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89对你最后一次【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拔幵迷雾,又见光明。

    袓宗收敛了煞气,他松开不着痕迹背在 身后的拳头,犹如什么也没发生,慢条斯理 穿西装。

    他报了一串数字,阿炳表情瞬息万变, 他不明白怎么发展到这一步,"豪哥!出他的 货,捅了娄子谁担?”

    黑压压的乌云,翻滚过张世豪凌厉的眉 目,"你他妈知道什么!撤!〃

    他三令五申,阿炳终究没胆量忤逆,他 特窝火,将手电筒往门滥儿撒野般一掷,〃豪 哥,您自己放弃良机,我们不图交待,您清 楚在做什么就好。"

    阿炳带着马仔走出院门,很快,张世豪 一方的人马全军撤离,金丝眼镜也挥手驱散 了袓宗的人。

    失去人墙阻碍,穿堂而过的夜风愈发烈烈席卷,只是刮不到我,祖宗折返挡在我身 前,他反握我的手,察觉温度很凉,微不可 察拧眉,〃车里等我。"

    我梭巡于他和张世豪之间,场合不适宜 我久留,他们想必还有不便我听的话说,我 迟疑挪动步子,心不在焉往平房外走,经过 他身旁,月色笼罩的暗影浮动半寸,他用只 我们两人能听到的低声喊我,“小五。"

    我呼吸一室。

    僵硬立在那儿。

    祖宗正观望这一幕,他眼底晦暗不明, 没有打断,也未曾强制催促我立刻离开,但 他并不欢喜,森冷至极。

    "怎么不敢面对我。w

    我发着抖,缓慢抬眸,和他对视。

    他曈孔里的湖光山色,盈盈波纹,昔曰 非常温柔,生动,含着诱惑的力量,此刻逐渐趋于平静,变得了无波澜,再无半分柔 情。那样冷漠,嗜血,痛恨的平静,倒不如激 烈的惊涛骇浪来势汹涌,至少是鲜活的,直 击人心的,滚烫的,我一时被冻得无所遁 形,心隐隐绞痛。

    他在万籁俱寂之际,忽而伸手摸我的 唇,我大吃一惊,仓促闪开,他不容我闪,扼 住我咽喉,拖拽回远处,拇指翘起,竖在我

    唇瓣。

    我一身冷汗警告他,“你别发疯。"「^追^书^帮^首~发」

    他厚厚的茧子,摩挲娇嫩的唇肉,痒而 疼,“我赌错了。"

    他话极少,字字珠玑,针扎刺骨,“我这 点情趣,程小姐不屑一顾,砸得稀巴烂,还 笑得如此得意。"

    张世豪禁锢我喉咙的手,升至五六分力 道,我根本招架不住,"你是真恨不得我死。”他嗓音暗哑,"可惜我不会如你愿。相反, 我今天的取舍,是最后一次。11

    我仰头干咳,索性十米之外有袓宗的监 视,他触碰了不久,便将我一推,干脆推出 了仓库。

    我匍匐在暗黄的瓦墙,揺晃的门扉遮掩 了我。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远方空旷的山坡,漆黑的树林,一派死

    寂。

    唯独这人间五月天,子夜的星辰那么

    壳〇

    他不再喊小五,而是三分戏弄三分薄寡 的程小姐。

    昨晚水池欢爱,竟然成为我和张世豪形 同陌路的诀别。

    我难过吗,可惜吗?

    我预想的解脱并没有降临,而是一副冷冰冰的枷锁,扣置于脖颈,沉重得无法喘

    息。

    往后的岁月,回归原本的位置,止步于

    禁忌之内。

    张世豪三个字,白驹过隙的某年某月某 曰,若我还想得起,他仅仅是我当年的一场 无端风波,一场阴差阳错,一场不该泛起的

    涟漪。

    从此,这个男人,和我再无交集。

    二力平息了局面,返回接我,我一言不 发跟着他上车,等了半小时,零零散散的白 光大面积汇聚一团,直奔西北方散去,袓宗 紧接着也跨进车厢,卷入一股枯草的味道。「^追^书^帮^首~发」

    他凝视我良久,我作好了洒下弥天大谎 撇清关系的准备,然而他深呼一口气,攥着 我的手,紧紧地,放在唇边,什么都没问。

    我的掌心被他滚烫呼吸浸湿,融了一层 细密温热的水汽。

    如此似曾相识的他,在沈国安带我约见 关彦庭平安无恙归来一晚,曾有过。

    他冲入浴室拥抱我,像走失家人的孩 子,满是丟掉一颗心爱糖果的绝望,不顾满身 水花的狼狈,他说幸好我还在。

    究竟是什么,在无力挽救的改变着。

    袓宗把我的手合住他心脏,背靠后座养 神,二力忍不住问他,“州哥,假如张世豪不 买账,他不退让,您打算”他踌躇片刻,看 了我一眼,“依照计划行事吗?"

    袓宗当机立断说直接动手,我赌他不会 不退,人不可能留下。

    小胡子夹着烟,"州哥不是全然没法子追 踪张世豪的白粉,目标太大了,他怎么藏?

    就算捏不到手里,总能绐他设障碍,堵得他 疲于应对。从深圳过香港,码头的录像他绝 对抹不了。"

    他坐在副驾驶嬉皮笑脸探头,"州哥,您 是这么威胁他的,对吧?"

    袓宗不耐烦,眉心间褶皱丛生,明显不 愿深入多谈,二力了解他脾性,捅小胡子肋 叉子,〃这不是关键。"

    “州哥,这可不地道,兄弟也甩膀子卖力 气了,您还瞒我。我长得像卖国贼,但我人 不是啊。"

    他忆及仓库场面,话锋一转义愤填膺大 骂,〃张世豪就他妈臭流氓下三滥!说土匪都 抬举他了,拿一堆避孕套耍人,玩咱呢?他 拿几双臭袜子,我都没他妈这么大气!"

    张世豪确实狂,太狂了,目中无人的狂。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