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8章 谋杀亲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48章 谋杀亲师

    男人就这么看着她雪白的tong体,喉结快速滑动,

    “你出去,听见没有!”

    苏荷羞愤难当,商景墨三步两步走进来,直接俯身把她从水里捞出来,

    “你什么……你干什么,你干什么呀!!”

    苏荷奋力挣扎,光溜溜的身体还在滴水,

    商景墨抱着她,一把把她不安分的手按住,

    “水冷了也不知道的?”

    “你干嘛进来,你不知道我在洗澡的嘛!”

    苏荷从小到大从来还没哪个男人看光过,

    咬牙切齿间,“咚”地被扔到床上——

    “你干什么……啊!!”

    苏荷觉得一个沉重的身体压了下来,

    与之一起落下的,还有男人炙热的唇,

    商景墨一身套装被她身上的水沾湿,男人嗓音紧绷,开始解开纽扣,

    “苏荷……”

    “商老师,放开我,您放开我……”

    “我们再重复一遍那天晚上做的事,嗯?”

    商景墨,现在已经全然不像平时那副样子了。

    苏荷早就察觉到这个男人对待自己似乎有些不同,

    但是这样,她还是害怕极了,

    “商老师……那,那晚只是个意外,我们……”

    “不是意外。”

    情迷的时候,商景墨低沉的嗓音环绕着她,苏荷也不知道听到了什么,顿时感到一股痛意!

    “啊!!!”

    女孩尖叫了出来,似乎没想到他真的会这么做,泪花一下冒了出来,

    “放开我!商景墨,你放开我!!”

    “苏荷……”

    好痛!

    为什么,会这么痛?

    他们不是已经……有过一次了吗?

    女孩一边抽噎,一边拳打脚踢,

    虽说这些花拳绣腿对于男人来说根本就不算些什么,但是她既然喊痛,男人肯定也是不舍得,

    苏荷趁这个功夫立马后撤,

    撤的时候,随手不知道摸到了一个什么东西,

    再也顾不得那么多,“砰”的一下,就朝身上的男人头部砸了下去……

    ………………

    苏宅。

    苏家,是政府高门。苏长河的“俸禄”或许并不是很高,但是宋韵是著名银行家的女儿,因此,整个苏家进去,是一派富丽堂皇。

    但是,今天金碧辉煌的苏宅,气氛却并没有那么美妙,

    书房,

    十足气派的中式书房偌大黄花梨木桌前坐着中年男人,

    苏长河坐在桌前,苏丽站在他对面,一动不敢动,

    距离苏丽被叫到这里,已经持续了两个小时,

    整个苏宅所有人都提心吊胆,

    就连宋韵,都站在书房门口反复踱步,一筹莫展,

    “大小姐进去多久了?”宋韵皱眉问一个下人,

    “已经二个小时了。”

    “什么,两个小时??”

    宋韵一下子更着急了,拍着手心,来回走来走去,

    ………………

    屋内。

    苏长河一双鹰隼一样的眸子锁着她,两只手按在桌子上,目光近乎审视。

    “还是不准备说?”

    “您到底要我说什么呀,爸!”

    苏丽急的都快要哭了,苏长河脸色一沉,“啪”的一声把手机扔到桌子上,

    “宴会上,你在后花园里,都见了谁?”

    “没谁啊!”苏丽眼泪汪汪的说。“我就出去透气了十分钟,我能见谁啊??”

    “那为什么我们家的两个保镖到现在都没回来!”

    忽然大盛的怒气一个台灯一下就被扫落在地上,“砰!”

    发出剧烈的碎响,“卡擦”门再也忍无可忍地被打开,

    宋韵一下子冲进来,一把拉住女儿的手,

    “苏长河,你到底想干什么!!”

    中年男人锐利的眼神一下子转而落到宋韵那张脸上,

    沉默不语,深不可测,

    盯着他,一下子幽暗的更加阴冷!

    “我什么时候,让你进来了?”

    宋韵拉着女儿的手毫不退缩,“你到底发什么毛病?丽丽从小心思单纯,你到底在怀疑她什么?!”

    她恨!

