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来漫威怎么能不开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地狱厨房的面积并不大,它是属于曼哈顿岛西岸的一个街区,长方形的范围,横跨不少的街道。 .

    只不过它能够波及影响到的范围比较大而已,与地狱厨房交接的边缘地带,也都同样被这里的混乱所传染,并且经过这么多年根深蒂固的盘踞,地狱厨房的范围也早就向外延伸了不止一点。

    易嚣的周边店位于地狱厨房的边缘部位,从紫人所在的位置到易嚣的商店,开车的话也需要十几分钟的路程。

    静静的坐在汽车后座的位置,捷布迪娅靠在椅背上,目光透过封闭的玻璃,看着车窗外的情形。

    她一言不发,没有她的命令,车内的其他人自然也不会说话,整辆汽车呈现出一种死寂般的安静。

    在地狱厨房这样的地方,自然不可能看到一望无际的荒野公路之类令人心旷神怡的情形。

    到处充满着的都是罪恶。

    殴打,劫掠,窃窃私语在私下交易着什么东西的俩个人在街边比比皆是,这才是地狱厨房真正的样子。

    他们对偶尔一闪即逝的汽车也毫无反应,仍然自顾自的做着手中的工作,只要不是警车抵达,他们永远不会一哄而散。

    捷布迪娅静静的注视着,将一切都尽收眼底。

    这里的罪恶,这里的混乱。

    事实上,捷布迪娅对于罪恶没有什么特别向往的地方,也没有什么特别排斥的,她既不是如上帝义人般的美国队长,也不是九头蛇那般似乎天生就是为了散播恐惧的讨厌存在。

    她所做的一切其实都非常简单,那就是做她自己,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捷布迪娅的能力也足以让她做到这一点。

    小时候的她只能被动的接受父母带来的一次又一次的实验,而现在,她要掌控自己的命运了……甚至不仅仅如此,她还要掌控其他人的命运。

    所有人的命运。

    “吱——”

    汽车轻轻停了下来,行驶戛然而止,停车的动作非常稳定,甚至让捷布迪娅没有感到多少颤动。

    但因为没有她的命令的缘故,司机甚至连一声到了,都无法开口说出来。

    “我们到了?”捷布迪娅问道。

    “是的,女士。”这个样子,司机能够做出回答。

    拉开车门,捷布迪娅大步走出去,两名被她带出来的保镖立刻一左一右的跟在她的身后,虽然捷布迪娅并不认为如果她要见的那个人真有那么危险的话,这两个家伙会有什么用。

    但对付地狱厨房里一些不长眼的小家伙,他们这却是必要的。

    捷布迪娅大步流星的来到大门处,却一反常态的没有直接一脚踹开大门,而是先轻轻敲了敲门在喊道,“有人么?”然后才推门走了进去。

    当然,她还是根本没有等到里面的人给出回应。

    而一进到商店里面,她就看到易嚣和露西一人坐在柜台后,另一人在橱窗旁不知道忙碌着什么。

    “告诉我昨天发生了什么。”

    没有丝毫犹豫,看见俩人的捷布迪娅便直接开口说道。

    原因很简单,如果在场的俩人都是普通人,那么她就能控制他们,他们也会告诉她昨天发生了什么,而如果不能……

    商店内的俩人全都毫无反应,捷布迪娅注意到那名男子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目光就像在看一件奇装异服。

    那么……正主找到了。

    “我们可以合作。”

    捷布迪娅正色道。

    不知道是被捷布迪娅的提议说了动心,还是被她清奇的脑回路震惊到,易嚣终于从柜台后面抬起头,将手中的书扣到桌子上,一脸没听清的表情。

    “什么?”他问道。

    捷布迪娅目光飞快的扫了一眼倒着的书名,第三虚拟计划区培养皿维护手册。

    充满各种意义上的深意的名字让捷布迪娅不由得眉头一皱,但她很快就意识到现在并不是一个扒对方背景的好时机。

    因为俩人的位置并不对等,即使她内心好奇,也必须要克制住自己的好奇心。顶级贴身护卫

    “瞧,我可以利用语言控制别人,你可以抹除掉别人的记忆,或者替换记忆,我也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但……我们两个完全可以合作。”

