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一千六百三十三章 五芒星竟然站三个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是神的声音。。

    发现了这个真相的艾夏因不知道是该用哭,还是该用笑去面对这一切。

    笑大概是因为他竟然见到了神,真正的神。。而哭,大概是因为这有可能就是他最后一次见到神了,也是最后一次,看这个世界。

    旁边的老图姆不为所动,他浑浊的眼球转了一下,仍然不发表任何意见,就像之前在来到圣殿的路上时那样,沉默着,一句话也不说。

    但上方的神。。也就是易嚣,却似乎很有兴致的样子,用一种难得带着略显激昂的语气问道。

    “谁。。先?”

    这的确是一件值得激动的事情,毕竟就算对于易嚣而言,眼前这种魔法实验,也绝对称得上是大型实验了。

    不似给某吸血鬼画个半身像,又或者研究研究如何才能创造出更灵活,更强大,不智障的活化雕像这种小打小闹的东西。

    这是真正的,一旦成功,就足以改变一整个世界,甚至无数平行世界的实验,就算对于易嚣的实力来说,也会有提升。

    上一个类似的实验,是创神计划。

    但当时有露西在,并且也因为创神计划的特殊性和重要性,所以几乎是全程都在保密的状态,根本无人得知具体的过程,也没有留下记录,甚至在红城堡中也是如此。

    就算露西也参与了整个过程,但她也不清楚所有的实验,因为实验最核心的东西还是由易嚣独立完成的。

    同样,眼前的这个新实验,因为其特殊性并不需要太过保密,甚至需要很多人参与进来,所以就有了现在这种情况。

    “灵魂卡牌”

    也可以叫做心灵卡牌计划,无论是心灵卡牌还是灵魂卡牌,都是这个计划的名字。

    而事实上个,通过名字,也就可以大体猜测出。。这个计划是要干什么的了。

    易嚣的手中不知何时突兀的出现了一副扑克牌,没有装在盒中,而是一整副,五十四张牌被他散着的握在手心里。。他的手根却本就没有触摸到这副扑克牌,扑克牌却仍然仿佛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禁锢在他手中,无法逃脱。

    抽出,旋转,翻面,落回。。

    无形的力量在牵引着这些卡牌,让它们自动切洗着,就像是无法逃脱命运的囚笼似得绕着易嚣的手缓缓旋转。

    如同环绕着恒星的星球们,浩瀚,神秘,而又恒古不变。

    这副扑克曾经出现过。。就在古一坚决要清理掉易嚣这位潜在威胁等级太高的异次元来客之前。

    踢在了铁板上的捷布迪娅与已经成为易嚣打手吉冈信子亲身见识了这副魔法扑克牌的力量,因为当时的使用者就是捷布迪娅。

    这位在男性版觉醒了某种不可描述的爱好的紫人的能力。。说强也强,说弱也弱。

    即使是在电视剧中的紫人,其能力也相当于一个弱化版的x教授。

    言语控制,他可以通过声音,交流,对话,直接强行控制另外一个人的思维,哪怕对方是超级英雄,如果没有心灵或者思维方面的异能,也会被直接控制,比如说,珍宝女杰茜卡琼斯。

    且不说紫人的悲催童年如何如何,凭借这种对普通人近乎无敌的能力,只要他不作死那么俨然整个世界对他来说,就是一副作弊码全开的游戏。

    事实也的确如此,在获得了这种能力不久之后,他就已经享尽了一切他可以想象到的奢华与快乐。。还有女人。

    然后他强行爱上了被他抓做x奴之一的超级英雄杰茜卡,在互相纠缠了两年多的时间之后,最后作死成功,被杰茜卡掐断了脖子。

    他的能力很强,弱化版的x教授,让他在面对任何没有针对性防御的人时,都可以直接控制住对方。

    同样,紫人的能力也很弱,一但有了针对性的防御,哪啊只是一个塞住了耳朵的普通人都有可能暴打他一顿,更不要说各种黑科技频出的钢铁侠,绯红女巫之类一线大佬。

    当然这样说有些夸张了,紫人怎么说也是有些战斗力的,就算不能打,还有防身手枪了解一下,而且就算塞住了耳朵一时让紫人无法控制,他也可以控制其他人,来当做自己的盾牌和炮灰。

