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82章 唐凡的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转过身,看向那个高大不失一些眼熟的人影,冷若冰霜,

    这边起了争执,不少的人就看过来。

    一个女人,对峙一群男人,本来就很惊心动魄。

    酒吧里的维护人员立刻联系了高层,但在联系的这段时间里,已经足够产生危险。

    赫西唇色发白。

    “你松不松手?”

    “赫大小姐,好久不见啊。”

    赫西这才发觉眼前这个人有点眼熟。

    薛泽并没有松手,粗鲁地打量着她一步步逼近,冷嘲热讽:“唐凡知不知道你一个人在这儿喝酒啊?”

    “啧啧,他本来就不怎么喜欢你,要是知道你跟我睡过了,估计就更看不上你了吧……”

    “不过,虽然你不是他女朋友,撬掉他这辈子最优秀最忠心耿耿的追随者,我也不亏什么……”

    这么丧心病狂的逻辑,赫西仿佛一下子想起什么。

    薛泽,唐凡在这个城市最大的敌人。

    相传是因为小时候抢一个女人所以闹得很难看,基本上唐凡身边所有的东西,薛泽都要变态得占有,如果不能占有,就破坏。

    更可怕的是,他是一个丧心病狂不计后果的人,

    他今天说要强她……很可能,就是真的要强她!

    赫西的脸白了白,“你到底想干什么?”

    “干什么?”薛泽的样貌本来也算帅气,现在却因为喝高了显得有些猥琐。

    他抱住赫西的手一用力,把她紧紧地夹在自己的腋下,“啊!!”赫西一下子尖叫起来,

    男人嘴里吐着酒气:“我怀里这个小美人儿甜得很,干、你,怎么样?”

    赫西听着他的污言秽语,火一下烧了起来。

    纤长的手指发颤,“啪!”一个巴掌甩在他脸上,

    “薛泽,你他妈是疯了?!我赫西是谁你也敢惹!”

    确实,虽然薛泽和唐凡都是花花公子。但是唐凡在绅士风度方面是没得挑的。基本上都是女人前仆后继献殷情,而他只负责拒绝。

    像薛泽这种只会强迫女人非礼女人的强盗勾当,唐凡,不做。更加不屑。

    赫西冷冷道:“我劝你放开,因为如果你今天动了我,不仅你,你全家都完了。”

    “怕什么,先爽一把再说……”音落,他伸手就往赫西裙下探。

    赫西一张脸登时吓得煞白:“来人,救命啊……”

    薛泽脑子一片糊涂,不听她讲完就狠狠地甩了赫西一个大耳光:“贱人,你再叫?老子今天他妈的要办你,叫谁他妈都没用!”

    身后传来一阵暴动的声音,赫西条件反射地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酒吧维持秩序的保安被十几个高大魁梧的男人围在中间,双方正打得不可开交。舞池一片混乱,很多人都避之不及,逃出了这里。

    不好的预感愈演愈烈,就算保安再怎么能打,也不可能一个人对付十几个专业打手。

    赫西一下子躲开他的手,拳头紧了紧,声音却是稳稳的,

    “薛泽,你知道我爸是谁,我哥更宠我宠到可怕的地步,我保证,如果你今天动我一根头发,明年你就会在上城永远消失!”

    薛泽听到她的话,整个人瞬间愣了愣。

    确实,以赫西的身份,只要她名字报出来,通常上城的牛鬼蛇神无人敢惹。

    但是今天的薛泽可能是嗑药了要么吸毒了,整个人兴奋得不像话,根本就没有了理智,否则也不可能把主意打到赫西身上。

    而就趁这个功夫,赫西眸光一凛,无比矫捷地就从薛泽身前躲了出来!

    来不及多想,她第一反应就往后跑,

    没想到,脚下的高跟鞋却一踩空,整个人都向下倒去,脚踝重重扭伤。

    钻心的疼痛铺天而来,她失衡地跌坐在地,美丽惨白的脸颊皱成一团。

    惊魂未定的薛泽回过神来,邪淫的目光一下子燃起怒火,

    他没再迟疑,一把把赫西拽了起来,“哈哈哈,姓赫的,我确实惹不起……不过今晚过后我会去你家登门提亲!你爸妈为了你的名声应该也不会拒绝吧?哈哈,我薛家配你,也不差!”

    薛泽提着她,浓重的酒气喷洒在她脸上:“赫西,你可比唐凡那些网红女友漂亮多了,我看上你好久了……要是能睡你一次,那还真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唐凡那臭小子,真没福气!”

    赫西拼命躲着他,提亲,她怕了。

    可是脚踝疼得厉害,根本提不起力气。慌乱中她看了一眼人群的保安,比了比口型——“给赫大少爷打电话!”

