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85章 姻亲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唐凡。”

    两个人之间的交集,并不算多。除了上回在唐氏传媒大厦前的三言两语,今天算是两个人第一次正面交锋。

    男人抬起头,微微颔首,仍然看不出任何狼狈,“怎么?”

    赫然看他这副我行我素的样子,又想起妹妹那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心里就窝着一团火,

    “你就坐在这,你家的人什么时候过来?”

    唐凡坐着,无所谓的笑笑,“不知道,无所谓。”

    无所谓。

    难道,出了这么大的事,唐家竟然都不管么?

    就算唐家出手,唐凡废了薛泽半条命,尚且都不一定会安然无恙,要是连唐家都不愿意给他撑着,唐凡更加就不可能有好的结果。

    在监狱里被关一辈子……或者死在监狱里,都是有可能。

    “听你朋友说,你是先救了小西才去打人,最后还在他命根子上踩了一脚,要不是我是小西亲哥哥,眼睁睁看你拒绝了她这么多年,我都要误以为——你喜欢小西。”

    深夜的看守所很安静,虽然也有旁人在旁边,但是两个男人几乎已经占据了所有的暗涌。

    灯光把赫然高大的身子的身影,在地上拉得很长很长,

    男人的语气很平静,但是那话语里却有要戳穿什么的意味,

    唐凡黑色的瞳孔沉了沉,

    面不改色,淡淡的道,“如果当时是你在场,看到自己的妹妹被那样蹂躏,恐怕薛泽现在早就已经没命。”

    赫然宠妹是全城皆知的,唐凡当然也不例外。

    “那是当然,”

    谁知道,赫然一点也不回避。成熟内敛的男人,声线低沉,

    “小西是我妹妹,我只有这一个妹妹,”男人冷冷一笑,笑声中有几分讽刺,“哥哥对妹妹的好当然天经地义,可是你又不喜欢她,你要跟我这个亲哥哥比吗?”

    话音落下,整个空间里都是一片诡异的安静。

    男人和男人之间的敌意,向来都很简单。

    为了事业,或者,是为了女人。

    一种难以言喻的敌意在两个男人之间扩散开来,硝烟飘出来没说话,过了好一会儿,唐凡才平缓的开口,“这是我和薛泽的私仇,跟赫西没有关系。”

    …………

    夜晚,赫西躺在柔软的床上,灯已经关了,看着窗外的星光,很久都睡不着。

    他说他救她不是因为喜欢她,可是那种被自己喜欢的男人拯救的心跳加速的感觉……她到现在都冷静不下来。

    唐凡……

    赫西想着这个人,想着想着,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睡去了。

    但是出于她意料之外的是,第二天,家中就来了一个她怎么也想不到的人。

    年轻的女孩因为担忧,精神不太好。赫西扶着旋转楼梯慢慢从赫家别墅楼上下来,就听到客厅里有人交谈的声音。

    “唐小姐,这件事,恕我们无能为力。”

    赫然拒绝的嗓音从楼下飘上来。很温淡,但也很坚决。这让女孩的眉毛轻轻拧了起来,

    哥哥很少这样拒绝别人的,这是因为什么事?

    下了楼,才看到客厅里站着的女人。

    赫西嘴巴一下子张成“0”字。

    唐婉。

    居然是她!

    气质端庄优雅的女人一眼也就朝她这边看了过来,赫西刹那有一种恨不得找地洞里钻进去的感觉!

    在上城的上流社会,人人都知道,唐氏传媒一家穿着打扮都非常的考究。也是被评为全家平均颜值最高的家族。

    唐婉是唐凡的姐姐,穿着尖头酒红色丝绒高跟鞋,黑色笔直的九分裤,还有白色的上衣,手腕一块金色的手表。整个人的气质大气内敛,俨然一份大家家姐的风范。相比之下,现在的赫西,素颜,刚起床,头发乱糟糟,睡衣,居然在心爱的男人的家人面前丢脸,她恨不得原地消失!

    但是唐婉不在意,一下子就冲她笑了出来,

    “小西。”

    “唐……小姐。”唐婉年纪比她大,阅历比她高,哪怕再不熟悉叫她小名也没关系。可她可不敢失去分寸。

    赫然看她下来,眉一下子就皱了起来,

    “家里有客人,怎么穿着睡衣就下来了?回去换了。”

    赫西撅嘴,看着赫然故意装作严肃的样子,心里一阵感激。

    不愧是亲哥,就是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然而谁知道唐婉一下子就拉过她的手,

    “没什么,赫小姐天香国色就算穿着睡衣也不会失礼,不用麻烦了。”

    “这……”

    赫西有点尴尬,

    她不知道唐婉今天来是为了什么事,下意识看向哥哥,只见男人的脸色现在彻底阴沉了,

    “唐小姐,刚才我已经明确表示了。这件事不可能,不用说我,小西的父亲也不会同意。”

    “可是赫小姐现在已经成年了,这种事情不是应该更听从她自己的意愿吗?”

