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08章 和袁明月摊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紧急公告:打开慢或无法打开请访问备用站:求书帮https://www.qiushubang.com/

“苏荷,你都多久没回家了?你跟我回去吧!”

    苏荷无话可说。

    自从十五岁那年,朱浩走了,一个偶然,苏荷才知道,原来自己并不是宋韵的亲生女儿。

    她是苏家的私生女。

    怪不得,虽然她吃穿用度和苏丽差不多,却从来不能出席苏家公众活动。

    怪不得,她一直当作亲生母亲的宋韵,从她一出生开始,就对她百般折磨……

    ……

    苏荷脸上的表情一下寡淡下来,

    下意识抽走被他拉住的手,艰难地笑了笑,

    “我就不回去了吧,时间不早了,朱浩,你早点回去。”

    “不行!”谁知道,朱浩这一次,又再次拉住了她的手,

    “苏伯伯说你都好几年没回家了!今晚我一定要把你带回去!”

    “朱浩……”

    苏荷一听他要带自己回家,急了。刚停的眼泪又要掉下来,

    一只有力的手却从后面按住了她的肩膀。

    轻而易举的就让苏荷脱离了桎梏。

    “松手。”

    朱浩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呆滞地看着眼前忽然出现高大冷峻的男人,

    商景墨绷着脸,余光都没看朱浩一眼,

    “走。”落下一个字。

    苏荷点了点头,揉了揉刚才被朱浩掐红的手腕,泪汪汪的就往车上走。

    “苏荷——”

    “我不管你站在什么立场插手她的家事,”

    朱浩接下来的话还没说出口,一道玄寒富有磁性的声音就打断了他,

    商景墨看着他,目光深冷,

    “任何时候,男人都不能强迫女人——连这不懂吗?”

    “我……”

    面对这个气场强大的男人,朱浩一下被噎得没话说。

    原地愣了好几秒,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发现,苏荷已经跟着他上车,车开走了。

    ………………

    车上。

    苏荷还在捏着自己的手腕,

    脑中宋韵侮辱的话,还有朱浩说的爸爸很想她,女孩脸色苍白,甚至有些痛苦,

    “很疼?”

    忽然,正在开车的男人,打破了沉默,

    苏荷恍然摇头,

    “不疼,老师。”

    商景墨没再说话。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刚才看到那个男孩的手握在她的手上,他的心里就格外不爽。

    “住哪。”

    两个字,让苏荷低下了头,向来能说会道的她,这一次,却不知道了,

    “我……”

    “不知道就继续住我家。”

    男人一句话,却让女孩一下子惊醒,

    “不可以!老师,我是您的学生,我……”

    商景墨唇角笑容撩有些凉薄,冷嘲,“也不是没住过。”

    “可是……”苏荷皱眉,“老师和学生,不应该睡在同一屋檐下的……”

    苏荷说着,脸颊一点点开始发热。

    男人回过头。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单手扶着方向盘,笑意愈发深了,

    “也不是没睡过。”

    苏荷顿时面红耳赤!

    ………………

    带着万分不情愿,苏荷和他回到了这里。

    虽然,就像他说的,不是没住过,甚至……他们还做过那种事,但是,苏荷就是放不开。

    夜晚的时候,苏荷在屋里睡觉。

    然而就在这时,窗外忽然打雷了。

    女孩天生怕累,听到雷声的一瞬,就从床上坐起来披着外套跑了出去,

    轻车熟路的来到商景墨门口,

    站了一会,敲了敲门,

    “商老师,您睡了吗?”

    “……”

    屋内,一片安静,没有人回答她。

    轰隆!

    一道剧烈的雷声撕裂天空炸得苏荷差点跳起来,女孩再也管不了那么多,直接“咔嗒”旋开门,朝他室内走了进去,

    “商老——”

    然而,

    让她震惊的是,

    一个“师”字还没有说出口,苏荷就觉得整个人被往前一带,重重的压入了床褥之中!

    热温不容拒绝的覆盖了上来!  天旋地转,苏荷娇小的身躯,整个人都被男人健硕火热的身体压着。

    紧跟着,唇也不容拒绝的覆了上来!

    轰!

    苏荷瞬间头脑空白。

    无数让人面红耳赤的画面,从那一夜,纷纷涌回她的脑海之中,

    她愣了一秒,疯狂开始挣扎。

    “唔——”

    ……

    “啪。”

    床头灯开,蓦然闯进的光芒照亮一室黑暗。

    空气里,静得可怕。男人粗重的呼吸近在咫尺,俊美容颜线条极其紧绷,

    浑身上下都是压抑男性野性的气息,与平日里披着西装时的那股冷静疏离,完全不同,

    苏荷整个人蜷缩在一起抱着自己,小脸吓得惨白,

    “抱歉。”

    这是两个人从刚才那种状态结束出来后,他对她说的第一句话。

    苏荷低下头,显然,不太愿意接受这个道歉。

    商景墨盯着她,他刚才在睡梦中感觉到身侧忽然来了一个热源,

    他只以为他做了个梦……

    梦中,他毫无顾忌的吻她,甚至,差一点就真正占有她了。

    事实上,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但是后来,他又停了下来。

    因为她在他肩膀上咬了一口,被迫他清醒了过来,

    清醒睁眼一瞬间,就看见她衣-衫不整地躺在自己身下,

    棉质纤薄被扯开的裙子,风景,若隐若现……

    ……

    苏荷本来觉得没什么,可是他这一句“抱歉”,立马又让她觉得委屈起来,想起那天晚上他们两个做的不合适的事。

    “商老师,我错了。”

    “……”商景墨盯着她的眼神从一开始的复杂变为略微有些意外,

    只听到女孩委屈巴巴地说,“是我表现不好被退宿,还打扰了商老师……还在晚上的时候溜进来……我、我明天就走!”

    男人沉默不言地看着她。

    苏荷抿唇,

    “要是我今晚不进来,那天没喝醉,我们就……”

    苏荷说着,把头低了下去。

    她没忘记,那天她缠上他时他一开始的态度,

    [抱歉,我对你这样的萝莉没兴趣]

    所以,他对她这样的类型,是真的没兴趣,是吧?

    是她屡次三番地打扰了他,那他也是个男人,有时候忍不住擦枪走火,也是正常的。

    她也不是二百五,怎么也不该,在一个陌生成年男人家里留宿,

    更不该还在深夜跑到他的房间里去。

    “老师,”苏荷想着,为了不要让他加深对自己的厌恶,眨了眨眼,从床上下来,踩在地毯上,

    “总之,这些都是误会,我明天就走,买衣服的钱我会还给您……以后,我们就是普通的老师和学生了……”

    “不不,以后就算在学校里,我们也要保持距离……”

    苏荷说着,点了下头,转身要走。

    “回床上!”

    男人冷锐的声音吓得女孩一颤,

    “老师……”

    “不是怕打雷?”

    男人就像会读心术一样看穿了她的心思,

    “我……”苏荷还想嘴硬的反驳,然而就在这时,天空一个炸雷一下平地响起,

    苏荷吓得低叫了一声,

    商景墨看她这个样子,菲薄的唇牵扯出一点凉薄的笑,

    “芝麻大的胆子,还想一个人住外面?”

    苏荷,“……”

    她知道,他指的是,她今天原本一个人回到父亲给她买的上城公寓的事。

    ……

【紧急通告】最近经常发现追书帮打不开,请记住备用站【求书帮】网址: m.qiushubang.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