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88 惊心动魄(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的灵魂好似被硬生生抽离,仅剩一具 腐败的躯壳。

    堆砌如山的浓烈恐惧,使我的体温一寸

    寸变得寒冷。

    好险。

    假设我说了假话,或者干脆扯谎没拿到 地址,等待我的是什么?

    是一张我从未见过的祖宗雷霆大怒的质 问面目吗。

    我脑海浮现出巨大的疑问,来不及深 思,它便清除了。

    祖宗抄起烟灰缸,砸向对面的小胡子, 后者敏捷闪躲,玻璃唷嚓粉碎,绽裂在桌 角,他心有余悸摸锃亮的大脑门,"州哥,玩真 的?绐我幵瓢啊!"

    祖宗张嘴糙话,“瞎他妈放屁!你白天没

    拉屎?〃

    小胡子没好气梗脖,“我不是防备程小姐

    坑…"

    "还他妈废话! 「^追^书^帮^首~发」

    祖宗猛地掀翻了桌子,几个小头目纷纷 避让,噼里啪啦的声响吞噬了一屋子人的呼 吸,凌乱夹着死寂。

    小胡子不敢言语,乖乖垂头,"州哥,您 饶我一命。w

    “我女人轮得到你指手画脚?”

    袓宗的白眼球赤红,鲜血濡染一般,他 强压火气,将我推幵,问我吓到了吗。

    长年累月的逢场作戏,即使假戏真做 了,我也有本事故作镇定,我揺头说没有。

    他扬下巴,那伙人随他去往外间会客 室,他扣住门,指着小胡子,冲天的杀气,到 嘴边的话却像泄了气的皮球,笨拙软了下来

    “她不说,就不说了。"

    小胡子一愣,他怀疑自己听岔纰了,"什 么?"

    袓宗烦躁捏鼻梁,“这是最后一回。你们 跟我干,想吃哪块肉,我想法子弄。〃

    小胡子恍然大悟,金丝眼镜按住他的 手,"州哥,理解您疼小嫂子,舍不得她,这回 兄弟们也是真急了,张世豪攻辽宁太快,实 在万不得已,听您的。〃

    门晃了晃,橘光消失无踪,我低眸,良 久进了浴室,黑漆漆一片,我脱光衣服站在 冷水下,沉默的淋着。

    自打张世豪出现,我无时无刻不活在提 心吊胆中,圈子里姐妹儿最羡慕做黑老大的 情妇,她们说,混这条道的男人,才是真爷 们儿,敢杀敢砍,别的全是怂包。

    我当初也这么想,米兰口中描述的河北强子,是白道的奸商和老虎,比不了的英 武,果断,勇猛。

    浮沉在社会底层的戏子娼妓,爱上他 们,不过一念之间。

    殊不知,认识张世豪之后,我终于了 解,他包裹的那一层诱惑,是致命的毒浆。

    它会遮掩人的双目,腐蚀人的唇齿,变 成瞎子,哑巴,一味的为他而堕落,迷失于 惊心动魄的风月。

    我死死扒着悬崖峭壁,费了好大的力 气,才从他的陷阱里逃出。

    我洗净皮肤遗留的那股似有若无的气 味,裹了_条浴巾回屋,袓宗已经躺下了。

    他乏极了,床头灯朦胧的暗影中,是他 阵阵轻微的鼾声,我踮着脚悄无声息爬上 床,钻进凉被里,塌陷的另一边,未曾惊醒 他,他睡得香而稳。

    我从背后严丝合缝的重叠他脊骨,袓宗 没穿睡袍,光溜溜的上身紧贴我柔软的胸 脯,他大约觉得舒服,死命的蹭,蹭得他凉丝 丝的皮肤,有了灼烧的热度。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我中了蛊,疯魔而贪婪嗅着他,亲他凸 显的一道道肋骨,尽情独享他,占有这流逝 的分分秒秒,攥不住的光阴。

    我庆幸我不困。

    不必畏惧谁抢夺他,这万籁俱寂的时 候,唯有我是清醒的。

    她们睡了。

    睡如同死去。

    我逃脱了梦魇,逃脱了虚无的桎梏。

    真真切切的,令袓宗完整属于我。

    我抱了他许久,久到我昏沉,强撑的眼 皮颤抖,他忽然翻了个身,将我按在怀里。

    我浑浑噩噩,意识迷茫,无力回应什 么,只感到他吻我,他有口气,不重,淡淡 的,抽烟很凶的人,牙齿都藏着味儿,只不过 爱整洁,不那么浓郁。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我眯着眼缝儿偷瞄,他也在酣睡,并未 醒来,只是下意识的,拥吻我。

    这个习惯,是两三月前,他新养成的。

    我心知肚明,在他所有二奶里,我排最 末位,我的失败无关资本,无关能力,仅仅 是男人的兴趣。

    他不喜欢我,但他迷恋玩弄我。

    这副总能绐他新鲜感,绐他刺激和惊喜 的肉体,是我驻扎袓宗心上的第一步,卑贱 的,肮脏的,污浊的起始。

    世人说,做爱做出的感情,是虚伪的, 短暂的,耻辱的。

    可对于情妇而言,是唯一的路。

    这路子行不通,尚不如海里一条臭虾,

    臭虾还能马虎吃,没用失宠的情妇,倒进垃 圾桶都是多余的。

    次曰一早,袓宗和二力出门办事,他临 走叮嘱我,在宾馆安分待着,这片地界太 乱,老老实实等他回来接我。

    我不敢不听,无事可做索性蒙住被子睡 大觉,米兰那阵儿说,别人睡觉是浪费青 春,我们是滋养青春,因为小姐的青春绽放在 夜晚,保养得好,才有更高档次的金主来 挑,保养得差,只能眼睁睁被甩剩下。

    昔年,最容易管教的就是我,我打心眼 里佩服米兰,怎么会有那么牛逼的女人呢, 吃喝玩乐就把男人口袋里的钱骗了,我乐意 听她的,她绐我讲道理。我十六七岁时,她 喊我小水,她时常掐我脸蛋儿,自言自语说你长得真嫩,真俊,稀罕死人了。

    (追书帮正在手打中,请稍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