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4章 疯子老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苏荷心虚:“没……没有啊。”

    “你确定没有?”

    “没有啊!”

    她留下什么证据了吗?

    没有吧!她小心得连被子形状都模拟得一模一样啊!

    男人低笑勾唇看着垃圾纸袋,

    “这样的纸巾只有厨房有,你以为我看不出来?

    苏荷眼睛呼哧呼哧,呆呆的回头朝身后垃圾桶看了一眼,

    又呼哧呼哧回头看着他,

    “你……这么变态的吗?”

    几乎是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了,

    而只有说了之后,苏荷才知道自己有多完蛋!

    她居然敢说商景墨变态??

    果然,男人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抬脚上前一步,整张俊脸乌云密布,

    “你说什么?”

    “不是……我是说……你这观察能力,也忒强了吧?”

    “嗯。”

    男人说着,但是这一整个过程中,向她靠近的动作都没有停。

    苏荷感受到了暧昧,

    “你干什么,喂……”

    “我观察能力是很强,你要不要试试?”

    女孩有点不懂他什么意思,但好像又有点懂,下意识后退,

    “你……什么意思?”

    “观察能力强,你不是更享受?”

    苏荷,“……”

    “流氓!”

    商景墨一下就捉住了她准备出逃的脚踝,

    苏荷整个人一紧,直接被拖过去!

    女孩本能开始哇哇大叫,男人就这么压了下来,苏荷崩溃,

    “商景墨!禽\兽,我明天有早课!”

    “不是你说的吗,要做满四十五分钟?”

    男人笑得意味深长,苏荷反应过来是白天她说要做试卷的事,立即反抗,

    “我说的是做试卷!”

    “嗯,做试卷不需要用四十五分钟,做愛四十五分钟就远远不够了……”

    “变\态!”

    苏荷心里大骂这个变\态!

    她还以为,他多正人君子呢。就算衣冠禽兽,穿上西装站在讲台上总不可能脑子里都有猥琐想法的哦?

    结果他现在告诉她,下课时她说不交试卷,他当时脑子里想的就是那个??

    他怎么好意思啊他!

    但不管苏荷一开始再怎么反抗,诚如商景墨所说,在男人极强的观察力还有技巧支撑下,苏荷很快就沦陷了,

    从一开始的抗拒,变成狠狠的抱住他,再也不想跟他分离……

    情到深处的时候,苏荷脑子里一片空白,

    “老师,我爱你……”情不自禁,不受控的,直接的就脱口而出。

    寂静夜里,身上的男人动作略微停顿,

    “你说什么?”声音紧紧得绷着。

    “嗯……”

    苏荷这样的话很难说第二遍,有点害羞,赶紧闭起了眼睛。

    “再说一遍,小荷。”

    他第一次当着她的面叫她昵称,

    苏荷的心一下子软成一滩阳春水,泪汪汪的,紧紧的抱住商景墨……

    ……

    这一晚,苏荷精疲力竭。

    平时的商景墨就难以对付,今晚她一时头脑发热告了白,这男人就跟嗑了药似的,怎么都要不停,

    最后还是她大喊疼疼疼,他才好心放过她。

    这么一折腾,明早早课肯定又泡汤了。

    早上,

    七点手机闹钟就响了起来,

    苏荷脑中在做剧烈的挣扎,

    意识告诉她,她必须要去上课,然而身体上的疲惫,却让她根本爬不起来,

    “叮铃铃,叮铃铃——”

    手机还在响。

    苏荷崩溃的开始翻找,刚好不容易把脑中掐了,商景墨的手就抱了过来,

    “起来,去上课。”

    “我不要……”

    女孩鼻音浓浓的,软软的,万分娇柔。

    “我不要,我困死了……”

    “起来。”

    “我不!”

    旷课就旷课吧,更何况,今天也不一定点名。

    商景墨是已经清醒了,男人精力本来就比女人旺盛一点,

    赤luo着上身,肌肉贲张,线条完美,一把把她整个人抱过去,

    “上课!”

    “啊啊啊!”

    苏荷好不容易能睡已经很辛苦了,这个男人,苏荷再也忍不住,大喊了出来,

    “商景墨你烦死了!你晚上也不让我睡!白天也不让我睡,你到底要我怎样!!”

