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3章 未婚妻上门找苏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63章 未婚妻上门找苏荷

    “出去。”

    商景墨开口,声音冷的可怕。

    “这……”

    气氛尴尬的可怕,别说小鲜肉苏荷了,就连见惯花场的老腊肉,林权,他也招架不住啊!

    “这个景墨,不像你看到的这样!我举双手保证,我绝对没对你这个小萝莉女朋友……”

    “出去。”

    “……”

    林权对着男人这一脸风雨欲来的表情……好吧,他不说话了,他闭嘴,

    林权挑了挑眉毛,让开身子,给商景墨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然后,再也什么都没说,悻悻的关门出去了。

    ……

    屋内,这下只剩下两个人。

    苏荷一直坐在沙发上没起来,看着商景墨眼下这个反应,感觉有点怕人,

    “老师……您回来的好早啊,呵呵……”

    “好早?”

    女孩只是没话找话,谁想到,直接戳中了男人的怒点,

    “我要是回来再晚一点,你是准备把什么事都做了?”

    苏荷,“……”

    什么,什么事啊?

    她和林权?

    “老师,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啊,我跟林总……怎么可能啊!”

    男人看着女孩一脸认真的辩解,冷笑一声,

    “没可能?”他看着她,“既然没可能,你就把一个陌生男人单独带到家里来?”

    “……”

    苏荷这下百口莫辩,

    “可是……他不是你的朋友嘛……”

    女孩说着,低下头去。

    这里是他的家,她只是借宿的。她要是鸠占鹊巢还把他朋友赶出去——那岂不是太混蛋了?

    “总之,”

    商景墨看着她,菲薄的唇抿成一条直线,

    手伸出上前掐着她的下巴,逼迫,她抬头看着自己!

    “以后不许带任何陌生男人回家,记住了吗?”

    苏荷抬着头,以这样的姿势看着英俊无匹的老师,

    愣了一秒,然后傻乎乎地,点了点头,

    “记。记住了……”

    ……

    医院。

    病房里自从男人走后,就只剩下女人一个人,

    沈曼妮坐在病床上,

    苍白的脸上流露的竟是悲伤和不甘!

    “沈小姐。”

    就在这时,敲门声响了。

    “进来!”

    进来的人,看起来保镖的模样。一身黑衣,毕恭毕敬,

    “您让我查的商少的事,我都查了。”

    “说!”

    沈曼妮咬牙眼眶发红,

    她不信,若是他身边没女人,他会这么对她!

    “是……”

    保镖掂量着,最后,还是如实说了出来,

    “商少……最近身边,确实有一个走得很近的女人……”

    “她的名字叫苏荷,是一名上大二年级的学生,商少是她的金融学老师……”

    ……

    就这样,保镖把苏荷和商景墨的事,一五一十,都告诉了她,

    沈曼妮听到一开始“他是她的老师”,就已经气得浑身发抖,

    后来听到那个女人居然住进了他家,更是恨的牙痒痒!

    “备车!”

    终于,沈曼妮忍无可忍了,

    女人指甲快要陷进自己的肉里,死死地掐着,“我要去找她!”

    ……

    银滩。

    这一天,苏荷上午没有课。

    商景墨按时一大早就去公司了,她一个人在家,整理物品,准备准备下午上课要用的物品,

    忽然,门铃响了。

    今天张妈不在家,苏荷一片狐疑,放下东西,走到门口,

    “谁呀?”

    “我是景墨的朋友。”

    女人的声音,听起来蛮好听的。

    苏荷听着她的声音,一下子放松了一点戒备。

    手指拨开猫眼偷偷瞅了几眼,

    一看,立马吓得捂住了嘴!

    妈呀!怎么这么多人!

    苏荷不可置信地看着猫眼,除了站在最前面那个穿着红色长裙带着黑墨镜的女人之外,她身后还站着两三个一米九的猛男保镖,

    这尼玛,气势上都把她吓死了!

    她说,她是商景墨的朋友……

    可是她明明不知道商景墨有这个朋友啊!

