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7章 我怕怕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紧急公告:打开慢或无法打开请访问备用站:求书帮https://www.qiushubang.com/

商景墨每次这么一本真经苏荷就怕,

    女孩抿了抿嘴唇,看了眼旁边的男人,

    “就……今晚和林轻羽吃饭,遇到了一点狗仔,受了一点小伤。”

    “你现在在哪。”

    “在……”

    苏荷知道自己这一劫是逃不过了,报出一个地址,

    商景墨听了,声音威严,“自己回来,或者我去接你,二选一。”

    ……

    银滩。

    苏荷最后还是麻烦赫然把她重新送回了这里。

    “对不起,然哥,麻烦你了。”

    赫然心照不宣,摇了摇头,笑容有些无奈,

    “没什么麻烦的,小荷,你上去吧。”

    “好。”

    苏荷低头,走出一步,忽然又想到了什么,“然哥,”

    女孩折了回来,

    路灯下,穿着黑色休闲装的男人果然还站在原地看着她,“怎么了吗?”

    虽然,意思已经很明显,

    但是有些事,苏荷还是觉得,要由自己说出来比较好,

    “其实……”

    苏荷面露难色,“其实,我跟商景墨已经在一起了,所以……”

    “之前,你对我说的那些话,我……”苏荷咬牙,继续了下去,“不能接受。”

    路灯下男人颀长的声音静静伫立,

    整个银滩夜色静谧,赫然看着她,脸上依然挂着温和的笑,

    “所以,我这是被拒绝了吗?”

    “对不起,赫然哥。”苏荷皱眉,“你这么优秀,一定会有很多更适合你的女孩子,我也配不上你。”

    这句话,苏荷是实话实说。

    赫然轻轻一笑,“那难道商景墨会比我逊色吗?”

    他笑着,没有后退,而是上前一步,

    “小荷,其实你比你想象中优秀。”

    “比起那些只会玩心计的豪门千金,你比她们多了一分坦诚,遇到权势的时候,也不害怕,不低头,最重要的是,”

    赫然说着,看着她脸上的伤口,可是她今晚却没有当成一回事,

    “你很坚强,独立。”

    男人温静但又笔直的目光就这么把苏荷笼罩着,

    苏荷第一次被人这么直白的夸,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其实……我也没你说的那么好。”

    赫然笑,“我自己有眼睛,我会看。”

    他说着,跟她距离很近,却没有什么僭越,

    “不管怎样,既然你已经拒绝了我,这段时间,我不会来打扰你。”

    “对不起,赫然哥。”苏荷真的觉得很抱歉。

    “没什么对不起的,”

    男人清泉一样的面容和嗓音如同春风,

    “只是这段时间而已,我不会放手的。”

    “我等你,小荷。”

    ……

    电梯。

    苏荷一个人上电梯,思绪混乱,

    赫然那些话还在耳边漂浮不定,女孩疲惫的走到家门口,

    刚准备敲门,却看见家门已经开了,

    商景墨一身黑色的西装,站在客厅里的落地窗前,刚才苏荷和赫然在下面说话,他就在这里俯视着,

    看着他们两个在楼下站了将近十分钟,男人的脸色阴沉的有些可怕,

    然而一转身看到身后出现的女孩,脸色更加狠狠沉下来,

    “你怎么回事?”

    苏荷衣衫凌乱,头发披散,

    除了手上的淤青,血痕,脸上也有两道抓痕,

    像是在外面受欺负回家的孩子,商景墨心疼的感觉一下子取代了愤怒,

    “没什么大事的……就是出来的时候遇到了一些三八团,很倒霉,躺枪了……”

    女孩故作轻松地说着的时候,男人已经掐灭了最后一根烟走过来,

    “身上还有没有别的伤?”

    苏荷脊背挺得笔直,“没,没有了!”

    “先去洗澡。”男人闻到了一股鸡蛋味。

    虽不至于臭,但有点腥。她绝对不舒服。

    看她受到了这样的委屈,商景墨整个人阴沉到无以复加。

    “好,那我先去洗澡。”苏荷也感觉到了,

    能让商景墨流露出这么阴暗狠辣的气质的,认识一年多,一共也没有几次,

    她本能就有点怕,赶紧就去浴室里洗澡了。

    ……

    洗完。

    苏荷穿戴整齐从浴室里走出来,就看见商景墨带着怒意在书房里打电话,

    “究竟怎么回事?查到了么?”

    ……

    “谁指使的?”

    ……

    “附近的监控调出来。”

    ……

    苏荷擦干头发走了过去,

    男人刚好挂了电话,卧室里女人飘荡着馨香的味道,

    “就是一群不相干的人,”苏荷听到他在查这件事,所以解释,

    “应该没有人指使的,说不定还打错了。”

    “你把今天的事从头到尾跟我说一遍。”

    苏荷一五一十的坦白了。

    当她说到,她代替林轻羽冲出去引开记者的时候,商景墨整张俊脸黑得能调墨汁!

    “苏荷,”

    掷地有声,两个字,吓得苏荷抖了抖,

    “你的脑子到底在想什么?就为了一个只见过一次面的人,伤成这样?”

