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92章 喝醉的唐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苏荷低头看了一眼,发现,都是什么打火机,香烟,卷发棒,电熨斗,这些寝室不让用的东西。

    苏荷从来不用这些,“不是我的,老师。”

    “不是你的怎么会放在你的抽屉里??”

    “我……”

    苏荷这下真的有点无语。

    她本来这几天就都不在寝室,

    怎么才几天的功夫,就多出这么多幺蛾子?

    “不管怎样,苏荷,你用违规电器,甚至还有不良嗜好,学生公寓决定要给你判处处分,作退宿处理!”

    ……

    一个小时后。

    苏荷顶着烈日,拉着行李箱一脸崩溃的站在大马路上。

    为什么?

    她明明什么都没做错,现在却要被退宿?

    不对。

    苏荷仿佛忽然想起了什么——

    忽然盛起的风言风语、以及寝室莫名其妙多出来的那些东西——

    这些,难道都是巧合吗?

    女孩一个走神,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黑影在眼前一闪而过——

    “啊——”

    苏荷本能的尖叫一声,一阵疾风,等她再反应过来的时候,却发现钱包没了!

    行李箱也没了!

    女孩有那么两秒大脑里都是一片空白的!

    这特么……

    是遇到小偷了???

    苏荷原地愣了两秒,

    然后,第一反应就是要报警。

    然而一掏兜,

    手机也没了……

    ………………

    上城公寓。

    女孩面无表情地来到了这里,

    这理应是上城市中心很高端的小区,并且离上城大学也非常的近,更重要的是,这个公寓,是在她苏荷本人名下。

    苏荷站在门前,几缕头发头发垂下来,挡住了她脸上的神情和情绪,

    女孩低着头从兜里拿出钥匙,

    一开门,

    房间里全都拿防尘罩罩着,一看就是常年没有人居住。

    苏荷把行李箱搬进来,有些漠然地看着这一切。不知道过了多久,默默的垂下了眼眸。

    银行卡,身份证,钱,都没了。

    她现在,也只能住在这里了。

    女孩心情低落地站了一会,然后开始打扫卫生。

    基本的事情做完之后,苏荷决定用身上最后的一点零钱去超市里买点东西吃。

    然而就从楼梯上下来,一辆熟悉黑色锃亮的豪车,已经停在了公寓楼正门口。

    苏荷一看到那个车牌号,脸色一下子就白了下来。

    转身就要走。

    车窗却在这个时候缓缓降了下来。

    “苏荷。”

    一道声音,平静低沉,带有女性的磁性,听起来有些严厉。

    原本飞扬年轻的女孩,走到一半的步子就因为这两个字一下子脚下被钉住了钉子。

    黑色车窗摇下来,

    这时候的天色已经开始变暗,青灰色的背景下一个中年女人,

    大概四五十岁,车窗里的笑容格外冰冷,

    “怎么,这就是你见长辈的态度?”

    苏荷咬了咬自己的嘴唇。

    “苏太太。”转过身来看着她。

    苏太太,苏荷父亲的夫人,苏荷却叫她苏太太。

    因为,她不是苏荷的亲生母亲。

    宋韵听到她这个称呼,脸上冰冷的嘲讽意味更浓,笑,

    “怎么了,寝室住的不好,还是决定回你爸给你买的这栋房子了?”

    “当初话不是说的很有骨气——离开家门,什么都不要的吗?”

    “现在反悔了?”

    女孩原本就有些苍白的脸色,现在更加是一点血色都没有,

    唇咬成一条直线,整个人也紧紧绷着,

    苏荷拼命维持冷静,“我只是回来借宿一晚,明天就走。”

    “噢?”

