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54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754章

    这倒底是怎么回事?

    是我的血有这么的作用,还是六姑的巫术高?

    六姑听着村民的大声喊叫,回头瞄了我一眼,朝上面伸了伸手就被村民拉了上去。

    这时那时开始瞪着我们瞧的村民也不再拿异样的眼色看着我们,大家都欢呼着看着从转弯处的湖底慢慢流出来的湖水。似乎这些水对他们很重要。

    六姑被一些老成的村民拥着,在大家的吹呼声中,就顺着小路朝下走去。

    只留着我还站在湖底的泥里,看着自己还在滴血的手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湖里的水下渗的莫名其妙,可这回流就更莫名其妙了,我明明感觉黑蛇好像撞到了什么水才猛烈的流了下去,然后我们就出来了的。

    这水倒流之事本就是最难的事情,为何到了这个村子里,就好像只是大家聚聚看个热闹的事情?

    “上来吧!”师公沉沉的看着我道。

    魏燕这会也满脸的惊色,反倒是小白没啥了不起的,伸着胖手想过来拉我上去。

    “六姑让各位一同回村子!”本以为就只有我们的湖堤上,竟然还有一个看上去六十来岁的老人家站在湖堤上,远远的看着我们,不靠近也不远离。这距离可真是安全。

    “小心!”魏燕伸手将我拉上来,又飞快的用折扇朝我了几下,还不放心又找苗老汉要了一些他说可以驱那些看不见的虫子的花粉将我身上洒了一遍。

    我膝盖以下全是污泥,看着小白和魏燕两个茫活,倒也有点心暖。

    只是看着远处森林里的地方,又有点心急,用力的跺了两下脚将沾着的泥甩了一点。就抱着小白跟着那个老人家朝村子里走去。

    这一路有外人在,苗老汉和师公也都没有说话,小白要装婴儿也不刚开口,魏燕虽说别人看不见她也听不见她,不过她似乎心事重重,时不时的回头去瞄那个湖。.

    我听着湖里的水声慢慢的开始回荡,知道阴河里的水回流是真了。

    本以为刚才村子里的人都聚在了一块,村子里肯定热闹得不行,可让我们失望的是,等我们到村子里时,村里的小路上一个人都没有看过。

    村路的两边齐是一层的小木房子,最好也是泥砖的,又矮又小而没有半点灯光!

    “各位顺着村路一直朝前走,到了尽头有一棵大的槐树。更新最快最稳定}六姑就住在槐树旁的木房子里!”那老者一路都没有说话,站在村路的正zhong zhāo我们面无表情的说完话,就径自朝一边的屋子里走去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这村子里人都是这样,还是我们特别不受欢迎,不过我这时也没有多少心情去管这些村民的心情了。

    “走吧!”师公沉沉的瞄了一眼村路,轻轻拍了拍苗老汉的肩膀道:“老汉你有没有想到有一天你会这样背着我啊!”

    “老不死的还有力气说话!”苗老汉没有回答师公的话,只是沉喝一声,背着师公就朝前走去。

    我将小白放下来让他自己走。这村子里过于安静,如果不是见到那么多的人,我无论如何也不是可能从这么安静的村路上相信这村里还有活人的。

    人的心情不是这么容易平复的,刚才还在湖堤上欢呼的村民,就这么一下子就全部安息入睡了吗?

    “到了!”我正努力打量着村路两边的房子,竟管排列得不是很整齐,可却又十分平整的分布在村路的两侧。就听到苗老汉轻轻的道。

    抬头就见一棵一人环抱大小的老槐树立在前面,那槐树的右后方有一间小木屋。

    真正的只有一间,绝对不会超过八平米的地方,从一个格子木窗中透出油灯的微光。

    从村路上,正好可以从格子窗里朝里面瞄,那屋子里的一应物件看得清清楚楚,我连最里面靠墙没有关的小桌子上放着几个碗都能数清楚,却没有见到人。

    我看了看苗老汉背上的师公,却见他两眼眯了眯道:“这巫术一派就喜欢搞这些东西!”

    “罗婆子也喜欢搞这些东西,阳妹仔,你上!”苗老汉看得也哼哼歪歪的说道。

    我朝前伸了伸手,从窗子里透出来的灯光从我指尖透过。

    村路上就有一只手掌的影子,看得真切无比,我好笑的看着这些小把戏,猛的手指朝前轻轻一点,一道白光飞快的朝小木屋里桌子上的油灯闪去。

    “剥!”

