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六十九章 白树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魔法到底有多强大,这个问题可能连易嚣本人都没有一个确切的认识。

    因为它没有一个确切的标准,而且因为魔法的古怪威力,很多时候并不能以一个敌人的强弱,来定义魔法的强大。

    虽然易嚣如同海绵般的吸收了多个世界的巫师知识,又在梦幻岛累积了大量的魔力,但他对待战斗依旧不会掉以轻心,他可以轻易的解决掉死亡骑士,并不代表死亡骑士不能轻易的解决掉他。

    对付一个没有防备的巫师,或许只需要一剑,而一旦巫师有了防备之心,或许有的人永远都无法刺出那一剑。

    这方面,易嚣做的还是非常好的,谨慎,或者说为己的胆小,是他一直都存在的本能。

    “砰!”

    沉闷的枪声在这片白树林中响起,不知不觉间似乎有迷雾弥漫过来,将伊卡伯德这行救世小队包围了起来。

    无法见识的迷雾中不知道隐藏了多少敌人,这片白树林诡异的寂静,只有像是野兽觅食般的窸窸窣窣声。

    “注意隐蔽!”伊卡伯德高声喊道,有敌人这个事情不需要提醒,来到这里的人都知道将要面对什么。

    而且那一声枪响是从远处传来的,既然不是身边同伴的攻击,那么自然是另一方。

    伊卡伯德一个翻身跃藏到了白树的侧面,将自己的身体牢牢掩护起来,经历过多年独立战争的洗礼,林间狙击战不知道打了多少场,伊卡伯德的经验足以让他在最关键的时刻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声音的方向是。。偏北,易嚣微微闭起眼睛感知着,在这种情况下。往往超常的第六感要比视觉好用。

    他后侧了一步,将温妮挡在身后,这样来自北方向的敌人就不会攻击到她。易嚣扫了一眼伊卡伯德的藏身地,从这个方向看果然一点都发现不了。

    虽然平时有些不靠谱。但是主角的专业水准还真的不低。

    与伊卡伯德同时消失的还有珍妮佛,她常年待在精神病院不与外界接触,身上带有一股野兽的直觉,这种直觉会让她避过危险,也更为凶悍。

    不过较差一些的就是米尔斯了,来自敌人的偷袭使她第一时间举枪还击,但可能是把对方当做劫匪或歹徒对待了,她没有第一时间寻找掩体。而是将身形微微下压,边移动边与对方直接进行对射。

    当然,如果对方真的如劫匪一般那么可能会受伤,不过很可惜,它们并不像米尔斯想得那么简单,易嚣暂时没有发现这些是什么东西,但无非是奇怪的生物或是会移动的尸体,当然,最大的可能性还是被恶魔附身的人类。

    易嚣伸出左手,一股水银状的液体浮现出来。在他的手中形成一个魔杖的虚影,然后化为一个通体漆黑的手杖。

    驯服死亡魔杖他可是一直都拿在手里的,就像铁甲咒和偏折咒一直都套在身上一样。只不过被隐形了。

    微微叹息了一声,易嚣魔杖向前一挺,一股无形的力量就将米尔斯甩到了一边,虽然力量造成的速度很快,但是落地的时候却并没有对她造成伤害。

    就在米尔斯刚刚被易嚣推开的同时,她原本身侧的几颗白树就被威力巨大的弹片蹭的树皮飞溅。

    “叮!”

    易嚣的前方空气迸溅出火星,同时发出铁器碰撞的声音,他知道那是子弹打在铁甲咒上的反应,自己这么大的目标。对于对方来说肯定是很好地靶子。

    不过好在铁甲咒的防御力易嚣心中了解,凭借着这种射速和威力的枪械想要打穿它还是有些困难的。

    温妮已经从他身后消失了。易嚣平时经常为她做一些带有各种效果的小饰品,比如可以隐身的手镯。

    当然。在子弹纷飞的场地中隐身或许不是什么明智之举,不过她身上同样的铁甲咒将会保证她不会被流弹擦伤,易嚣将她掩在身后只是他灵魂能量充裕下的本能之举。

    “我讨厌遮遮掩掩的敌人。”易嚣轻声嘀咕道,“就像讨厌每次回去之后就会遭到莫名的敌人狙击一样。”

    周围浓郁的迷雾再一次扩大了,像是要将这些人窒息死一般,密不透风的充斥在林间的任何一片空气中。

    附近的能见度越来越低了,迷雾中只能听的到枪声在不断作响,两边的都有。

    “雾气太浓了,我什么都看不见!”这是米尔斯的声音,易嚣已经看不到她在哪了,不过听她状态倒是并没有受伤。

    但是她话音刚落,就有一阵密集的射击冲着她的位置去了,这也是为什么伊卡伯德这些有经验的家伙不出声的原因。

    “咚!咚!咚!”下一刻,易嚣的耳朵一动,他听到了沉重的脚步声,能在柔软的森林泥土上发出这种声音的人,一定非常沉重。

    而摩洛克那面有这种特征的。。只能是战争骑士。

    “速速退散!”摸黑战斗可不是易嚣的强项,他觉得有必要清除这些迷雾,恰好哈系魔法中还有专门清理迷雾的咒语。

    而这还是易嚣学会的第一个魔法,当时他还想清理伦敦城的大雾来着,不过那当然没有成功,但是如今不同了,虽然不知道这个魔法现在能否清理掉伦敦的雾都称号,但用来对付眼前这片魔法造成的迷雾还是没有问题的。

    像是和空气中的某种物质发生了反应,面前的这片迷雾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退着,一块一块的,像是被火燎过的羊皮纸。

    那些喜欢放冷枪的家伙,我要把你们全部烧成灰!就在易嚣准备看看是什么东西这么讨厌的时候,一股巨大的锋锐感将他推搡的向一侧后退了好几步。

    稳住了身体,易嚣头也不抬的就是几道击飞咒还击过去,关键时刻,魔法还是越简便的越好,对于巫师来说,并不是威力强大的魔法就是最好的。

    所谓最好的魔法,应该是在最恰当的时机释放出的最有效果的魔法。

    比如说遭到近身偷袭时的击飞咒,易嚣这时可以从容的面对对方了,他看到一名高大的铠甲武士在不远处摇摇晃晃的爬起来,而他手中的长剑应该正是偷袭易嚣的罪魁祸首。

    “战争骑士的外置装甲。”易嚣同样抽出长剑,他盯着铠甲武士头盔下空无一物的眼睛位置,仿佛能穿透它看到身后正在操纵盔甲的真正战争骑士。

    “我收下了。”(未完待续)r466xh118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