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8章 苏荷孕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78章 苏荷孕吐?

    苏荷一下子心跳一分钟二百下!

    糟了!

    她刚才已经偷吃了小笼包,现在总裁又这么大发善心的关怀她,

    假如她把两份午餐都吃了,会不会遭报应?

    果然,

    商景墨原先还称得上是淡漠的表情一秒钟黑云压城沉了下来,

    盯着那个油渍,声音像是来自地狱,“这是什么?”

    苏荷快要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了,

    糟糕了,刚才吃小笼包,好像没有发现把这个东西滴到桌子上了,

    怎么办?怎么办?

    “嗯……这个……老师……”

    “这个是我……嗯,刚才喝水不小心……”

    “掉在桌子上的……”

    “郝特助!”

    男人脸色已经风雨欲来,坐在旁边吓得不敢吭声的郝特助立马站起来,

    “哎,在在,总裁,什么事?”郝特助匆匆忙忙跑过来。

    “你给她吃的?”

    郝特助看着苏荷和桌子上的小笼包汤汁,沉默了一秒,

    下一秒,反应过来,立马否认,

    “没有没有,绝对不敢,不敢不敢……”

    “哦,是吗?”

    商景墨唇角勾出几分讽刺,

    “同事被罚不能吃午饭,你们平时办公室人情关系就这么冷漠?”

    郝特助这下顿时更紧张,“没有没有,其实……”

    “刚刚……我去员工食堂,给苏助理带了一份小笼包……”

    郝特助说着说着,低下头去脸就红了。

    这不低头还不要紧,一低头,商景墨一双乌黑的眼睛瞬间沉了一下!

    他忘了,

    这个郝特助,也是个男人。

    呵,

    商景墨瞬间把所有的仇恨值都降到可怜的郝特助的身上,

    “是吗,”

    “不惜忤逆上司的意思也要关照,郝助理,你是暗恋她吗?”

    郝特助,“……”

    苏荷,“……”

    总裁这是发哪门子的疯……

    郝特助现在的心情已经不能用害怕来形容了,说话打结,声音颤抖,

    “总裁,绝对没有的事,我只是……”

    “不管怎样,”

    商景墨说着,“啪”的一声,那袋食物落在桌子上,

    “既然这么爱吃,不妨吃得更多,”

    “——苏荷,郝助理这么关心你,你总得回馈些什么不是?”

    “是的,是的……”

    苏荷不知道他又要出什么幺蛾子,只能点头,

    “那很好,”

    商景墨一脸愉悦,

    “这些东西,你们俩吃,”

    “吃不完,不许工作!”

    “……”

    这些东西……

    吃完……

    苏荷看了一眼最起码五样菜两种汤两份足足的米饭还有精致的甜品……

    旋转爆炸啊!

    这尼玛,别说她和郝特助刚才已经吃过东西了,就算饿了五天,也一口气吃不下这么多好吧?!!

    “商总,这……”

    “吃。”

    落下一个字,男人再也没有留下任何表情地走了!

    ……

    办公室外。

    茶水间。

    苏荷和郝特助一人捧着一碗米饭,面面相觑,满脸痛苦!

    吃到后来,简直吃得怀疑人生!

    总裁他真的好折磨人啊!

    最后实在没办法,两个人一边在撑到吐的状态下又偷偷倒掉了好多,才算解决了那些东西。

    苏荷差不多扶着墙出来,一开门,就看到门后男人冰山一样的脸,

    “啊!!”

    苏荷吓得尖叫出来,

    “老老老老师……你怎么突然……”

    “跟我走。”

    男人落下三个字,牵着她的手,就从景遇大厦离开了。

    ……

    苏荷不知道商景墨忽然带她走是为了什么。

    她只知道刚走到公司大厅,就碰到了商景墨的父亲,商伟。

    商景墨是听到了商伟要来景遇所以要带走苏荷。然而等他们到楼下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整个景遇集团,都是商家的产业。商景墨虽然已经接手多年,但是在职很多员工对这位叱咤风云鲜少露面的企业家耳熟能详。

    “商董。”

    “您好,商董。”

    穿越重重人群,男人威严的身子直接挡住两人去路。

    苏荷一眼就认出这个人,下意识一躲,躲到商景墨身后。

    商伟下意识朝她看了一眼,随即又转而清幽落在商景墨身上,含了几分笑意,

    “这是什么意思,景墨?”