    她试图用语言真正的力量去说服易嚣,而不是依赖她的能力,但看上去,脱离了能力的捷布迪娅起到的效果并不好。

    “我控制其他人,再由你修改他们的记忆,这样一来,我们根本不会出现在任何人的记忆当中,整个世界都会是我们的。”

    捷布迪娅挥舞着双手,侃侃而谈,就像是一个充满信心的演说家,她用真诚的目光盯着易嚣,如果不是他了解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货色,说不定真就信了。

    于是易嚣半晌都没有说话。

    在不和杰茜卡琼斯面对面的时候,捷布迪娅还是不会轻易犯蠢的,她这个打算虽然瑕疵也很多,但并没有不靠谱到一无是处。

    但……

    “如果我没记错。”易嚣缓缓说道,“你现在也没少控制那些有钱人,你什么时候开始在意这些问题了。”

    “他们没有用的时候……杀了便是。”

    “不,不,不。”

    眼见着易嚣没有表现出更多的攻击性,而是一副可以交流的模样,稍微不安捷布迪娅也冷静下来,毕竟无法控制其他人的她就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同样的脆弱,任人宰割。

    现在,捷布迪娅似乎再次找回那种可以操控别人生命时的自信,语言越来越流利。

    “那不一样。”

    她的目光仍然真诚,但却总是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我不可能控制所有人,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让我随意杀死。”

    “有的时候那会将事情变得更加麻烦。”

    这倒是。

    即使不算那些超级英雄,在普通人的世界,有些事也不是随便控制一个人便能全部左右的。

    虽然捷布迪娅说得很不错,但易嚣还是摇摇头。

    “好吧。”易嚣抬起头,在捷布迪娅疑惑的目光中,突然露出一个笑容,“你说都很对,很不错,但……你忽略了一件事。”

    “什么?”

    “即使没有你,我想要整个世界,仍然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

    “滴-”

    “滴——”

    鲜血顺着玛茜娅的下巴流淌下来,滴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声响。

    在普通人耳朵里根本捕捉不到的声音,在她的世界中,却仿佛洪钟大吕一样,异常清晰。

    她能够感觉到自己的鲜血滴落在地,溅起的血花向四周飞溅,然后慢慢静止,最终在崎岖的泥土颗粒间缓慢流淌。

    但她更清楚的是,自己伤的并不重。

    只不过伤口繁多,鲜血淋漓,看上去比较凄惨而已。

    扶着墙壁喘着粗气休息了一段时间,玛茜娅站起身体,重新将头罩向下拉了拉,一直拉到鼻梁的上方,彻底遮住两个眼睛为止。

    然后她才缓慢,但却坚定地抬起脚,一步一步向外走去。

    这个身穿黑色夜行衣,头罩不仅遮住头部和大半面孔,甚至连两个眼睛都盖住的家伙正是玛茜娅默多克,大名鼎鼎的马律师,地狱厨房的良心。

    她和两个怀有着相同志向的小伙伴合力开办着一家律师事务所,专门为那些付不起钱的地狱厨房中的贫民,或者其他的无辜者提供服务,前提只要是他们真的无辜。

    至于收费……甚至无法突破十的金钱,自制的墨西哥薄饼,烘烤饼干,甚至仅仅只是一声感谢都可以。

    她们在地狱厨房的名头还不响,但却实实在在的,帮助了很多无辜者脱离牢狱之灾。

    但没有人知道,在白天,玛茜娅默多克是一个言辞犀利并且极具进攻性,让原告方恨到不能自已的专业律师,而到了晚上,她却变换了一个身份,但仍然用自己的方式默默地守护着地狱厨房。

    那就是地狱厨房中的无名英雄,帮派份子眼中的魔鬼。

    地狱厨房的恶魔,未来的……

    夜魔侠。神界红包群

    “滴答,滴答……”

