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六五章 六年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金陵城内一座大宅当中,正在欢欢喜喜举办喜事。新郎是刚刚乡试归来,考中第一名解元老爷邵择元,新娘则是京城赵王千岁外甥女吴梅儿。据说是去年佛诞之时,吴小姐带着丫鬟去城外如意寺进香。被邵解元一眼看中之后惊为天人,几天之后便打发媒婆前去求亲。

    那天如意寺上香之时,吴小姐也看中了邵解元。得知邵家前来求亲之后,便苦苦哀求自己父亲和几位叔叔,希望他们能促成这段婚姻。

    此时吴梅儿正值二八年华,已经到了嫁人年纪。虽然吴老爷并不看重家境门楣,不过吴小姐自幼失母,他直视自己女儿为掌上明珠,嫁人之事更加不可马虎。

    当下,吴老爷出了道难题,只要今天乡试当中邵公子可以高中解元话,便将女儿嫁于他为妻。没有想到是,发榜当日果真是邵解元独占鳌头。吴老爷说话倒也算话,便答应了他们二人婚事。

    说起来这位吴老爷,也是金陵城一位奇人。

    他本是赵王千岁女婿,不过和丈人却好像有什么过节。吴老爷虽然居住在赵王王府之中,却从来不和赵王有何走动。之前每过两年便让他家中老管家带着吴小姐前往京城去看望外公,只是前年赵王千岁中风亡故之后,吴小姐连这样走动也没有了。

    吴老爷还有一件出奇事情,是他看上去只有二十岁出头年纪,却顶着头雪白头发。

    在金陵城居住了十多年,直保持着这副面孔没有变化过。后来有人传说他是位还俗道士,修炼过驻颜之术,这才直保持这相貌没有变老。

    因为吴老爷真正鹤发童颜,金陵城姑大娘也没少打他主意。早年几乎毎个月都有上门求亲媒婆登门,想要撮合他续弦城中那位大家闺秀。只是这位吴老爷似乎禁女色,开始还能派管家出来应付几句。后来直接派出个五大黑粗黑大个子,将媒婆从家里骂走。

    再说这王府当中其他三个主人,除了这位吴老爷之外,府中还有三个人也能做主。

    个是老成不像样子老头子,他叫做归不归是府中管家,别看老家伙脸风干橘子皮样皮肤,不过办起事来井井有条,这么多年以来一直是这位归管家在打理整个王府。

    还有一个就是刚才说过把媒婆都骂走黑大个子百无求了,这个大个子辈分有些怪异。

    曾经有一次他喝多了,管归管家叫做爸爸。

    不过没过两天又喊吴老爷叫做爷叔,谁听到都算不清他们到底是怎样一种亲戚关系。

    相比较吴老爷和归管家,这个百无求算是金陵城名人了。他时不时就和府里个叫做任叁小孩子在外面喝酩酊大醉,骂人更是绝,之前有个前来给吴老爷提亲媒婆便被他骂得中了风。如果不是归管家发现早,及时将媒婆救过来。那次百无求已经活活骂死人了,曾经有一次,吴梅儿年幼时候,被邻居家男孩欺负了。百无求能堵在人家门口,溜溜骂了一天大街。最后人家当爹妈当着百无求面,暴揍了家里孩子顿,百无求这才算出了口气,不再追究了。

    剩下还有个岁小男孩,这孩子和吴老爷他们几个一样,自打进了金陵城,便一直保持着小娃娃样子。曾经有进山采药药农说过,这娃娃和他在山上见过人参娃娃有几分相像。不过大家都当他喝多了,谁也没有把这个人话当真。

    因为吴老爷舍不得女儿,当下将这座王府送给了自己女婿当做新房。大婚之日金陵城有头有脸人几乎都到了,连新上任府尹老爷也派师爷前来道喜。

    不过最引人瞩目还是大商家泗水号送来贺礼,是个黄金打造梅花树,说起来也应景对了吴梅儿小姐名字。

    除了这颗黄金梅树之外,还有各种各样礼物,足足塞满了王府当中三间厢房。

    一大清早,邵解元轿子便到了王府当中。

    因为不用接新人,他只是将吴小姐接出去在金陵城转了圈之后,小夫妻二人这才回到了王府当中。

    此时,王府当中前来道喜宾客络绎不绝。归管家将迎宾活分派给了府中小管家,随后坐到了吴老爷身边,对着这位白头发吴老爷说道:“当初你和文君大婚时候,好像还是前两年发生事情。现在眨眼吴梅儿都这么大了,当年你那老岳丈心情总感觉到了吧”

    王府当中吴老爷四人正是吴勉、归不归、百无求和小任参四个人、妖。十六年前赵文君跟随徐福去了海外之后,他们便陪伴着吴梅儿居住在金陵城中。

    原本百无求想要回妖山给百疆、孙无病和那些方士们报仇。不过四人小团体当中灵魂人物吴勉却改了主意。他要在这里陪伴着自己女儿,什么时候女儿长大成人之后,他再去找妖王报仇。

    百无求可等不了那么久,吴梅儿年幼时侯,它曾经死活拖着老家伙归不归去了一趟妖山。进去之后才知道妖王也许久没有在妖山出现了,当年它被护卫们保着回到妖山之后。它只是下了一道王旨,妖山从今之后不许妖物下山,见到有私自下山妖物格杀无论之后。便号称要修炼妖法闭关起来后来百无求、归不归来到了妖王闭关所在,才发现那里早就没人了。看样子妖王为了躲开他们几个,已经找地方藏了起来。最后在妖山上寻找了几天都没有发现妖王下落之后,归不归、百无求这对父子俩便只得悻悻回到了王府当中。

    “便宜了这个小畜生”吴勉白了那个被喜气冲昏了头脑,看起来有些傻兮兮新郎官一眼,隨后继续说道:“如果他敢亏待了吴梅儿,我便让小畜生后悔生出来”

    “能给你做女婿,真不知道他上辈子做了什么缺德事儿。”这时候,百无求嘻嘻哈哈走了过来,就在他还想要说几句时候。头顶上响起来一阵雷电之声,就在百无求哆嗦了一下,想要说几句软话时候,吴勉对着它说道:“你运气好,我不想在梅儿大婚时候见血”

    这时候,归不归在边笑眯眯说道:“想起来当年恶战,现在还历历在目。

    不过好在徐福那个老家伙也难得通情达理了,带着妞儿回去之后。马上就重新整理了一下格杀令,把你、广仁名字都抹掉。要不然话,今天妞儿大婚,我们还要提防那些来捣乱方士。不过还是可惜文君那孩子了,这么多年一起在徐福那里。要不是还有方士时不时送来几封信,老人家我还不知道那边怎么样了。

    说到这里,吴勉脸色有些难看,怎么多年,他数次想带着吴梅儿起去海外看望自己妻子,不过徐福总是找了各种说辞,不让吴勉前去。好在当中时不时有回陆地办事方士,送来了文君小姐亲笔信。知道自己妻子平安无事,吴勉这才算放下了心。

    就在他们四个说文君现在如何时候,有喜婆大声喊道:“各位宾客请落座,两位亲家请上座,这就要拜堂了吴老爷,您请出来端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