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2章 我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紧急公告:打开慢或无法打开请访问备用站:求书帮https://www.qiushubang.com/

第82章 我呸

    女孩的手在半空中就被截住了,

    苏荷巴掌没能打下去,手腕被掐的疼得她小脸苍白,

    “放,放开我……”

    商景墨一把把她放开,重新把她塞了回去,一路开车狂飙回了银滩。

    ……

    苏荷和她的老师冷战了。

    准确说,是男人单方面对她的冷漠,而她又胆子小,不敢去找他解开误会。

    上城大学。

    美国留学的项目眼看着就要截止了,苏荷权衡再三,最后还是拿着报名资料站在了班主任门口。

    “咚咚咚——”苏荷敲门,

    手刚收回,门就从里面被打开了。

    苏荷看到男人俊脸的一瞬心吓了一跳,

    “老师……”

    商景墨眉眼如冰雪,没有温度地看了她一眼,然后,什么也不说,直接绕过她,离开。

    赤果果的忽视。

    苏荷抱着资料低下了头,

    抿了抿嘴唇,还是进门把资料提交了上去。

    ……

    报名结束,苏荷心里就像落下了一块大石头。

    有点安心,但,又感觉失去了些什么。

    手机在她从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忽然响了起来,

    “喂?”

    “苏荷。”

    沉稳富有阅历的中年男音,苏长河的声音一出来,苏荷的脸色就白了一下,

    “我听说,你想去美国?”

    “你想干什么?”

    苏荷咬牙,表情有一些愤怒。

    果然,她没有猜错,对面直接就说,

    “如果你想让这份申请书成功到美国学校那边,今晚回家吃饭。”

    ……

    苏宅。

    今晚的苏宅,灯火通明。

    整个装点,比起平时要热闹不少,但是气氛,却是出奇的微妙。

    厨房里上上下下每个人都忙活成一个陀螺,苏荷从出租车上下来,管家就毕恭毕敬地站在大门口迎接,

    “二小姐。”

    二小姐,

    这个名讳对她来说,委实很久违了。

    苏荷扯开唇笑笑,没说什么,

    抬脚朝这个自己曾经生活了十五年,又离开了整整五年,再也没有回来过的别墅走去。

    ……

    景遇。

    商景墨坐在顶楼总裁办公室,

    男人笔直的西装没有一丝褶皱,长腿交叠着,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有下揉捏着眉心。

    “商总。”

    正在汇报的是郝特助,

    “苏荷……今晚,似乎回苏宅了。”

    男人深不可测的眸子里没有什么情绪,

    “知道了。”

    没再说什么,办公室里又回归了那一片冷漠一般的平静。

    ……

    餐厅。

    餐桌上一共有四个人,苏荷,苏长河,宋韵,还有苏丽。

    苏长河坐在苏荷左边,看起来稍稍缓解了一点苏荷单枪匹马的尴尬,

    但是事实上,内心的暗流从未有过停歇。

    “我听张校长说,你为了去这个学校,还挺努力的?”

    苏长河差不多是为了缓解气氛没话找话,

    苏荷面无表情地喂了自己一口汤,声音没有情绪,“是。”

    “努力读书挺好的。”

    “知识是自己的,自己的东西谁也拿不走。”

    苏长河说完,苏荷都觉得百无聊赖。

    反正就是吃一顿饭,吃完就走。

    可是没过多久,苏长河一句话,立马就打破了餐桌上难得的平静。

    “我看天色也挺晚了,一会让刘妈把你房间收拾收拾,今晚就住家里好了。”

    苏荷喝汤的动作直接僵了一秒,

    然而最快变脸的还是宋韵,

    “那个房间好多年没人住了,要不还是……”

    “没人住是没人住,这么多年不还是一直打扫着的吗?有什么问题?!”

    苏长河的官威一出来,宋韵都不敢说话。

    苏丽察言观色地看了一眼爸爸,立马拉了拉妈妈,

    “苏荷……要是愿意回来的话,那当然是最好了,我们一家人,也好多年没像今天一样好好坐在这里一起吃饭……我们姐妹也很久没有好好聊天了。”

    “小荷,不如,今晚我们一起睡好不好?我有好多话想要跟你说。”

    我呸。

    苏荷听到她这么说,就差没一口吐出来。

    做人可千万不能太苏丽啊,她自己不嫌恶心,她还嫌恶心呢,真是的,就生怕她会留下似的,还说要跟她一起睡……

    “你说呢,小荷?”