    鲜血在滴落,但玛茜娅却根本不为所动,她虽然是个盲人,但内心却要比绝大部分人都更加坚定和坚强,甚至和上帝的义人美国队长有的一拼。

    当然……事实上是这些伤势根本不重,都是些皮外伤,并且身上大部分的鲜血也都是她的敌人的,否则她早就处理伤口了。

    就算是失血过多也够她喝一壶了。

    夜魔侠玛茜娅默多克虽然同样异于常人,但仅仅只是表现在她的听觉上,她的听觉就像是自带红外线的扫描一样,可以将周围的情形构成图像,然后反馈在她的大脑中。

    除此之外,她只是一个受过训练的普通人,身体同样脆弱,面对枪械和复数敌人的袭击同样也会受伤,也会招架不住。

    当然,自带盲目的属性让她看不到任何东西,所以也不存在恐惧,这才使得她仿佛蜘蛛侠一样上房揭瓦,不喜欢走寻常的道路。

    并且黑暗与白天对她没有什么区别,但对其他人区别就大了,这也是她经常在夜晚出现被叫做地狱厨房的恶魔的原因。

    嗯……她白天还是要辛勤工作的。

    这些超级英雄其实也不容易,尤其是活动在晚间时间的,每天晚上**点钟下班后,还要工作到凌晨一两点钟,甚至两三点钟,睡不到三四个小时又要起床,偶尔还会经历一场恶战。

    若没有身体相关的强化,恐怕还真扛不住。

    夜魔侠玛茜娅默多克就是其中的典型,她能够支撑住这一切,纯粹靠她的意念以及惊人的意志力。

    但最近……地狱厨房也太混乱了。

    不仅有太多浑水摸鱼的小虾小鱼,甚至玛茜娅还追查到手合会存在的线索,他们似乎也要进入地狱厨房,不……不是似乎,而是一定。

    他们在酝酿着什么阴谋,只是自己还没有找到线索而已。

    玛茜娅擦干拳头上的血迹,准备回去睡一个好觉。

    她刚刚解决掉一窝与手合会有联系的小混混,但可惜什么都没问出来,他们显然什么都不知道,甚至他们都不知道自己在替谁卖命,连手合会三个字都没听过。

    但也不奇怪,手合会的行踪一贯隐蔽,追查了这么久,她都没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不过也托了手合会的福,很多大帮派都收敛起来,他们似乎打成了某种协议,虽然这让玛茜娅更加不安,但她的工作量的确少了很多。

    这些不成器的小混混根本不足为惧,完全就是她的沙包,打一顿扔到巡逻的警察附近正好还能出出她白天受到的气。

    “嗯?”

    一脸冷漠,但内心正在愤愤不平的玛茜娅突然脚步一顿,然后彻底停了下来。

    她微微耳朵,仿佛在仔细倾听什么。

    穿过数栋大楼,穿过无数的门,窗,玻璃,她听到了一辆汽车声音的声音,但问题并不是出在这里。

    地狱厨房虽然混乱,但怎么也是发达的现代,作为车轮上的国家,纽约任何一个地方都不缺少汽车。

    真正引起玛茜娅注意的是车内四个人的心跳,一个很正常,至于另外的三个……玛茜娅听心无数的经验告诉她,他们正处于极度恐惧的情绪当中。

    极度,极度的恐惧。

    他们到底碰到了什么事情,会将他们吓成这样,甚至心跳的仿佛要蹦出心脏。

    玛茜娅微微沉默了一下,然后打消了今天回去好好睡一觉的念头,这种惊恐不是正常情况下能够产生的,无论如何,她都要前去看一下。

    或许……有人需要她的帮助。

    玛茜娅猛地转身,三步两步跳到一个外旋的楼梯上,她顺着布满铁锈的楼梯上爬,几个来回就穿过大楼的走廊,来到了街区的另一侧。

    就像某个看谁都是蠢金鱼的大侦探,玛茜娅同样对地狱厨房的一切地形了若指掌,她完全可以抄近路截下这辆汽车。

    但玛茜娅并不打算这么做,因为……她还想知道这辆汽车最终会驶向哪里呢。

    静悄悄的跟在汽车的身后,玛茜娅不断跳跃在房顶,或是外接的楼梯两侧,她与车辆的距离越缩越短,最终……两者一同停在了地狱厨房的边缘位置。

    某个新开业的小店旁。

    银舌头杂货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