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7章 赫西 唐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赫西喜欢唐凡的时候,只有5岁。

    原本就是上流社会之间必要的频繁的稀松平常的来回走动,

    赫西却在一个刹那轮回之间,整整追了他二十年。

    ……

    十八年后。

    美国,洛杉矶。

    这是美国第二大城市,也是天使之城。

    美国乃至全世界的娱乐中心。众多国际名流,娱乐巨星居住在洛杉矶的好莱坞地区,总而言之,是像个万花筒一样,让人眼花缭乱的地方。

    赫西今年23岁了,已经是个小有名气的时尚设计师。

    她成熟了,漂亮了,自立了。正是谈恋爱的好年纪。

    在看似天之娇女什么都不缺的外表下,事实上,她确实过着极度丰裕的黄金女郎生活。

    有钱的父亲,美丽的母亲,

    宠爱她的哥哥,最可恨的是,她还长得倾国倾城。

    长得好也就算了,偏偏还有才华。

    如果说,苏荷是童年昏暗的灰姑娘,那么赫西,肯定就是城堡中的公主。

    她从来没有想要得到而得不到的东西,只有别人捧着成山成堆的珍宝到她面前,等着她挑选。

    一切来得太容易,除了——

    唐凡。

    ……

    赌场。

    市中心,最喧闹的娱乐城。

    这是一座疯狂的城市,这是一座充满艺术家的城市,当然,这也是一座危险的城市。

    娱乐城门口停的全是各种各样的豪车,从金碧辉煌的大门进去,一层层楼梯盘旋而上,最高楼层上,是一个巨大的赌场。

    赫西跟着一个身影进来,

    她不知道他看没看到自己,她只能尽量做到不被看到,但是,她的潜意识还是告诉她——

    他知道她在后面。

    只是,他从来不屑回头。

    “唐少,今天美女在侧,手气真旺啊!”一个声音飘过来,

    赫西远远站在人群当中,看着那抹夺目吸引走她所有注意力的男人。

    赌桌上,唐凡又在挥霍人生。

    他今天似乎运气很好,旁边的人也在夸,“是说啊!运气怎么这么好。一直在赢!”

    三年不见,

    是了,她也有足足三年没有见他了。

    自从上次在警察局不欢而散之后,他们虽然在一座城市,但好像有意无意,都避开彼此似的。

    今天,他似乎也没什么大变化。只是整个人看起来棱角更加分明,更加英俊,当然,穿着也是时下最流行时尚的衣服。

    还是那样,人群中一眼就能认出来。

    “嚯,这次几个点……”

    庄在理牌,唐凡看上去一点也不紧张。左拥右抱,搂着两个美女眉开眼笑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人,还是熟悉的人,只是感情……

    早已面目全非。

    “唐少,来,吃个樱桃。”一个美女漂亮的指甲从旁边的水晶盘子里拿出一个樱桃,红色的指甲,红色的水果,红色的嘴唇……诱惑无比的挑逗着唐凡,

    与此同时,她别的部位也没闲着,一对大“凶器”,有意无意蹭着他。

    “真骚。”

    唐凡桃花眼像欣赏猎物细细眯起来,

    手却挑了挑她鼻子,“不过——我喜欢!”

    赫西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用嘴喂!”

    “哎呀,你讨厌啦~”

    “唐少,666啊,哈哈哈……”

    上城最有名的纨绔子弟,哪怕出了国,只要是中国人,无一不拍他马屁。

    哪怕在大洋彼岸,他还是这样,风流倜傥——

    这样……让她伤心。

    可就在这时,人群中不知道是谁,第一眼看到了站在不远处两道目光凌凌的看着这个方向的女人,

    有人率先开口,“诶……”

    “这不是赫家的小公主吗?”

    “嚯,还真是。”

    赫西,真正的白富美,

    她在富人子弟圈,无非三个代名词——美丽,学神,放肆,

    二代们无一不想攀这根高枝,但是,事实证明,没有人成功过。

    因为,除了这些戴在她头顶的“天使光环”以外,伴随赫西的,还有一个名号,那就是——

    上城公认最痴情的女人!

    所谓痴情,就是从她五岁认识唐凡到现在,从来没谈过恋爱、从来没追过别人,也从来没放弃过喜欢他。

    只见赫西不说话,只是静静站在那,

    可是望向这边的眼神,仿佛就像分分钟能写出几十万故事的小说一般,

    所有人,都纷纷朝她那个方向看去,

    “哇,唐少,她竟然追你追到美国了也不跟你说一句话,就这么站着,真够痴情的啊!”

    “是啊。那小公主今天穿的挺少,鞋跟也高,你不心疼?”

    坐在赌桌上的唐凡,此时此刻正在专心赌博,听到这些,非但没有动容,反而表情上甚至有些不耐烦,

    “看什么看!!”

