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八百二十六章 标题灵感消失的第一天,想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奴隶们惊疑不定的互相看了看,然后跟着艾夏因向外走去,不过大多数人都还是一脸兴奋表情的。。当然,事实上他们也无法违背奴隶主的意愿,即便是让他们在角斗场上进行厮杀,他们最终也是会一脸惊疑不定的登上角斗场。

    最多。。不过是保持着全程都惊疑不定,疑惑自己到底该怎么做的,是奋起反抗杀死奴隶主逃跑,还是接受命运前往角斗场厮杀。

    但最终都是死在了角斗场上。

    毕竟团结起来反抗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并不是每一个奴隶都有这样的勇气。。大部分其实都是没有的。

    当然,也不是所有奴隶都表现出了惊疑不定,还有一部分就根本没有惊异,反而非常的兴奋,一脸的兴奋。

    就比如说那位最开始带来消息的奴隶。。他就很兴奋,他大概觉得自己带来的消息不仅更早,还很有用,很有价值。

    其次就是小多拉了,这不奇怪,他是小孩子,正值好奇的年龄,不仅仅对神和所谓的神恩感到好奇,事实上他正对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感到好奇。

    相反的,则是老图姆了,他淡定的站起身,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还是一副一如既往的麻木感,仿佛世界上再也没有任何事情能够引起他的动摇与波澜。。这倒也很符合他作为一个行将就木的老者的作态。

    看着虽然惊疑,但其实仍然还是惊疑与好奇占据绝大部分的奴隶同伴们,老图姆就非常的淡然。

    因为。。神恩?这。。真的是恩赐么。。

    木屋的大门被打开,艾夏因带着身后的六七名侍卫站在一旁,看着奴隶们排着两排鱼贯的从木屋里走出来。

    那些略显兴奋的奴隶们走在最前,比如说最开始带来消息的那个,小多拉也想往前面凑去,但是却被老图姆抓住脖子,一把将他给拎了回来,抓在他身边,而老图姆则是默默的跟在队伍的最后,缩在边缘处。

    外面温度正好,大地被灼热的光线炙烤的温暖却不焦烫,带着一股泥土被加热后特有的味道。

    千年之后,在柏油马路占据了几乎每一寸土地的时代,空气中飘着的只有浓浓的沥青被加热后的味道,这种纯粹的泥土气息,则被人们称作大自然的味道了。

    但对于这个时代的人,这个世界中土生土长的奴隶们来说,这种泥土的味道则是再熟悉不过了。

    这是一种熟悉的,甚至熟悉到令他们厌烦和作呕的味道。

    那就是日复一日被他们踩踏着的,飞扬的尘土,飘落的沙砾,混合着一种若有若无的排泄物的臭味。

    是痛苦的味道,是地狱的味道。。也是人间的味道。

    他们一辈子都会踏足于此,在这泥土地面出生,在这泥土地面死亡,永远没有机会踏足那些整洁冰冷的石砖泥块,即便死后。。也要被深埋于地下,一辈子长眠于此。

    这就是他们,奴隶,人生。

    就在一干奴隶踏着沙尘,脚下已经磨破的草鞋扬起大片尘埃,在艾夏因的监视和看守下排着长龙徒步行走的时候,早已等待圣城某处的奈菲霍特则是不耐烦的看了看表。

    是的,手表。

    这个时代当然是没有手表的,别说手表,任何一个复杂的机械造物都不会有,甚至连简单的木质钟表,吊钟也不会存在。

    但是奈菲霍特手上却带着一个明显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机械手表。

    嗯。。虽然很奇怪,但也算正常,毕竟整个古老的埃及时代已经被易嚣这位未来的来客所彻底打乱。

    就算是征服者康还在,恐怕也不会比易嚣将这里干扰的更加混乱。

    毕竟征服者康虽然是时间旅行者,但某种意义上他也是在保护时间的,因为时间被干扰和打乱,他对于未来的把握也会大幅降低。

    但易嚣。。嗯,他显然没打算循环再利用。

    奈菲霍特手腕上机械手表就是易嚣赠与他的,江诗丹顿。。大概是吧,漫长的时间过去易嚣早就忘记这些奢饰品的品牌,就算他记忆力好也不是这样浪费的,甚至刻意将它们隔绝和遗忘掉,多记些有用的东西。