    “哈哈!”薛泽一把把她抱起来,朝中间的一个雅座走去,

    人群纷纷散开,唯独他的声音高亢而兴奋,

    “赫大小姐,听说你上次在赌场帮唐凡垫了一千万,你应该很缺钱吧?怎么样,一次五十万,一次,不是一夜哦……”

    “滚开!!”赫西情绪快要崩溃了。

    “妈的,”那只手捏上她的脸,接连着都是猖狂的冷笑,“听说赫大小姐谁都看不上,就死心塌地的爱着小时候娃娃亲开玩笑的一个垃圾,觉得全上城的男人都比不上他,老子今天就在这里上了你,我看你以后还有什么资本狂!”

    说完,拖着扔是不断想挣脱开的她往最近的沙发走去。

    舞池再往那边走,就有一个区域的雅座,全都是上等而柔软的沙发,光线昏暗又置身人群中,平常就最适合做些苟且的事。

    薛泽和唐凡都是夜店的常客,又高调又放肆,薛泽上次还把一个做服务生的女孩给强了,最后还是用钱封了口不了了之。

    见他拖着一女孩过来,隔得最近的人都连忙起身避之不及。

    赫西被扔到了沙发上,

    薛泽一下就压了上来,肩膀上的带子被撕扯了下去,女孩皎白好看的肩膀裸露在空气中。

    她脑袋一下就炸开了,一个字从喉咙冲出,“滚!”

    “很多人看着呢,啧啧,喜欢吗?”

    上衣被扯得很凌乱,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女人专属的纤细玲珑,少女美好的身躯和味道再加上现在这场景的刺激更让男人兽一欲沸腾。

    “放开我!滚开!”

    赫西闹腾得太厉害了,虽然她力气不大,但是想完全得手,也不容易,

    本来这种时候,女人再怎么闹,也比不上满足兽欲占领他脑海里第一的位置。薛泽有点气急败坏,

    “妈的,再给我来个人,把她按住!”

    “是,薛少。”

    赫西挣扎已经用了太多力气,闻言心更是沉到了谷底,“我告诉你,”她盯着薛泽那张脸,一字一顿的道,“你今天把我强了,我一定把你送进监狱,一定会让你死在里面!”

    她一定会那么做。

    可是,色急攻心的男人又怎么听得进这样的威胁,她的手和脚都被保镖制住了,不知道是谁端了一杯酒过来,不怀好意的道,“薛少……这女人太烈了,给她喝点这个!”

    酒都已经端到了他的跟前,薛泽也是烦了她这股劲,手扣着她的下巴就要灌。

    不用问也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她仍是不配合,但下颚被钳制着,那些液体还是不断地灌了进去,然后流入喉咙。

    有些绝望的闭上眼睛,她撑不下去了。

    哥哥还没来。

    就在这时。

    一个男人,循着围聚的人群,然后听到女人的尖叫,推开人群出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那么一幕。

    唐凡一眼就清楚看到了沙发上的情况。

    一起来的还有另外几个富家子弟圈的公子哥。看了沙发里的情况,不愉悦的皱了皱眉,

    不用猜也知道是什么事了。

    “难得来这里玩一趟,居然还碰上这个没品的家伙。算了,换个地方吧。”

    圈内都知道薛泽品行有多差。但虽然看不惯,几个富家子弟也没有插手闲事的习惯。毕竟他们从小到大也高傲惯了。

    唐凡没出声,只是眉紧紧皱着。

    怎么觉得沙发上那个女人……这么熟悉。

    然而,就在他准备转身的时候,身后突然有一个公子哥开口了,

    “我天,如果没看错,那个是赫西?”

    “我靠真的是!薛泽特么的这是疯了?连赫家大小姐也敢碰???”

    “对!就是她!”又有人应和,“这傻逼专门喜欢挑凡哥的女人下手……凡哥……”

    赫西可不是一般女人,她要是出事,在整个上流社会都非同小可。恐怕唐凡也要受到牵连。

    兄弟几个下意识向唐凡所在方向看过去的时候,却发现男人已经不见了。

    “凡哥?”

    “凡哥!”

    ……

    人群中。

    赫西现在俨然就是待宰的羔羊。

    兴奋的男人早已迫不及待,一只手就在这时用力的扣住了他的肩膀,

    薛泽受到压制,一下子怒,“给老子滚到……”

    “砰!!!”

    一句话说完整的机会都没有给薛泽,拳头已经重重的朝他揍了下去。

    赫西吓得浑身血液都冰冷。无助绝望的颤栗,眼睛睫毛沾着泪水在颤抖。一睁开,看到男人挺拔英俊却阴沉到极致的脸。

    看到唐凡,不要说是薛泽,就连赫西也是大大的震惊。

    薛泽愣了一秒,紧接着立即从地上爬起来准备把这一拳打回去。

    可是,他整个人只是刚动了一下,连站都没站起来,清脆明显骨折的声音一下子传开来了!——

    “咔擦——”唐凡嵌着黑色钻石昂贵的鞋就这样踩在他身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