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零零章 我名程飞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你知道你这是在做什么吗?要是要是莫秋他死了,这天罗地网必然崩溃,到了那个时候,这妖兽必然会击碎整个网,我跟风在天两人是根本抵抗不了。



    其他的宗门弟子更不用说了,只怕还没有出手就已经葬身妖腹之中。”宏千秋紧张道。



    在先前一个宗门弟子瞬间被妖兽撕碎身躯时,他就离那弟子最近,也是第一个闻到血腥味的。



    所有的宗门在为程飞一剑刺穿莫秋胸膛时而无不震惊着,谁也没有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凝望着那些程飞冷峻的侧颜,他们发现哪怕是面对着宏千秋的话语,他也依然面色不变。



    这让所有人感到惊讶,也让三长老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果说程飞的实力在莫秋之上的话,那这些人,这些所谓的宗门长老在他的眼里根本不在话下。



    什么时候这小子竟然变的如此之强,甚至是能够超越他师傅!



    “吼!!”



    一声兽吼在这天罗地网中响了出来,那粗壮的前肢撞击在网上。一圈圈青色的光芒自兽爪这暴烈而出,以至于整个网都为之颤动了起来。



    少了一个人灵力的支撑,少了一个人灵力的分担。这对于风在天和宏千秋而言,却是莫大的压力。



    “该死!”



    风在天咬紧牙关道。



    他无法将注意力集中在程飞的身上,也无法从自己体内在分拨出一丝灵力来防备程飞。这一人一兽已经对他造成了巨大的威胁,随时都有致命的危险。



    “我还没有我还没有死。”



    莫秋剧烈咳嗽一声,一口鲜血从他的口中喷了出来。



    程飞面色不变,手中的金色剑刃顺势而下,直入了莫秋的心脏之处。伴随着一声清脆有力的噗呲声响,鲜血在众人的眼中飞溅,在所有人那目瞪口呆之余心起恐惧。



    “是么?今天的你必须要死!”



    金光消散,程飞深吸了一口气,他随即看向前方那正苦苦支撑着天罗地网的两个人,面带微笑道:“二位是自己来?还是我亲自动手?”



    “你!”



    宏千秋刚说出一个字,他立马闭上了嘴。在他的前方,他看到了程飞那一脸犹如万年寒冰般的面容深深的震撼着。



    他在宗门这么长时间以来,见过了不知道多少的弟子,却从来都没有遇到过一个像程飞这般拥有蛮横实力之人。不光是他,只怕是连风在天都没有预料到。



    他不想死,即便是现在收起了灵力,那妖兽必然最先扑倒他。到了那时候,就算他不想死,也难。



    程飞微微皱眉,他抬起左手,掌心之中的金色光芒再一次凝聚起来,挥手之余,凌厉的剑气席卷于宏千秋的后背,使得剧烈疼痛的宏千秋大叫一声,慌忙后退了数步。



    天罗地网消失,风在天震惊之中,赶忙跃到了一旁。



    他已经感受到来自妖兽那心底深处深深的痛恨之相信,感受到了妖兽那狂暴的灵力正四处狂虐着。



    “哈哈哈,堂堂一个风家统领的弟弟也要这么躲么?”



    三长老大笑一声,道:“现在知道我御神学院的厉害了吧,早干嘛去了?我这徒弟可是厉害的狠啊!”



    听到三长老的话,程飞并没有感觉到惊喜。相反他的眸光却是盯在了四周将目光聚集在他身上的宗门弟子们。他比任何人都要明白,自己一旦出手,往往最先被这些宗门偷袭的就是自己。



    何况,在他的面前,有着宏千秋,有着风在天。而莫秋的尸体直挺挺的躺在自己的面前,早已死透。



    即便只有金丹境六阶的实力,即便连元婴境都没有达到。但此刻的他,为了那妖兽的妖丹,他也顾不了那么多,大不了拼死吸收断魂毒草,省去这些宗门的念头。



    “程飞,为师担心你的身体,也担心你灵力可能支撑你不了多久?知道你的苦衷,也自然知道你这么做都是为了宗门,但是,谁都有一个极限,谁都有一个最后,还是让为师来吧。”



    三长老心疼道。



    程飞对于他们学院而言,占据着非常重要的地位,若是他陨落在这森林之中,那将会给宗门带来不可挽救的损失。



    这是他不想要看到的一点,自然也不是他想要面对的。



    程飞深吸了一口气,他之所以站在所有人的面前,之所以要出手,完全是为了眼前这一头逐渐被天罗地网所消耗妖气的妖兽。



    凡是看守天才地宝的妖兽,其妖丹必然长期吸收着天地灵力,哪怕是同境界的妖兽都没有这些看守天才地宝妖兽要强。



    要知道,它们常年在这毒草的身旁,丹田也吸收了不少的效力。



    换句话而言,这些妖兽才是真正的宝贝,才是最应该被那些宗门所需要的资源。



    若是程飞再晚一步出手,这妖丹必然会被这些宗门所得,到了那时再出手,已经无济于事。



    断魂毒草固然好,生长的条件固然苛刻,可它一时之间那些宗门也不敢轻易的去碰它。



    没有程飞的万年免疫毒体,也没有三长老能够用自身的灵力形成天然防护来铲起这些毒草。



    “不,师傅,这一次我要亲自来!”



    程飞沉声道,看着眼前毫不退让的宏千秋,他双眉一皱,眼神狠狠一瞪,随即手掌挥起之时,剑伯那澎湃的灵力夹杂着他的气息随即而去,重重的拍打在宏千秋的面庞上。



    “嘭!”



    一声轻响在所有人的耳畔处响起,宏千秋的身躯在程飞的一掌之中被重重的扇向了树林之中,整个身躯都已经没入了这树林之中再也无法寻到他半点气息。



    “就这么的被扇死了?”



    一个青年男子惊奇道。



    “不会吧,这才小小的一扇就能够将一个元婴境二重的强者给扇的没了气,这程飞究竟要有多强啊?”



    “我难道是在做梦吗?这这怎么可能?”



    几大宗门的人小声呢喃着,眼神落在那被一具尸体也压扁的草丛中时,他们各个惊慌失措,言语之中的紧张感使得他们内心真正的恐惧暴露无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