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88 惊心动魄(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她抽烟的姿态很张扬,她说二十年前, 我没你走运,那时的欢场,有韵味的婊子太 多了,都像李嘉欣似的那么漂亮,她不拔 尖,现在的姑娘,一拨不如一拨了。

    她要我听她话,她不害我,她把她没得 到的,都复制在我的人生里。

    可惜风水轮流转,男人宠得我翅膀硬 了,变成了最不听话的,和她近乎决裂。

    夜晚十点整,我和袓宗坐上了直奔东风 路的黑色桑塔纳。

    东风路与南坎儿胡同,相距一条南北通 达的长街、和一排老式炮楼,墙皮直掉渣, 十分陈旧颓败,弹孔打在上面,透出零零星 星的灯火,使这趟路程没那么寂寞。

    83号弄堂位于冗巷深处,拐进去再走几 步便是,左边毗邻死角,右边是一扇垮塌的铁门,穿梭铁栅栏,是一座规模不小的菜市 场,二十多排摊位,拥挤得很,白天热火朝 天的吆喝,夜深人静又仿佛荒芜人烟的坟

    墓。

    东风路在辽宁出了名的藏污纳垢之地,

    江湖的违法买卖,十有八九此处交接,极好 的地势,窄而静,交易泛水了,菜市场热 闹,蹿进去眨眼就没影,另一侧封死,高三米 的土楼,条子休想翻墙,动静闹大了,混子 立刻警觉,左右都是抓不住。

    车停泊胡同口,隐匿树冠遮掩的荫蔽 下,路灯照不着,二力领着一拨马仔率先跳下 探路,几束白晃晃的灯柱,刺得眼皮疼,约 摸十几分钟,婆娑的人影打破了巷子的静谧 诡异,祖宗推幵车门,朝我比划一个嘘的手 势,我心领神会,麻利跟上,他牵着我的 手,一路疾行迈进一间院落。

    荒芜,颓唐,断壁残垣,遍地狼藉,多 么悲惨的词语,都可以用来形容这座三面环 绕的满目疮癀的平房。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我问前面幵路的二力,〃这是83号? w 他心情不佳,沉声嗯,"里面是仓库,我 检查了,没有埋伏。〃

    祖宗扫视他,“现场情况。"

    二力为难,欲言又止,正巧我们一行人 抵达呼呼漏风的破门前,映入眼帘的一派景 象,我们心里都有了数,三百公斤重中之重 的白粉,价值上千万港币,怎可能藏在连门 锁都没有的仓库里。

    祖宗闭了闭眼,“白天你踩点,都他妈踩 你姥姥家去了?老子——"他察觉声调太高, 仓促控制住,二力语出惊人,"下午时,隔壁 才是83号,这里是81号。〃

    祖宗略怔住,二力指了指门牌,“我防止有诈,蛛丝马迹都不放过,还留了两个人盯 着,都没发现什么时候换的。"

    "州哥!〃

    袓宗失神之际,仓库里的马仔大叫,"有 一箱子白粉!〃

    我们迎进去,角落的干稻草堆里,若隐 若现埋着一只铁皮箱,马仔生掰锁头,一包 包码放整齐的白粉陈列其中,粗略估算,不 低于五百包,每包十克,缺失至少两百个箱 子,如此庞大的数目,押运出街巷未免太引 人注目,麒爷不傻,在东北绝不能这般堂而 皇之,我意识到不对劲,“是不是包太少了, 好歹一箱也得一百斤,否则运输都成问题。 样品吗?〃

    马仔翻腾底下,捞出一包拆开,就近递 绐小胡子,他接过闻了闻气味,顿时眼一 亮,命令四下搜寻的马仔,"继续找,仔细点,掘地三尺挖。挖到州哥有赏。"「^追^书^帮^首~发」

    相比他的兴奋,祖宗纹丝不动,他伫立 在残破的烛台前,睨着焚烧为灰烬的蜡烛和 香料,食指捻了一些,摊开融化,沙子似 的,起码风干了 _天_夜,他沙哑幵口,"不必 找了。〃

    小胡子不明所以,"州哥?是白粉!"

    这时二力焦黑着脸,走出角落,丟了一 袋子避孕套在稻草堆,"后头有十五箱避孕 套,挑拣着拆了几十枚,除了润滑油,什么都 没有。〃

    我蹙眉,有些不可思议,“什么套?"

    一道猝不及防的男音,从死寂的院落外 幽幽传入,〃沈检察长,这是唱哪出,我不记 得近期得罪过你。"

    低沉醇厚的回声击打着门扉,尖厉的吱 扭响,石破天惊,震慑如霹雷,整个仓库的马仔瞬间转身。

    方才黯淡的月亮,挣脱了乌云,清幽月 色渗入,铺满凹凸的阶石,逆光款款而来的 男人,在微弱跳动的灯火下,清俊的眉目渐 渐分明。

    张世豪头顶罩了一柄黑伞,随他跨入门 槛,阿炳利落合住,扑棱的烈风,猛灌进窗 子,将他衬衫吹得飒飒作响。

    这样的局势,绝非偶然,张世豪神色如 常,马仔整装待发,似乎早有所料,会有一 批人闯进这是非之地,原本张世豪是瓮中 鳖,顷刻间袓宗倒成了夹中兽。「^追^书^帮^首~发」

    不远处伺机以待的金丝眼镜,察觉到场 面失控,三五秒的功夫,他带领马仔从东南 包抄,祖宗做了截取张世豪全部白粉的打 算,他人露面了,势必为货物而来,我们找不 到,不代表不存在,金丝眼镜不了解仓库内的情况,他指挥下阵仗势如破竹,阿炳打量 张世豪,见他无动于衷,他豁着嗓子高喊,“ 动手。"

    三连发枪声,响彻云霄,惊了屋檐栖息 的麻雀,有几只撞上了射向高处的子弹,凄 惨嘶鸣,血泊如注。

    乌決泱浮荡在半空的脑袋,埋没于黑 夜,看不清身形,依稀分辨衣服摩挲的闷沉, 铺天盖地打西北方逼近,一霎那席卷这条弄 堂,所及之处,风起云涌,一只鸟也插翅难 逃。

    百余人迅猛围拢,两股势力隔着一条杂 草丛生的羊肠小路对峙,袓宗面不改色,张 世豪慢条斯理拆解着脖领处的纽扣,早前势 在必得的小胡子舔着嘴唇含糊了,他嘟囔了 句不妙。

    二力侧目瞧他,没吱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