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90很难不爱他【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关彦庭露出我们进门后真正意义上的 笑,“沈检察长听过破了的镜子重圆完整如初 吗?冒昧以你为例,你与沈夫人二度结合,官场传言,感情淡薄许多。"

    他耐人寻味扫视我,“这才有程小姐美人 在侧。情能把握,沈检察长却把握得一塌糊 涂,变幻无常的大局当前,你不懂取舍吗。〃

    袓宗深知关彦庭一旦得偿所愿,麻烦将 是永无休止,沈国安千算万算才将他拒之门 外,他不会甘心被刀架住脖子打幵。可眼 下,过不了这关,迈不了这坎儿,后续全是扯

    淡。

    他猜不透他老子的想法,他没法开口承 诺,我故意装作不慎,踹了一下桌腿,紧挨 边缘的玉石托儿滚了滚,倏而坠落,我趁关 彦庭弯腰捡时,对袓宗小声说,"你去打电 话。〃

    他深吸一口气,阴着脸,径直走出包房。

    我坐在他的位置,托腮瞧着关彦庭,他 直言沈检察长对我有成见,把我看作公报私

    仇。

    〃那您是吗?〃

    他笑而不语。

    我舔了舔红唇,“同朝为官,总有彼此帮 衬的时候,谈不上朋友,也不必做敌人,仕 途之路会越走越宽,越平坦。既然您没有将 这批货上报省厅。"

    我端起酒盅,迎他的杯盏,“关首长其实 是愿意谈条件的,倘若不能百分百满足,良 州拿出百分之七十的诚意和代价,双方皆大 欢喜,好过结下梁子。〃

    「^追^书^帮^首~发」

    他执杯的手滞留半空,另一只覆盖杯 口,挡住了源源不断注入的水流,我来不及 收,一注浇在他手背,我慌慌张张挪开,这_ 拐15,反倒让自己遭歹央,溅湿了裙摆,他抬眸似笑非笑看我,“什么?"

    我一霎那想起他要求我使用的特权,柔 情万千喊了声关先生。

    我的媚态横生,秋波娇气,他才勉为其 难饮下那杯酒水。

    〃他绐我七成,余下三成,程小姐补足 吗?你肯补足,你乐见其成的结局,我也接

    受。"

    我一怔,“我恐怕不具备关先生想要的三

    成。"

    他眉目风流,清淡的墨香和浓烈的酒 气,在他身上恰到好处纠缠,〃程小姐找我那 晚,是怎样还情,照猫画虎。"

    我脑海深处千回百转,一帧帧犹如电 影,烧得唇齿发热,坐立不安,我从未那般彻 底的,无法抗拒的,嗅他的味道,尝他的津 液,感受他胸肌的滚烫。

    我舌尖打个转儿,本想问他你还亲上瘾 了,又不妥,硬生生咽了回去。

    "那关先生——〃我面庞绯红,别别扭扭, "不能伸舌头。〃

    他眼角噙笑,唇也微扬,正气透着一抹 不羁的好看,"程小姐筹码不足和我谈条件。

    他慢条斯理夹了一块西兰花,葱油油的 嫩绿,映得他曈孔意气风发,〃伸一半,否则 不谈了。"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我怎么确定,你伸的是一半?"

    他忍不住轻笑,〃你可以拿尺子量,多一 厘,我缩回去。"

    我嘴里咕哝,默许了。

    关彦庭见我这么老实,两根手指撩拨我 发丝,盘到耳后,腔调含着戏谑,"记得初 次,我错把程小姐认成土特产,你钻出大衣,伶牙俐齿反驳我,怎么,泼辣劲不敢用绐我 了吗〇 "

    他手缓慢下移,极快的速度掠过我胸 口,心脏跳动的地方,"莫非在心里骂我。"

    我斜眼瞧他,"骂了什么。"

    他抽了两张纸垫在食盘下,淡定得很, 像是在骂别人,而不是他,"这狗日的,吻上 瘾了。"

    我愣了片刻,掩唇扑哧大笑,一双眼弯 弯如月,清澈得挤出水来,关彦庭一本正经 说脏字,真是百年难得一见,那些与他共事 的下属,估摸都没这份运气亲耳听一听。

    我笑了多久,他也注视我多久,直到门 外的脚步声近了,我立马收敛,关彦庭在袓 宗推门而入的前一秒,他极低的声音说,"我 曾养了一株桃花,程小姐笑时,美得胜过 它〇。〃

    我闷头吃饭,他也了无变化,不知情的 人乍一看,只当我们连话都未讲。

    袓宗回来表情缓和许多,我很知趣,他 是弱势一方,必定要先妥协于关彦庭,他那 脾气,肯定不乐意我在场,哪个男人下风的 一面想绐女人看呢?

    我留绐他们单独谈判的空间,捏着脏掉 的裙摆,直奔洗手间。

    这趟路灯火迷离,狭窄冗长,两旁的门 里,鬼哭狼嚎歌舞不绝,圈子里一个得了艾 滋病的前辈说,你想见识天堂吗?去风月, 你想见识地狱吗,也去风月。「^追^书^帮^首~发」

    仔细想想,风月绐予女人的,大多是地 狱,而绐男人的,才是天堂。

    弱肉强食,皇权金钱覆灭王法,在这里 展现得淋漓尽致,狼狈挣狞。

    我推幵女厕门,恍恍惚惚的,地面投洒下一道阴影,我无意识的抬头,看清站在镜 子前的女人,脚步蓦地一顿。

    是鲁曼。

    她认真涂抹着一款口红,颜色很适合 她,橘色透着粉,浓艳而灼烈。

    她会在这儿,实属我意料之外。

    张世豪来辽宁,竟也带了她,她倒是够 受宠的,我那段意外插曲,并未真正削弱鲁 曼的地位。

    她挨了一巴掌和一踹,照样是风光的黑 老大情妇,张世豪也没必要为我这个别人的 马子,而对她处置得残忍不留情面。

    我琢磨了一会儿,陡然而生一个念头, 倘若我跟了张世豪,处境只会比在祖宗身边 更糟糕,文娴是摆设,鲁曼既有张世豪的承 认,也手握几分宠爱,和这样的女人争,才 是最可怕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