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41章 你给我等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意淫,

    听到这两个词,苏荷简直是哔了狗的心情。

    他居然说她意淫?

    “行行行,我意淫,你牛皮,你走开。”

    男人一把从后面圈住她柔软的腰肢,笑了,

    “生气了?”

    “我意淫。”

    没有哪个女人会在自己心爱的男人说她意淫自己男人喜欢她以后还能保持多么良好的心情的,苏荷也不例外,心里很蓝瘦。

    “那就全不意淫了,”男人说着,笑容深邃带着点痞,“来点真淫的。”

    “商景墨!”

    苏荷恼火的捶了他一下,

    男人低沉地笑出,没过多久,苏荷也笑了,用力地反过去拥抱着男人。

    ……

    关于婚礼。

    筹备事项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但是现在有一个存在的问题就是,苏荷还没有毕业,商景墨作为她的老师,不能这样堂而皇之光明正大的举办婚礼。

    上大,是明文规定老师和学生是不能在一起的,除非老师辞职,或者学生毕业。

    不过商景墨既然作为客座教授,这一方面,倒是宽松了不少。

    也就是说,

    就算现在他和苏荷结婚,也没有人敢有什么异议。

    这一番举动最后当然不知道吹什么风就刮到了宋韵和苏丽那里,

    消息不胫而走,两个人都惊呆了,完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你说什么?”

    “千真万确!”

    “现在上大都在流传,商景墨要跟苏荷结婚了!”苏丽咬牙整个人异常的焦虑,

    “怎么办?会不会是真的,妈?如果是真的,商景墨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的!”

    宋韵脸色难看,

    扶着沙发慢慢坐下来,表情斟酌,

    “你不是跟商景墨的未婚妻是好朋友吗?你怎么不主动问她?”

    苏丽咬唇。

    沈曼妮。

    自从沈曼妮在商景墨那里“失宠”后,恨屋及乌,她连苏丽都不想理了。

    整个上流社会,包括上城大学,沸沸扬扬都在宣传这件事。

    银滩。

    苏荷也不知道一夜之间这件事怎么就活了,放学后匆忙回来,表情焦急。

    “商景墨!”

    男人正在沙发上拿着笔记本电脑办公,

    面无表情的抬头,办公时带了一副无框的透明眼镜,整个人在这样的眼镜下看起来斯文、禁欲到极致。

    “为什么现在学校都在传我们要结婚的事?”

    苏荷有些崩溃。

    明明不是还在筹备中嘛,怎么搞得天下皆知了!

    “是你放的消息?”

    “没有。”

    男人如实道,“是我派人放的消息。”

    苏荷,“……”

    有区别?

    “为什么?”

    女孩觉得他这一举动很费解,

    明明都是规定了,学生和老师是不能在一起的,等到她毕业再公开就这么难?

    “好吧,既然这样,”苏荷无奈,抿唇,看着他,

    “现在是你辞职,还是我退学?”

    商景墨冷眸一抬,瞥着她。

    似乎是在疑问她为什么要这么说,苏荷叉着腰,解释,

    “校规里老师和学生是不能在一起的,难道你真的要我以后在床上叫你老师,课上叫你老公吗?”

    苏荷有些恼火,但没想到对面男人的态度淡得就跟没事人一样,

    “也可以在课上叫老师,在床上叫老公。”

    苏荷无语了。

    “商景墨。”

    她深吸一口气,语重心长,

    “我真的没有开玩笑,”苏荷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不是我不想公开,是明文规定的事,为什么我们要跟他对撞?”

    “还是说,你不打算继续在上大任职了?”

    叫兽以后不当叫兽了,她怎么面对他啊!

    面对气冲冲的女孩,男人只是不紧不慢的从沙发前站起来,

    大手一伸,直接把她拉了过去,

    “你干什么拉拉扯扯的,我在跟你说正事呢……”

    “只是放个消息而已,看把你吓的。”

    商景墨圈着她,嗓音低沉,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放个消息?”苏荷眨巴着大眼睛,疑惑不解,“什么意思呀?”

    “字面上的意思。”

    女孩脑回路里转了好几圈。

    “就是说,你放出消息说我们快要结婚了,但是正式的婚礼还没有这么早,对不?”

    “差不多。”

    苏荷撅嘴,“那你放出消息干嘛?”

    “告诉他们你在我名下,谁敢欺负你?”

    淡雅的嗓音,给了苏荷莫名天大的安全感。

    女孩伸手一下子用力抱住男人,情真意切,

    “你有时候可真好。”

    “有时候?”

