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80章 哥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赫西觉得头痛。

    赫然一下子扳住她两个肩膀,声音很严肃,

    “赫西,你疯了?!”

    赫西知道接下来腥风血雨肯定的,“我知道,这次我过分,我进去了。”

    爸爸还在书房里等她。

    “等等!”

    赫然眉头紧锁。

    阳光帅气的脸,从来没有这么担忧过,

    “爸爸知道你是赌博输掉的吗?”

    赫西摇头。

    应该是不知道的,毕竟是给了赌场的人取款。顶多也只能看到交易银行而已。

    “你准备怎么跟爸说?”赫然不赞同地问。

    赫西,“实话实说。”

    “不行。”

    男人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了,扯着领带,有些烦闷,

    “实话实说爸肯定不会原谅你,我跟你一起进去。”

    赫西有点意外,下一秒,立即不赞同,“不要了吧……哥,这次是我自己的事,你不要……”

    她知道,赫然从小宠爱她。

    宠到一个令人发指的地步。早前,上城就有这样的传言。

    上流社会中,商景墨太正经,唐凡太不正经。

    只有赫然,才是中规中矩的旧贵族。他的教养和贵气都是从小刻进骨子里的。

    孩子都想有他当哥哥,中年人都想有他当儿子,而女人,都期待有一个丈夫。

    “别说了,一千万,你扛不下来。”

    男人面部表情刚毅决绝,“喂——”不容她拒绝,“吱嘎——”书房门已经打开。

    赫父坐在书房里,面色难看,手里拿着金钢笔,金丝眼镜下一双锐利的眼镜紧紧盯着赫西。

    “你进来干什么?”看见赫然,他也没什么好态度。

    温贵的公子眉眼情绪不显山不露水,是标准的豪门礼仪,

    “这次的事,不是小西的错,爸。”

    “哦?”赫父听了,视线转而落在男人的身上,

    “照你的意思,难道她一笔挥霍掉一千万,我连过问的资格都没有了?”

    “不是。”

    赫然道,毕恭毕敬。

    “这件事我要问问她,赫西不是哑巴,不用你多嘴。”

    赫父是上城首屈一指的大企业家,平时喜怒不形于色。虽然人已步入中年,但是从赫西的盛世美颜,就能看出,她父亲即便是老了,也是绝对的风度翩翩。

    但是今天,他大概是真的恼怒。

    一般在社会上有一定地位的人,恼怒起来,即便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也让人心存忌惮。

    赫西几乎是本能下意识就要脱口而出“我去赌博了”,然而一个“我”字音节发音还没完全,就听见身侧清冽的男声说,

    “是我。”

    赫然站着,赫西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他接着说了下去,

    “是我分公司为了填补亏空,拿走妹妹一千万。”

    “哥……”

    赫西死也没想到,自己的哥哥居然会为自己背锅。本能排斥,“不是……”

    “对不起,爸。”

    赫然看着她,没给她开口的机会,

    “您信任我把分公司全权交给我,我第一个季度就亏了一千万。”

    赫老的眼睛危险地眯成一条缝,

    “一个季度,亏了一千万?”

    尽管语气表面上还是很平静,但是赫西油然感受到了空气中扑面而来的阴沉。

    “爸,不是……”

    “既然没你什么事,出去!”

    震怒的语气一下子爆发出来了。赫西浑身狠狠一震,“不是的,爸——”

    “哗——”

    一杯滚烫的水,从头到脚把赫然泼得彻底。

    赫西尖叫一声,好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哥!”

    赫然从始至终都没有躲一下。只是硬生生忍了下来,眉头一皱,赫父大声怒吼,

    “我问你话,你没听见?!”

    “爸爸,爸爸!”赫西知道,现在不是真相到底是怎么样的问题了。是爸爸对这个儿子已经没有了信任,

    一个季度的亏空,尚且让爸爸愤怒至此。更不要说假如他知道自己是赌博……

    她真的难以想象,假如没有哥哥帮她抗,她现在是什么下场。

    赫西呜呜的哭了起来,

    “哥,你有没有事?”女孩一边哭一边检查男人身上被水泼到的地方,“你有没有受伤……痛不痛……”

    男人嘴唇泛白了,哪怕是碰到西装,也是灼人的温度。

    赫西的眼泪像是决堤往下掉。可是那苍白的唇里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

    “别过来,乖,我身上烫。”

    女孩原本就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这下子一下落了下来,

    赫西终于忍无可忍了,高跟鞋一上前,声音拔高了起来,“爸,你泼哥哥干什么?谁年轻起步的时候还没有失败过?您难道忘了您最开始几年是怎么大起大落的吗?那数目怎么可能只有区区一千万?我和哥哥妈妈什么时候说你过!”