    说好的什么晚上玩到爽,早上睡的香呢!

    都是套路!都是骗人!

    “叫老公。”

    苏荷,“?”

    “叫声老公,让你接着睡。”

    这次苏荷直接晕菜!

    这又是什么鬼?

    商景墨中毒了?

    女孩一脸像看智障一样看了他一眼,懒洋洋的翻了个身接着睡,吐出两个字,

    “疯子。”

    她不说还好,

    一说,男人那张本来就冰山一样的脸彻底阴了!

    苏荷闭着眼,也能感觉到空气里一阵恶寒,

    女孩这下子睡意都没有了,原地静了几秒,就感觉到身后的男人似乎是在拿手机,

    苏荷一下子有了很不好的预感,

    “喂,商景墨。”

    “喂,你干什么?”

    苏荷慌了。

    一翻身,看到男人似乎在输入号码。

    刚输入5个数字,一个“袁老师”的联系人就跳了出来,

    苏荷一下子眼睛瞪成乒乓球,

    饿狼扑食一样扑过去,去夺手机,“不要!”

    那是她这节课的老师,商景墨这是要打小报告?

    男人的手机当然不是凭苏荷之力能夺走的,

    几次过招,苏荷全都完败,

    眼睁睁看着号码被拨出去,苏荷惨兮兮地看着他,“商老师……”

    原本以为,这么装惨,他肯定会心软的,

    谁知道男人的脸色一下子更加阴沉了,

    “叫我什么?”

    苏荷,“……”

    就非要叫老公?

    “那……我叫了,除了不告诉袁老师以外,还有什么好处?”女孩弱弱的,小心翼翼的问。

    商景墨凉沁的眸盯着他,“你还想要什么好处?”

    “就是……”苏荷琢磨着要怎么说昨天期中考试的事情。

    “是昨晚没有喂饱你?”男人平静的说。

    苏荷看着这张一本正经的脸,愣了一秒,

    彻彻底底的愣住,

    他真的是一言不合就开车啊!

    “算了……”

    苏荷也不想再捞什么好处了,赶紧叫完赶紧睡吧,

    “叮——”然而一个“老”字还没说出来,商景墨手机响了!

    苏荷话到一半噎了回去,只见商景墨沉着脸接了电话,语气冷漠,“喂?”

    “商总,不好了!”

    “什么事。”男人声色一冷。

    “是苏小姐的事……”

    两个人靠的很近,因此苏荷也能听到是自己的事,

    苏荷脸白了白,空气中,和商景墨四目相对。

    “说。”过了一秒,男人落下一个字。

    对面声音焦灼,

    “宋韵和苏丽昨夜联系了十家媒体,准备全方位扩散……苏小姐家里的事。”

    苏小姐家里的事,

    郝特助说的很委婉,但不用想,就知道宋韵她们绝不可能这么手软,

    苏荷一下子心都冷了,

    一旁的商景墨面不改色,下意识,在床上牵了苏荷的手,

    “知道了,我半个小时后到公司再说。”

    挂了电话,

    商景墨一言不发,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清晨暧昧的卧室气氛,现在完全不复存在,

    有的只是沉重,冷漠,虽然处理这样的事对商景墨而言早已司空见惯,

    但是关系到苏荷,他要把对她的伤害降到最小。

    谁知,商景墨刚一下床穿衣服,床上,穿着睡衣的女孩,就披着被子慢慢的坐了起来,

    苏荷目光平静的看着他,“这件事,我可以自己解决吗?”

    苏荷这么说,不是一时兴起。

    从知道父亲落马和宋韵有关开始,第一天,她就开始准备应对。

    可是商景墨的拒绝给的很明确,

    “我来解决,你不合适。”

    苏荷温声,“我很感谢你的好意,也不会拒绝你的帮助,但那是我的父母,我也不可能置身事外。”

    苏荷不是傻子,商景墨的资源当然要比她广不知道多少,

    但是,她既不会拒绝他的帮助,也不会让自己无所作为。

    可是男人只是转过身,扣上最后一颗纽扣,一字一顿,

    “苏荷,我告诉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