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86章 他命在旦夕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紧急公告:打开慢或无法打开请访问备用站:求书帮https://www.qiushubang.com/

但是这件事并没有到这里就结束。

    没过几天,唐婉再一次找了赫西。

    这一次,是约在外面的咖啡厅。

    ……

    从咖啡厅见面交谈完以后,赫西沉默了。

    外面下着雨,女孩看着细密的雨帘微微蹙了眉,天空青青的灰色,布满杂质,看不清楚。

    一如她现在的心情,也不知道怎么办是好。

    车子最后停在赫氏大厦的楼下,

    女孩坐在车里,没有下车上去,也没有离开。

    要去找哥哥吗?

    她想起刚才唐婉找自己说的话。

    [小西,我知道麻烦你很不好意思。但我不知道除了你,还有谁,有这个心,有这个能力帮助我弟弟出来了]

    [唐凡的父母因为这件事很生气,不准备插手,想给他一个教训……]

    她记得当时唐婉说的时候眼睛里甚至弥漫着水汽。

    [可是那种地方怎么是人能呆的……我听说我弟弟现在已经被薛家安排的人在里面被打得不成样子了……再这样下去,我真的怕我弟弟会被打死!]

    ……

    女孩一边沉思,一边咬着嘴唇,焦躁的情绪在脑海中拉扯,噼里啪啦的大雨和挡风玻璃上刮雨器发出的声音更是让她整个人都心急如焚。

    “轰——”跑车一声引擎咆哮,终于再也忍不住,直接朝警察局的方向冲了出去。

    警察局。

    赫西下车的时候伞都没有拿,身材修长窈窕的女孩子一下车从车上走到室内这段路很快全身都被淋湿了。

    警局的人一开始都在忙工作,一看到一个浑身湿漉漉的女人冲进来的瞬间全部都吓了一跳,

    只见赫西现在一身高级定制的衣服,紧紧贴着身体露出曲线,但是并没有引人遐想或者狼狈的样子。头发也都湿漉漉的黏在身上,一股带着室外雨水的冷艳气息,

    “唐凡在哪?”

    警官愣了一秒,然后皱眉走过来,

    “赫小姐,请问有什么事吗?”

    “我问你唐凡在哪。”

    赫西冷冰冰的落下这句后也不等他们的回复,直接拨开人群就走进去了。警察局的人当然刹那间就全部惊呼过去阻止她,不过一切已经太晚了。

    还是相同的地点,相同的方向。

    因为之前来过一次,所以没用多长时间就到了唐凡所在的地方。

    一看到男人现在的状况,女人美丽无双的脸蛋直接僵住。

    赫西整张脸瞬间变了颜色。

    过了一秒,女孩瞧着他染着鲜血的衬衫,咬着唇眼泪一下就吧嗒吧嗒的掉下来了,低低的嗓音带着颤抖,“你怎么了?”

    唐凡现在整个人都很虚弱,听到她的声音,才勉强睁了睁眼睛,

    看见栏杆外模糊的属于女孩的身影,还有她脸蛋上的眼泪,淡漠的出声,“没事。”

    一股怒气从胸腔里冲了上来,她掐着自己的手,看向旁边最近的一个警官,“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

    整个警局一片沉默。

    赫西不是那种美丽无脑的富家大小姐。

    很快,她就明白了这片沉默背后的含义。

    薛泽这次受了重伤,薛家现在肯定是雷霆震怒,

    但是不管怎么愤怒,也不可能要了唐凡的命,或者真的让他把牢底坐穿。所以,如果要泄愤,只能趁着这段时间在警局里找人把他打了。

    怪不得,唐婉会那么着急。

    赫西咬着嘴唇,快要把嘴巴咬出血来。

    她看着里面的男人,唐凡现在整个人几乎没有一处完整的地方,也不知道神志到底清醒几分。赫西一咬牙,直接冲了出去。

    警察局里所有人都是懵的。

    眼睁睁就看她这么从大雨中冲了进来,又从这里冲进大雨里去。引擎一阵咆哮,直接在倾盆大雨里开了出去。

    一个有资历的警官顿时预感不太妙,立即给赫然打了电话,

    “喂?赫少……”

    “是,刚才赫小姐来了,”

    “情绪……很激动。”

    “她自己开的车,现在大暴雨,我怕不安全……”

    三言两语说完,赫然的脸色已经很难看。挂了电话,直接冷着脸跟保镖吩咐,

    “去找小姐,一个小时内把她带回家。”

    ……

    赫西当然不可能回赫家。

    “喂,”

    接通车内的通讯系统,女孩的声音像在冰水浸泡过一样,冷若冰霜。

    “我答应你,这件事以我的名义爆料,出了什么事我担着。”

    ……

    半个小时后。

    薛宅。

    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富人区,上流社会之间信息四通八达,找到薛宅的地址,毫不费力。

    “砰!”

