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3章 失明 是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83章 失明

    是谁?

    苏荷在脑子里最快的过了一遍,猛然想起离开前苏丽那张阴险的脸,

    【五年后,我照样能做到!】

    是她和宋韵吗?

    苏荷想着浑身打了一个寒颤,

    “啪”的一声,白炽灯泡这时忽然亮了。

    她遮住被刺痛的眼睛,喊道,

    “你们是谁?!”

    没有人回答她。

    就在这时,她闻到了一股刺鼻的气味。

    苏荷整个人愣了一秒,然后尖叫起来——

    身体一下子被泼湿了,苏荷知道,那是汽油!

    “你们要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

    苏荷奋力挣扎着。

    这些人,与之前绑架她去江边的人完全不同。

    他们神情严肃冰冷,做事说一不二,连一句废话都不说,上来就是泼汽油!

    到底是谁,谁要烧死她?!

    就在苏荷万分绝望的时候,她听到了“咔”,

    打火机的声音!

    苏荷呆住了。

    她近乎呆滞地看着那跳跃的火苗,而自己浑身上下已经全部被汽油浇透了。难受无比。

    苏荷双目呆滞地看着他们,“你们到底……是谁派来的?”

    什么都没说。

    苏荷就听到轰——得一声。

    打火机,落下来了。

    女孩尖叫着捂住双眼。剧烈的大火一下子窜了起来,

    热浪像海啸一样熊熊扑腾过来,苏荷两眼一黑,再也没有任何意识。

    ……

    苏荷再次醒过来时,是被浑身的酸痛以及极度的头痛逼醒的。

    她哼了一声,

    “嗯……”

    旁边,是张妈熟悉担忧的关怀,

    “苏小姐,您醒了吗?”

    苏荷嗓子痛的说不出话,张了张嘴,才发出几个沙哑至极的音节,

    “张妈,为什么不开灯?”

    屋子里好黑啊,她什么都看不见。

    晚上为什么不开灯呢?

    空气里静了静,

    死一般的寂静,

    张妈拿着杯子的手也僵硬住了,过了一会,里面的水开始一下下抖动,

    “小姐,现,现在……是白天啊……”

    大中午,很亮,整个病房阳光普照。

    “……”

    只看见病床上女孩脸色苍白的瓜子脸,表情一点一点僵住,脸色从一开始的苍白,变成面无血色,

    过了一会儿,苏荷才仿佛不能接受地开口,“你说现在……是白天?”

    那为什么她眼睛里是一片黑暗?

    什么也看不见?

    她难道瞎了吗?

    ………………

    商景墨来的时候,远远在走廊那头,就听到了女孩的哭叫声。

    这一整个楼层都是他的,而他刚才也听说苏荷眼睛的事情了,现在整个人阴沉得像能滴出水。

    “走开!你们走开!不要管我!”

    房间里苏荷,就像一只受伤的小兽拼命扔东西保护着自己,几个医生护士不敢上前,站在原地焦头烂额。

    商景墨的步子在门口蓦然停止,

    看着她漂亮但没有聚焦的眼睛,

    沉声一问旁边的医生,“怎么回事?”

    “商先生……”

    “灼热的空气和烟尘是有很小的几率引起失明的……苏小姐的失明主要应该是和颈椎病压迫神经、末梢神经炎有关……不过具体如何,还是要进一步做检查确定,”

    “可是……您也看到了。”

    苏荷现在情绪不稳,根本不像是能做检查。

    “我让你们走啊!走开啊!听到没有!!”

    苏荷这简直觉得天都要塌了,

    “苏荷。”

    隐隐约约,仿佛听到了老师的声音,

    但是她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幻听,她觉得自己现在就像看不到尔康的紫薇,

    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

    “老师,是你吗?……”

    商景墨俊脸一沉,对那些医生吩咐,“你们先出去。”

    “是。”

    医护们纷纷一点头,然后就都出去了。

    房间里现在只剩下男人和女孩,苏荷两只眼睛无法聚焦,伸手在半空中四处摸索,她现在又觉得自己像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里的杨幂,

    “老师,你在哪,你在哪,呜呜……”

    商景墨一步上前握住她半空中冰冷的小手,

    “我在这里,别怕。”

    苏荷一下哭得更大声,整个人一倾,就被男人用力的抱在了怀里,

    “老师……”

    无边无际的黑暗给苏荷带来的是无穷的恐惧,“我这是……瞎了吗?”

