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没错,就是这。。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摇摇晃晃的,哨兵在跄踉间重新站稳了身体。

    它试图继续攻击不远处的洛基。。但却发觉自己的很多核心功能受损,甚至连做出奔跑的动作都很吃力。

    灼热的火焰之下是哨兵略显模糊的身躯,火焰在流淌和燃烧,也在缓缓修复它被损毁的部位,但这一切都需要时间。

    不过作为机器人,哨兵的逻辑中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叫怕。

    “咔。。”

    “咔!”

    坚定地,哨兵再次抬起一只脚,重重的落在废墟上,碎石飞溅,伴随着地面传来的轻微震动感,哨兵的动作变得越来越流畅,也越来越快,最终再次开始奔跑,冲着洛基疾驰而来,

    二公主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她正轻轻用手不住地一遍遍的轻抚权杖的表面。

    倒不是什么特殊爱好,而是在用某种特有的手段鉴别权杖上附着的魔法,甚至是武器的材质,和可能拥有的功能。

    这种魔法的能量波动近乎没有。。但又的确存在,只是很隐晦。

    似乎不算强大,但也绝不弱小,是一种易嚣没见过的魔法,甚至连了解都称不上,应该是阿斯加德特有的魔法体系,作为一个老牌势力,就算阿斯加德不以魔法见长,而是雷神这种没脑袋的莽夫为主导。。它蕴含的知识底蕴,也仍然有着可取之处。

    并不是易嚣的魔法不如它们,又或者阿斯加德魔法就是有多好,但只要有不同,那么就必然有可以借鉴的地方。

    科学如此,魔法也是同样。

    用自己方式鉴别着权杖的二公主抬起头,盯着向自己大步冲来的哨兵,脸上挂着招牌般的戏谑笑容。。就是雷神看了想打人的那种,但双眼之中,却充满着几乎无法掩盖的冰冷与暴虐。

    是的,洛基很生气,她远远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平静。

    理由很简单,作为一个神灵,她不敌哨兵这个事实两者相加,就已经足以让她感觉到愤怒了。

    当然,只有愚蠢的人才会将自身的无用归结于敌人的原因,二公主愚蠢么,显然并不愚蠢。

    她很清楚不敌哨兵是自己的原因,是自己的力量不够,但并不意味着她就会对哨兵有着好感。

    毕竟除了并不愚蠢这一点外,二公主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非常的小心眼。

    小心眼的二公主在不是哨兵对手的时候,会淡定的选择步步退让,甚至还会装作若无其事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还在看风景的样子。

    但在拥有了能够打败哨兵的实力。。比如说现在这种情况下,她同样也会毫不犹豫的展现出自己的残忍。

    洛基从来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看哨兵不顺眼这一点就已经足以让她有了摧毁哨兵的动机。。更何况哨兵还将她弄得灰头土脸。

    惹怒自己的唯一下场。。就是跪在地上乞求原谅。

    “呵呵,果然是只有机械脑袋的蠢货。”

    二公主已经摸清楚了一部分权杖的力量,虽然不是全部,但这部分力量也足够她慢慢摸索和使用了。

    信心百倍称不上,但她觉得自己卸了面前这个哨兵应该没问题。

    “轰轰轰!”

    哨兵践踏在废墟之上,奔跑速度变得越来越快,它的受损部分已经痊愈了大半,大块大块的碎石在它的脚下飞溅,地面崩开的到处都是痕迹。

    但是见状,二公主却没有向之前那样再次试图躲避,而是脸上继续挂着冷笑,权杖的表面瞬间凝结出一层冰霜,紧接着冰霜如水流般向着权杖的一端汇聚,凝结成一个湛蓝色的光团,然后瞬间被释放出去。

    “滋-咔!”

    光团爆发在哨兵面前,更多的是腿部和脚下的地面,几乎在一瞬间,爆开的光团就弥漫成裹挟刺骨寒气的冰冷结晶,比液态的氮气强烈一百遍,也迅速一百遍的眨眼就将哨兵冻结起来。

    这种低温似乎连空间都能冻碎,不仅冻住了哨兵,甚至连它表面的火焰都被冻在了冰晶之中,簇簇火花在半透明的冰层下五颜六色,折射出剔透而晶莹的光泽。

    “冻火?”

