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四百六十三章 更好的东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外卖小哥灿灿一笑,最终还是伸手将那个玩偶拿在了手中,“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我要再不拿,真的也就不配当你这个朋友了。这个恩情我接下了,算我欠你一个人情,如何?”

    “欠个屁的人情,拿了这个,说明你看的起我,你要不拿,我扭头就走了呢。行了,废话也别说了,赶紧看看这玩偶到底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吧。”

    他拿下来了,我也就稍稍松了口气,这么一直推让着实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情啊。

    玩偶看不出究竟是个什么东西,看起来也是有些怪怪的,脑袋上面长着三只眼睛,单单那眼睛都占据了大半张脸。

    没有耳朵,也没有嘴巴,整个脑袋上上面似乎只有眼睛。玩偶的身上是一件绿色的衣服,跟它脑袋上的颜色可谓是一模一样。

    也不知道是谁设计的这个玩偶,估计设计玩偶的人跟这玩偶一样,脑袋上面顶着一个呼伦贝尔大草原吧。

    “这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怎么看怎么丑。”我瞅着玩偶瞅了半天,越看越觉得丑。

    “你懂什么呀,多好看,真是不懂得欣赏。”

    “就是就是,明明这么可爱,你却说丑,真是没有一点眼光。”

    我的话音刚刚落下,小金跟小紫就一人一句数落我起来。也就一转眼的功夫,她们两个就莫名其妙的站在了统一战线上面。

    外卖小哥站在一旁傻乐,也不言语,甚至连手中的玩偶都差点脱手掉在地上。

    “我说小金,这玩偶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你们两个都说这是好东西呢?我也看了半天了,根本就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啊。”

    看不明白,自然是要问的,而小金就是一个最佳的询问对象。

    “用看的当然看不出来了,只是可惜了这么一个可爱的玩偶了。”小金略显失望的盯着那个玩偶。

    “什么意思?”外卖小哥再出施展出那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假傻的本事,一脸茫然懵逼之色。

    “虽然不知道是谁放在里面的,但这个玩偶的身体里面有东西,只要把这个玩偶拆开,就可以拿到里面的东西了。”

    “哦?玩偶里面有东西?”我微微一怔,这还真就让我没有想到,竟然还有人往这么丑的玩偶里面放东西。

    不过仔细想想似乎也在情理之中,像这种难看的玩偶,就算丢在地上都不会有人多看一眼的。

    或许,将玩偶放在这里并且留下纸条的人,可能也是这么一个想法。

    什么叫做有缘人,能够将之拿在手里的才是有缘人。

    “那我就拆开了?”外卖小哥冲着我们询问了起来。

    “拆呗,啰啰嗦嗦的,真是的。”小金再度撇撇嘴,递过去一个鄙夷的眼神。

    不单单是小金,小紫也同样朝着外卖小哥递过去一个鄙夷的眼神,顺势又在他的脑袋上轻轻拍了一巴掌。

    “好吧,那我就拆开了。”说着,外卖小哥直接将手中那个看不出材质的玩偶给摔在了地上。

    也不知道他到底使了多大的力气,我甚至感觉地面都有点微微的颤动,而那玩偶,也被直接摔的粉碎。

    玩偶粉碎,但里面的东西看起来却是没有丝毫的损伤,那是一个圆形的东西,黑乎乎一片,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外卖小哥犹豫了一下,弯腰将那东西捡了起来,观察了片刻之后顺势递到了我的手中。“李英兄弟,你快瞧瞧这是个什么东西吧,似铁非铁丝木非木。”

    我拿在手中端详了片刻,不由得一阵苦笑,这年头,怎么都喜欢玩鲁班锁了吗?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个应该是个鲁班锁,可惜我不会玩这个东西。”小紫虽然没有触碰那鲁班锁,但侧着脑袋看了几眼之后,就非常肯定的朝众人说道。

    “鲁班锁?这是什么东西?李英兄弟,你知道吗?”