    宋韵冷笑,扬着红唇,

    “看来是遇到难处了——”

    “老钟,从后备箱里,拿点钱给她。”

    宋韵笑着看着她,“怎么着也冠着一个苏姓,传出去,也不能显得太寒酸不是?”  苏荷觉得有一只无形的手,在自己的脸上,打了一巴掌。

    她捏紧了手里的手心,告诉自己要沉住气,奈何还是掩藏不住苍白的脸色。

    宋韵看她这样,更加变本加厉,

    “果然是有什么样的妈就有什么样的女儿,嘴里说的永远比唱的还好听,说到底还不是个图钱的便宜货,呵——”

    宋韵话没说完,苏荷就觉得自己脑子里绷的弦最后一根都断了。

    咬紧牙齿,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下去,

    “苏太太,”苏荷扯出一个笑,“您这样讲话,是不是太难听了?”

    “我的母亲生前曾告诉我,想要美丽的嘴唇,就要友好的说话。如果苏太太这些年来注意一点自己的形象,当年也不至于让苏先生对我母亲神魂颠倒吧?”

    “你!”

    苏荷这些话说出口,算是把宋韵彻底的激怒了。

    确实,苏荷的母亲是当年上城有名的大美人。

    虽然她出身普通,但胜在颜值。这只用看苏荷现在遗传的这张脸就知道了。

    宋韵气得整个人都在发抖,

    “老钟,走!不用跟畜生废话!”

    过了几秒,中年女人似乎再也忍不下去,怒声道,

    “是……太太……”

    随后,呜的一声闷响,黑色轿车绝尘而去了。

    苏荷脸色一下子冷下来,

    车子带起来的风吹得苏荷脸颊生疼,周围起了风,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女孩慢慢在地上蹲了下来……

    眼睛紧紧闭着,整个人开始不住的发抖。

    宋韵的话依然还回荡在耳畔,过了这么多年,她还是那么恨她,

    一切好像都没有改变,但是她的妈妈……

    却永永远远的死了。

    ……

    苏荷蹲在地上紧紧的抱住自己,颤抖,不断颤抖。

    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落下了第一滴雨。

    然后,越下越快……

    暴雨中,终于,隐隐约约传来了女孩的哭声。

    这是苏荷心里压抑了二十年的秘密,

    亲情,是她从小到大,永远的缺失……

    就在这时。

    苏荷忽然觉得漫天的雨小了。

    女孩满脸眼泪在一片诧异中茫然的抬眸,

    映入眼帘的,就是男人专属冷峻商务的衣着,

    “商……老师?”苏荷呆呆地看着眼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男人。

    “你有淋雨的癖好?”

    “啊?”

    这道声音冷得苏荷一时没反应过来他说什么,等反应过来,她立即站起来,

    “没,没有,我刚才在捡东西……”女孩心虚地抹眼泪。

    “捡东西需要哭成这样?”

    苏荷,“……”

    他怎么……知道她哭了。

    男人没说话,而是撑着伞上前一步,

    只需要一秒,就飞快地判别出了她现在的境遇,

    “这次又出了什么事?”

    包也没有,手机也没有,

    他看到了她刚才似乎在跟那辆黑色车里的人在争执什么,没听清楚什么,但一看,她现在心情应该很不好,

    苏荷忍着抽噎,“没……什么事,商老师,您……怎么会来这里?”

    虽然,这里也是高档楼盘。但是她记得,商老师的家明明不在这里呀。

    “路过。”

    男人面无表情吐出两个字。

    路……过?

    真的……就只是刚刚路过?

    苏荷没有细想,

    女孩刚才淋雨了,身上还在滴水,头发也在滴水,沿着尖细的下巴滴下来,

    一阵风吹过,她冷得打了个激灵,

    男人看着这样的她,眼底依然没有一丝情绪,“跟我上车。”

    “啊?”

    “同样的话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

    苏荷最后还是跟着他上车了。

    一来,她怕他。怕他让她挂科,他本人也很可怕。

    二来,

    她也确实很冷。

    苏荷坐在副驾驶上有些茫然的看着窗外,

    这是她第三次坐他的车,她却不知道他要带她去哪里。

    就在这时,黑色豪车在一个奢侈商场门口停了,

    “下车。”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