    毋庸置疑,这便是二公主的魔法。

    虽然易嚣不认识这是什么魔法。。阿斯加德魔法体系与古一那套和维山帝有关的魔法又是不同,易嚣连古一的魔法都只是半知半解的将传送分支给研究的差不多了。

    并且这道魔法也没有造成什么火属性的效果,反而是纯粹的冰属性,将哨兵前进的势头猛地一阻,冻在原地就是最好的证明。

    但易嚣脱口而出的这两个字还是非常形象的。。也仅仅只是针对魔法造成的效果形象而言。

    冻火,被冻住的火。

    虽然现在已经熄灭,但刚刚的确有那么一瞬间,二公主的魔法以极致的速度甚至将火焰都给冻住了。

    燃烧的火焰被冰封在冰块之中。。带着一种格外的璀璨与异样的美感,那是一种不可能在常态下存在的瞬间,动人心魄。

    可惜只有一刹那,现在火焰已经熄灭了,并且有了重新燃烧的势头,哨兵被冻住和冰封的部位也开始重新咔咔作响,不住的崩裂,似乎即将挣脱出来。

    但不可否认,二公主的魔法的确有些意思。

    哨兵切换成燃烧形态时的温度绝对足够炙热,变种人的燃烧。。可不是什么普通形态的火苗。

    不仅连金属,就连此时的地面上,都出现了些许熔化的表现,而二公主的魔法能够冻住哨兵,甚至连火苗都有了瞬间的冰封。。也绝对不一般。

    而且还只是随手一甩。

    易嚣当然很清楚他创造出来的那柄权杖有着增强魔力的作用,并且格外着重与冰相关的能量传导。。二公主的身份她或许现在自己还不知道,易嚣却不可能不知道。

    但传导和增强毕竟只是起到辅助作用,能够发挥出多大的威力,原因还是要在施法者本身的身上。

    虽然有着血脉加成,但阿斯加德魔法。。也的确威力不俗。。

    易嚣仍然在不远处看着。

    他脑海中的黄金沙漏就仿佛死了一样,根本没做出丝毫提示,也没有像之前诸多的力量那般,直接为易嚣进行激活,仿佛点开技能树一样。

    这倒也不奇怪,毕竟超级英雄的世界并不在巫师们的第二世界当中,也不属于巫师第二世界的子世界,严格来说,易嚣算是一个偷渡而来的偷渡客。。沙漏没有反应也是在所难免的。

    另一面,二公主继续保持着招牌冷笑。

    “你让我想起了某个家伙。”

    自带嘲讽的二公主连面对哨兵这样的机器人时,都不忘嘲讽两句。

    “一样的令人讨厌。”

    “一样的。。蠢。”

    “呼!”

    下个瞬间,二公主的身影已经伴随着她的声音消散在原地,重新出现的时候,已经来到了哨兵的身旁。

    权杖的一端化作尖锐的矛头,带着呼啸的破空声,伴随着二公主略显狰狞的脸色,狠狠的刺向哨兵的核心动力处。

    也就是身前闪烁着橘红色光泽,似乎是反应炉的地方。

    “噫。”

    易嚣仍然在不远处默默的观察着。

    在看到二公主简直犹如开了狂战士模式一样,抡着权杖上去就是和哨兵怼正面,甚至狰狞的连脸上的画风都变了,易嚣忍不住嫌弃的噫了一声。

    现在的二公主虽然仍然风姿卓卓。。但这张狰狞的脸破坏了她的整体,让她看起来就仿佛一个令人胆寒的恶女一般。

    恶女,往往是让人爱恨交加的女性,并且畏惧多过于爱慕,或者比较严厉,或者比较有气场,但比较共性的特点是。。都很漂亮,否则不仅气场撑不住,也会直接从恶女掉到了恶婆娘。

    也多亏了二公主是阿斯加德的颜值担当。。否则旁边是外状化的山村贞子,远处是九首魔龙丹妮莉丝,易嚣的san值说不定真会归零。

    另一面,二公主与哨兵的纠缠仍然激烈。

    面对权杖的刺杀,哨兵巍然不动,当然,相信如果它有感情的话,此时的内心估计也是颇为无语。

    因为二公主简直就是欺软怕硬的典范。

    在自知不是对手的时候,她以躲避为主,完全没有交手的打算,但现在似乎她占据了上风优势的时候,不仅不躲避了,反而主动出击。

    “当!”