    “我知道一点,说起来,跟你碰面前不久的时候,刚好也遇到了一个,稍稍研究了一下,估计费点时间,应该可以解开。”

    “你竟然能够解开鲁班锁?”小紫忽然惊呼了起来。

    “能解开就解开呗,至于这么大惊小怪的嘛。”小紫的惊呼似乎吓了小金一跳,顿时有些不满的埋怨起来。

    对于小金的埋怨,小紫充耳不闻,“能解开这个,自然是在智慧上面高人一等,修炼起来也是如虎添翼,再加上他已经淬炼过身体,只要修炼我的功法,绝对可以一日千里。”

    “呵呵,你就别打我的主意了,我是茅山弟子,自然是修习茅山的东西,别的东西我也是不能学的,就算要学,也得问问我的师父才行。”

    “那你去问问你的师父啊。”小紫愈发激动了起来。

    “我师父?我倒是想要找到我师父,可惜我师父他老人家云游去了,现在究竟在游到了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我耸耸肩,无所谓的说道。

    当然,这样说的目的就是让小紫打消她的念头。

    别的暂且不说,单单外卖小哥的心里肯定就不会好受,毕竟,在小紫的口中夸赞另外一个人比自己更强的情况下。

    果不其然,当我视线瞄向外卖小哥的时候,果然在他的脸上看到了些许的失落与尴尬。

    “好了,学习你那功法的事情就到此打住吧,现在我需要一点时间来解开这个鲁班锁。”说着,也不管众人的反应,顾自走到了一张干净的桌子旁边,仔细观察着手中的鲁班锁。

    这个鲁班锁跟我之前解开的那个不太一样,不过整体来说,也算是大同小异,只要找到了关键的点,就能慢慢一步步的解开了。

    外卖小哥等人下意识就跟了过来,站在一旁默不出声的观察着鲁班锁在我手中不停的翻滚。

    前前后后用了差不多十三四分钟的时间,鲁班锁终于被我给解开了,里面锁住的,是一枚黑色的药丸。

    几乎在解开鲁班锁的一瞬间,就有一股子浓浓的中药味飘散而出。

    “这什么东西?”我拿起那枚药丸闻了一下,随手递给了站在一旁的外卖小哥。

    “一枚药丸。”外卖小哥肯定的说道。

    闻言,我的嘴角下意识的抽动了几下,“我当然知道这是个药丸,现在这个酒吧里面几乎全都被这个味道给掩盖了。

    呵呵,这样也好,无意之间,居然把那股子霉味给遮住了。”

    “苏修,赶紧把这个药丸吃掉,要是再迟一些的话,药效就算都散了。”看到被外卖小哥拿在手中的药丸,小紫那边已经迫不及待的催促了起来。

    “吃掉?这个真的能吃吗?”外卖小哥一脸疑惑的盯着那枚药丸,却没有将之放入口中。

    “让你吃就吃,哪里那么多的废话,你觉得我会害你吗?”小紫瞥了瞥嘴,似乎有些不太高兴。

    我下意识朝着小金看了过去,既然她之前说那玩偶是个好东西,自然也是知道这药丸究竟是干什么的。

    见我看自己,小金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示意这个药丸可以吃。

    “苏修兄弟,你就不要客气了,既然小紫说这东西对你有用,就直接吃下去就可以了,放心吧,有我在这里,若是你真的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我也好及时帮你叫救护车。”

    苏修盯着手中的药丸又看了几眼,这才直接塞到了嘴里。

    在那一瞬间,外卖小哥的五官顿时扭曲在了一起,就好像吃到了什么刺激性非常大的东西一般。

    这副表情一直持续了两三分钟,他的面部表情才开始慢慢平缓下来。

    “真是难吃啊,也说不来是个什么味道,酸甜苦辣咸,五味俱全啊。”外卖小哥吧砸了几下嘴巴,长长的舒了口气。

    “只有这种味道的感觉,难道没有其他的感受吗?”

