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七百一十九章 拉仇恨也是一流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魔法很快就结束了。

    南茜将透明魔杖挪开,被吊在半空中的女人立刻无力的摔了下去,她直接就瘫软在了地面上,甚至如果不是背部还有呼吸起伏的话,她看上去就像是死了一样。

    但也的确和死了差不多。

    因为她的记忆已经被彻底的撕毁了,包括思维,当然,虽然没有到变成bái chi那种严重的程度,但也差不多。

    因为为了防止记忆被恢复,南茜毁的非常彻底,要知道,能够恢复记忆可不仅仅只有魔法手段,异能等等各种超能力也有,甚至包括科技技术也是。

    所以即便不变成bái chi,她也会或多或少的,受到很多严重的影响。

    首先她的记忆肯定是没了,不仅被撕扯的粉碎,搅成了一团浆糊,还被彻底的粉碎了一大段。

    虽然不会变傻,但她的记忆则也会直接退回到儿童时代。。

    不过仅仅只是记忆,她的常识仍然还剩下一些,但也非常零碎,所以这就要祈祷自己足够好运了,比如留下一些有用的常识,比如说男女有别什么的。

    当然,也没有那么严重,虽然常识不在了,但智商还在,人类本能的不会让自己变成异类或者做出与其他人与众不同的事情,即便忘记了很多东西,也会小心翼翼进行观察,然后逐步试探。

    这便是为了防止被修复记忆。

    其次则是,记忆本身就和思维关联的很密切,属于非常精细的存在,大段大段的记忆被搅的混乱和粉碎,必然会影响到思维本身。

    可能没有那么严重,也会变得不太正常。

    这并非是指的痴笨或者傻什么的,而是脑回路不太正常,也就是所谓的脑回路比较清奇之类的。

    所以对于本身就想要自己脑回路清奇的人,这可能还算是一件好事也说不定。。

    这个女人瘫软在地面上,一动不动,只有偶尔的抽搐从她的身上传来,但南茜只是冷漠的看了她一眼,便重新将目光落到另外一个人的那里。

    而她。。已经彻底瘫软了下去,似乎被吓瘫了。

    “呜-”

    “呜呜-”

    她连一句正常的话,甚至连一个不字都说不出来,只能不断的呜咽,而随着南茜不断的靠近,她的呜咽声和抽搐的动作也越来越大。

    满脸的泪痕。。已经将她的眼妆彻底抹花,她并不算是一个i nu,但能被托比看上也绝对不丑,不过却没有已经被南茜解决掉的那个妖**货那样的浓妆艳抹。

    但即便如此,她此时的脸也已经模糊了不成样子,眼泪崩溃着,甚至脸上的肌肉好似都在抽搐,她实在是太害怕了。

    这不怪她。

    因为南茜此时看起来的确就像是一个恶魔,在普通人的视角中,南茜可不是把人弄昏迷和脑回路变得不正常些那么简单。

    而是她一挥手,就把人吊在半空中,然后好似抽出了对方的灵魂,接着再次松手的时候,那人已经没了声息,掉落到地上。。便不动了。

    死了。

    死亡听上去似乎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远远没有那些所谓的酷刑可怕,但其实最可怕的永远是死亡。

    因为死去意味着消失,永远的消失,一切都不存在,也是。。永远的停止。

    永远。

    任何生物面对死亡,都有着来自本能的莫大恐惧。

    就像现在。

    南茜来到她的面前。

    看着她因为恐惧而扭曲的不成样子的面孔,南茜心中暗叹一声。

    但还好,南茜很清楚她并不是打算要对方的命。。所以她的心理还是稍微好受了那么一些。

    虽然南茜能够对完全无辜的人下手,但能避免那样的事,自然还是避免掉比较好。

    “抱歉。”

    静默了大约半秒钟后,南茜低声说道。

    只是下个瞬间,她的脸皮似乎突然跳动抽搐了一下,然后转眼她的声音就变得毫无诚意起来,再次十分平静而冷漠的张开嘴。

    “但。。真是丑陋啊。”

