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9章 察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秦阎漠去上班后时星璨原本想着再睡一会儿,结果还穿着睡衣的小包子就走进卧室了。

    时星璨歪过脑袋看见他被冻得通红的鼻子很是心疼,连忙说:“快过来!”

    小包子甩着两条小短腿跑到时星璨面前,却没有钻进她温暖的被子里。

    “快上来,小心感冒了。”

    小包子摇了摇头,说:“妈妈你会冷吗?”

    时星璨失笑,温柔的把他抱到了床上,笑着说:“你才是会冷的那个。”

    小包子没说话,只是把脑袋轻轻放在枕头上,表情很是失落。

    察觉到他的不对,时星璨收敛了微笑, 目光中满是担忧。

    昨晚她本来想找小包子好好聊聊的,后来被秦阎漠一捣乱就全给忘了。

    “小包子,我们今天去找江小胖玩好不好?”

    小包子摇头,表情依旧失落。

    “奶奶她是不是不喜欢我了啊?”

    时星璨心脏陡然一跳,接着装作若无其事的笑道:“怎么会呢?奶奶最喜欢的就是你了,爸爸有时候都要挨骂,就你没挨过骂了。”

    “真的吗?”小包子抬起脑袋,大眼睛里是满满的期待。

    时星璨违心的点头,笑着说:“当然是真的了。”

    “就算奶奶知道我不是爸爸亲生的也一样吗?”小包子纯澈的眼睛让时星璨不知该如何回答。

    她只能笑笑,转移话题道:“早餐吃了吗?我们一起下去吃早餐好不好?”

    小包子的注意力并没有被她转移,反而敏锐的察觉到了她的不安,语气更加失落:“我知道了,待会儿我就下去吃早餐。”

    时星璨被他不符合年龄的失落弄得微怔,随即想到他从小就是一个失落又敏感的孩子,更加心疼。

    她强撑着身体上的不适从床上下来,披上了外套,抱起小包子往他自己的房间走,说:“我们先去换衣服,然后我带你去江小胖家玩好不好?”

    小包子只是把脑袋枕在她的肩膀上,眼底似乎有隐隐的泪光。

    时星璨不知该如何安慰他,虽然她的性情比秦阎漠温和,但秦阎漠反而比她更有办法哄孩子。

    “妈妈,你会不会也不要我?”

    时星璨把他放在床上,从衣柜里拿出衣服,温和的笑着:“我永远都不会不要你的。”

    小包子这才有些安心的点头:“要是奶奶和爸爸都不要我们了,我们就去外面住。”

    时星璨失笑,揉揉他的脑袋,帮他脱下了身上厚厚的睡衣:“爸爸和奶奶不会做那种事的。”

    就算白蓉华内心再膈应小包子也不会因为这种事就把一个还没读小学的孩子赶出家门,更别说把他们两个一起赶出去了。

    小包子很喜欢白蓉华,在时星璨失忆的那段时间里,秦阎漠没精力看着他,是白蓉华每天哄他睡觉陪他玩耍。

    所以当白蓉华昨天第一次对他露出失望的表情时,他很想放声大哭。

    但他没有这么做,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在杜铭家玩了一个下午。

    时星璨没注意到他的心里变化,生下小饺子后她就没怎么给小包子换过衣服了,夏天的时候衣服少还宽松,换起来很简单,到了冬天显然就不行了。

    “妈妈,痛。”小包子抬起脑袋,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是满满的委屈,“手动不了了。”

    时星璨勉强朝他笑笑,面色有些为难:“好像衣服有些小了,平时奶奶都是怎么给你穿的?”

    小包子扭动着身子没说话,时星璨帮他把衣服脱下来,他才跳下床,光着脚蹦跶到衣柜前,踮着脚指着一件墨绿色的棉袄说:“那件!”

    时星璨拿出那件衣服,猛然惊觉小包子已经可以穿这么大的衣服了。

    当初把他从曲钟家厨房救出来时还是小小的一个团子模样,连话都说不清楚,只会抱着她的大腿哭。

    现在已经长这么大了啊。

    时星璨很是感慨,庆幸当年自己救下了小包子,不然她真的会后悔一辈子的。

    小包子不知道她的内心波动,见她站在原地半天没反应,还歪了歪脑袋,问:“妈妈,你怎么了?”

    时星璨回神,再一次笨手笨脚的给他穿好了衣服,小包子自己扭着身体,调整了一下毛衣,总算穿好了衣服。

    时星璨松了口气,感慨照顾孩子真不是个简单的活,同时佩服白蓉华,竟然能同时照顾两个孩子。

    就算有保姆这也是件很累人的活啊。

    小包子牵住时星璨的手,神色有些紧张:“我们要下去吃早饭吗?”

    时星璨捏了捏他软软的手心,笑着说:“不能让奶奶一个人吃早餐啊。”

    小包子‘哦’了一声没再说话。

    时星璨刚推开房门就看见了正准备敲门的白蓉华。

    白蓉华没想到会看见时星璨,愣了一下,问:“你没和阎漠去上班吗?”