    “其他的感受?暂时倒是没有,没有感受不是最好的结果吗?”正说着呢,外卖小哥的话音猛然一顿,随即又倒吸一口凉气,“我的个天,这什么情况,我不会中毒了吧,我怎么感觉身上有成千上万只蚂蚁在上面爬啊。”

    成千上万只蚂蚁在身上爬?说起这个,我倒想起之前在工地那边的情况了,当时我不也是浑身上下犹如千万只蚂蚁在爬吗?

    难道说,这枚药丸起到的作用跟那些冤魂厉鬼还有英魂集中起来的效果相同?

    这是要改变命格了吗?

    “额……苏修兄弟,如果可以的话,我劝你用最快的速度回家去吧,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啊。”原本我还想要说些什么,但看到外卖小哥的额头上已经开始缓缓往外渗出淡淡的黑色的东西时,我不得不提醒了一句。

    “回家?为什么?若是不回去,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

    “这个嘛,天机不可泄露,听我的准没错,抓紧时间回去吧。”说话的工夫,一股腥臭的味道已经开始以外卖小哥为中心扩散开来。

    小金的反应比较强烈,下意识就用手捂住了口鼻。

    “什么味?怎么这么臭呢?”这个时候,外卖小哥自然也是闻到了那股子味道,不由得开口冲我们询问起来。

    我微微一笑,朝着他指了指。

    “我去,我身上这是什么玩意儿?不行不行,李英兄弟,我先走一步,先走一步了,等回头咱们闲了再聊啊。”说完,不等我回应,外卖小哥就慌里慌张的冲出了酒吧,朝着远处奔跑而去。

    看到他奔跑的速度,我再度诧异起来,因为那个速度,差不多已经可以跟我施展雷公击剥咒时候相媲美了。

    当然,要真的攀比的话,他的速度还是会比我慢上不少的。

    如此一来,之前的疑惑似乎就解释的通了,虽然不知道到底什么情况,但他现在的情况似乎根本不能以常人对待了。

    说不定,这就跟他修炼的什么功法有关吧。

    “小金,咱们也回去吧,北城这边的事情,到现在基本上也算是结束了。等明天再把小白带回来,咱们就回洛城去吧。

    也不知道洛城你有没有去过,相比之下,感觉比这里好的多的多了呢。”

    “你不把这个带走吗?”小金并没有动,反倒抬手朝着吧台上的那张字条指了过去。

    “字条?这个还有什么用吗?东西都已经被苏修给拿走了呢。”我有些纳闷,有些不明白小金的意思。

    “嘻嘻,你难道就不想知道我刚才为什么催促那个苏修将玩偶拿走吗?其实吧,相比之下,这张字条才是个好东西呢。”

    “字条?好东西?有没有搞错,不过是一张黄的发黑的纸,上面写着一堆潦草不已的字罢了,我说小金,就算你想给我一些心理安慰也用不着这个样子吧。”

    “谁要安慰你了,这个真的是好东西呢,只不过那个小狐狸没有看出来罢了,起初的时候我还不太敢确定,但刚才我仔细想了想,已经想明白了,这个确确实实是好东西,名为气运。”

    “气运?又是个什么东西?难不成只要带着这张黄的发黑的纸条在身上,就可以好运连连了?”

    “这个怎么跟你说呢,这样吧,你先试试能不能将这张字条给点着再说吧。”小金顿了一下,再次开口说道。

    “点燃这张字条?真不知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嘴上虽然是这么说着,但我的手却是老老实实的将打火机给取了出来。

    打着火之后,直接凑到了那张黄的发黑的字条上面。

    很快,让我诧异的一幕就出现了,明明一张字条而已,还是那种随便从什么地方撕下来的一张纸,却怎么点也点不着。

    要说着不是纸,那也根本是不可能的,拿在手中,根本就是一张纸。

    “怎么点不着呢?”我放弃了,随即尝试着用手在那张纸上稍稍撕了一点。

    很轻松,那张字条就被我撕开一个小口子。

    “你再试试用别的办法,看看能不能把它给点着吧。”8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