    下一刻,她无视掉剩下这个女人的恐惧表情,挥手将缠绕着她的密集蔓藤散作了闪闪的星光,接着再次如法炮制的用魔杖将其吊在半空。

    抽离记忆,搅乱,粉碎。

    三十秒不到,一个新出炉的,脑洞清奇,并且根本没有任何记忆的被遗忘者。。便出现了。

    南茜将她重新扔到了地上。

    说真的,她没有直接杀了她们已经算是仁慈了,起源会议虽然算是正派组织,里面并没有什么弑杀的家伙,但也鲜有心慈手软的。

    大多数都是宁错杀而不放过。。这并非是超凡力量所带来的膨胀,而是在以前,曾经有过血和泪的教训。

    南茜再次静默了一秒钟,脑袋慢慢向后歪去,随着她的动作,她的脑袋附近瞬间出现了无数的残影,然后下个瞬间残影便蔓延到她的全身。

    残影向后,她的身体也在向后倾倒,一瞬间在原地拉扯出数十个南茜的残像,残影大约滞留了半秒钟左右,就如海市蜃楼般原地消散。

    而随着残像的消失,无数的南茜残影再次出现在不远处的狐火身边,她们重重落下的叠到一起,然后重新构成了一个真实的南茜。

    狐火瞥了南茜一眼,不知道是默认了还是怎么,虽然仍然充满厌恶,但却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敌意。

    看来。。xi nǎo还是蛮成功的。。吧。

    南茜的目光微微游离了一下。

    狐火仍然四肢哒哒哒哒的向前走着,南茜也是默不作声的跟在旁边,一人一妖怪似乎暂时结成了短暂的默契。

    就是。。速度有些慢。

    “能快些么。”

    南茜距离狐火有一段距离,显然仍然带着警惕。

    她走路的方式很奇怪,一蹦一跳的。。看上去像是非常不稳重的小孩子一样,但仔细品味却似乎又不是如此,而是一种好像可以给人带来快乐的欢脱。

    南茜正蹦跳着悠悠说道。

    “你不该拖延。”

    “拖延也没有任何意义。”

    “因为你的内心很清楚你必须要做到这件事,否则你现在就不会去,既然如此,如果你拖延过了时间,那么最终也会反馈到你本身的身上。”

    “还是说。。”

    南茜没有说完,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狐火仍然想要不死心的对付自己。

    虽然是妖怪,还不说话,但毕竟是魔法生物,也是智慧很高的存在,甚至智慧的程度本身就不弱于人类。。可能还强于部分人类,所以完全不同担心狐火听不懂自己的隐喻。

    果然,下一刻狐火就似乎有些不爽的咧了咧嘴,但终究没有攻击过来,并且也提起了自己的速度。

    狐火的速度很快。

    如果不是南茜利用取巧的方式先一步来到狐火的身上让它不能攻击到自己,最后说不定是谁胜谁负。

    但即便如此,南茜也仍然只是慢悠悠的跟在后面,没有吃力追赶,即便落后也似乎并不在意。

    她不担心狐火会因为速度快过自己就认为它会重新发起进攻。

    虽然对方有理智,有智慧,但仍然无法摒除它凶残的本性。

    因为即便速度快也没用,南茜只要贴近狐火,那么之前的一幕就会重新上演,而狐火如果不贴近南茜。。说真的,它并没有多少致命的攻击手段。

    所以这毫无意义。

    虽然因为凶性的缘故,虽然可能毫无意义,但狐火仍然会去做。。但这种可能也不高。

    并且既然狐火迈开腿奔跑起来,那么慢悠悠的踱步,试图寻找机会偷袭自己的可能性也少了很多。

    见状,南茜似乎也暗中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然后下个瞬间,狐火就像是早有预感一样,猛地调转方向,如利箭般冲来,似乎准备一口将暗中放松的南茜给脱掉。

    “噌!”

