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6章 唯一爱过的女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要公开喜讯,我要娶苏荷。”男人义正严辞。

    苏荷这下慌了,压低声音,拉着他的袖子,

    “老师……你要不要再考虑考虑?这不行,这真的不行啊!”

    她还是个学生,最近又在风口浪尖,

    宋韵和苏丽那两个毒妇人每天不知道还要变出什么新花样折磨她,商景墨现在公开,不是故意把屎盆子往自己头上扣吗?

    只见,对面的商伟直接冷笑了,

    他的气场,比在座任何一个人都强,双眼看着苏荷,让苏荷肃然起敬又毛骨悚然,

    “苏小姐,这是你的意思?”

    苏荷愣了一秒,完全愣住,

    “是我的意思。”

    商景墨脸微微沉了,

    “是我要公开,没有征求过她的意见。”

    ……

    从商家别墅出来。

    苏荷整个人都觉得不真实,处于出神的状态,

    直到看到商景墨背影走远,她在一把追过去,

    “商老师——”

    她想了又想,还是不能接受,“不行,我们不能公开!”

    苏荷一张脸表情非常严肃,

    商景墨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眉眼平静,

    “除了商太太这个身份,你还能想到更好的办法,帮你洗白吗?”

    “这……”

    苏荷沉默了。

    “可是假如公开了,我在学校……”

    她在学校怎么做人?

    别人又会怎么看她?

    就在她踌躇不决的时候,男人开口,

    “你如果不公开,你在全社会都无法立足。”

    ……

    苏荷这一晚彻夜失眠。

    她想了无数无数种她跟商景墨公开后可能会出现得各种各样的问题,

    最后实在失眠,就给赫西发了一条短信,

    [小西,商景墨说要和我公开婚讯,我应该答应他吗?]

    ……

    一条短信发出去,她就觉得脑子里很昏。也没有等回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的很早,

    商景墨去公司了。

    苏荷醒来第一时间就是看手机,

    赫西还没有回复她,

    苏荷盯着手机里看了一会儿,然后给司机打了个电话,

    “喂,王司机,”

    “方便过来接我一下吗?……嗯,我想去一趟上城监狱。”

    ……

    上城监狱。

    兜兜转转,苏荷还是来到了这里。

    盛夏道路两旁的树木繁杂,树荫遮挡,几乎可以把整条大道都遮盖住。

    蝉鸣声大得快要把苏荷耳朵震聋了,

    苏荷在狱警的牵引下被带进去,

    按照上次一模一样的路线,来到苏长河房间前。

    “首长好像刚睡着,您要不现在外头等等?”

    苏荷点头,不过没等多久,就有被人叫进去,

    “首长醒了,您进去吧。”

    “另外,首长这两天稍微有些感冒,您进去,记得提醒他注意身体。”

    苏荷看着年轻的小狱警,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谢谢。”

    “不客气。”

    门外,

    苏荷敲了两下门。

    没人回应。

    苏荷气息一沉,没管那么多,直接开门进去,

    屋内,年过半百的男人,此时正躺在躺椅上闭目养神,

    听到她来了眼睛都没睁一下,嗓音的确是带着一点感冒时的沙哑,

    “你怎么又来了。”

    苏荷扯唇,有些讥诮,“反正你一个人闲着也是无聊,我来看你,你不应该挺高兴的么。”

    苏长河面无表情地躺在躺椅上,

    “我现在躺在这里,哪儿也出不去。你要是来找我帮忙,我什么忙也帮不上。”

    怎么说,也是曾经上城政坛半边天一样的人物,

    他一落马,他的妻子,他的子女,别人会怎么对待他们;他们之间又会怎样彼此相互对待,他大概也都能猜到。

    苏荷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性子,可宋韵和苏丽不是。

    但是上来就是撇清关系,却让苏荷的心有点凉。

    女孩年轻的脸上神情淡漠,“你放心,就算你没进来,我也是不会求你帮忙的。只不过有件事情我想告诉你——”

    “我和商景墨,结婚了。”

    男人从她进门开始都一直紧闭的眼这下睁了开来,

    “你说什么?”

