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84章 后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赫西把唐凡挡在后面,一个小小的女人,想要保护一个高大的男人,无论怎么样,这种画面,看上去就让人觉得很奇怪。

    警察局的人有些为难,只能低着头,毕恭毕敬地说,

    “赫小姐,不好意思。这件事我们只能公事公办,更何况在场这么多人证,有什么事情到警局再说。”

    赫西眉毛一下子就拧了起来,可是唐凡却一派我行我素的样子,毫不在意。淡淡地对她说道,“我今天打他,是我们之间的恩怨,跟你没有太大关系,所以你别管。”

    赫西咬着自己的嘴唇。

    虽然,这么多年的单恋,她对他赐给自己的伤害,早已成习惯。虽然,哪怕他什么都不说,她心里也知道答案。

    可是,他非要说出来。

    让她难堪,让她难过。

    女人看着男人孤傲的身形,强忍着心头的酸楚,“警察……”

    “赫大小姐最好也来一趟,因为需要您做笔录。”

    赫西听了立马点头说好。

    不管怎样,她也不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就这么回去。不管唐凡怎么说,不管事实到底是什么——究竟是因为私人恩怨,还是因为她,不管他爱不爱她,她都不能置他于不顾的。

    因为她觉得很害怕。

    薛泽很快被送进医院了,在警车上赫西和男人一起坐在后座,女人看着自己身上披着的男人的外套,一阵阵失神。

    虽然,两个人之间隔着好远的距离,但是肌肤感受着他的外套,却仿佛两个人亲密相偎一样……

    赫西一下子陷入恍惚。

    警察接电话的声音清晰的传入,一听就知道是薛泽的父亲打来的,没开免提赫西都能听到那端的咆哮声。

    “你们怎么回事?!我儿子伤成这样,你们都是饭桶吗?!”

    “唐凡那兔崽子在哪里?!我儿子要是废了,他也别想活!!”

    看这个架势,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可能薛泽的医生说情况不容乐观。

    赫西本能地去看男人,他表情没什么变化,还是那副波澜不惊的玩世不恭的模样,好像刚才难得一见的认真只是她一瞬间的错觉,她叹了口气。

    上次在洛杉矶赌场,她见过他认真愤怒的模样,当时她也感到很震惊。可是那天的反应比起今天,还是差得太多了,而今天打薛泽的样子……明显是把他往死里打。

    他失控了。

    她从来没有见过……他今天这个样子。

    难道都是因为那个传说中他和薛泽一起喜欢的女孩子吗?

    赫西觉得迷茫起来,

    是该有多喜欢,才会这么失控,这么认真?

    警察对他们还算是客气,大概是事情闹得太大,两边都不好得罪,估计也很是为难。

    警察局。

    赫西没有跟唐凡在一起,警察分别把他们两个人带到了不同的房间。

    赫西是受害人,把事情说清楚就可以出去了,她刚刚走出去,就看到门口黑色颀长的身影,刹那间委屈的感觉都翻了上来,眼睛一酸,“哥!”

    说着,歪歪倒倒就跑了过来,直接扑到在哥哥的怀里,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不住的往下掉。

    赫然看她这个样子,心里别说有多心疼,修长如玉的手掌温柔地抚摸着她的长发,“好了,不哭了,”他抬起妹妹的脸,爱怜的道,“不害怕了,哥哥在这里,不会有人敢欺负你。”

    赫西抬看着他,眼泪还是停不下来,

    赫然看起来在这里已经等了好一会儿,但是脸色不太好看。

    想起刚才见唐凡擦肩而过时看似漫不经心地对他说的一句“她脚扭伤了”下意识本能就看着妹妹纤细的脚踝,

    “还能走路吗?”

    赫西呆了一秒,这才注意到脚踝受伤一直存在的撕心裂肺的痛感。只不过刚才太害怕了,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都被她忽视了,但事实上她走路都是歪歪倒倒的。

    “我……”赫西脸色白了白,“挺疼的,哥,你怎么知道?”

    赫然脸色一沉。

    没有说唐凡,而是一把把她横抱了起来。在她看不见的地方,男人面容阴沉。

    赫然不语,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世人都知道赫家的千金死心塌地近乎偏执的爱了唐家花花公子二十个春秋,而唐公子却连冷眼都懒得给她一个,

    但是如果是这样,为什么只有他发现她脚踝受伤?

    而且还“漫不经心”地提醒赫然,别忘记给她买药?

    他真的不在意她吗?