    “女人也可以带到公司里来了吗?”

    “她是我的秘书。”商景墨的脸色同样不怎么好看,

    苏荷感觉自己老师现在简直像个冰箱一样在散发着冷意,不敢说话,只拼命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只见对面的商伟怒意不减反增,“我要和她单独谈谈。”说着手就朝苏荷拉去,

    “不行!”

    “为什么?”

    商景墨几乎是下意识地用一种维护的姿态把苏荷拉到自己身后,

    “她没有跟你聊天的必要。”

    “景墨。”

    商伟笑了,

    这个笑意,不显山不露水,

    有太多商场上沉淀多年的锐意,让苏荷不寒而栗,

    “你不让她单独跟我谈,是怕我欺负她,还是怕……”

    “以她的能力,根本不能入我的眼,甚至,她自己都会打退堂鼓?”

    商景墨听到这句话,脸色慢慢就变得阴沉。

    知子莫若父,商伟这三句话,无一不是呈一种不断递进的深层方式,在挖掘他的内心。

    尤其是最后那句。

    ——担心苏荷会知难而退,主动要离开他。

    他们本来就没有很深厚的感情基础,顶多只是有一些暧昧,更何况,这个小女孩,本身就没有多大定力。

    如果商伟故意说一些什么,恐怕她马上就会离开他。

    “不必……”男人刚要拒绝,却被一个轻盈却坚定的声音打断,

    “没事,老师。”

    这一次,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苏荷居然自己站了出来。

    “不就是聊聊天嘛,不会怎么样的。”

    如果是欺负她的话,欺负她的人多了,能欺负回去她就欺负回去,欺负不回去她也会等到以后慢慢欺负回去。

    入他眼,苏荷不认为自己目前需要得到这个人的认可。

    至于最后一点,

    她和商景墨的事就是他们两个人的事,然后其他人都无权干涉。

    所以,当苏荷和商伟坐在董事长办公室长长的谈判桌上时,她,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紧张。

    董事长办公室,

    商伟坐在她对面,气氛安静,但苏荷告诉自己不能自乱阵脚。

    终于,中年男人开口了,威严中,不失儒雅,

    “我听说,你是上城大学的学生,现在在景遇实习?”

    苏荷端正地坐着,点了一下头,“是。”

    “你喜欢景墨?”

    这个问题突然的让她有些意外,

    但是苏荷稳稳接住了,实话实说。

    “现在说喜欢或许还谈不上,但是,我也不会排除以后会喜欢上他的可能。”

    她知道今天的主要内容和中心思想肯定就是不让她和商景墨在一起,既然意思都摆的这么明显了,那么她也没什么好遮遮掩掩的。

    “没想到你还挺直白。”

    商伟一笑,十指交叉,那笑却有些冷,

    “那你有没有想过,假如你想和景墨在一起,商家会接受你吗?”

    他说着,顺便喝了一口茶,眼睛看着她,

    “抛开他和沈曼妮已有的婚约不说,你,跟他会有什么结果?”

    苏荷面不改色,只是抿着嘴唇淡淡的笑了,

    “他和沈小姐今后会怎样我不知道,但我只知道,就我目前来说,”

    “棺材没定上谁也不确定谁会对不起谁,结果是什么不重要,我只希望跟老师开开心心的体验相处……”

    ……

    从董事长办公室出来一瞬,苏荷腿就软了,

    扶着墙靠了一会才没摔下去,苏荷摸了摸自己手心,才发现上面,已经全部都是冷汗!

    呼……

    幸好。

    虽然刚才,商伟已经差不多快要被她激怒了,但起码她表现的没有一点怯场,

    哪怕她心里其实怕的要死。

    ……

    苏荷缓了一会,站直身体抬脚就准备走,

    然而就是这么刚走出去一步——

    女孩两只眼睛蓦然黑了一下,下一秒,胃里翻江倒海翻滚出恶心,

    苏荷一下子捂住嘴巴大步朝洗手间跑去,

    女孩脸色瞬间惨白,

    洗手间门关上一瞬,“哇——”的一声,苏荷就抱着盥洗池吐了出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