    狐火的速度极其之快。

    犬科动物的速度虽然不是动物里面最快的,但也排在前列,作为狐形妖怪的狐火自然保留了这种特性。

    十几米的距离几乎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便跨越了过来。。它仍然不可能保持长距离这种速度的奔跑,但用来冲刺,却绝对足够。

    半秒之内,正常人似乎根本来不及反应,也不可能做出反应。

    或许提前有准备还行,但突发的情况。。只有亿万分之一的几率突然肾上腺激素出现爆发然后立刻反应过来,不过更多的,却是眼睁睁的,无能为力。

    包括南茜也是。

    可能起源会议中有某些成员的反应力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跟上,但。。那绝对不会是南茜。

    作为小仙子,妖精,她怎么看也怎么不像是一个以敏捷见长的生物。

    所以南茜根本没有任何动作,仿佛下一刻,她就要被狐火直接撕咬,然后变成两半。

    但。。

    “野兽就是野兽。”

    像是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的南茜突然脸色一变,极其冷漠的吐出了一句话。

    她的速度自然是没有狐火速度快的,所以在说到一半的时候,狐火就已经用尖锐的獠牙扑到南茜身上,准备将其撕碎,但。。却直接穿了过去。

    是的,狐火扑了一个空。

    而直到此刻,南茜的后半句话才悠悠的传递过来。

    只是一个残影,只是一个幻影而已。

    “你真以为我对你放松警惕了?”

    下个瞬间,南茜的声音再次出现,不过确实在遥遥的几十米之外,她远远的看着这里的狐火,脸上似乎还露着嘲笑。

    但狐火用爪子抓了抓地面的钢板,却没有立即冲过去。

    所以说它是有智商的,智商虽然好,但也会让这种情况下的狐火产生多疑。。它在怀疑这一个南茜也是假的,是幻影。

    不,一定是假的。

    一双狐狸眼睛死死的瞪着南茜,流露出浓郁的恶意。

    显而易见,南茜从一开始就没有放心过狐火。

    无论是狐火突然表现出被xi nǎo成功的情况,还是之后的配合,都没有让南茜有丝毫的放松下来。

    因为狐火最开始的时候前进速度并不快。

    正因为这一点,也仅仅只是这一点,南茜就会狐火产生了怀疑,因为如果真的xi nǎo成功的了的话,狐火应该会奋不顾身的去试图帮助威尔,拦下安全部队。

    而放慢速度,无论它是不是真的打算偷袭自己,这都代表着xi nǎo似乎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成功。

    那么,狐火会做什么就不言而喻。

    哪怕后面狐火的速度提了上来,看上去好像真的在意威尔也一样,南茜同样没有放松任何警惕。

    因为既然xi nǎo没有成功,狐火所作的一切都有可能只是在迷惑自己。

    当然,可能这一切都只是南茜在多疑,或许xi nǎo真的成功了。。但小心驶得万年船,这种谨慎救过南茜很多次。

    而现在。。果然,狐火根本就没有一刻放弃过。

    并且同样的,南茜已经放弃用xi nǎo这种方式去促使狐火来帮助他们了,因为她觉得这并不可能成功,而且即便最后或许成功了,恐怕也会浪费大量的时间。

    那时候可能威尔都凉了。

    还好,最开始的时候,南茜就考虑过第二计划以及备用计划,最不济,她亲自去支援就是了。

    这么重要的任务,直接关系到起源会议下一阶段的任务,眠龙难道真的只是安排了威尔和利托这两个萌新?

    两人都很强,也很有潜力,但仍然无法洗去他们是萌新这一条件。

    他们甚至才度过了一个源点世界,他们对大部分的事情都不了解,关于源点世界的信息也都是从眠龙那里听来的。

    的确,任务可能会被顺利完成,但他们碰到各种无法解决的情况。。还是更有可能。

    所以除了他们两个萌新之外,还有另外一个保证任务可行性的存在,就是南茜。

    虽然是个看上去不太厉害的女人,但。。

    “砰!”

    狐火正在那里刨着地板呢,就见到前面的南茜突然一抬手,透明魔杖便骤然发射出一股仿佛烟花般的椭圆形火球。

    火球嗖的一下飞射过来,直接命中了狐火的脸部。

    “嗷!”

    狐火发出一声愤怒的嘶吼。

    它没有躲开,一个是没反应过来,它原以为这只是一个幻象,不会有任何实质动作,另外则是它的身躯太大,并不容易躲闪。

    幸好,这东西并没有什么杀伤力,但炸开在狐火脸上还是让它感到刺痛,以及。。浓郁的恼怒。10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