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四百四十八章 所以为什么只有六个爪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莎拉!莎拉!”

    “莎拉!”

    “。。凶手在第三大街。”

    “奥利弗,还记得我么。”

    “。。任务已经完成,没有一个活口。”

    “你要带我去哪里!你要把我带到哪去?!”

    “刺客联盟?你在开玩笑么。”

    “奥利弗,你在哪!船漏水了!我好害怕。”

    火车的车厢中,易嚣静静的将手中厚重的金属书籍合上,黑色的书脊闪烁着某种鎏金般的颜色,在昏暗的包厢里格外的令人着迷。

    车厢摇摇晃晃的,火车的速度并不快,并且减震感很差,易嚣甚至可以盯到面前桌子上咖啡被里出现的一圈圈波纹。

    但在这个年代,在靠近挪威这种小地方,你不能要求太多。

    抿了一口还散发着热气的芬芳咖啡,易嚣重新将手中的黑色书籍打开。

    “。。注意右边!”

    “小心!他们带着武器!”

    而书籍刚一打开,一股嘈杂的气息便扑面而来,易嚣将书摊在桌子上,然后用手指一点点划着上面的画面,文字,亦或者一些不起眼的花纹。

    逐渐的,易嚣的手背上浮现出某种古怪的符号,紧接着这种符号印在他的眼睛里,下一刻,肉眼可见的,他手中书籍的厚度再次开始增加。

    速度虽然不快,但也不慢,几个呼吸,就至少增加了小半个指肚的高度。

    易嚣双眼中金色的符号越来越亮,他轻轻敲着手边桌子。

    他和雅典娜包下了整个车厢,但难免有一些不长眼的家伙有可能会误入,更何况还是乘车服务员之类的。

    指节敲桌的叩叩声再次响起了之下,然后戛然而止。

    易嚣伸长了手指摸向刚刚被他放下的咖啡,在他的指尖接触到咖啡杯的瞬间,连带着托盘咖啡杯包括杯中的液体咖啡在内,都飞快的融化起来。

    就仿佛一个橡皮泥,在易嚣的手中飞快的变形重塑。

    半秒不到的时间,一个非常符合二战这个时期风格的墨镜就出现在了易嚣的手里。

    灵活的将墨镜绕指一周,“咔!”易嚣将墨镜扣在了脸上,挡住了眼睛中仿佛魔鬼契约般的诡异符号。

    昏暗的车厢,带着墨镜的读客,俩袭黑色风衣的男女,这一节车厢内都蔓延着某种古怪的气氛。

    就像是黑夜来临前的余悸。

    “呵-”

    坐在易嚣对面的雅典娜突然发出一声轻笑。

    易嚣好像没听见,又好像听见了,他仍然低头看着手中厚重的书籍,几秒钟后,他慢慢翻过了其中一页。

    他在座位上换了个姿势,双腿交叉,微微靠于椅背,将鎏金的书脊压在膝盖上,然后脑袋猛地向下一垂,墨镜和眼睛之间被惯性错开一条缝隙。

    “怎么。”

    易嚣的目光透过墨镜的上方看着雅典娜。

    “你可真不适合戴墨镜。”

    雅典娜微笑着说道,“它将你的气质破坏的一塌糊涂。。现在你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贪婪的商人。”

    易嚣没有说话,只是默默推了推鼻梁,将墨镜重新带了回去。

    “化我的战妆吧,浅淡一点的,没有多玛姆那么重风格。”

    “看来我有必要为你增添一些小伙伴了。”

    “阿芙洛狄忒怎么样。”

    易嚣用强有力的质疑对雅典娜的审美表示出了不爽。

    “那个**变成的?”

    雅典娜则是一脸的微笑,然后毫不犹豫的反击道。

    易嚣的眼睛跳了两下,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明智的岔开道,“看出什么有用的信息了么。”

    “没有。”

    雅典娜摇摇头,随意的翻着手中的书籍。

    她的手里有这一本和易嚣相同的厚重黑色书籍,同样是黑色调里带着金色,给人一种冰冷的感觉。

    “很显然这个可怜的小家伙什么都不知道就被拉上了贼船。”

    “瑞普亨特什么都没告诉她。”