    车门关上,这时候的雨已经停了。赫西没再穿那身湿答答的衣服,换了一套,头发也明显打理过,整个人踩着高跟鞋走路带风,气场全开。

    “您好,请问您是……”薛宅的佣人看到了很快就走了过来,赫西一张冷艳无双的脸每个表情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场,

    “让开。”

    直接闯了进去。

    薛家的人受到惊扰之后全都下来。

    薛泽的父母,一看也是典型的中气十足的领导人物。家里来了不速之客,没有表现出多愤怒,也没有表现出别的情绪,只是皱着眉,

    “赫小姐不请自来,是有事?”

    虽然,薛泽受伤,跟这个女人脱不开关系。但是不管怎样,是自己的儿子冒犯了她。打伤薛泽的是唐凡,就算他们再怎么不满,于赫家,他们都是亏了个人情。

    已经准备跟唐家闹得鱼死网破,再也千万不能惹一个赫家。

    赫西平静的看着他们,直接笑了出来,

    “是有点事,”赫西说着,年轻的女孩脊背挺得笔直,“刚才我去警察局看了一眼,看到了一些让我心情不太愉快的东西,”

    赫西说着,语气故意停了停,

    “整个上城恐怕没有人不知道我赫西有多喜欢唐凡?你们把他这么打,是铁了心坚信赫家不会卷进这件事来?”

    女孩清脆掷地有声的嗓音,在整个客厅里安静的气氛中回荡,显得愈发肆无忌惮。

    薛氏父母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薛父更是风雨欲来,声音含怒,

    “怎么?赫老难道会因为一个毫无关系的人,跟薛家交恶?”

    赫西冷笑一声,二话不说,“啪”的丢了一叠资料在桌子上。

    别的不多,

    这是唐婉给她准备的资料,里面无非也就是薛泽当晚吸毒的血液证明,以及一些这些年,薛家见不得人的黑料之类。

    薛父看着那叠桌子上的资料,没去翻,也没有打开看,但是一秒就明白了她是什么意思,冷冰冰的笑出,

    “赫大小姐,这是在威胁我?”

    赫西同样笑容冰冷。

    “既然这笔账赫家迟早要跟薛家算,不如趁现在一笔解决。”

    “薛老先生,再怎么说,都是这个城市有头有脸的人物,有些事情适可而止,否则,对我们都没好处。”

    “怪就怪在,您有个太不争气的儿子。”

    说完,赫西转身就准备走了。

    然而高跟鞋没离开,身后中年妇女明显带着讽刺意味的声音飘来,

    “赫小姐,”

    “你为了救你的单相思,不惜跟我薛家交恶,就不怕自己到时候就算被你父亲逐出家门,人家唐家公子也不领情吗?”都是女人,她最知道怎么拿捏女人的软肋,而赫西的软肋,就是唐凡,“做女人,何必这么卑微下贱?男人都不太会喜欢太容易得到的女人。”

    赫西的步子停在原地。

    唇寡淡的牵扯出笑意,却没有回头,

    “他喜不喜欢我是他的事,我怎么对他,是我的事。谁叫我看不惯他被人欺负?棺材板没钉上,谁都不知道最后谁会对不起谁。”

    说完,赫西救踩着高傲的步子离开这里。

    棺材板没钉上,谁都不知道最后,谁会对不起谁。

    当年年少轻狂,少女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想那么多。她是从小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黄金女郎,和从小敏感卑微的苏荷不同,苏荷害怕爱人,而她浑身满满的爱都要溢出来,完全不吝啬不保留都奉献给了唐凡,

    只是很久以后,当她经历了更多和唐凡之间的恩怨纠葛,她才反应过来,

    自己当年说出这句话,是有多么的猖狂。

    因为这世上没有任何一段爱情,是真正的不求回报的。

    这一切,直到不久后赫西成为了他的妻子,想要的慢慢越来越多,她才一点一点反应过来。

    ……

    骄傲的女孩转身踩着高跟鞋离开,薛泽的父亲都没有表态,一只手攥成拳头搁在桌面上,想怒又无法发作出来,那个备份的档案袋扔静静摆在桌上。

    跑车在院子里咆哮离开,半个小时后开到赫家别墅的时候,整个赫家的气氛,已经如赫西预料中那般阴沉恐怖了。

    女孩的高跟鞋从大理石门口台阶走上来,迎面,就看到了客厅里坐着满脸怒容的父亲。

    看来,爸爸已经什么都知道了。

    赫西抿了抿嘴唇,低下头,淡淡道,“爸爸。”

    “哐啷!!”

    一个杯子直接朝她飞了过来,赫西整个人都矇了一秒。突然一只手伸出来,一股力道把她拉到一边。等一秒后赫西回过神来,杯子已经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你还有脸回来!”

【紧急通告】最近经常发现追书帮打不开,请记住备用站【求书帮】网址: m.qiushubang.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