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90很难不爱他【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她收拾好唇妆透过面前澄净的玻璃认出 我,曈孔闪过讶异,很快化为乌有,维持着 端庄体面的笑容,“程小姐,真巧。〃

    我回她敷衍一笑,走到她旁边,拧开水 龙头,清洗着裙摆的酒溃,她没急走,就那 么看着我,我被她看得发毛,不满质问她有 事吗?

    〃沈阳的事,来龙去脉,我有耳闻。程小 姐是唯一一个,出卖豪哥,还安然无恙的 人。我很好奇,你这颗心,有没有他的位置。

    我指尖不受控制的用力,刮破了丝线, 拖出一缕长长的弯曲,"鲁小姐猜呢。"

    "不管世俗和法律怎样看待豪哥,他是英 雄,接触他的女人,不可能丝毫不动心。"

    我盯着潺潺积蓄的清水,妖娆的红溃氤 氲化幵,无比鲜艳,刺在曈孔,像是一滴血

    或许是吧。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女子的天性,难以拒绝一切美好事物, 多彩的皮囊,英武的气度,深度诱惑着,哪 怕它是陷阱,是火坑,也甘愿往里跳。

    我笑了笑,"怎么没有。"我挤干裙摆,

    抻平放下,郑重其事,〃我。"

    鲁曼不惊讶,她猜到了,我若是她说的 那类女人,我和张世豪断断走不到如今形容 陌路的地步。

    “程小姐的性子真古怪,像一颗石子,冷 冰冰难焐热。可能你的热,都绐了沈检察 长,这一点,是豪哥无法改变的,谁让他迟了 _步呢。〃

    她打开手包,取出一柄木梳,梳理着卷 发,"有一句话,我憋了很久,我们不仅是_ 样的角色,甚至,我们在明在暗,为同一个人效力。"

    我风平浪静的面孔,顷刻间皲裂,头顶 轰隆一声天塌地陷,死寂的四壁,激荡的流 水声,光与影的揺曳中,我错愕瞪大双眼,

    目不转睛凝视她,她笑得诡异,笑得复杂,“ 程小姐领悟了吗?〃

    地狱而来的魔音,绕梁盘桓,不肯停 息,我手在抖,不停抖,全身急剧颤栗,我不 可抑止退后数米,跌撞在门框,下意识捏紧 墙角一块凸起,我呆滞茫然,仿佛身处梦 境,做了一场比噩梦还恐怖的梦。

    我耗尽全部力气,才从喉咙呛出一句,“ 你是,良州的人?"

    我说完最后一字,嘶哑干涸的嗓音,连 我都辨认不清,这是不是我发出的声音。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她越过我头顶,观望那扇静止不动的 门,〃曾经是,不过现在,我叛变了。"

    她说得从容镇定,如同在陈述一件理所 应当的事,她不觉得这是威胁她性命,致使 一切天翻地覆的倒戈。

    “我爱豪哥,我不是九姑娘,我没那么刚 硬的心肠,沈检察长安插我,原本就是错 的,这世上数以亿计的女人,她们假设站在我 的位置,也抗拒不了豪哥。”

    她心知肚明,如此震撼的消息,我一时 片刻消化不了,她不曾继续深入说,只告诉 我何时空闲了,不妨小坐。

    她烘干手上的水珠,与我交错而行,在 抵达门口扶住门把时,她稍微偏头看向我背 影,"你可以揭发我,向沈检察长邀功,毁掉 我,也彰显你的忠诚,但我提醒你,我也掌 握了你与豪哥私通苟且的秘密,如果你不想 竹篮打水一场空,让一年的隐忍和讨好付诸 东流,就忘记我刚才和你讲过的话。我们各司其主,各走各路。〃

    我用短暂的一分钟恢复了冷静,转身追 上她两步,"你泄露了张世豪的交易地址,让 良州试探我是否忠心?顺便挖掉我这个劲 敌,果然,上一次你的怒气和委屈,延续到今 日。"

    她滴水不漏,不留把柄,〃我只是透露大 概位置,完成我的使命,真正出卖豪哥的女 人,令他大失所望,由兴趣生恨意,不是程 小姐吗?与我何干。〃

    鲁曼笑,"你很聪明,没有被风月冲昏头 脑,做错误决定,你的克制清醒救了你一 命,沈检察长的二奶,能绐予你的安全和未 来,远远胜过绐豪哥做情妇明智。"

    我不知该以怎样的模样,怎样的态度,

    来面对这毫无征兆的浮出水面的重磅炸弹, 我站稳已经万分艰难,胸腔几乎窒息。

    "你真是胆大包天,你以为能瞒得住两方 吗?张世豪不会留对他有威胁的卧底,而良 州,也会斩草除根叛变者,你横竖都是一 死,谁也不会保你。〃

    鲁曼的笑意凝固在嘴角,她到底一言未 发,在我的错愕注视下,迅速离开了洗手 间。

    【明晚0点,追书帮手打免费更新。晚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