    但反正也算一个大牌手表。

    可惜这个时代并没有人认得。

    除了手表之外,奈菲霍特身上其实还穿着一套西服,西装西裤,除了样貌略微有所不同之外,他完全就是千年之后可能是仅存的红魔鬼一族,地狱火俱乐部黑皇手下那位阿萨佐恶魔的复制版。

    这是易嚣特意让他换上的。

    否则让一群穿着古埃及服饰,身上挂金挂银的家伙为自己服务,不仅有着一种强烈的失控错乱感,更会逐渐潜移默化的习惯这一切。

    这样可不好。

    易嚣很看重自己的心灵与灵魂,大脑封闭术,银舌创造的天然屏障,还有各种后天的保护等等。

    就算是x教授想要入侵他,也不太可能。

    但习惯是一种潜移默化的东西,也是一种非常可怕的东西,因为它会不知不觉和消无声息之间改变一个人,你无法发觉,甚至就算是发觉了,也会觉得理所当然。

    虽然这种微小的改变看上去不怎么重要,但。。

    易嚣将会穿梭很多时间,同时拥有漫长的寿命,所以他觉得自己最好保证自己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

    否则哪怕只是一些细微的偏差,在累积起来之后,可能也会变成一个庞然大物。

    没有感情时的他不需要担心这些问题,因为无论如何,他都会保证自己,能够做出最正确和最理智的选择,但现在。。

    即便如此,易嚣也没有觉得有了感情有什么不好,虽然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但,这终究是。。感情。

    同样,因为此前他从未有过感情,做出的选择也一直都正确无比,所以易嚣也很清楚受到外力干扰之后,会做出什么糟糕的决定来。

    这必须要避免。

    他不想进入一个世界就与其永无休止的纠缠下去,他是盒子外的人,是一个过客,是游离在外的人,易嚣觉得自己最好保持住自身。

    而让奈菲霍特打扮成千年后的那位红魔鬼的样子。。其实并没有太大用处,但也是聊胜于无吧。

    看了看时间,奈菲霍特皱皱眉,暗红色的皮肤就像是庞贝古城那即将崩裂出岩浆的龟裂地面,带着一种天然的,让人不寒而栗的畏惧感。

    怪不得他们一族在后来会被冠以恶魔的名头,成为恶魔的原型。。人类果然是一种视觉动物。

    奈菲霍特多好的一个人,办事利落还知道知进退,说话又好听,易嚣都准备如果有可能的话。。把他带离这个世界,进入下个世界,甚至选做创神计划的候选人之一。

    反正这个世界的变种人这么多,红魔鬼一族也那么多人,偷偷带走一两个也应该没有人发现,不会对未来造成影响吧。

    好吧,就算有影响也没关系,反正不是自己看重的世界。

    说起候选人,也是该收集一批变种人带走了,而且这不会浪费太长时间。

    在古埃及时代的变种人黄金时期筛选所有的变种人,然后带走一部分?这听上去就是一个浩瀚的工程,但事实并非如此。

    此时的确是变种人黄金时期不假,那是指的他们数量众多,而且还是在总人口基数比较少的情况下,并不是说他们的战斗力有多强。

    时候上,就算是战斗力很强,易嚣也没有必要将变种人全部筛选一遍。

    这本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强大的变种人都已经成为了神使,已经不需要易嚣去刻意寻找了,就算有一些隐藏起来的。。那也不过是零星的漏网之鱼。

    而且若真要论战斗力的强弱,其实还是千年之后的另外一个变种人黄金时期,那时的变种人战斗力才更强。

    也就是黑皇与x教授前后的时间。

    否则怎么可能被称作第二个黄金时期。

    筛选一部分变种人带走,不会需要太多的时间,而且创神计划,也不是什么人都能随便加入进来的,易嚣也要挑他们。

    奈菲霍特不耐烦的扯了扯领结。

    奴隶们倒是没有来晚,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那么五六分钟。。这个计时方式也是易嚣告诉他的,奈菲霍特最初不习惯,但后来习惯了却觉得还不错。