    所以普通人还是打不过他的,首先要能打得过那些炮灰,然后再能打得过紫人,才行。

    捷布迪娅作为女性版,能力上与男性差不多。。甚至爱好都差不多!也是阴魂不散的盯上了杰茜卡。

    所以在易嚣那间还没开多久,就被某光头被迫背井离乡的小店中,才差点被一群塞住了耳朵的手合会忍者把狗脑子都打爆。

    手合会的忍者们本身就精通近战和暗杀,以潜入,近身格斗,暗杀技巧,还有各种盲斗,屏息的技巧而著名,只是堵住耳朵,不接受外部声音的话,对他们的战斗力根本没有多少影响。

    甚至更为专注,变得更强也说不定。

    但作为易嚣预订的目标之一,紫人捷布迪娅还不能死,那种情况下,自然要借给她那套扑克牌用一用。

    毋庸置疑,魔法扑克牌是成功的,它很强大。。但在易嚣的眼中,还是不够强大。

    内容单调,五十四张扑克,除了大小王,全都没有什么特别含义。。和能力,性能上宛如智障,同样是除了大小王,只有老k入场会说一句话,其他的扑克牌根本连一句话都不会说。

    其他的地方就更多了,这是易嚣单独创造出来的,不具备普适性,量产性,防御力也非常的脆弱,卡牌本身会因为战斗而损坏,无法自动恢复,战后还不易回收。

    最重要的是。。它的战斗力太差。

    或许也只能欺负欺负那些手合会的炮灰,这些不比普通人强多少的小家伙,别说对上超级英雄们了,恐怕就算是对上那群卡玛泰姬的高级炮灰。。法师们,也会被轻而易举的解决掉。

    这并不是易嚣想要的。

    他需要的是那种不仅能够对抗超级英雄,甚至可以对抗一线英雄,还能够打赢的那种存在。

    否则对他而言。。就根本没有意义。

    除了他手中的这副扑克牌外,不远处那些繁琐到令人眼花缭乱的机器上,还摆放着另外的一摞卡牌。

    这些卡牌当时也被易嚣放在店中,因为手合会的忍者打翻了柜台,将这一大堆卡牌连同扑克牌一起掉落到捷布迪娅身上时,易嚣还制止了她使用这些卡牌。。去选择扑克牌。

    首先它们在战斗力上远不如扑克牌,有的卡牌甚至还根本没有具现的能力,仅仅只是画了一个卡面而已。

    其次,它们可以说是真正的智障。。别说说一句话了,就连动都不会动。

    这摞卡牌中最强大的,无疑是易嚣仿制的青眼白龙,但它不仅没有灵魂,甚至都根本没有思维与意识。

    它的一切行为都来自于它的本能,并且还是混乱的本能,就是有可能上一秒种它还是一副摧毁一切的样子,下一秒钟,可能就直接睡了过去。

    就像是程序混乱的机器人。

    这一次它同样在灵魂卡牌的计划之内,甚至可以说灵魂卡牌计划,就是为了完善它们而进行的。

    目光在忙碌的小黄人和卡牌上停留了片刻,易嚣再次问道。

    “谁先?”

    没有人回答,下方的奴隶们面面相窥,甚至好像还没有从震惊和惶恐中恢复过来。

    当然,这也并不出乎易嚣的预料。

    站在二层的易嚣轻轻挥手,下方的石砖猛然动了起来,无数块石砖顿时缓缓漂浮了起来,它们犹如一大块拼图和积木般悬浮在在空中。。而每块石砖积木的上面,都站着十来个奴隶。

    奴隶们被分成了大约七八组,悬浮在空中,略微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甚至是有些惊慌失措,因为很多奴隶当场就跪在漂浮石砖上,拥有抓着地面,惊叫着就像下一刻就会摔死了一般。

    其中艾夏因的惊恐最为强烈。。不是因为突然漂浮起来的石砖,而是因为,他竟然也在这群奴隶之中。

    也就是说,不管到底是血祭还是角斗什么的,他都被神。。直接化为了和奴隶一般的存在,再也不享有特权。

    “呵呵。。”