    “没有,”商景墨抱着她,“你只是因为火灾引起的短暂性失明,医生说了,只要注意保养,可以恢复。”

    “那我什么时候能恢复?”

    “这不确定。”

    呜呜呜!

    不确定!

    不确定就是有可能一辈子都不能恢复了嘛!

    苏荷想到这里一下子哭的更崩溃,商景墨被她嚎的有点脑袋疼,但更多的还是心疼,因此,从始至终,也没有把她放开。

    ……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好不容易才把她哄睡着。

    商景墨又在床边看着他守了一会儿,然后抬脚离开了病房。

    病房外。

    郝特助笔直地站在那里,看似等待他多时。

    “查到是谁了吗。”男人现在的脸色阴郁得遍布浓浓杀气!

    “都是……很专业的杀手,不像是苏家能请到的人。”

    这句话出来,男人原本就冰雕一样的面容,一下子变得更加阴沉!

    “知道了,你可以回去了。”

    “好的,商总。”

    郝特助离开后,医院里很快就急匆匆响起了另一个脚步声,

    商景墨下意识朝那个方向一看,看到来人,整个人冷的像凝结了冰霜,

    “小荷住院了?”赫然急匆匆的赶来,

    商景墨看着他,不说只言片语。

    赫然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径直就要进病房,

    然而步子刚出去一步,男人笔挺的西装就挡住了她的去路,

    “她休息了。”

    很平静的字,弥漫出硝烟的味道。

    空间里沉静了几秒,继而,赫然审视的眼神慢慢落在了商景墨的身上,

    “你到底是她什么人?”

    上次,他说他是苏荷的老师。

    但是如果只是一个老师,那么他们的关系也太亲密了不是吗?

    当然,赫然后来也找赫西问过这个“金融系教授”和苏荷的事情,但是谁知赫西也是一问三不知。赫然便没有追问。

    “你……”

    赫然看着他,忽然,就鬼使神差说了一句他怎么也想不到的话,

    “在追她?”

    “你可以这么认为。”

    商景墨给出的答案,震撼人心,又风淡云轻。

    赫然整个人都愣在原地,

    过了几秒,才皱眉道,

    “可是,你是她的老师!”

    “那又如何?”

    商景墨一挑眉,

    “我来上大之前,不是她的老师。她若是以后毕业,那也不会再是我的学生。”

    赫然看着眼前温文尔雅但又深不可测的男人慢慢失去了词汇,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问,

    “那你确定,她也喜欢你吗?”

    他还记得,上次她说她没有男朋友。会给他一个考虑的机会。

    “小西说,她很怕你,是不可能会喜欢你的。”

    赫然平静地说着,只见商景墨脸沉了一下,但唇角却噙起轻蔑的笑意,

    “她会喜欢我的。”

    说完,再也没有跟他进行任何交流。

    转身开门,进了苏荷的病房,把赫然一个人留在原地。

    ……

    苏荷半夜做噩梦了。

    她梦见自己瞎了,被一双手拉到悬崖上往下推,

    她拼命挣扎,到了边缘,她大叫!

    “啊——”

    黑暗里睁眼还是一片黑暗,苏荷还以为自己没醒过来,整个人都陷入了极度的恐慌,

    而就在她第二声还没喊出来的时候,一张温热的唇就重重的覆盖了上来!

    “唔……”

    亲吻来的猝不及防,苏荷整个人都被他抱住,

    “别动,是我。”

    商景墨粗哑得声音徘徊在耳畔,他一进门就看到女孩再拼命挣扎,

    他走过去想把她唤醒,结果她直接尖叫了出来,

    苏荷现在整个人都在剧烈的颤抖,商景墨的怀抱又那么强势,她动弹不得,

    他qiao开她的双唇,一下一下tian吻着。

    苏荷感觉神经末梢都烧起了火焰,最后慢慢瘫软下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