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9章 求可怜,求心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男人眸光刹那间就冷了一下,

    空气中极快速的对视一眼,

    林轻羽一下子压低声线,“我叫我经纪人。”

    “不用,”

    男人直接拒绝了,

    “几个记者而已。”

    商景墨既然来,当然不可能是一个人来。

    他可不像苏荷那么好对付,被追着满大街跑,

    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就是不紧不慢的在里面喝一杯茶的功夫,外面那些猫猫狗狗就全都得被撵走,

    果然,

    确实是喝茶的功夫,郝特助已经整理整齐的回来了,“商总,外面已经全部处理好了。”

    “但是发现的不够及时,可能会有消息走漏。”

    男人俊美的面容依然美誉表情,

    对面林轻羽看着他,咬唇,“抱歉。似乎又为你带了点麻烦。”

    “无所谓。”

    男人站起来,慢条斯理的整理了一下袖口,以及领带,

    “我和苏荷的婚讯近期会公开,到时候这些谣言,当然不攻自破。”

    ……

    夜晚,

    苏荷一个人在银滩。

    明天她就要继续上班了,

    女孩坐在桌子前面整理上班需要用到的资料,整理到一半,手机微博热搜推送就爆出来,

    [劲爆!高冷天后林女神,被曝今日在拍摄《黄金恋人》片场休息期间私会景遇总裁!]

    苏荷点进去,

    里面都是两个人进了一家咖啡厅,

    照片非常清晰,

    甚至,还有人把车子也拍了下来,

    那辆车子,苏荷当然认识,是商景墨的车子无误。

    评论区一片炸裂:

    [哇靠!说好从来没有私生活的高冷女神呢??就这样被收割辣!]

    [景遇的总裁……那可是超级大豪门啊!女神出征,寸草不生!]

    [这个景遇的总裁在我们大学任职!(偷笑)(偷笑)(偷笑)超级帅的!]

    苏荷一条条往下翻,想起自己那晚被围堵的经历,不觉想这些记者还真是可怕,

    尼玛,不仅体力好,跑步跟抹了油似的,想象力也是异常丰富啊,

    女孩一边扑哧笑着翻评,一边刚想把手机收起来,

    可谁知就按下“关屏键”的前一秒,叮咚,微博弹出来一个消息,

    她被艾特了一下。

    “嗯?”

    女孩有点好奇的点开,

    这一看,才看到大惊失色!

    “什么鬼???”

    [就是她,传说中勾引上大叫兽不要脸的心机婊私生女,传送门@苏妲荷,叫我雷锋不谢!]

    然后苏荷就看着那一串串跟几何爆炸一样冒出来的转发、评论,一脸的“卧槽尼玛”,

    一秒钟好几百条啊!

    她这是要火了么?

    被扒出来的苏荷赶紧点开自己的微博界面,

    果然,原本没什么人气的评论区一下子荒芜一片,寸草不生!

    [敢抢我们女神的男人!你就等着被虐吧!]

    [不敢用力骂你,怕被赞到明年(再见)(再见)(再见)]

    苏荷一脸exo-me???

    这是发生了什么,谁能告诉她这是什么情况?

    女孩一下子觉得事态有点完蛋,再想不了那么多,直接给商景墨打了电话!

    “喂,你在哪儿呢?”电话里女孩的声音听起来超紧张,

    商景墨眉一皱,“回来路上,什么事?”

    “我死了,我出名了。”

    商景墨,“?”

    “你看我微博……”

    苏荷说着,然后发了一条分享链接,给商景墨微信,

    商景墨看了一眼,随即开口,“你先把博文全部删掉,我马上回来。”

    “好。”

    苏荷应了一声,觉得自己真是史上第一倒霉。

    无辜躺枪啊,现在还要被逼关博。

    所幸,没过多久,商景墨就回来了。

    这来的一路上他已经跟郝特助了解了事情的情况,是有一些偏激的人扒开了她的私人微博,

    当然,他也让景遇的危机公关部,对今天所有事展开一系列的澄清,解释,

    至于林轻羽那边,也在做公关,表示跟商氏没有丝毫的关系,

    银滩。

    男人一进门就看见沙发上盯着手机暴打游戏的女孩,

    听到一声英文的“你已经被杀害”,苏荷哀嚎了一声,屏幕变成灰色的手机被她甩到一边,

    商景墨走过去,

    “火烧眉毛了,还有心思玩游戏?”

    女孩抿唇,“就因为火烧眉毛了才玩啊,自我麻痹。”

    她情绪看上去不高,

    商景墨盯着她两秒,随即道,

    “今天报道完全是瞎写,我跟她见面,是问你那天被打的事。”

    苏荷点点头,“我知道啊。”

    手机里游戏上的小人还在复活,

    女孩盯着屏幕,感觉不是很在意男人说的东西。

    商景墨站在沙发旁,就这么定定的看着她,

    “我在跟你解释,苏荷。”

    “啊?”

    埋首于游戏里的女孩抬头看了他一眼,“噢,是啊,你是在解释……”诶,不对,女孩一下子从屏幕抬头,

    “你说……你在跟我解释?”