    这些年,就因为当年那对贱母女主动提出离开,他就对她们念念不忘!

    现在,那个贱女人死了,他就对那个流落在外的私生女越发放不下了!

    苏长河冷笑,“单纯?”他看了一眼苏丽,随即又看着宋韵,一字一顿的道,

    “孩子是单纯的没错,但是她妈妈怎么样,那就不知道了。”

    “你什么意思!”

    “爸,妈……”

    苏丽一看情势越来越严重,赶紧开始劝和,

    但根本没用,宋韵挣扎着向前尖锐质问,

    “苏丽是你的女儿,唯一的女儿!”

    “你也别忘了,当年是谁,你才能当上这个市场的位置!”

    ……

    苏荷的花瓶直接打的就是商景墨的后脑,

    男人当时显然没有料到她会这么用力,硬生生,就是受她这么打了下来!

    粘稠的血滴下来的一瞬女孩整个人都愣了,

    就这么看着他,

    血一滴一滴掉下来,嘴巴都快能装下鸡蛋!

    妈呀!她这是谋杀亲师啊!!

    “老师……”苏荷惊恐地望着他,“您您您,您没事吧?”

    男人脸色难看,额头还一直流血,眼神冷的吓人,

    “死不了。”

    “呜呜我,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苏荷怕啊!按照他这不好惹的脾气,不会把她给丢到警察局吧?

    “晕血吗?”

    苏荷摇头,“不,不晕。”

    “床头柜有个医药箱,你给我拿来。”

    “好……”

    苏荷惊魂甫定,起来就准备去拿医药箱,

    可是起来了以后才发现自己全身都是光着的,牙一咬,心想还是算了,

    老师都这样了,她就别管这么多了!

    “老师,您稍等……”

    苏荷说着,一边认真去找药,

    然而还没走出多远,就听到身后沉闷“咚”的一声!

    苏荷看了,立马吓得花容失色!

    “老师!!”

    “老师,商老师!你醒醒啊……”

    ………………

    医院。

    苏荷把他送到医院来,已经是凌晨半夜了。

    这一次她真的很慌,

    商景墨是直接晕过去了,她真的很害怕他会出什么事。

    ……

    走廊里,

    苏荷就这么坐着,男人还在做手术,一晚上经历了这么多,她却已经没有了什么睡意,

    深夜的走廊无比静谧,直到手机震动起来,苏荷吓得浑身一惊,

    “喂?”

    女孩看都没看直接接起来了,

    一接,就听到她最不想听到的声音,“小荷,你在哪里?”

    苏荷的脸色一下子寡淡下来,第一反应就是要挂电话——

    “小荷,你等等——”

    苏长河的声音听起来很焦急,似乎就像真的担心她会挂掉电话一样,

    “我不打扰你,”

    “我只是想知道,你现在在学校吗?”

    “不在。”

    苏荷敷衍也不想敷衍,对面的人一下子就急切,

    “那你现在在哪?”

    “跟你有什么关系?”

    “苏荷!”苏长河厉声,“我是在担心你的安全!”

    苏荷沉默了,

    其实今天的事,谁做的,她不是猜不到,只是不想猜到,

    “有意思吗?”

    苏荷拿着手机后靠,“我不想说了,累了。”

    “苏荷!”

    “嘟嘟嘟——”

    回答苏长河的,就是一串冰冷的忙音。

    苏荷挂了手机,开始俯下身,两只手慢慢地抱住了自己的头,

    担心她安全是么,

    呵,

    ……

    又过去了半个小时,手术门开了,

    苏荷第一时间打起精神走过去,

    “医生,我……老师,他没事吧?”

    医生看了苏荷一眼,眼神里有一点嫌弃

    这老师和学生,这么晚还呆在一起,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

    不过现在社会,这种现象也很常见,于是问,

    “你老师这个头是谁打的,下手这么狠?”

    苏荷,“……”

    “是……被楼下不小心掉下来的花盆砸的。”

    医生跟她翻了个白眼,“我是医生,你当我看不出来吗?”

    “这件事我们会联系警方,这种程度的受伤,已经可以构成蓄意谋杀罪!”

    苏荷,“!!!”

    什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