈哈大笑,一点也不尴尬,说,

    “看来是前世的情人来找他了呢,谁能猜到命盘里相伴一生大富大贵相貌绝佳的女人,说是女儿也没错啊!”

    所以命运的强大,不仅是因果轮回,而是根本就不能揣测上帝真正的旨意。

    ……

    不过,当然,现在的苏荷当然还猜不到将来发生的一切,就一天天等着肚子大起来。

    苏长河那边的后事,也都是商景墨一手处理的,

    苏荷后来听说,苏丽最后被判刑了。

    跟沈曼妮一样,无期徒刑。

    宋韵因为被查出来多年贪污金额高达2亿,法院直接敲定死缓。

    然而,这些,商景墨当然都是不会让苏荷亲自去接触的,

    自从她怀孕以后,他就更加像是对待夜明珠一样把她珍藏了起来,

    别人碰不得,看不得,惦记不得。

    事业上的事情都停了,除了她实在无聊苦苦哀求,商景墨才扔给她的几个母婴广告。其他时间她都无事可做。

    苏荷在家里养胎,安心也无聊。

    直到有一天,银滩来了位不速之客。

    “谁啊?”

    听到门铃声,苏荷一边看书一边问。

    佣人看了一眼,声音有些紧绷,

    “是……郑女士……”

    苏荷眼神一僵,手里的书差点都没拿稳。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