    唐凡怒,“还赌不赌了,不赌小爷我可走了!”

    “嗻!嗻!嗻!”那些人,都知道唐凡有钱,一玩就是几百万一千万呐,他可千万不能走,还不得一个个都把他当爷供着,

    “爷,我们不瞅了,您玩,您玩!”

    ……

    从始至终,赫西也没上前,就这么静静站着,从后面看着。

    看着他一直赢钱,特别开心,最高兴的时候情不自禁左右热烈舌吻那两个美女。

    赫西就这么亲眼看着他们,不出声,不上前,也不退后。就这么看着。

    心痛吗?

    不,

    这么多年,心应该早就习惯了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是凌晨三点,也有可能是四点。

    她看见他终于玩累了,中场下来休息,去洗手间。

    唐凡穿着海滩风的花衬衫,路过人群,无疑不是一阵众星捧月。

    他走过来,终于看到了站在原地的自己,看到他下意识眉皱了皱,明显情绪不耐烦,

    “你怎么还在这?”

    “我……”赫西有一秒的失语,

    有点惊慌失措,不过马上一秒就反应过来,眉心刺痛了一下,下巴一扬,

    “我也来玩啊,怎么?我不能来玩啊?你是觉得我比你蠢,还是觉得我钱没你多?”

    女孩不可多得一张倾国倾城的脸,瞬间淡去了刚才一个人站在那凝望他时的落寞,

    相反,眉飞色舞,分庭抗礼的模样,让她整个人都显得活色生香,美艳得不可方物,

    还有……一丝倔强。

    赫西一直不明白,唐凡明明素来是爱美女的人。只要是美女,他都不放过。可是偏偏她对自己睁眼都不瞧一眼。

    赫西还记得自己十五岁的时候曾经去他学校门口堵过他,

    十五岁,别的女生要不是在奋战考试要不就是长着满脸痘痘在看青春偶像剧。可那时的她已经是偶像剧里比公主还公主的存在了。每天放学,她的中学门口都有停着法拉利拿着玫瑰花来追求的男孩子,而她自己司机开的车,也是玛莎拉蒂。

    可是当她站在唐凡面前时,他从来,都是轻描淡写不屑一顾的走过。

    就像今天,

    他只是看了一眼,就轻描淡写的走开了,

    “随你便。”

    一股屈辱心酸泛上赫西的心。

    拳一点点捏紧,好像是积怨已久的委屈终于爆发了,高跟鞋一抬挡住了他要离开的步伐,

    “唐凡!”

    终于,第一次,她忍不住上前追逐他,

    她眼眶酸红,看着他,质问,

    “你到底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

    “你不是喜欢美女吗?我不美吗?难道我还不比你身边那些玻尿酸硅胶充气娃娃一样的网红美吗?”

    “我全身上下从脑门到脚指甲都是纯天然的,头发也是一根一根养出来的,你看都不看我一眼,是我配不上你?”

    赫西说着。是强忍,才没忍住一腔怒火和哭意。

    她知道,以唐凡的性格,不会好好的回答她。

    但是她没想到的是,他的回答竟然这么无情!

    “赫大小姐,你要我说多少遍,我对你没感觉!”

    “如果你再挡着不走,就别怪以后再也见不到我!”

    赫西一下子如中雷击!

    见不到……

    他的意思……是要躲着她吗?

    女人一下子就退缩了,

    方才还义愤填膺巾帼不让须眉的气概,刹那间全部就被抽走了,

    她像是被残忍剥去皮草的动物,痛到麻木,

    看不到他?

    不,不行。

    虽然他现在不喜欢她,但好歹他还是在她身边,她还是能看到他的。

    她不能让他消失……

    女人想着,而等她再回过神来的时候,男人……却已经走远了。

    ……

    夜风很凉。

    爱他这件事,倒追丢脸,怎么也都有十多年了吧。

    可是今晚……

    怎么格外心痛呢?

    赫西感觉很受伤,情感上,身体上。

    她走在夜风习习的赌场门口,这里豪华的霓虹,却不能缓解她心中的忧愁。

    她告诉自己反正也倒追丢脸十多年了,也不怕这一晚。找地方坐了下来,自顾自开始喝酒解闷。可心情依然持续低落。

    赌博持续进行。

    喧嚣的声音,从赌场里面传来,

    朦胧视线飘过去看了一眼,只见一个浑身花色纹身,体型起码是唐凡三倍的男人,带着大金项链,领着一帮二十多个小弟把赌桌围了起来了。

    赫西不知道发生什么,走过去,就听见那人嚎叫,

    “你,臭小子,你是不是出老千?”

    这个“臭小子”,说的当然就是唐凡。

    彪形大汉看起来很恐怖,挥舞着两个拳头,每个毛孔都透露出血腥和暴力。

    赫西看见他的两只手各没了一根手指,一看是视赌如命的狠角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