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4章 郑素园之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世上……只有一个人,会被银滩的佣人这样称为“郑女士”

    佣人拿不定主意,试探地问,“要不然……我打个电话通知先生?”

    “不用。”

    苏荷直接拒绝了,从沙发上坐起来,

    “请她进来吧,准备点红茶。”

    ……

    郑素园来了。

    苏荷一眼看到她,第一印象居然是吃惊。

    虽然,她的吃穿用度可以看出来还是很华丽,商景墨也不可能亏待她。

    但是她整个人看起来都苍老极了,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

    完全找不到以前那种高高在上凌厉的气场,倒像是个精神状态有些抑郁的老人,

    老人,

    苏荷想到这个词,几乎就明白了她今天来的目的。

    果然,

    郑素园一进来,就看到了苏荷硕大的肚子,

    眼睛再也移不开,但是还是尽力地表现的很端庄,

    “你……怀孕了。”

    “对。”苏荷道,指了指沙发,“您请坐吧。”

    郑素园脸色苍白,还是走过去,坐下来,有些别扭,

    佣人把红茶端上来。

    虽然这个女人以前没少害苏荷,但是经历过这么多,苏荷也看淡了。

    她也只不过是个爱慕虚荣,爱子过切的普通女人罢了,比起苏丽和宋韵,她已经算是姿态很高贵,很好看的了。

    她也不怨恨任何人,对待郑素园,心里有的也只是平静。

    “是……”郑素园停顿了一下,“男孩,还是女孩?”

    苏荷挑眉,“我不知道,我们没有去测。”

    气氛有点冷场。

    不过苏荷也知道,今天郑素园来,肯定也不是为了这个,

    果然,经过最基础的客套以后,郑素园表情闪过尴尬,但还是素养良好的开口,

    “苏小姐,我今天来,是有一件事想要拜托你。”

    苏荷拿起一杯红茶喝了一口,

    “您请说。”

    “我承认……之前我对你的态度,确实不是很友好……”

    “但是你也知道,父母,爱子心切。”

    苏荷挑挑眉,表示不在意,把茶杯放在一边,

    “我知道,而且那个时候沈曼妮父母拿商景墨的身世压你,你也没办法。”

    郑素园似乎是没有想到她能想的这么一针见血,倒是对眼前的这个女人有点改观,

    “不管怎样,”郑素园说,

    “我看得出,景墨是真的爱你,我希望余生不管发生什么,你都能陪他好好走下去。”

    郑素园说着,表情复杂,不知此时她内心又是怎样复杂的情绪,

    苏荷抬眼看了她一眼,听到她说,

    “我做的错事,让景墨跟着我受苦。他从小独立离家,父母没有给他过什么关爱。我不管你是为了钱还是为了别的……我希望你对他好一点。”

    对他好一点。

    郑素园居然对她说这样的话。

    苏荷莫名,眉心拧了拧,过了几秒才说,

    “如果是为了钱,我现在是巨星,几千万一个亿也够我造一辈子了,”

    “您也是女人,您也知道,女人更多时候看中的不是钱,是那个人给你的安全感,”

    “论亲情缺失,应该没有人比我更缺失了吧,”苏荷说着,停顿了几秒,“不过您放心,只要他不抛弃我,我当然不可能离开他。”

    ……

    送走郑素园,苏荷也没想到那么多。

    她觉得确实有点奇怪,目送她离开以后,就给商景墨打了电话。

    “景墨……”

    男人应该是在开会,但是看到是她打过来的电话,还是分分钟就秒接了。

    苏荷在电话里把事情的整个经过陈述了一遍,

    “你妈妈今天找我了……她让我对你好一点……”

    “她看起来好虚弱,是不是身体不太好?你要不要关心关心她?”自从出了苏长河的事,很多事情,苏荷都看淡了。

    什么恩啊怨啊,血浓于水,都比不过人活着。

    只听电话里沉默了好一阵,就听男人紧绷到异常的声音,

    “你知道她要去哪?”

    苏荷懵了,大概是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商景墨现在的声音居然阴沉到这个地步,

    “我……不知道啊……我……我让司机送她了,你等一下,我问问——”

    苏荷刚挂电话,忽然一个电话就打了进来。

    女人一看来电显示,心凉了半截,

    “张助,出了什么事?”

    这就是她派去保护送郑素园的司机,只听男人慌慌张张失魂落魄的声音从无线电里传来,

    “商……商太太,不好了!夫人出事了……”

    医院!

    竟然又是医院。

    商景墨和苏荷同时抵达这里。

    苏荷脸色苍白,眼眶泛红。看到商景墨,她好想把他抱到怀里!

