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0章 威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几乎是想都不用想,就能知道这次干这事的肯定又是苏丽和宋韵,

    上次,她在苏丽的订婚宴上那么叫嚣,现在商景墨因伤,整整一个月没有和她传出来任何动静,

    她们肯定以为,他们结婚的传言都是假的,说不定还以为他们已经分手了,

    所以迫不及待的弄出这些幺蛾子整她。

    苏荷和赫西告别后,出奇的,没有第一时间回医院病房,而是去了银滩。

    银滩已经好久没有人来住了,不过商景墨还是维持着每天都让人来打扫的整洁,

    空荡荡的屋子没有一个人,

    苏荷心突突的发空,一下子就觉得全世界只剩下她一个人,

    她的爸爸入狱了,

    宋韵还有沈曼妮像豺狼一样盯着她,

    商景墨受伤了,

    他身边的人也对她从来不曾放过,

    女孩把自己整个人丢进床里,蓦然觉得很孤单,

    “商景墨……”

    你什么时候才能痊愈啊。

    苏荷哀哀的叹了一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睡着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苏荷听到一阵敲门声。

    女孩皱眉,产生了一种恍如隔世的错觉,

    猛然似乎想到了什么,立马冲下床飞速到门口开门——

    商景墨——

    苏荷莫名紧张,以至于开了好几次门都没成功打开。

    “咔嗒”一声,

    门终于来了,

    “小荷——”

    女孩娇俏的嗓音响起,赫西漂亮的脸蛋从门后露出,苏荷美丽的眼睛一下子就黯淡了下来,

    “小西,你怎么来了?”

    “我怕你心情不好,来陪陪你呀。”

    千金大小姐,现在温柔的就跟猫儿似的。

    赫西来了,苏荷当然是高兴的。不过她也有点不好意思,觉得麻烦了人家。

    “你是不是在睡觉?你接着睡会儿吧,我去给你做饭。”

    “这怎么行……”

    “哎呀你就别逼逼了,”赫西一边说着,一边撩起袖子,

    “你快去休息吧,我来给你做饭,你吃一点,然后去医院里找商景墨。”

    一个小时后,医院。

    苏荷今天大部分时间都和赫西在一起,

    整理好心情以后,她又变成了那个无忧无虑甜蜜的女孩,回到商景墨身边。

    推门进房的时候,她听到男人正在打电话。

    “嗯。”

    “是她。”

    “这件事她没有错,所以我想帮助她。”

    “跟她和我是什么关系无关,”

    “你只用知道,她是委屈的。你没有违背你的原则,也没有降低你的格调。”

    说完,男人挂了电话。

    苏荷在门外站了两秒,推门进去。

    男人第一时间把视线落在她的脸上,

    “约会结束了?”

    “嗯。”

    苏荷知道他指的是她和赫西的事,

    她手里还拎着几个保温盒,一脸认真,

    “这是小西亲手做的饭菜,还挺好吃的,你要不要吃点?”

    “不用了。”

    商景墨拒绝来的很淡,“我没有吃别的女人做的饭的习惯。”

    苏荷,“……”

    别的女人……

    “那你从小也没少吃你家保姆做的,餐厅厨师做的。”

    女孩想也不想的就回怼了一句,男人脸色黑了黑,苏荷有点儿心虚,走过去戳了戳他,

    “你吃点呗?”

    “不必了。”

    “吃点儿吧!”苏荷眯眯笑,“我已经吃过了,好吃的!再说赫西是我的朋友,不是什么别的女人!”

    商景墨抬眸定定看了她两秒,

    “苏荷。”

    “啊?”忽然一本正经的叫她,她有点反应不过来。

    “之前,我听说你在让赫西准备给你办一个新闻发布会?”

    “啊……”

    苏荷有些怔怔。

    她是曾经想过要办新闻发布会,在她父亲刚刚出事的时候。

    但是后来这件事情不了了之了,因为她不知道,如果就凭她自己,能不能斗得过宋韵和苏丽。

    更何况,

    她也不想因为自己,拖累小西。

    “我是想过要办,后来没想办了,所以就没告诉你。”

    商景墨静静的没有急着反驳,

    他知道这个女孩,有时候善良天真到有点儿愚蠢可爱,

    她不想拖累他,他也就不拆穿。

    “不管你想不想开新闻发布会,现在都有一个更好的机会给你洗白。”

    苏荷一愣,“什么?”

    难道是婚礼?

    这条路不是已经行不通了吗?

    商景墨眉眼沉静的看着她,

    “这周日紫萱做节目,你去参加。”

    哈?

    “紫萱?”