    况且……

    这万一是情敌,误会了她,叫这些猛男把她胖揍一顿咋办?

    苏荷想着,越想越不对劲,灵机一动,赶紧隐藏了身份!

    “噢,好的!”

    “不过商先生现在不在家,我是他的保姆,我打电话问一下!”

    不管是敌是友,先告诉老师再说,这样就算她被打了,也能及时送去医院抢救!

    抱着这样的想法,苏荷以最快的速度打通了老师号码,

    然而也就是这个时候,外面的女人忽然充满敌意地开口,

    “苏荷在不在!”

    苏荷,“???”

    找她?

    电话这时候刚好打通了,商景墨接起电话一瞬,刚好就听见门外那句“苏荷在不在”。

    男人眉心一下就落下一片阴霾,

    “发生什么事了?”声音也冷冷的,

    “不知道呀!”

    苏荷两只手捏着手机,看了一眼门外,压低声音往屋里走,

    “老师,你家门口忽然来了一个女人,她说她是你朋友,还带了好几个保镖,说要找我……她是谁啊?”

    听了她几句简单的描述,商景墨立马就判断出这个人是谁了,

    “你别开门,等我回去。”

    “喔……”

    苏荷乖乖的应下了,既然老师说要亲自来处理,那她也放心了不少,

    挂了电话,苏荷又重新回到了客厅,

    然而这时的客厅,门外人已经迫不及待不耐烦地“咚咚咚”的敲起了门来,

    “我在问你话,苏荷在不在?让她给我出来!”

    沈曼妮尖锐的嗓音透着门板,盛气凌人,

    “如果她再不出来,我们就砸门了!”

    苏荷听着他们的百般恐吓,暗暗告诉自己,坚决不能动摇,

    而且老师家既然这么贵,那肯定不是一般人就可以砸破的!

    女孩想着,干脆什么也不管,自动屏蔽了那烦人的敲门声,

    兀自回到卧室,百无聊赖地看起电视来。

    没过多久。

    沈曼妮愤怒的敲门声还在不绝如缕,

    忽然,走廊就传来电梯开门的声音,

    沈曼妮猛的回头,

    一转身,就看到了商景墨那张风雨欲来的脸!

    男人一身笔挺的西装高大冷峻,身后还跟着五六个穿着保镖的警察,那气势,来势汹汹!

    沈曼妮看到他们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接着,就听见男人的嗓音毫不犹豫地说,

    “这些人非法骚\扰,严加处理。”

    “是,商先生!”

    沈曼妮看着他们,一下子都呆了。

    她完全没想到商景墨会搬出警察来对付他,立马高跟鞋三步两步上前,一把拉住他的手,

    “景墨,你这是干什么!”

    女人眼眶泛红,瘦削尖细的下巴,虽然嘴巴上涂了口红,但依然掩盖不住虚弱,

    “你难道忘了,我是你的未婚妻吗?!”

    ……

    她这一句话,伤心欲绝,屋内的苏荷关了电视走了出来,

    苏荷,走到大厅,刚好就听到女人的这句[我是你的未婚妻]

    女孩原本打算开门迎接老师的手,刚扶在门把手上,就这么,僵住,

    未婚妻……

    ……

    原来,老师已经有未婚妻了啊。

    苏荷整个人大脑空白了一秒,

    然后,僵的手慢慢松开,苦笑了一声,

    ……

    也是,老师今年都三十岁了,早到了结婚的年龄了,

    就算没有结婚,谈过几次恋爱,有一个未婚妻也很正常。

    可是……

    为什么她会这么难过呢?

    苏荷转身,想起曾经老师对自己温暖关怀感动的瞬间,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那是不是。昨天在马路上说“她回来了”了的那个人,就是她呢?

    刚才在墨镜里看了一眼,这个女人,也很年轻,但是举手投足都有女人的味道,虽然带着墨镜,但也能判断出是一个又漂亮又有气质的白富美。

    怪不得,她一回来,自己就被在马路上丢下来了啊……

    女孩想着,越想越难过,

    然而就在她转身准备离开的瞬间,门外的男人,却忽然开口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