    对上男人笔直的视线,他没说话,但那个沉默的眼神似乎是在默认。

    女孩有点受宠若惊,

    “你跟我解释,是因为你怕我误会?”

    “不然?”

    女孩的心一下子暖暖的,

    纤细白嫩的手一摆,笑嘻嘻地说,“没什么好解释的啦,我相信你的,不会背着我跟别的女人有什么的。”

    说完,手机里的小人复活了,

    苏荷这下一下子全部精力又回到了手机上,

    彻底连余光都不打算赏给旁边的男人了,男人脸色一沉,直接上前把她手机夺走,

    苏荷猝不及防,手机就这么不见了,整个人都在沙发上愣了一秒,

    盯着这个匪夷所思秒怒的男人,女孩一下子有些窝火,

    “你干什么呀!”

    “我在跟你说话,你打游戏?”

    “不是啊!”女孩皱眉,“这是竞技游戏啊,我打完这盘会好好跟你说的,你干嘛啦,快还给我,不然我会被队友举报的!”

    男人看着她一心重点都放在游戏上的样子,一下子更加生气了,

    “苏荷,”

    男人一字一顿,“现在全世界都在传我和林轻羽在一起,你就没有一点点的在意?”

    他生气,不是因为她打游戏,

    而是因为出了这样的事情,她居然没有找他闹,也没有找他要个解释,

    甚至还能这样跟个没事人一样在沙发里自娱自乐,乐得跟朵花儿似的,

    “你就这么不在意我跟哪个女人在一起么?”

    男人的面容冷若冰霜,意识到他真的怒了,

    “什么啊……”

    苏荷有些懵,也有些委屈,

    “我怎么不在意了?那我刚看到的时候,我也很震惊,”

    “但是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啊,我总不能哭闹着不吃饭或者去景遇堵你吧!”

    “再说了,你被狗仔污蔑了,肯定心情也不好,我总不能这时候还给你找不愉快吧!

    商景墨看着沙发上振振有词的小女孩,

    她穿着连衣裙,长长黑色的头发在头顶上绑成了一个团子,

    瓜子脸愈发显得跟巴掌一样大,俏皮美丽,两条长腿又白又细,只是挂着伤口,

    苏荷很委屈,嘟嘴,“一回来就凶我,手机也没得玩,”

    “不玩了不玩了,我睡觉去——”

    女孩说着就不高兴的赤脚下沙发准备朝卧室走,

    谁知,脚还没有沾到地,整个人一腾空,直接被抱了起来——

    “喂——”

    苏荷猝不及防,“你干什么呀!你……”

    “不知道穿鞋?”

    商景墨是公主抱一样把她直接从沙发上抱进卧室,

    苏荷觉得温柔来得太突然,笑眯眯地看着他,点了点他的鼻子,

    “那你不许生气,我没有不在意,我只是忍住了。”

    男人紧绷的脸这才有些缓和,

    “嗯。”

    “那我没有因为你跟别的女人约会被狗仔抓到发脾气,你应该要表扬我!”

    “嗯,表扬你。”

    男人说着,把她放在了床上,顺势欺身而上,笑容开始邪魅,

    “不仅表扬你,还要奖励你。”

    商景墨在床上一露出这个表情,苏荷就有些方,“你……奖励就不用了,”女孩用手指戳他胸膛,“明天要上班,我睡了。”

    “真的不用么?”男人笑容愈发耐人寻味,

    “不用了,”苏荷道,立马又可怜巴巴,“我身上的伤还没完全好呢,不能……这样那样。”

    说起伤,商景墨倒是没有了那些兴致,

    “还痛?”

    女孩抿唇,“本来是不痛了的,刚才被你一凶,一紧张,又有点痛了。”

    女孩说着,眨巴眨巴着大眼睛,

    各种求可怜,求心疼,

    商景墨瞧着她,凉淡的笑了一声,

    “得了便宜还卖乖,第一次听说有人紧张还会伤口疼。”

    男人说着,站起来开始解开自己的领带,还有皮带,

    “既然还疼,那就早点休息。”

    说完,还不忘补充一句,

    “早点休息,早点痊愈。”痊愈了以后,就可以……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故意说得很慢,

    那股耐人寻味的意思,苏荷听了脸蛋一下子就红了,

    伸手拉起被子,把自己整个人包裹起来,沉沉的睡去。

    ……

    第二天,景遇。

    自从办了实习证明以后,她的日常生活基本都是在景遇,

    只不过出了昨天那样的事,苏荷一度觉得整个景遇,似乎都笼罩着一层魔性的气氛,

    总裁办就更甚。

    从一上班就觉得各种眼神看着自己,

    无论走到哪里,也觉得有人在议论自己,

    不仅是她自己,就连商景墨,可能都成了业余话题top1。

    “哎,你们说,我们的总裁,真的可能跟那个女明星有一腿吗?”

    “我觉得不能吧……虽然人家林轻羽是天后,不过我们总裁出身也是相当显赫的,这种真正的豪门,一般都不会娶戏子。”

    “那戏子归戏子,好歹也是有脸蛋有社会地位有收入的人,总比总裁办那位新来的某助理靠谱多了吧……”

    茶水间,苏荷刚走过去,就听到有人在说自己,

    “嘘,别说了,她来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