    俩人谈论的倒霉蛋当然就是莎拉兰斯了,他们正在翻阅莎拉兰斯的记忆。

    经由易嚣的魔法提取出来,从大脑,到手,然后在导入书籍中,这两本书都共享着这些记忆,俩人都可以看得到。

    并不是莎拉兰斯的所有记忆,如果是她从小到她的所有记忆,除非利用其他的魔法直接进行解析,否则想要利用这种看书的方式去阅读,即使凭借易嚣和雅典娜的阅读速度,恐怕也要看上去很久。

    所以是有选择性的。

    在见莎拉兰斯的时候,易嚣已经有意识的进行了引导催眠,所以提取出来的记忆不是全部的记忆,包含着大块大块无用的东西,而都是与瑞普亨特以及易嚣需要的相关记忆。

    即使如此,易嚣和雅典娜也没有在里面找到任何有用的东西。

    “我们需要死侍的记忆,他肯定知道很多东西。”

    将手中的黑色书籍合上,雅典娜随手往桌子上一丢,离手的瞬间,还没有落到桌上的同时书籍便在空气中慢慢消散。

    最后刚与桌面接触,已经彻底化作烟雾,消散与无。

    “那家伙诡异的很。”

    易嚣当然也清楚这一点,但死侍要比预想的还要麻烦。

    有银舌在,想要找个方法彻底将他记忆扒出来,应该不是不可能,但显然没有莎拉兰斯这样的轻松,需要一定的时间。。这件事情先不着急。

    “没用的记忆。”

    雅典娜摇摇头,“她知道的,我们也知道。”

    翻看完了最后一页,易嚣也将厚重的黑色书籍合上,然后随手一丢,金色的符文从他的手背消失,被摘下来的墨镜也重新变成了咖啡杯。

    易嚣还顺便再次抿了一口。

    莎拉兰斯的记忆中有很多东西,但有价值的不多。

    根据易嚣的筛选,那些没用的记忆直接被过滤的出去,从她落水开始,之前的一切都与现在发生的无关。

    游轮失事,获救,加入刺客联盟,与绿箭侠团队联手叱咤星城。。这些记忆都只是被一带而过。

    然后是她的死亡。

    冰冷,令人窒息的记忆,并不算多么美好。

    从池水中复活,混乱和嗜血的冲动在困扰着她,但莎拉兰斯毕竟坚强,很快就重新找回自己的理智。

    她脱离了绿箭侠的团队,在酒吧里买醉过了一段时间。。就被瑞普亨特找上了门。

    但更具体的一些事情,她知道的就不多了。

    她只知道在未来似乎发生了某种很糟糕的事情,一切都非常糟糕,而他们必须要阻止这一切的出现,所以瑞普亨特回到了过去。

    然后找上了他们。

    目标是什么,未来发生了什么,莎拉兰斯通通不知道。

    瑞普亨特总说时机未到。。有的时候莎拉兰斯甚至怀疑瑞普亨特也找不到目标。

    然后就是她的一些心理活动了,比如被忽悠上船,原以为自己是不可缺少,未来能够成为英雄的存在,结果是因为存在感太低,对历史没有影响才被选中等等。。

    就像雅典娜所说,莎拉兰斯知道的事情,他们也知道。

    易嚣当然清楚未来的自己不确定做了什么。。或者可能是平行世界的自己,但他需要的就是更具体的未来。

    可惜,莎拉兰斯并不清楚。

    她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有价值。

    易嚣很确定她没有隐瞒,不可能像死侍一样,在提取记忆的过程中,直接被某种不知名的力量所干扰了。

    因为在瑞普亨特等人逃跑,惟独留下莎拉兰斯的时候,易嚣的魔法就已经深入她的大脑当中。

    无时无刻的不在影响。

    为了避免莎拉兰斯身上也有某种保护措施,无法提取记忆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断绝了莎拉兰斯与其他人交流的可能。

    斯特拉克女男爵可是一名九头蛇,她或许会迫于威胁,力量,等等各式各样的原因选择臣服,但除非易嚣直接用魔法控制了她,否则永远要小心她的反扑。

    莎拉兰斯再次未来,并且是一个科技极其发达的未来,易嚣不可能不作任何防护措施就将她们两个人放在一起。

    易嚣可不想回到七十年之后,发现九头蛇已经统治了世界,并且都殖民外星球了。

    所以让莎拉兰斯无法与斯特拉克女男爵进行交流。。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死侍的问题先不急。。我打算将他冻着,直接等回到原本的时间点再解冻,或者去小洛娜的世界解冻。”

