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00章 未婚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噗嗤。

    几个跟在商景墨身后一起来的人全都笑了出来。

    商景墨本人俊美的脸上也是皱了皱眉,苏荷大脑放空了一瞬,一回头,再次看到那张熟悉的脸!

    这是她第一次这么认真的看他。

    那真的是一个很帅的男人,剑眉星目,一双眼睛又黑又亮,深的就像广袤古老的黑夜,

    鼻梁高耸,菲薄的唇禁欲地抿着,整个人的长相,五官深邃,优雅,高傲,孤绝,

    “你当酒吧是课堂么。”

    “不,不是……”

    苏荷一时半会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男人,

    心里的本能是想要质问他斥责他为什么要趁她喝醉的时候做那些事的,但是理智却告诉她,前面这位是她的教授啊!

    她不能把他怎么样啊!

    想到这里,苏荷再也管不了那么多,拔腿就跑——

    “回来。”

    一只有力的大手直接拎小鸡一样拎着她的领子,把她扯了回来。

    商景墨俊美的脸上表情沉着,“这就是你跟老师说话的态度?”

    “不,不是……”

    他都自称老师了,她就更加不敢造次,

    “不是的,商老师,我只是忽然……想上厕所。”

    “一个人来的?”

    苏荷愣了两秒,然后点了点头,“嗯。”

    “不如跟我玩?”

    “啊??”

    女孩这时候处在半醉不醉的状态,听到他这么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苏荷眼神迷离地看着他,“可是老师,我们……不熟啊?”

    除了昨晚,她那根本没有一点点记忆的“一yè情”以外,还有今天根本连课都没上的照面,苏荷对这个男人,实在是没什么了解。

    他们不熟,所以不能一起玩!

    “不熟?”

    听到她这个说法,男人唇角开始噙起一抹凉薄的笑意,

    “如果睡过都算不熟的话。”

    ……

    包厢。

    苏荷最后还是没脾气的来了。

    原因很简单,因为她不想挂科。

    包厢里的人形形色色什么样的人都有。

    苏荷坐在商景墨的旁边,除了他,一个人都不认识,她觉得很不自在。

    终于,苏荷有点实在无聊,

    “商老师,十一点了,我什么时候可以走啊?”

    男人在抽烟,眯眸轻描淡写地看了她一眼,吐出一个烟圈,

    “明天不是没早课?”

    “可是……”

    苏荷现在一心想走,以至于,都忘了,他是怎么知道自己没早课的事实。

    旁边几个商景墨的朋友公子哥一下子就笑了出来,

    “景墨,这一口一个老师的,这是玩的哪一出啊?”

    “哈哈哈哈……”

    男人之间,荤素不忌的打趣,让苏荷的脸蛋一下子就红了起来。

    她承认,她平时性格还算开朗,朋友里也算玩得来,但说到底也就是个二十岁不到的小姑娘,

    在昨晚之前……她和男生,甚至连嘴都没亲过。

    一说起昨晚……

    虽然她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是隐约几个画面,她还历历在目……

    女孩红透的脸颊一下子就让人更加遐想,原本就在开玩笑的几个人,这下更加高声的哈哈大笑,

    “哈哈哈,你看这小脸红的啊!可以啊你这个奸商,骗这么小的丫头?她成年了吗?”

    “大二了,你说成年了吗。”商景墨冷冷给了他一个白眼。

    “吁……”

    大二,那也就二十岁?

    “比你小了十岁你都下得去手?这小身板,经得起你这个禽shou折腾吗——”

    玩笑越来越过分,尺度越来越大,苏荷终于听不下去了,

    腾的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气鼓鼓地说,

    “老师,很晚了,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谁说没事?”

    男人深凉的黑眸看着她,“坐下。”

    苏荷极其不情愿。

    她再一次屈服,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然后在他旁边坐了下来。

    “小妹妹,你叫什么?”林权,座位中其中一个年轻帅气的男人,看样子是商景墨的朋友,一边洗牌一边问。

    “苏荷。”

    林权笑了笑,“苏荷……要不要喝点什么,你喜欢什么酒?”

    酒。

    苏荷对酒也不是很懂,但也不是不能喝,

    只不过,这里都是不熟悉的人,更何况还有老师在,苏荷放不开。

    于是苏荷说,“不了吧,不喝了。”

    “来酒吧不喝酒?”另一个人有些好笑地看着她,“景墨,你这家属,看来还挺稚嫩的!”

    说着,从桌子上拿出了一个盒子,看样子是想玩真心话大冒险。

    “会玩儿这个吗?”林权拿着盒子里的东西,对苏荷问。

    苏荷当然知道这个,点了点头。

    商景墨俊眸看着她若有所思的微微眯起,想不到,她还挺敢玩的。

    玩的方式是摇骰子,输的那个要么吹一瓶纯烈的伏特加,或者大冒险,要么就是真心话,

    苏荷说实话刚才已经喝了不少,因此不想再喝了,一个游戏玩得十分小心。

    但是她还是第一局就输了。

    输的人要抽一张牌,苏荷抽了,牌上的内容就是和右边的第一个异性隔着餐巾纸接吻。

    苏荷朝自己的右侧看了一眼,是林权,脸蛋一下子就红了。

    林权看苏荷漂亮,下意识也想怼一把商景墨,笑呵呵道,

    “哇,没想到,这个大便宜让我占了啊——”说着,从桌子上抽了一张餐巾纸,“来,小妹妹别怕,隔着餐巾纸呢——”

    然而纸还没盖上,一只手就已经率先把餐巾纸拿走。

    商景墨沉着一张脸,随手把纸扔在了地上,

    “别调-戏我学生。”

    “哟——”

    瞧他这反应,在座几个都笑了,“学生喂——师生诶——不带这么护短的啊!”

    商景墨发话,大家也只敢笑一笑,不敢再为难苏荷。

    于是,游戏又继续。

    这一次,倒霉的是商景墨。这让苏荷觉得可真解气,恨不得再留下来多玩几把让他再多输几次。

    商景墨看着她一脸眉开眼笑恨不得替他抽牌的模样,伸手按着她的头,唇贴在她耳边吩咐,

    “你,给我抽一张。”

    “好。”苏荷当然一百个愿意。

    一抽,苏荷就抽到了一张真心话。

    还没等她打开,男人低沉的嗓音再次吩咐,“你,读出来给大家听。”

    “好!”

    苏荷简直对这张牌的内容期待得不行了,一把打开,

    等看到了牌上得问题,女孩脸上得笑容瞬间抽搐。

    苏荷脸蛋一下子就红透底,拿着牌开始不出声,低头把牌还给商景墨,

    “你……还是自己看吧。”

    说着就把牌往回送,但男人完全没有接过的意思。

    “害羞?”

    “嗯……”

    “那你过来跟我说。”

    苏荷抿了抿嘴唇,看着他深邃的眼神。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他的表情那么平静,她却总觉得他再盘算着什么……

    苏荷权衡了一下,不管怎么样。悄悄跟他说,总比念出来好。

    于是凑过去很小心地开口,

    “商,商老师……你那个……”

    一句话说出来的时候,苏荷觉得自己手里的牌都要被她捏变形了。

    那晚他们俩血脉贲张的事情还历历在目,这是她最不愿意想起的,但是她却不能忘记。

    她现在浑身都在冒冷汗。

    商景墨黑眸一沉,下一秒,低沉地笑出,绕过她的耳畔,诱huo地用手按住她头顶,

    苏荷一下子就感觉到他温热的呼吸灼烧着她耳朵,下意识躲,

    “别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