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九百一十七章 感觉标题又要正经起来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容的拉妮娜不紧张。

    达尔文是一个不轻不重的角色,轻是因为他死的比较早,而重,则是因为是他的死才使得整个x战警更粘合,甚至他的死,也算是促使x战警诞生的一小部分理由。

    就像科尔森于复仇者。

    现在因为剧情的改变,达尔文没有死于黑皇之手,或者说黑皇还没有袭击他们,但别因为什么剧情惯性反而让他在自己两人手里出事。

    那可就与x战警的关系无法调和了。

    “他没事。”

    山美惠子皱皱眉。

    “我在精神层面发起了攻击,他应该进行了自主适应和抵御。”

    “什么意思?”

    拉妮娜脸色迷茫。

    “他的能力是适者生存。”

    山美惠子斜着眼瞥了拉妮娜一下。

    “为了抵御我的攻击,他可能改变了自己的精神层面。。我也不知道他把自己的精神领域改成了什么样子,或许是强化,或许是加固,但也可能,是他放空不定。”

    拉妮娜这次听懂了,看着达尔文好像真有些白痴的茫然目光,她脸色忍不住变了变。

    “那要多久。。”

    “鬼知道,或许几年十几年,或许下个瞬。。”

    “啊!”

    山美惠子的话音还未落下,就听得地面的达尔文发出一声粗气的喘息,如同干涸的鱼重新进入水中。

    他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眼中也重新恢复了神采。

    山美惠子耸耸肩。

    她的判断没错,在刚刚那一瞬间,为了抵御山美惠子的进攻,他的确放空了思维,换而言之,就是暂时把自己变成了一个白痴。

    变成白痴的他很好的抵御了惠子的精神攻击,但也仍然像山美惠子猜测的那样,他是被动将自己变成白痴的,为了躲避危险。。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变回来。

    毕竟,这一切都不是受他自己控制的。

    但值得庆幸的是,达尔文的能力叫做适者生存,而非适者进化。。否则他也不可能这么快的恢复回来。

    达尔文能够重新脱离白痴状态,很有可能是因为他的能力察觉到以一个白痴的身份,他是很难在正常的人类世界中生存,所以才重新恢复到了一个正常人的状态。

    他是适者生存,生存,意味着融入和存活,而不是进化。

    事实上,如果达尔文的能力是适者进化,那么查尔斯根本就不可能找到达尔文,因为达尔文早就在十几年前,就进化成更高级别的生命体了,因为他有可能从一出生就在进化也说不定。

    然后过不了多久,或许两三岁的时候,他就会变成人类无法观测的生命状态,所以查尔斯根本不会知道他这个人,因为他已经进入更高纬度中生存了,是某种不存在于常规领域的生命。

    所以当时易嚣的推测也不是没有可能,黑皇肖吸收了亚历克斯对他进攻时释放的冲击波能量,接着反手打在了达尔文身上。

    达尔文无法承受,当场被炸成了粉末。

    但谁知道他到底是真的被炸成了粉末,还是在一瞬间化作了更高的生命形式来适应这种能量攻击呢,比如说。。能量生命体。

    变成了能量生命体自然不需要担心能量攻击,起码不需要比人类更担心,甚至他也不需要担心如何在人类社会中生存,因为他已经从生命本质上比人类更高级了,没有了生存的担忧,适者生存这个能力自然也不会重新将达尔文退化成人类形态。

    所以他。。就彻底成为了已人类目前科技,还无法观测的生命形式也说不定。

    但具体是不是这样都只是猜测,毕竟达尔文不会丧心病狂的用自己的生命来进行这样的实验,而且是某种意义上来说,根本没有结果的实验。

    失败了那么不用说,他死了,死了自然一切都没了意义,而就算是成功了。。他其实也没办法将结果告诉这里的人,毕竟他已经成为了更高形式的生命存在,谁知道到时候是什么样子的呢。

    或许易嚣有办法,他有办法观测到更高的生命形式,起码能够判断出达尔文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并且易嚣也完全能够这么做,也就是所谓的足够心狠手辣。