    一个油花闪过,似乎那油光闪了几下,我眼前就是一蒙,待我再睁眼看着那小木屋时,就见六姑站在小木屋里的窗前看着我们。

    “进去吧!”师公沉沉的瞄了一眼六姑道。

    魏燕朝前飘了一下,又不放心的拉着我道:“这屋子里不会有什么机关或者养了什么吧?”

    “没有!”小白十分肯定的看着魏燕,眼里全是鄙视的道。

    等我们进去之后,立马就感觉我们刚才从窗外看到的完全是假相。

    里面绝对不只八平米,也不是一间房,至少我一站在门口就看到里面还有一扇侧门,而六姑就是站在侧门那间房子里的窗边看着我们。

    “过来坐吧!”六姑似乎对于我们的到来没有半点意外,在屋里道。

    这连客都不迎的规矩实在是过于让人心酸了,我想也不用客气了,干脆就跟着师公他们在桌子边坐好。

    “这湖水这几天不能喝,所以没有水,大家就坐坐吧!”六姑见我们坐下来了,却又一反刚才的生疏,反而客套了起来。

    “为什么不能喝?”小白似乎对于六姑有一种急切感,跟着就开口问道。

    我连制止的时间都没有,他的话就已经出口了,六姑的脸立马跟着就是一沉道:“这事应该问你们吧?你们从阴河下面上来,不是应该更清楚吗?”

    “咳!”苗老汉忙重咳了一声瞪了小白一眼,才看着六姑道:“我们是从阴河上来,差点就被这湖水给淹死了!”

    六姑看了看苗老汉,沉沉的叹了口气道:“阴河是这湘西的黄泉道,你们中间有鬼差应该是知道的!可这湖你们知道是什么吗?”

    “什么?”魏燕听六姑点明得如此清楚,干脆就将六朝前一伸道。

    六姑瞄了魏燕一眼道:“你做鬼差还没多久吧?如果再久点你就知道,你们将灵体引上路之后,他们都会按着阴路到一个地方才能进入黄泉道的!”

    “你不会说是望魂台吧?”魏燕有点不确定的道。

    “不可能!”师公突然大吼一声,两眼沉沉的看着六姑道:“如果那湖是望魂台,连着阴河,那田大收在阴河里面养着蛊怎么会没事!”

    “这养蛊之事我就不清楚了,我只是守在这望魂台里,不让那些进入黄泉道的灵体再跑出来!这望魂台的水直接朝黄泉道流,说明下面灵体大动或是有什么事情发生。”六姑对于师公的话不恼也不恕,转过头轻轻的看着我道:“你身上有索魂引,还是我那个执拗的大姐种下的?”

    “是!”我一直不想去回想被种下索魂引的事情,可后来这后面又牵着长生,生命危险没有过,反倒三番五次因为索魂引被长生救了。

    可按理说我身上应该没有索魂引才对啊?长生不是说在蛊洞时,他已经将索魂引斩断了吗?

    “你知道索魂引吗?”六姑两眼透过昏暗的灯光,沉沉的看着我问道。

    “这不就是借寿的东西吗!你还是快点告诉我们,这望魂台的水到底是为什么朝下流吧?还有啊……”苗老汉听着六姑有一下没一下的,急急的开口道。

    我听着他说话就知道他肯定是想让这六姑想办法救长生,忙打眼色,却见师公已经伸手将他的嘴给捂住了。

    六姑对苗老汉的话充耳不闻,只是沉沉的看着我道:“索魂!索……这是没有才索啊!”

    “长生命应夭折,罗婆婆为了救他,所以才给我种了索魂引。”我只得如实地道,可对于师公所说的六姑可以救醒长生实在是不大相信。

    这位巫婆虽说看上去年纪不小了,可他说长生的奶奶是她大姐,按理说巫术应该没有罗婆婆强才是啊?

    “长生吗?”六姑瞄了瞄我,掐了掐手指,似乎想到了很久以前的事道:“以前我跟大姐一块学算,算子嗣时,我连官鬼都没有,该终身不嫁。可大姐虽有官鬼却又子孙未上卦。她那时就口出狂言,连愿自己短命百年,也要留下子嗣不要断了巫术的传承。没想到她还真的做到了,果然跟小时候一般的执拗啊!”