    苏荷有点反应不过来,

    这个紫萱的节目,她是听说过的,

    紫萱本人是美国哈佛毕业的高材生,是现在圈子内炙手可热人人追逐的集美貌与智慧一体的才女,

    她的节目,或许收视率没有时下一些其他综艺节目那么高,但是她本人的影响力,包括她做的节目的影响力,业内绝对排的上是第一名。

    也就是说,

    如果她愿意帮苏荷做节目,那么基本上她就没什么好愁的了。

    不过,她真的愿意帮她吗?

    “她愿意帮我?”苏荷一脸的不相信,“她不是最不喜欢陷入这种八卦纷争的嘛。”

    何况,她苏荷本来就不是一个值得帮的对象。

    “这些你就不用操心了。”

    商景墨说,“周日只要你足够配合,一切当然不是问题。”

    ……

    时间就这么到了周日。

    苏荷从来没有上过电视节目,

    她就是一个小孩儿,此前,她就是一个大学生,

    第一次在公众面前露脸,难免会怯场。

    商景墨在她临行前安慰她,

    “不用紧张,虽然是直播,但是紫萱会处理好所有的问题。”

    可是苏荷还是忍不住紧张,

    抬头抿唇看着男人,

    “可是你又不在,你不在我就不安心,这是我第一次上屏幕。”她实话实说。

    “你实话实说就好。嗯?”

    苏荷皱眉点头。

    实话实说,

    那她是要把宋韵那些丑事都抖出来了?

    “我会在电视里看着你的,现场会有我的人,郝特助也会陪着你。”

    简而言之,就是除了他因伤不能亲自到场以外,所有部署他早就安排好了。

    苏荷点了点头。

    ……

    电视台。

    这还是苏荷第一次来这里,她知道,一档紫萱的节目,权威胜过100家媒体,

    而且录制时她只用面对紫萱一个人,紫萱也不会提太多问题刁难她,甚至提问内容已经打印下来发在她手里了,

    这一切都要比一开始策划的新闻发布会要简单得多。

    可苏荷还是紧张。

    后台,

    女孩在化妆做造型,

    因为紧张,难免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

    旁边的化妆师一直在夸奖她怎么怎么漂亮,她也都没有听进去。

    一个电话在这时打了进来,

    “喂?”

    苏荷没有看来电显示,直接接起,

    “呵,苏荷。”

    声音一出来,苏荷的脸色就变了,

    原本就有些苍白的脸蛋,这下更加面无血色,没有温度,表情冰冷,

    “说人话。”面对苏丽,她向来没什么耐心。

    “听说你要上紫萱的节目?”

    “怎样。”女孩冷声。

    “妈妈让我打电话来提醒你,”

    苏丽在那头警告,声音自信,张扬,轻蔑,

    “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你心里清楚,否则,你在监狱里的爸爸……”

    想在监狱里弄死一个人,多么的容易。

    下半句话没说出来,苏荷却已经感受到刺骨的冷意!

    女孩脊背蓦然冷得发冰,

    女孩放在椅子扶手上的手紧紧攥成了一团,指甲陷进肉里,恨不得掐出血,

    指关节一节一节,全部泛起青白色,

    “苏丽,你什么意思?”苏荷因为极致的愤怒嘴唇都绷不住发抖。

    “字面上的意思啊,你听不懂吗?”

    苏丽冷冰冰的笑着,“你,苏荷,是私生女,你的母亲破坏了我们的家庭,现在你又破坏了商景墨和沈曼妮的婚姻——这就是你今天的台词,懂?”

    “苏丽,那是你爸爸!”

    她才不关心什么台词,

    她现在,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苏丽刚才那句——否则,你在监狱里的爸爸……

    她怎么可以这样?

    苏长河把她赶出家门,五年不认亲,她都不能做到这么绝,

    为什么她苏丽从小是公主,千金,掌上明珠,

    爸爸从小生她,养她,她怎么可以做到这么绝情?!

    “哦?”

    对面的女人轻藐的笑,

    “他是我爸爸没错,对我挺好的也没错,但是他毕竟是个贪官,一个出轨对家庭不负责任的男人。”

    “那也是生你养你的人!”苏荷气的浑身发抖。

    电话里沉默了两秒,

    随后,笑声冰冷到阴森恐怖,

    “可他也生了你,不是吗?”

    ……

    苏荷挂了电话以后,脸色惨白。

    像是被泼了一桶白色的油漆,苍凉到恐怖。

    她从来从来都没有想过,

    宋韵和苏丽,会恨她到这个地步。

    因为恨她,宋韵可以不要老公,苏丽可以不要父亲。

    甚至不惜拿苏长河的性命,来要挟她……

    女孩闭着眼睛坐在座位上,化妆师在化妆,造型师在做头发,而她自己,则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痛苦中。

    要她在众人面前抹黑自己,当然是不可能,

    但是要她眼睁睁看着自己爸爸在监狱里受折磨……

    她更做不到。

    女孩紧紧闭着眼,就算妆容也掩盖不了她的无精打采。

    就在这时,一个身影忽然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苏小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