    苏丽说完,眼神“期待”地看着她。

    苏荷鸟都没鸟她一眼,也完全忽视苏长河的表情还有宋韵敌意的眼神,

    “啪嗒”一声把汤碗放在了桌子上,“我吃完了,走了。”

    “苏荷——”

    苏长河见状赶紧伸手去拉她,

    可是苏荷就像早有预料一般,瞬间就躲开了,

    女孩站在餐桌前眉眼淡漠地看着他,

    “我今晚回来吃饭,是因为我想去美国。但是如果你说话不算话,你知道,就算我不去美国,我也不会再回这个家一步——更不要说坐在这里吃饭。”

    说完,苏荷头也没回,转身就朝门外走去。

    苏长河这次意外地居然没有再强留她,不怒自威的脸慢慢低了下来,如果仔细琢磨,可能还有一丝难以察觉的落寞。

    总之,能一起吃个饭,也比之前有很大进步了。

    苏长河这样安慰着自己,下一秒,就看坐在自己对面的大女儿仿佛再也忍不下去,其身就朝门外苏荷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别墅门口。

    苏荷帆布鞋刚下一阶台阶,整个人被用力往后一扯,

    “你干什么?!”

    女孩黑夜中凌厉的气息一下就绽了出来,

    苏丽站在最上面,拉着苏荷的手,居高临下地冷笑,

    “你记不记得,五年前,我就是在这个楼梯上滚了下去,”

    “用我的一双手,换了你一生被无家可归?”

    苏丽的声音在夜风中清楚明晰,

    有些阴冷,让人不寒而栗,

    五年前刺目的鲜血,还有尖锐的尖叫,在苏荷记忆中从来没有褪色,

    苏荷扬了扬唇角,“所以呢?”

    “所以,我警告你——”

    “五年前我能把你赶出去,五年后,我照样能!”

    现在的别墅门口没有任何人,苏丽说的话没有第三个人能听到,

    苏荷冷笑地看着她,神情淡漠,

    “噢,是吗?”

    “五年前我十五岁被赶出来都不怕,现在我二十了,你觉得我会稀罕吗?!”

    说完,她一把甩开她的手,转身就朝下面走。

    “对了——”

    苏丽说着,悠长的声音从背后高处缓缓飘来。

    “景遇的商总,他的未婚妻——”

    “沈家大小姐,沈曼妮,是我在国外留学时的闺蜜……”

    “上次见面的时候她说商景墨已经答应了要和她生一个孩子,你觉得,就真只是要一个孩子那么简单吗?他们可是有婚约的呢……”

    “苏荷,”

    苏丽说着,语气就意味深长了起来,“作为姐姐,到时候别你觉得你被男人玩了,怪我这个做姐姐的没提醒过你——”

    说完,苏丽得意洋洋地扭头就走了。

    苏荷指甲狠狠陷入手心,

    一片夜色之中,没有人看清她的表情。

    ……

    银滩。

    哪怕是冷战,苏荷还是鬼使神差地回到了这里,

    一方面,是她什么东西都没带出来,另一方面,

    可能心底,就已经习惯和商景墨一起生活了吧。

    苏荷刚一开门就感觉到了房间里气氛的不对头,灯一黑,她的嘴巴就被死死捂住!

    “唔——唔——”

    女孩的惊恐立马划破静谧的黑夜,

    接下来,苏荷只觉得两眼一黑,彻底失去了意识!

    ……

    一个小时后。

    商景墨回到银滩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

    男人面无表情地按开密码。

    然而动作持续到一半,就在半空中停了下来,

    空气,死死地寂静。

    男人盯着门把手上挂着的一根发丝。

    属于女人的,黑色的,长发。

    她回来了。

    男人沉默了一秒,然后“咔嗒”一声打开门,

    “苏荷?”

    回答他的,是一室的黑暗和静谧!

    ……

    苏荷醒来时,四周一片黑暗。

    她不知道这是哪里,只是那种熟悉的恐惧再次袭击心头,逼迫她奋力地挣扎起来……

【紧急通告】最近经常发现追书帮打不开,请记住备用站【求书帮】网址: m.qiushubang.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