    女孩觉得男人看自己的眼神宛如在说“妈的智障”。顿时心里万分委屈,嘟嘴,

    “那她上次也是帮我了啊,我不想欠人情嘛。”

    “人家帮你是一句话的事,需要你把自己伤成这样来还?”

    女孩嘴巴越翘越高,“那我也不想的啊!谁知道后面敌方还冲出来一堆打野的来抓我……我也很委屈啊!”

    商景墨听她这样伶牙俐齿,一下子怜惜又少了几分,多出了愤怒,

    “既然你这么讲义气,那就自己受着,”

    “现在睡觉,明早上班。”

    说完,男人就出去。

    苏荷美丽的小脸蛋一下子苦不堪言,

    可怜巴巴的眨眼,也只能说出了个“好”。

    也是,

    才上班第二天,不能就因为这样那样的理由就不去了。

    “那老师,我先睡了。”

    女孩乖乖的坐在床上拉起被子准备躺下,

    可谁知道男人刚听到这两个字,本来要走的身影,直接转过来看着她,

    “你故意的是不是?”

    “啊?”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又戳中这个男人的怒点了,

    “我故意什么?我又咋了?”

    面对女孩纯良无害的表情,商景墨长腿笔直走回床头,

    蹲下身子,拿出了一个医药箱,

    “起来。”

    “啊?”

    “我给你上药。”

    ⊙o⊙?

    “你不是在生气嘛,老师?”

    苏荷一脸可爱,盯着他,“你心疼我啦?”

    她带着笑甜甜的,“还是说,我一叫你老师,你就心软啦?”

    男人不说话,理都不理她,兀自打开医药箱。

    这个角度,苏荷可以看到商景墨认真个自己包扎时长长浓密黑色的睫毛,

    女孩一下子觉得,传说中的叫兽一下子也没那么可怕了,怔怔地说,

    “老师,你是不是有……特殊的癖好?比如喜欢我叫你老师。”

    “我喜欢听你被酒精疼得哇哇大叫。”

    说完,商景墨真的用镊子夹着一个酒精球过来,

    苏荷下意识小脸一躲,刚才乐得跟朵花儿似的脸蛋一下子枯萎了,

    苦逼兮兮地瞧着他,“真的要用酒精嘛?直接上药不就好了。”

    “不行,忍着。”

    “不能忍……”

    女孩很小心的后退,那样子看起来真的是挺害怕,

    商景墨一下子下不去手了,

    把酒精又放到一边。

    苏荷看着他的举动,一下子知道,他又妥协了,

    女孩啧啧摇头,目光温暖的看着他。“嘻嘻。”

    商景墨用棉棒蘸了一点药水,认真,很轻的给她涂着,

    开始的时候很刺痛,苏荷“嘶——”了一声,

    不过很快就被凉凉的感觉所取代,女孩觉得神奇,

    “这是什么药啊,感觉很厉害的样子。”

    “嗯,去年去寺庙里住持送的。”

    哇,住持。

    苏荷一下子对这瓶小小的药产生了崇拜情绪,

    “还真是小啊,”女孩盯着那个小瓶子,“现在寺庙里的药都这么厉害的吗,他们难道还在炼丹?”

    男人给她上药的动作一停,

    女孩又看了他的双眼一下,

    一下子,又觉得他的眼睛在说妈的智障。

    “咳咳。”

    苏荷有点儿尴尬,摆摆手,“我就开个玩笑,你别当真。”

    商景墨用棉棒给她上药的动作很轻,解释,

    “寺庙里有练功的武僧,平时经常受伤。所以会有一些很有效的药品。”

    “噢。”

    苏荷点点头,没过多久,脸上的药就被涂好了。

    现在开始涂膝盖,

    这里的伤最严重,也最痛,苏荷一下子痛的龇里哇啦大叫,不断喊着让商景墨“轻点”,“慢点”,

    男人额头的青筋一下子爆起来了,可苏荷完全没发现异样,一边抓着床单一边哀嚎,

    “轻一点啊你!”

    “哇,好痛,呜呜呜——”

    痛是真的痛,她膝盖差不多鲜血淋漓了,但商景墨还是被嚎得心烦意乱,

    “安静。”

    “呜呜呜,你轻一点啊!好痛啊~”

    “啪嗒”

    男人忍无可忍了,

    苏荷感觉两道冰火两重的目光钉在自己身上,一下子闭嘴,抬头乖巧的看着他,

    “老湿……”

    “能不能不喊了?”

    苏荷抿唇。

    视线直接就落在了——

    “……”

    女孩脸蛋一下子红了遮住双眼,

    叫兽的小帐篷上……不,大帐篷上。

    苏荷这才开始意识到,自己刚才喊的那些东西,有多容易激起男人的x幻想……

    “对不起,老师,我不喊了。我喊别的。”

    商景墨这才沉着脸重新蹲下去,

    谁知道这次棉签才刚刚碰到一点点,女孩就鬼哭狼嚎,

    “啊——啊——啊——我怕——我害怕——”

    “砰!”男人直接一把把剪纱布的剪刀扔在了地上,

    “苏、荷!”。

【紧急通告】最近经常发现追书帮打不开,请记住备用站【求书帮】网址: m.qiushubang.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