    苏荷面不改色,平平静静,

    “我和商景墨结婚了,我们已经领证了,还没有办婚礼。他想最近公开。”

    苏长河直接从躺椅前站了起来,

    苏荷下意识后退一步,发现自己的父亲紧紧皱眉看着她,

    苏荷一下子有些慌,“你……干什么,是这种表情?”

    “你跟他结婚?”

    苏荷皱眉,“有什么不妥吗?”

    “你为什么要跟他结婚!”

    苏荷震惊了。

    这还是她的父亲吗?

    曾经,她和秦声谈恋爱。他看不上秦声出身普通,想方设法拆散。

    虽说其中也少不了郑莉莉的一份功劳,但是苏荷了解她父亲的作风,她能猜到,

    若是没有苏长河暗中安排有意无意的撮合他们二人,不然就凭郑莉莉的虚荣,和秦声的胆量,未必就敢给她戴绿帽子。

    苏荷皱眉反问,

    “有什么为什么?他有钱长得又帅,对我也好,最重要的是也很大方,我为什么要拒绝?”

    “可是你不爱他!”

    爱?苏荷这下简直差点要笑出来。

    她爱不爱商景墨,和他有什么关系?

    “爱如何,不爱又如何?”

    苏荷冷笑,“当年你嫌秦声没钱,不让我们两个在一起。现在我找着一个首富,你是怕玩不过人家还是怕下半辈子呆在监狱里无福消受?”

    “啪!”

    巴掌,就这么清脆响亮的落在苏荷脸蛋上!

    女孩浑身踉跄了一下,脸上火辣辣的疼,快要摔倒,

    她抬头,目光冰冷的看着苏长河,冷笑,

    “怎么,被我说中了吗?”

    “苏荷,我是关心你!”

    苏长河急火攻心,整个人都耐不住开始剧烈咳嗽。

    苏荷一下子双眼朦胧了,

    有那么一瞬,她真的好恨。

    她恨自己是私生女,更恨到十五岁才知道这一事实,

    让她在一夜之间,失去了爸爸,妈妈,姐姐,所有。

    但是她不会哭的。

    “拜你太太和女儿所赐,”苏荷的声音有些沙哑,唇角也溢出血迹,“现在全世界都觉得我是个来历不明的野种,外加勾引老师勾引男同学的贱货。我的正常生活差不多是都被毁了,不过这些都没事,只要人活着,总有一天能东山再起,”

    苏荷一字一顿的说着,

    那语气,冷艳,嘶哑,又带着一点点的讥嘲,

    “但是有的人死了,死后都不能给她留个清白名声,明知道她不能出声反抗,所以故意去拼命泼脏水——这算什么?”

    苏荷说着,冷笑着转身。

    “你等等!”

    苏长河听完她刚才那些话,整个人紧紧绷着,

    “你什么意思?”

    “听不懂吗,苏市长?”

    苏长河脸色更难看,“她们……对心仪做了什么?”

    心仪,

    苏长河这辈子唯一爱过的女人,也是苏荷的妈妈,

    很多年前,就死于非命。

    苏荷冷笑,

    “有些事,还是什么都不知道来得更幸福。苏市长,您还是做个幸福的人吧。”

    说完,苏荷再也没有回头,径直就走了。

    “苏荷!”

    门框内,苏长河的怒吼还没有停歇。

    苏荷一离开门板那种想要哭的冲动全然就冲上来让她再也控制不住,

    但是她死死的、拼命的忍住,

    因为她曾经告诉过自己,不允许,再为苏家人掉一滴眼泪。

    苏荷离开了这里。

    她刚一离开看守区,步入办公区。

    没让她想到的是,一立黑色高大颀长的身影就已经静静的站在办公区等候她多时。

    苏荷整个人都愣了一秒,

    “商……景墨?”

    男人俊美的脸平静的朝她看来,“结束了?”

    苏荷垂眸,过了一秒,点头,“嗯。”

    “那走吧。”

    “好。”

    苏荷跟上去。

    到车上的时候,苏荷忽然想到了什么,

    “你……是特意来接我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