    赫然脸色阴沉地抱着赫西上车,“走吧,这件事我没告诉爸。”转移了话题。

    赫西用力的点点头,反正这些年,也都是从小哥哥照顾自己的角色比较多。这种事情赫然出面完全可以解决,惊扰到爸爸那里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终于到了车上,她开始忍不住,“哥……”她泪眼朦胧的,“唐凡呢?他回家了吗?”

    男人沉浸在夜色中俊美的侧脸眉头一皱,脸色有些阴沉,但声音还是保持着一个哥哥惯有的温柔和耐心,“小西,我知道这件事是他救了你,你担心他,也是应该的。但是唐家的儿子唐家会管,你的担心,没有什么用。”

    赫西怔怔的,“什……什么意思?他……还没有回去?”

    “他暂时要在看守所待几天。”

    女人还没止住的眼泪顿时又汹涌的往下掉得更厉害了,“待几天……是几天?”

    “薛泽重伤还没醒来,薛家要告他,薛家在政治的人脉比唐家多,这事太复杂,”唐凡解释着,然后看着自己妹妹哭泣的眼睛,“你想去就近的医院,还是找私人医生看脚踝?”

    赫西现在哪里还有心情管自己,“哥,那唐凡怎么办?”

    她失控一下子拔高起来的音调让整个车子的氛围一下子静了下去。

    眼睁睁看着赫然脸色越来越冷,虽然,她还什么都没开口,但是他还是明白她的意思。

    过了一会,英俊沉稳的脸上露出一抹冷笑,“你就算再担心他也没用,他既不是你男人,甚至不是你男朋友,你要赫家怎么帮他?”

    说完才低头看见自己哭成了泪人一般的妹妹,才想起自己这么说会让她有多伤心。

    听着她的哭声,他蓦然心烦意乱,可是不知为何,心里与此同时还有一种莫名的快感。有些难以言喻的意味,

    “停车。”

    忽然,女孩落下这两个字,“回警察局,我要去看他!”

    ………………

    看守所的环境不可能会好。

    本来就是从小养尊处优的贵公子,看守所这种东西,他不可能有什么机会接触。

    赫西刚进去的时候,就听到警察局长的声音从屋子里飘出来,

    “唐少,这件事真的太过了。您知道,有时候真的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

    老局长语重心长的声音,朦胧模糊的人影,可以看到年轻男人高大但是挺拔坐在那里的身影。

    “恕我冒昧……唐家现在是什么意思?这件事情,谁来替你摆平?”

    赫西站着,一下子大大的眼睛就微微僵硬。

    什么叫……谁来替他摆平?

    难道过了这么久,唐家都没有派人过来?

    赫西越不解,越困惑,越慌张。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被通知终于可以进去看望。

    女孩立马第一时间就进去了。男人坐在地上,看到她并没有站起来,只是隔着栏杆抬眸下巴微扬打量着她,整个人漫不经心又恶劣。

    他懒洋洋的看着她,

    “我不是说了这件事是我们的私人恩怨,和你没关系?你还回来干什么?”

    夜深已经很凉了,女孩单薄的身体,唇抿着。

    赫西一言不发,走上前,握住一根栏杆,另外一只手五根纤细修长的手指慢慢把身上的外套拿下来,小心地递给对面的男人,

    “晚上会很冷,你别着凉了。”

    唐凡并没有说话,也没有站起来接她的衣服,

    他就安静的坐在那,头发稍微有点凌乱,不过看起来更性感。

    赫西这才发现他也有点受伤了,这样坐在这里,就像一头受伤困兽。

    莫名就给人一种孤独入骨髓的感觉。

    赫西慢慢蹲下来,垂眸,

    “我不管你和薛泽有怎样的恩怨,不管你有多讨厌我,但是对于我来说,救我的,就是你,碰巧你还是我喜欢的人。”

    “我知道,以我们之间的关系,我很难说服赫家能为你做什么……但是今天……谢谢你救了我。”

    赫西觉得自己说这些话可能对于唐凡来说还是挺鸡肋,挺搞笑的,但是对于她来说,她还是要说出口。

    赫西把衣服放进去,然后慢慢的站起来走出去。

    警察局外面。

    走到了外面,才发现赫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从车里走了出来,没有在里面等她,

    “哥……”

    赫西看着这样的哥哥,不知道为什么会心虚。

    她喜欢唐凡,不是一点两点,一年两年的事情了,人尽皆知,

    赫然把烟掐了,在地上踩灭,长腿上前声音有些沙哑,

    “你先上车,我有几句话跟唐凡说。”

    赫西眉眼一凛,刚想要开口,可是撞上哥哥那深如潭水的目光,硬生生,就这么忍了回去。

    抬脚走进去,男人仍是以相同的姿势坐在那里。

    说不出的一股骄傲和孤绝。

    “唐凡。”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