    女孩一边哭,一边控诉。

    这些话一下子就惹了赫父,“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赫然看情况不对,赶紧一把挡在赫西面前,他身上甚至还在淌水,“爸,是小西不对。”赫然说,然后立马转身严厉地看着赫西,“小西,你先出去!”

    女孩的眼泪不停的往下流。她看了一眼赫父,又看了一眼赫然。什么都没说,气得跺了一下脚,没办法,还是跑了出去。

    半个小时后。

    男人从书房出来。别墅里的佣人们当然也知道书房里刚才必然发生了不太平的事。吓得不敢出声,只毕恭毕敬的硬着头皮上前问要不要给他换衣服。

    赫然说不用,半个小时下来,衣服也干得差不多了。反而开口问的第一句就是,“小姐在哪?”

    “啊……小姐,”佣人说着,有些担忧,“自从从书房跑出来以后一直在哭,躲在房间里不出来,情绪好像很不好。”

    赫然听了,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朝二楼的卧室走去。

    二楼。卧室。

    白色浮雕上好的厚厚的木门,并没有遮盖住门内传出来女孩呜呜的哭声。赫然一听到女孩的哭声,立马皱了皱眉,

    “咚咚咚”,

    敲门,“小西。”听到男人的声音,门内的哭声先是一停。

    然后咚咚咚是慌乱跑下床的脚步声,“卡擦”一声开门。开门后,扑面而来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拥抱,

    “哥!”

    女孩的身体扑过来的一瞬,赫然整张英俊的脸刹那间都狠狠的一僵。

    僵了几秒,随即温柔的大手抚再她脑袋上,“还闹呢?这股哭劲儿的毅力,跟你小时候真是一模一样。”

    “哼!”赫西立马从他怀里出来,看他一身还带着水渍的西装,伤心地摇头,“你还说我!你西装毁了,你怎么不去换一件?当心感冒。”

    而男人只是温柔地笑着,“我不赶紧来,你准备哭到什么时候?”

    赫西感动。感动之余又有点心疼,拉着他的袖子把他拉到房间,红着眼睛问,“那哥哥,爸爸跟你说什么?有没有怪你?有没有惩罚你?是不是不让你管新公司了?”

    “嗯。”男人淡淡的应了一声,赫西立马大叫,“啊??!”

    不让他管了?!

    “爸爸怎么这样?!他不让你管让那些狼子野心的股东管吗?不行,爸爸老糊涂了,我要把真相告诉他——”赫西说着,气冲冲地就要走出去。

    然而没走出去多远,整个人就被赫然一下子拉了回来——

    赫然拉着她,“干什么?你要去哪?”

    “爸爸老糊涂了,我要骂醒他!”

    女孩义愤填膺的说。

    赫然看她红扑扑的脸颊,没忍住积攒出笑意,视线温柔的像是融化的雪水,

    “骂什么?他现在在气头上,你不要被骂惨了就好了。”

    “我!”赫西被堵了,没话说,欲言又止。

    赫然看着她,又说道,

    “其实爸爸怎么会不知道?没有说破,只不过给我们一个台阶下罢了。”

    是了,就凭他们叱咤商海这么多年的经验,这两个毛头娃的伎俩,怎么可能瞒得过他的眼睛。

    只是他什么都不说,自然有他的考量。

    想到这里,赫然沉默了下来。又想起刚才在书房里父亲那番话后意味深长的暗示。

    [哥哥宠妹妹,天经地义,理解。只是有些时候,不要宠得失了分寸]

    父亲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看不出喜怒。却让赫然的心头狠狠一震。

    分寸。这两个字,太过犀利,太过暧昧。很难不让人多想些什么。

    难道……爸爸已经……

    “喂!哥哥!”

    他在出神,女孩白嫩的手已经晃过来,在他眼前摇了摇,

    “你在想什么?怎么不说话?”

    赫然回过神,看着妹妹天真一无所知的面庞,淡淡道,“没什么。”

    “那现在怎么办?”赫西担心着。

    “没什么,”男人道,“区区一个新公司而已。不管这个,自然还有别的一堆要管,”

    男人倒是不怕自己不被“重用”,毕竟他不是商景墨,他是真正的赫家独子,偌大的家业,总有一天,是要归他的。

    “不过,”

    男人的声音,说到这里,猛然沉了下来,

    “小西,你老实交代,这一千万,你到底干嘛去了?”

    二十多年的兄妹,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她。

    她的妹妹,绝对不可能自己赌博输了一千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