    “什么事啊?”

    赫西淡淡问出口。

    说了半天,她自己还不知道是什么事。

    周围一下子安静下来。两个人都看着她。过了几秒,唐婉才一五一十说明白了自己的来意。

    赫西平静的听着,听到后来,总算明白了她的意思。

    果然是为了唐凡。

    唐凡这次闹事,果然惹了不小的麻烦,更严重的是,整个唐家都没人打算插手,只有唐婉看不下去。

    可是,不管唐婉再怎么想帮忙,她也只是个女人,力不从心。

    所以想找赫家帮忙。

    赫西这才知道哥哥刚才那些话是什么意思。又想起昨晚唐凡最后对自己说的那句“与她无关”,沉默地低下了头。

    “唐小姐,小西和令弟并没有什么关系,你想让赫家帮忙,是准备让赫家以什么样的名义帮忙?”

    一句话出来,整个别墅里的气氛都陷入了冰冷的安静。

    赫西站在旁边,一直低着头,没说话。

    她知道唐婉的意思,甚至,这是让自己和唐凡产生一星半点关系的最好的机会,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有点不想把握这种机会。

    果然,一阵沉默之后,唐婉就说出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

    “赫家想以什么名义出手,应该是看小西想以什么名义。”

    言则,就是只要能帮唐凡出来,唐家可以和赫家产生姻亲关系。

    赫西听着,头低着,眉垂着,过了几秒,抬头看向自己身前的女人,

    “唐小姐,这不是唐凡的意思吧?”

    唐婉美丽的双眼瞬间僵了僵,闪过一丝难堪,却很快解释道,

    “小西,你应该知道,像我们这种家庭的子女,姻亲很多时候不是自己说的算。”

    唐婉温柔的声音里,不难听出其中的坚决。

    所以,她的意思,是承诺么。

    赫西没说话,过了一会,苦笑,

    “唐小姐说的没错,但是我相信以唐凡的性格,就算不是他自己说的算,他也会让自己说了算的。”

    赫西声音有点苦涩,但是脸上还是挂着笑。

    她太了解唐凡,那么骄傲的一个男孩子,不可能允许让家庭左右自己的命运。

    不过,不管怎样,赫家和唐家的关系也在,不论是赫然还是赫西,最后,都没有把话说得特别满。

    唐婉走的时候,赫西说这件事情会考虑。但是所有人心里也都明白,大概几乎是没什么可能了。

    等待唐婉走了,赫家别墅的客厅里再次只剩下哥哥和妹妹。

    赫然看着妹妹有点恍惚的神情,喜怒难辨,淡淡开口,

    “后悔了?”

    赫西摇摇头。

    “不是喜欢他?为什么不把握住这个机会?”

    赫西又摇了摇头。

    喜欢和强迫在一起是两码事,何况他本来就不是个能受得了威胁的人。

    “哥哥。”

    一直沉默的赫西忽然开口了。站起来,两只大大的眼睛有些忧伤。

    赫然看着这样的妹妹,声音温柔了些许。

    “怎么了?”

    赫西叹气,

    “我只是觉得有点难过。”

    “如果一个女人要靠财势才能去得到她的爱情,这一定是很可悲的吧。”

    女孩还不算成熟,甚至带着一段青涩的声音讲出这样的话,莫名其妙就让人觉得很心疼,“傻瓜,”赫然说,“你应该开心,你还是一个有财势的女人。”

    “这世上多少女人还在为了得到这两样东西,要么,拼死拼活坐在电脑前卖命,要么,就任凭年轻青春的身体给糟老头子卖身,小西,你是幸福的。因为不管发生什么,你都有为了给你幸福卖命的爸爸和哥哥。”

    赫然说这些话的时候,赫西的鼻子一下子就酸了。

    说真的,刚才唐婉对她说那些话的时候,或多或少,都给了她一种“你帮我弟弟,我就让我弟弟给你谈恋爱”一种被施舍的挫败感,

    可是幸好,她还有哥哥。哥哥一开始就拒绝了她。让她知道,她的弟弟是万人迷,可是他的妹妹也不是好欺负的人。

    赫西忍不住,身子向前一步,一下扑进哥哥的怀里。

    “哥哥,有你真好。”

    女孩馨香的气息闯入鼻息,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赫然这次只是僵硬了一秒,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淡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

    “多大人了,还这么跟哥哥搂搂抱抱的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