    “这家伙的意外因素太多了。”

    “也好。”

    雅典娜懒洋洋的撑起一个懒腰,顺手从兜里不知道哪摸出一个易嚣的同款墨镜,然后扣在了自己脸上,将大礼帽向下压了压,同时紧了紧修身的黑色风衣。

    “还有多久。”

    易嚣没有回答,而是微微蹙眉。

    “你的打扮。。你是在模仿谁么。”

    被墨镜遮挡的剩下半张脸上,雅典娜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让你想起她了?对你造成困扰了么。”

    易嚣有些迟疑的摇摇头。

    “。。不,我只是很奇怪,你的风格一贯都是简洁干练,我以为你更喜欢神奇女侠的那种风格。”

    “我是个女神。”

    “但女神也是女人。”

    “风格多变有什么奇怪的。”

    雅典娜一副你太大惊小怪了表情。

    “好吧。”

    易嚣再次明智的制止了这个话题,“就快到了。”

    他转头望向窗外,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昏黄的光泽从山峦的另一侧挥洒过来,将这片树林映亮,仿佛站在黄昏中的一名名士兵,守护者看不见的宝藏。

    “大概还有两个小时左右。”

    火车仍然在颠簸着,几秒过后,易嚣便估测出了大致的时间。

    “时间都浪费在火车上了。”

    雅典娜无聊的抱怨着。

    “我们去早了。”

    “用魔法直接过去,也是闲的没有事做。”

    急匆匆的从斯特拉克女男爵庄园出发来到这里,易嚣原以为时间要很紧迫,但没想到要比预想的更早,等到他赶过去的时候,恐怕目标还没有到。

    大致估算了易嚣目标的行程时间,易嚣决定和雅典娜坐火车过去。

    时间绰绰有余。

    双手一抖,易嚣的手间展开了一张报纸,这是他随手在斯特拉克女男爵庄园拿的,报纸上不出意外的都是有关战争的报道,输的,赢得,各种消息乱成一锅粥。

    有对未来局势非常悲观的,同样也有对未来局势十分看好的。

    但易嚣只需要关注其中一条消息。

    “。。悉知,约翰施密特,前。。”

    正是目标人物。

    易嚣轻轻用手指按压在这则消息的约翰施密特名字上,停顿了两秒,然后下个瞬间,似乎整个报纸的画面便开始出现了变化。

    整齐排列打印出来的文字墨迹开始流动,就像是滚动在报纸表面的水珠,重新活过来了似得,一行行的文字褪去,然后汇聚到一起,将这颗墨汁变得越来越大。

    墨汁滚动着,滚动到了报纸的中间,然后停了下来。

    随着它重新开始渗透,空白的报纸开始重新浮现出一条条弧线,曲线,以及各种扭曲的线条花纹,它们逐渐构成某种图案。。是一幅地图。

    几个呼吸过去,地图最终形成,随着地图的彻底完成,一行小小的文字也慢慢出现。

    “约翰施密特。”

    这个名字正在地图的一个角落,在它的旁边,还有这一辆钢笔画出来的火车图案,呜呜的跑动着。

    随着易嚣的目光落过去,地图上约翰施密特的名字逐渐消失,然后另一行文字慢慢的浮现出来。

    “挪威,滕斯贝格市。”

    。。。

    滕斯贝格。

    夜色已深,整个小镇都似乎已经陷入了宁静,月光被乌云般遮挡着,幽蓝色的光芒顺着云层挥洒下来,将这座小镇增添上了一股格外肃穆和孤寂的色彩。

    “轰-轰隆隆-”

    然后下一刻,强烈的轰鸣就打破了小镇的平静。

    大地在颤抖,夜幕下的月光似乎都试图躲避起来,一支军队缓缓驶向夜幕笼罩下的宁静小镇中,他们沉默着,仿佛一群不苟言笑的机器人。

    而在整支队伍的最前面,则稳稳的行驶着一辆加长版的漆黑跑车,仿佛从深渊里驶出来的野兽般。

    一缕月光慢慢滑过,照亮了下方,也映出跑车前盖顶端的标志。

    那是一只有着六只爪牙的章鱼骷髅。

    九头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