    面对权杖的攻击,哨兵用燃烧着火焰的手臂猛地向旁边一拨,不出意外的,一声脆响之后二公主的权杖被狠狠的弹开。

    但就像之前的魔法一样,二公主从来都没有指望一击见效,她的一切攻击都是准备为接下来的攻击继续作为铺垫。

    “嘭!”

    顺手一小团魔法冲击被二公主扔出去,打在哨兵的肩头,将它推搡的一跄踉,然后二公主的身影再次原地消失,化作金光。

    “哈!”

    下个瞬间,易嚣听到了一声不怀好意的笑容。

    然后很快的,这种笑声变得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多。

    “哈哈哈哈!”

    接着在易嚣无语的表情当中,二公主上演了一出颇为无用的分身魔法,她的身体中绽放出微弱的金色光芒,这种光芒就仿佛会传染似得,一个接一个在她的旁边形成了很多与她完全相同的自己。

    幻术魔法,也是二公主拿手的分身魔法。

    她一连复制了十几个自己,模样相同,并且看上去都像是真的一样,直接将哨兵给包围了起来,然后这数十个二公主同时发出有些小猖狂的笑容,手中的权杖同时指向中间的哨兵,就仿佛一片枪林。

    “轰!”

    这种魔法看上去炫酷。。但易嚣觉得一点用也没用。

    反正他的双眼是直接就看透了二公主的小把戏,发现了她的本体就在哨兵的右侧,事实上易嚣觉得大部分人都能够看穿这种魔法。

    就算不她老姐,也完全不怕这招。

    因为雷神恐怕就直接抡锤子上了,反正打一个洛基也是打,十个洛基也是打,只不过多锤几下的事情。

    哨兵也一样。

    面对密密麻麻的二公主,哨兵的攻击反而更加方便。。并且也不会跟二公主客气。

    猛地一声轰向,被二公主围起来的哨兵浑身骤然爆发出更加强烈的火焰,这些火焰仿佛拥有自己的生命,在哨兵的控制下,化作滚滚的火龙向着周围卷去,似乎要将所有的一切都焚烧殆尽。

    二公主的幻象魔法很真实。。唯一的优点恐怕也只有真实。

    因为它根本没有别的作用,就是用来骗人的。

    哨兵的火焰猛地席卷而来,当场就有几个被火焰灼烧到的幻象像是,然后如多米诺骨牌似得开始接连化作泡沫幻影。

    但这个时候,哨兵的右侧,则是真正的洛基,则是眼中寒光一闪。

    “噌!”

    权杖如毒蛇一般猛然刺出,毫无阻挡的贴着哨兵的外壳缝隙,猛地刺入它的内部,核心似乎停止了运转,因为哨兵已经在瞬间停止行动,就仿佛时间骤然断掉。

    二公主虽然攻击方式略显愚蠢和浮夸,可能是经验或者战斗本能略逊色的缘故,但她下手却一点也不含糊。

    眼见着一击奏效,她瞬间就再次凝结出一股寒冰的能量,顺着权杖瞬间蔓延出去,眨眼便送到了哨兵的核心内部,完全不给哨兵可能存活的机会,直接就进行了补刀。

    下个瞬间,哨兵身上的火焰几近熄灭,取而代之的是大片大片的寒冰结晶蔓延出来。。

    易嚣眯着眼睛。

    这似乎不是哨兵再次转换形态,准备用寒冰对抗寒冰,而是。。哨兵已经报废,来自二公主攻击的寒冰能量蔓延和扩散了些许出来。

    冷笑着,二公主慢慢将权杖从哨兵的核心处抽了出来。

    没有了支撑,哨兵高大的身躯摇晃了一下,然后单膝跪倒,接近着,轰然摔到地面。

    同一时刻,二公主也重新恢复了原本的优雅,她捋了捋耳边的黑藻长发,手掌在权杖表面一抹,白色大鳌上的尘土与灰屑与慢慢退去,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用那种淡然里带着一丝傲气的高傲强调说道。

    “就是这。。”

    “嘭!”

    一声闷响,下个瞬间,她的话音还未落下,就像是一股巨力猛然撞到她的腰上似得,二公主瞬间整个人犹如炮弹一样,向着旁边横飞出去。

    然后在不远处易嚣一脸不忍直视的表情中,因为哨兵身上灼热的高温与二公主极致的寒气所混合出现的蒸汽,掀起的阵阵白雾中,一个高大的阴影缓缓出现,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

    那是。。更多的哨兵。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