    老图姆浑浊的眼睛看到这一幕,看到艾夏因因为惊恐而变形扭曲的脸,不由得发出阵阵的低笑。

    可惜艾夏因此时已经被吓破了胆子,根本顾不得其他的东西,也没有看到老图姆看笑话的这一幕。

    否则艾夏因肯定要让老图姆好看。

    易嚣并未在意他们的惊恐和不安,再次一挥手,这些漂浮着的积木石砖立刻像是带有磁力般,非常轻巧灵活的向远处飞去,很快就在大厅中心的那五块石碑不远处重新汇聚起来。

    它们距离石碑大约十几米远的距离,既不依靠石碑太近,也不靠着墙壁太近,停在了一个边缘位置。

    七八块积木在空中漂浮着,排列着。。就像是等待就医的病人。

    “既然没有人愿意先。。”

    对于他们的沉默,易嚣早有预料,毕竟是一群古埃及人,就算是后世的现代人,骤然碰到这种情况第一反应也肯定是惊恐,如果他们像是什么事都没有,非常淡定的应了下来,那才奇怪呢。

    “我。。我先。。”

    但下一刻,奴隶之中就传来一个略显惶恐,但却仍然坚定出声的声音。

    易嚣抬头望去,出声之人所在的那块积木石砖上,他附近的奴隶们也纷纷像是碰到了什么令人惊恐的病毒般潮水似得向两旁散去,然后直接露出了那个人。

    是候塞特。

    “我想。。”

    被暴露出来的候塞特也有些紧张,不仅仅是因为直接与神的对话,更多的,也还是因为即将面对的未知和而恐惧。

    他犹豫和惶恐不安的说道。

    但是易嚣直接打断了他。

    “想什么想,就你了。”

    易嚣可不想听他的表情包式废话,既然有人自告奋勇,那么,就他了,易嚣再次一挥手,候塞特脚下的石砖顿时脱离了整块积木石砖的范围。

    候塞特大约占据了四五块石砖的范围,但是随着他脚下的砖块脱落,整片石砖却并没有彻底散落,而就像真的是一块积木般,直接被拆了下来。

    四五块石砖离开,其他的砖块立刻犹如齿轮般补上,而候塞特脚下的砖块,则是带着他飞速的前往石碑所在的位置。

    “啊啊啊!”

    候塞特发出短促的惊叫。

    石砖加速的太快,他根本来不及反应,就瞬间如离弦般的利箭似得激射出去,倾斜之下他只来得及俯下身子抓住石砖边缘。。但这好歹稳住了他的身体。

    事实上,是易嚣的魔法在保护着他,让他掉不下来,不然他早就摔下来了。

    半秒钟不到,候塞特就来到了五块石碑之间。

    但既然是实验么,那么肯定要遵守最基本的实验因素,比如说对比实验之类的,科学的实验还是非常严谨和有用的,就算对于魔法实验的领域来说。。也是一样。

    “还少两个。。”

    实验可不止需要一个人,三人为一组,易嚣才能更好地观察和记录实验,这一次他也不问谁先了,目光一扫,在还没从还少两人这句话中反应过来的奴隶里,便直接强行抓出了两个人。

    “就你们了。。”

    不是自告奋勇,易嚣的态度就差了很多。

    根本就不不顾他们的哀嚎和挣扎,直接用影子能量抓起两个人,然后将他们凭空给抓到了候塞特的身边。

    候塞特咽了一口唾液。

    他的脚下好歹还有一小点可以站的地方,这两个人。。他们手舞足蹈的悬浮在半空之中,看那慌乱和挣扎的模样,就知道这并不怎么舒服。

    当然,易嚣仍然不关心这些实验素材的感觉,和他们是怎么想的,即便这里有一个很配合他的勇敢的小家伙。

    “准备下落。”

    易嚣对着旁边负责实验和记录的小黄人们说道。

    五块石板,呈现出五芒星的形状摆放,随着易嚣的话音落下,半空中三个人也开始缓缓下落。

    他们与石板的距离,是在石板的前面,大约半米的范围之内。

    而最终的站位。。候塞特的落点似乎是中心,也就是五芒星的顶角,他左右两块石板前面都是空着的。

    另外两个人则分别在他的对面,与他隔着一块石板,而那俩个人之间则是没有石板的阻拦。

    呈现出了一个。。并不规则的三角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