    但。。用达尔文来做这样的实验显然没有将其当做创神计划的材料更划算,毕竟前者只能满足了易嚣的好奇心,后者,则是实打实的战斗力。

    适者生存,可是很有潜力的。

    达尔文的骤然清醒吓了瑞文一跳。。主要是他这一声大喊。

    事实上,瑞文还并未意识到达尔文刚才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拉妮娜和山美惠子的交流声音很小,再加上是埃及语和*语混用,她就算是听到也听不懂,所以她并未意识到达尔文之前的凶险。

    但能醒过来总是好事,瑞文看的也清楚,之前在这场突fā qing况中,他们的表现都很普通甚至是糟糕,除了罗根之外,大概只有达尔文表现的最优秀了。

    有他在,总算是多一个可靠地同伴。

    瑞文连忙将达尔文搀扶起来,顺便将不再头痛欲裂发出惨叫,而是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息的亚历克斯挡在身后。

    “你们是谁。”

    另一面,在后面堵着门口,看完了整个过程的罗根低声问道。

    他其实并不满脑子只知道莽,虽然他大部分表现的都是这样,但那是因为他只需要莽就可以了。

    罗根的实力并不差,虽然与查尔斯和万磁王这样的家伙比差得多,但仍然是sān ji变种人中的佼佼者。

    而且他还有这近乎不死的不死之身,这种情况下,他的确不需要动太多的头脑。

    但不动脑子不意味着他没有,罗根怎么说也是活过了几次战争的家伙,脑子转的绝对不慢。

    像现在这样明显不是对方对手的战斗。。罗根的选择就很理智,他并未准备对抗到底。

    “这是个好问题。”

    拉妮娜对着罗根笑了笑。

    “我是拉妮娜,她是山美惠子。”

    “至于我们的身份。。”

    拉妮娜和山美惠子对视了一眼。

    “我们是魔法师。”

    “你是说,魔法?”

    拉妮娜表面身份之后几人面面相觑,第一反应自然是不相信,但是拉妮娜表示可以进屋详谈。。虽然瑞文等人并不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但碍于两人的实力,却也不得不同意。

    他们打不过这两个女人。

    不过就算重新找地方坐了下来,瑞文等人仍然还是一脸的不信,毕竟。。

    “。。是我想的那种魔法么?”

    瑞文比划着双手,语气疑惑,似乎还带着一丝小女生那种对于童话和魔法的憧憬。

    旁边的汉克也是一脸的专注疑惑,最近这段时间发生的这些事情给带来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平行世界,外星人,时间旅行,现在又来了魔法。

    他本身就是一个研究员而不是战斗人员,自然对这些事情感兴趣,而且他也一直没有受到实质伤害,除了多出一个总叫他大脚怪的家伙外,最近的生活还不错,不仅没有给他带来太大的影响,反而还多了不少小伙伴和一位他心中的。。女神。

    达尔文和安琪儿表情平静,他两人的存在感不高,尤其是在面对外人时,但前者是因为冷静沉着,后者则是因为胆小和不想惹事。

    只有亚历克斯脸色臭臭的,毕竟只有他刚才被直接攻击。。但他却也诡异的没有当场发作。

    当然,亚历克斯虽然嘴巴很欠,但终究不过是个刚刚成年的半大孩子,他也不是什么杀人狂,站起来给两人一发冲击波什么的。。或许在经过查尔斯训练后他可以坚定起来对敌人发起进攻,但现在还不行。

    好吧。。也可能是因为他自觉地自己打不过或者瞄不准的原因,因为这一发冲击波打出去,更有可能不是击中对面的那两个女人,而是除了她们之外的所有人。

    除此之外,除此之外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亚历克斯看着拉妮娜,也就是刚才用庞大的精神力狠狠的砸了他的脑袋的那个女人,还有点目光上的不对劲。

    就像是,就像是。。

    好吧,看来他和他弟弟镭射眼斯科特一样,喜欢的都是带刺的那种危险玫瑰。

    拉妮娜和山美惠子的年龄都不大,她们其实只比瑞文等人稍微大了几岁,仍然可以划在同龄人的范围,而山美惠子*致的亚洲面孔更是让她看上去小了好几岁。。如果不是她一直端着一张冷脸,她可能比亚历克斯他们更像是个孩子。