    “六姑!”我见她回忆往事,可我们的时间实在是不多。

    长生还放在林子里,王婉柔还没有醒,师叔还不知道到了哪里了?其他人都要尽快的挖出来!

    “阿妹不要急!”六姑被我一叫,又瞄了我道:“这索魂引索的不是你的魂,而是你魂长生伢子的魂!”

    “什么?”苗老汉猛的一惊,差点将和他坐同一条长凳的师公给掀了下来。

    六姑两眼依旧紧盯着我道:“索魂引借寿借力,但不索魂!是仆索主魂,这是我大姐想出来的好办法。”

    “怎么说?”师公两眼也是一直,沉沉的看着六姑道。

    “我说过大姐没有子嗣的!”六姑看着我们,似乎有点不好意思的道:“长生叫我大姐做奶奶吗?”

    我听六姑这问题有点怪了啊!

    心里开始暗惊长生不会不是罗婆婆亲生的孙子吧?如果不是,六姑不会不救长生了吧?

    “你想说什么!”师公教过长生不少东西,这会也沉沉的看着六姑,语气不大好的道。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长生才是我大姐的儿子!”六姑突然一转头,死死的盯着我道:“大姐为了让长生活下来,估计就一直在等你!”

    “你说什么?”我感觉这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了吧?

    罗婆婆为了让长生活下来,竟然一直在等我?而且还是罗婆婆的儿子不是孙子?

    明明是我们在去隆回的车上巧遇到长生的,而且他明明就比我大两岁,怎么可能说是等我?

    “当年罗婆子不会是真的和田大收一块了吧?”师公突然脸色一沉,看着六姑的眼几乎瞪出来的道:“罗婆子给长生养了肉蛊?”

    “没错!种过肉蛊就会受蛊力所控,这样将长生放入石棺之中,能保命却又不长!”六姑沙沙的笑着,似乎又有点心痛的道:“我那大姐几十年未曾来找过我,那年竟然走了好几天路到村子里,求我!”

    “求你什么?”我心想这六姑话说果然不爽快啊!

    “求我日夜看着望魂台,如果一年之内长生的魂到望魂台让我拘了魂给他送回去!”六姑沉沉的盯着我,沉重的道:“你现在知道为什么要在你身上种索魂引了吧?”

    “只要长生的魂有离体的现象。就会被我索走而不会归阴?”我脑中猛的就是一沉,如果真是这样的那罗婆婆的心思可真是不好揣摩啊!

    “呵!呵!”六姑又笑了笑,指着外面道:“所以今天看着你们从湖里拉着一个全身长满藤子和柳条的人出来,我就知道那人肯定就是我那大姐的儿子了!”

    “你怎么肯定?”我没想到六姑还看到我们从湖里拉着长生出来,却又有点不服气。

    元辰夕也是全身长满了藤子和柳条啊,如果那水行棺材里真的埋的是元辰夕的话,那六姑岂不是看错了。

    “蛊性强。身上又有巫术的痕迹,加之印堂黑而无光,定是我们巫术专承之人!”六姑十分肯定的道。

    “你有办法救醒他吗?”我也懒得跟他扯,直接盯着她的眼问道。

    “六姑让你进来就是要想办法救长生的!”师公看bái chi一般的瞪着我,朝六姑道:“要准备什么吗?”

    “只要大姐种了索魂引就好办了!”六姑看了看我,又看着窗外道:“应该快回来了!”

    “谁回来了?”小白忙朝我靠了靠,两只小眼瞄着窗外道。

    “去找长生的!”六姑见小白有点紧张,脸上难得带了点轻笑的伸手摸了摸小白的头道:“你也是从石棺里出来的?”

    “嗯!”小白对六姑这一下的亲近有点不适应,点了点头竟然露出了一点亲近的感觉。

    我看着这个一辈子没有嫁人,也没有孩子的老人,突然感觉她一头的黑发都不能掩饰她身上的沧桑。

    “还没回来,我就给你说说这村子里的事情吧?”六姑看了看窗外开口道。

    “这村子里的人都好奇怪啊?他们都是那种人吗?”魏燕吞了吞口水,话却还是只说了一半。

    “阴阳人吗?”六姑看着魏燕吞口水的样子,点了点头道:“这村子里专出落花洞女!”

    “不是田家寨吗?”我猛的想到我娘是出自苗家寨的啊。怎么可能是这村子里出落花洞女。

    {本章完}18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