    就像他的西服西装一样,最开始的时候奈菲霍特也是同样完全穿不惯,如果不是迫于神的压力,他根本就不会碰。

    但是现在穿的习惯了,他反而觉得还不错,就像是。。就像是穿着一层盔甲。

    奇怪,它明明只是某种布料做成的衣服,既非民兵们的木甲,也并非侍卫们的铜甲甚至是铁甲。

    为什么会带给他这样的感觉。

    奈菲霍特想不明白,他也懒得去想,毕竟这是神赐予他的,说不定这就是来自神明的某种防具。

    穿惯了西服西装,用惯了手表,奈菲霍特觉得这套穿戴还不错。。也就不排斥了。

    当然,这还要多亏了易嚣给他恒定了魔法,常温魔法,否则在沙漠地带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就算他是变种人,也早就中暑了。

    其次则是神使在这个时代的地位很高,并且在这个文明匮乏的年代,他们几乎身兼好几种身份。

    其中就有一种,大概相当于后世的明星。

    他们的一举一动都会引起潮流,这样,奈菲霍特穿着怪模怪样,才不会被人嫌弃而是会被认同。

    敲了敲手表的腕带,奈菲霍特无师自通的学会了这个动作。

    时间再次流逝了三分钟,但是他们仍然没有。。嗯?来了。

    奈菲霍特看到了不远处的街巷中出现了一支队伍,没有艾夏因,奴隶主多数不会走在队伍的前面,怕被从后面捅刀子,他会在队伍的中后段进行监视。

    打头的人。。嗯,不认识。

    奈菲霍特见的奴隶多了,他根本不会去记,甚至不会感觉到面熟。

    “开始吧。”

    很快,奴隶们就在这座有些偏僻的小广场中聚集了起来,见状,奈菲霍特对着旁边的侍卫示意了一下。

    神殿的侍卫其实也都是变种人,有普通人,但是也有很多变种人,这些变种人就并非是什么强大的家伙,肯定比不上奈菲霍特,但也要比很多连正常人都不如的变种人更加强大一些。

    他们是属于那种高不成低不就的尴尬阶段,比如说手臂可以变软,变成橡胶一样躲避伤害。。但也仅仅只有手臂什么的。

    侍卫们应了一声,走上前去,开始粗暴的将这些奴隶们分开,然后重新排好队伍。

    广场的中间立着一块石碑似的东西,这就是易嚣制作出来的简易命运卡牌制造机,在大规模推广之前,总要试试它好不好用,于是奈菲霍特就封锁了这片圣城中相对偏僻的小广场,然后再次选择了一匹幸运儿。

    其实没有选,他只是随口说再把第一批奴隶带过来,然后自然就有人找到艾夏因。

    “大。。大人。。”

    侍卫们在粗暴的推搡着奴隶,艾夏因则是趁机挤到奈菲霍特身旁,有些不知所措,唯唯诺诺的讨好者。

    作为一个奴隶主,艾夏因不应该如此不会说话,但现在他面对的是奈菲霍特。。这些神使都是一些脾气古怪的家伙,而且他们可以随意杀人,根本不会受到惩罚。

    哪怕见过奈菲霍特一次,但他还是有些紧张。

    “把他也算上。”

    奈菲霍特根本无视掉艾夏因,他冷漠的对着旁边的侍卫了说了一句,然后立刻就有两个侍卫走过来,将艾夏因也驾到了奴隶的队伍中。

    整个过程,奈菲霍特都没看艾夏因一眼。

    艾夏因没有反抗,他无法反抗,而且也没有必要。。上一次已经经历过了,并不是什么残忍的血祭,他也没有受伤,所以他只是讪讪的笑着,然后被两个侍卫直接塞到了队伍的最前面。

    嗯。。附近还有他的护卫,这些护卫在神殿的侍卫面前,同样胆小的像是个兔子一般。

    “可以开始!”

    奈菲霍特对着石碑后面的侍卫说道,然后在下个瞬间。。整个石碑的表面,就骤然亮了起来。

    “嗡!”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