    但是男人此时此刻,看起来并没有泄露出情绪。

    只是菲薄的唇紧抿着,抿成一条直线。

    “别担心,我没事。”

    苏荷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我陪着你。”说完,坚决的握着他的手。

    商景墨看着她牵着自己的柔弱但是坚定的小手,明白这是一份怎样的情深意重,

    过了几秒,看向那个司机,声色俱厉,

    “怎么回事?”

    司机哆哆嗦嗦,“事情,事情是这样……”

    原来,自从商景墨非商伟亲生儿子的信息爆料出,不仅是商景墨,就连郑素园,也时刻受到暴力威胁。

    但是,比起无辜不知情的商景墨,郑素园的下场,显然要更惨。

    商伟要让她生不如死。

    今天,她就是逃出来,才有机会跟苏荷说这些话的。

    司机当时缓缓的开车送她回去,没开多远,就发现前后包围一直有两辆黑色的车,

    司机意识到不对,就跟郑素园说要给商景墨打电话,把这两辆车解决掉。

    结果谁知忽然一下子,郑素园就像发了疯一样夺过他的手机和方向盘,

    司机一下子慌了。好端端的市中心大马路上,她就瞬间加速准备超车。

    司机一开始以为她要飙车把这些车甩了,又惊又怕,只能劝说她这样子做很不安全,

    可谁知道就在那两辆车发疯追捕她到一半,她忽然踩了急刹车!

    车子直接“轰隆——”凌空飞出去。

    女人纤瘦的身体直接从车窗里飞了出去,头撞在石头上,四分五裂。

    抢救无效,当场死亡。

    ……

    一个月后。

    郑素园的死,来得突然而绝望。

    这最直接压垮的就是苏荷,

    如果再早一点,再早一点……

    早一点发现异样,早一点高速商景墨,或许一切悲剧就不会发生了。

    商景墨就不会成为一个像她一样的孤儿。

    今天是开庭的日子。

    被告人——商伟。

    商伟因为涉嫌蓄意谋杀,直接被高上了法庭——而被害人,就是郑素园。

    车子是他们撞的,跟踪是他派人跟踪的,郑素园这一次,用自己的死,换来了儿子的安全。

    法庭外。

    苏荷看着紧闭的大门,担忧的看着商景墨,

    “我陪你去吧,我们说了,什么都在一起,嗯?”

    这段时间,因为愧疚,她都不太敢面对商景墨。但是今天日子特殊,她不想让他一个人。

    男人表情很淡,他这些天情绪很低,但是没有表达出来哪怕一点,

    只是精神上看起来可能有一点点憔悴,只是把苏荷抱在怀里,在她眉心上印下重重一吻,

    “乖,你带着女儿乖乖回家,等我回来。”

    “可是……”

    “你想让女儿还没出生,就旁观奶奶的死亡案件吗?”

    死亡,

    商景墨的语气很淡,像是在述说天气,

    可是只有苏荷知道,他现在的心情,有多么沉重……

    苏荷沉默了几秒,过了几秒,才说,“好吧,”

    她看着他,“我在家里等你,你注意安全,早点回来。”

    “嗯。”

    “我会一直陪着你。”苏荷又说。

    商景墨终于,一连几天阴暗的脸色松了一点点动容,很淡的笑,

    “我知道。”

    ……

    银滩。

    苏荷独自在家,看着沙发,仿佛就是在昨天,郑素园还坐在这里跟她谈话,

    她怎么也想不到,那么平静,平淡无常的一段话,竟然是她留给她的遗言。

    她为什么不去找商景墨呢?

    哦,对,

    商景墨那么聪明,

    她说一个字,他都能察觉到异样。

    想到这里,苏荷更加崩溃,懊悔。她知道商景墨不可能会怪她,但她还是会怪她自己。

    赫西这段时间会陪她,看到她这样,很担心,

    “小荷,人死不能复生,一切都是巧合。你别继续自责了。”

    苏荷抱着脑袋,觉得头痛欲裂,

    “可是如果我早一点想通,这一切可以被阻止的。”

    漂亮时尚的女人看着她,又叹了一声气,

    “就算这次阻止了又能怎样呢?”

    “妈妈为了儿子生命安全,什么都能做的出来。这次她故意制造车祸,下次她会服毒自杀。为的就是把罪名嫁祸在商伟身上,给商景墨铲除最后的隐患……”

    “你能保证,你每次都能阻止她吗?”

    苏荷沉默了,

    话是这么说没错。

    可是一下子连着走两个老人,她心理打击真的还是挺大的。

    “我只是心疼商景墨……”苏荷道,

    “他不像我,还能哭。”

    “他每天都表现得那么冷静,哪怕在我面前,也没有一丝出逃的情绪……我担心他身体会吃不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