    她今天难得赖床,躺在床上听见秦阎漠开着车子离开的声音才慢吞吞的起床,收拾妥当之后又是一番纠结。

    要不要去给小包子换衣服呢?

    那孩子醒来没发现人肯定会哭的吧?

    但是白蓉华又怕现在直接面对小包子自己的心态会崩,忍不住对小包子冷漠。

    这样反而会更伤那孩子的心吧?

    思来想去,白蓉华还是决定起床来一趟,万一小包子穿着睡衣就到处乱跑给冻感冒了就不好了。

    但是她没想到自己一推门就能看见时星璨。

    时星璨轻咳一声,笑容透着些许尴尬:“我今天身体不舒服,在家休息一下。”

    白蓉华正想说什么就瞄见了她领口露出的一个小小的红点。

    白蓉华之前和秦晟结婚那么久又怎么会不知道这是什么,笑容难得有些促狭:“既然不舒服就好好休息。”

    时星璨脸色微红,声音也变小了一些:“嗯,妈您也要多休息一下才好。”

    白蓉华笑笑没说话,她的目光移到了时星璨身后的小包子身上。

    正好对上了他如黑葡萄般两颗大大的眼睛。

    小包子下意识的往时星璨身后躲,目光闪烁。

    白蓉华怔在原地,这孩子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她将目光移到了时星璨身上。

    时星璨一对上她疑惑的目光就知道她想问的是什么了,微微点头,神色有些凝重。

    白蓉华沉默了几秒,心底莫名因为小包子的反应生出些许心疼。

    她勉强挤出一个笑容,俯下身子摸了摸小包子的脑袋,问:“小包子,今天是妈妈给你换的衣服吗?”

    小包子微微探出脑袋,纯澈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白蓉华,微微点头,说:“嗯,我早上去找妈妈了。”

    时星璨立马笑道:“是啊,这孩子早上穿着睡衣就来了,我都怕他感冒。”

    白蓉华牵起小包子的另一只手,语气温和:“下次不能这样了,感冒了是要吃药的。”

    小包子点点头,没再说话。

    白蓉华咬了咬唇,和他们一起下了楼。

    吃完早餐后,小包子就一个人跑到后院玩雪了。

    白蓉华和时星璨站在院子中间的摏树下看着远处的小包子。

    “星璨,那孩子早上和你说了什么?”

    一片雪从树上滑落,掉进时星璨的脖子间,把她冻得浑身都哆嗦了一下。

    白蓉华见状和她一起走远了一些,把自己的问题又问了一遍。

    时星璨叹了口气,把小包子早上问的话和白蓉华复述了一遍,说:“妈,如果您真的接受不了小包子我和他可以一起搬出去住。”

    不等白蓉华说什么,她又忙不迭的解释道:“我不会让阎漠和我们一起走的,他可以在您那住一段时间,在我这住一段时间。”

    白蓉华看着面前白的有些刺目的雪,声音从寒风中飘进时星璨的耳中,带着无尽的悲凉:“阎漠怎么可能会想和我一起住?”

    时星璨微愣,接着立马意识到她还在为昨晚对秦阎漠说的那些话而懊悔。

    她立马解释道:“其实阎漠没有生气。”

    “我当然知道阎漠没生气。”白蓉华声音淡淡的,“阎漠不是容易生气的人。”

    只是自己昨晚说的话一定让他很失望吧?

    时星璨沉吟片刻,说:“他很伤心。”

    “我知道,他这辈子最讨厌的人就是秦晟,我说他像秦晟,他肯定伤心。”白蓉华语气透着淡淡的无奈。

    “但是我也没办法,直到现在我看见他的脸都会觉得看见了秦晟。”

    时星璨轻轻阖上眸子,缓解一直看雪对视觉造成的疲劳,说:“他们只是长得有点像罢了。”

    白蓉华转过脑袋,直视时星璨恬静完美的侧脸,一字一句道:“不,他们的性格也很像。”

    时星璨勾唇轻笑一声,摇头道:“不,阎漠温柔多了。”

    “你见过秦晟了?”白蓉华反问。

    “嗯。”时星璨点头,“昨天我背着阎漠悄悄去监狱看了一眼,他是个很有气势又很……冰冷的男人。”

    虽然他会笑会闹,但是时星璨还是能感受到他骨子里透出来的冰冷。

    时星璨的话似乎勾起了白蓉华的回忆,半晌,她自嘲的笑笑:“是啊,是个很冰冷的男人,当初我怎么就看上他了呢?”

    时星璨闻言紧张的看着白蓉华,生怕她一个想不开当场失控。

    阎漠好不容易才和白蓉华团聚,她不想又出什么意外。

    但白荣华的心里明显比时星璨认为的还要好,只是淡淡的看着自己红色的靴子,说:“我们进去吧,再看下去要雪盲了。”

    时星璨‘嗯’了一声,把小包子唤到自己身边带着他走进了别墅。

    请记住本站:花香居 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