    “嗯……大多数时候。”

    ……

    苏荷觉得自己和商景墨终于进入了热恋期。

    这个时期,对他们来说,似乎来的有些太晚了。

    不管是师生的桎梏,还是多年前心里对小哥哥的留恋,各种因素加在一起,都造成了她和商景墨的重重隔阂。

    不过无论是怎样的隔阂,都抵不过真情和时间。

    ……

    周末。

    快要期末了,原本课业不繁忙的日子,一下子也多出了很多期末大作业。

    期末考试前夕,苏荷简直忙成狗,

    一边要准备考试,一边写各种论文,一边还有景遇的实习工作要处理。

    “喂,小荷。”

    一旁的赫西看着可真是不忍心,“老实交代,你都多少天没好好睡觉了?黑眼圈都快掉到下巴上去了!”

    图书馆,苏荷坐在笔记本电脑前飞快打字,

    她前面还摆着几本书,可见正在疯狂写论文,

    “别提了,我要是能熬夜工作也就算了,商景墨根本不让我熬夜。”

    不让她熬夜,作业就写不完,写不完她就要倒霉。

    赫西一脸同情的看着她,

    “就不能让你家叫兽行行好嘛?既然都期末了,就别让你在景遇干那多活了呗!”

    “哎。”

    苏荷只能叹气。

    商景墨这个人,苏荷再了解不过了,

    公私分明,他才不会给她任务减重呢。

    ……

    下午,经济学课。

    中午图书馆写完论文后,下午还有课。

    苏荷在课上快要累成狗,可是商景墨的课她又不敢睡觉,全靠死撑。

    “苏荷。”

    男人名字又叫到她,吓得她就差从椅子上跳起来,

    “到——”苏荷醍醐灌顶一下子清醒从位子上站起,

    男人讲台上漠然平静的看着她,

    “这道题,你上来解一下。”

    哈?

    苏荷在心里大写的一个尴尬,

    解题啊……

    女孩慌忙抓起桌子上的眼镜朝黑板上看去,

    经济学她是听了的,照理说应该能做出,不过黑板上这个图……

    真鸡儿复杂!

    “嘶……”

    一旁,倒霉的苏荷又让赫西扼腕叹息了,

    赫西是大学霸,基本上不应该有她做不出来的题目,

    可是黑板上这道……

    “刚还说想让你找你家男人求情呢……看来,是真的行不通了。”

    上来就是压轴最难的经济模型,这不是摆明了让苏荷尴尬?

    “咳,我……”

    女孩也知道自己不会做,一百多个人的教室鸦雀无声,苏荷紧张的脸蛋通红,

    更是有些人,因为之前商景墨要娶苏荷的传言,现在都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恨不得要把她出糗的状况拍小视频,

    “我……”苏荷艰难无比,“我……看不清黑板!”

    “看不清就上来做。”

    苏荷,“……”

    商景墨!你给我等着!

    苏荷咬牙切齿,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拿起书本朝讲台上走了。

    ……

    讲台。

    苏荷越往前靠近,就越能感觉到身后的同学一片沸腾,

    所有人都议论着她和商景墨,

    甚至,她都能听见她们议论的内容,

    “我去,是谁说他们要结婚的啊?商男神这不是存心刁难嘛?”

    “是啊,要是传言是真的,他刁难自己老婆干嘛?”

    “而且你看他的表情,也冷酷的一点都不像对待女朋友!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喜欢这种东西,就算捂住嘴巴,也会从眼睛里跑出来!”

    “也不一定,”一堆议论,也有画风清奇,反其道而行的,“说不定商男神这是在欲盖弥彰,故意打消我们怀疑呢!”

    ……

    但不管怎么说,苏荷这糗可是出定了!

    女孩垂头丧气走上讲台,在黑板槽里找了一个白色的粉笔,

    拿着,却不知道从何下手。

    “先画出分析图,然后列公式,计算。”

    商景墨一边说着,一边漠然的后退站到后面。

    讲台上现在只有苏荷一个人,

    一百多束目光能把她后背凿出窟窿……

    女孩就站在那,咬紧嘴唇,尼玛这个图到底是什么鬼啊!

    “不会做?”

    大概是看她原地呆了太久,男人低沉的嗓音问。

    “不是……老师,”

    “一时思维有点局限,您……能指导我一下吗?”

    苏荷拿起粉笔又放了下来,

    回头看向商景墨,眼神诚恳。

    商景墨不是不想指导她,只是这一道经济学题目多复杂,肯定不是指导那么简单。

    苏荷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么痛恨自己不是学神,

    站在讲台上丢脸,似乎从初中后就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了。

    女孩站在那和黑板面面相觑,忽然……

    眼前这个图形,苏荷看着看着,莫名其妙,居然有点眼熟??

    这个……

    似乎是昨天她处理的景遇财务部这一季度报表中,其中的一个模型??

    对!没错!

    苏荷一拍脑袋想起来了,

    这就是她昨天处理过的一份报表!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