    至于前者拉妮娜。。充满着埃及**的地中海气息让她看上去比山美惠子成熟的多。

    但她的实际年龄的确不大,所以这种似乎略显违和的年龄冲突更是给她带来一丝额外的韵*,

    也怪不得亚历克斯会心动,怪不得他。。怪不得个鬼啊!他是抖*么。

    面对瑞文的疑惑,拉妮娜和惠子两人则淡定的多,因为两人已经不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情况和这样的问题了。

    她们作为起源会议的中坚力量,前往过不知道多少世界,而其中难免有需要自曝身份的时候,所以对于这一套质疑,她们早就习以为常甚至熟练无比。

    “是的,就是你想的那种。”

    拉妮娜淡定的答道,顺便取出魔杖,朝着面前的桌子一抖。

    “哒!哒!嘭!嘭!”

    下个瞬间,在瑞文等所有人瞪大了的眼睛注视中,桌子上堆放着的东西尽数活了过来。

    咖啡杯从桌子上跳起来,把手一扭一扭,仿佛叉着腰似的不断向前跳动,咖啡杯的垫子也将自己立起来,圆弧的一处边缘凹陷下去,使得两边变得像是人脚使得,交叉向前的小步小步试探前行。

    罗根的啤酒瓶们更是互相交错的依靠在一起,组成了一个方阵的大步前行,甚至就连被瑞文仍在一旁,吃了一半的零食袋子都把自己立了起来,一扭一扭的试图跟上自己同类们的脚步。

    “啪!”

    然后随着拉妮娜再次一甩魔杖,这一切都重归平静,咖啡杯,杯垫,啤酒,半袋零食都好好的落在桌子上。。如果不是它们全都换了一个位置,就像根本没有发生之前的一切似的。

    “天哪。。”

    汉克呆呆的张大着嘴巴,一句话都发不出来,他那装满了知识和奇思妙想的脑袋也无法让他得出什么解释。

    事实上,如果这一切都是科技,他的确能有所猜测,是变种人的能力,那么并没有什么值得惊讶的,但如果是魔法。。

    好吧,汉克承认这一片完全是他的知识盲区。

    但这并不是结束,因为只是这样的演示,其实很难证明什么。

    所以下一刻,山美惠子也掏出了魔杖。

    魔杖一甩,桌子上这些躺下的东西立刻重新动了起来,与之前一样,再次跳着舞蹈回到了原本的位置,这代表着这并非拉妮娜独有的能力,山美惠子也会魔法,所以她也可以做到。

    紧接着,山美惠子魔杖再次一动。

    “哗!”

    这一次,是某种金属互相碰撞的声音凭空出现,然后几乎没有停顿的,一枚金币顺着山美惠子魔杖所指的方向突入的冒了出来,掉到地上,然后是第二枚,第三枚,金币掉落的数量开始变得越来越多,甚至在几秒钟之内它们就开始如雨般落下。

    “哗!哗哗!”

    金币碰撞的清脆声响刺激着在场所有人的耳朵,金灿灿的颜色则是更是在刺激他们的眼球。

    地面上的金币也开始堆积的越来越多。

    这场金币雨大概持续了十多秒钟的时间,而最终随着山美惠子终止这一切的时候,地面上已经堆积了一小滩的金币。

    足足有半人多高。

    “这些,这些都是。。”

    汉克咽了咽口水。

    “这些当然都是假的。”

    山美惠子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然后收起魔杖,坐好。

    拉妮娜耸耸肩。

    “金币是假的,随着魔力消失它们也会消失。。但这足以证明我们的身份,我们使用的是魔法,而不是变种人。”

    瑞文和汉克等人本能的点着头。。大抵是还没有回复思考能力,毕竟是年轻人,对于新奇的事物抵抗力低,也好*悠。

    但是见多识广的罗根并没有被这些小把戏迷惑,他靠在沙发上,也不去辨别她们到底是变种人还是所谓的魔法师,而是直接的问道。

    “你们为什么要告诉我们这些事情。”

    2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