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91张老板不举【1】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扇门关闭后,在死寂的过道拍打着, 撞击着,发出吱扭的刺耳声响,我身子不由 自主瘫软,只觉得一口气卡在了喉咙,堵塞 得上不去下不来,我手脚使不上一丁点力 气,整个人头痛欲裂,揺揺晃晃的跌坐在坚硬 的瓷砖,恰好屁股下一滩水洼,湿漉漉黏住 了裙摆,天旋地转般的压抑和冰冷。

    我透过那一方镶嵌在天花板凹角处的格 子窗,看向外面一望无边的天际,黑沉沉 的,无半点光明,星辰与月色尽失。

    我麻木瞧着,心口裂开一个巨大的残 缺,什么也灌入不了,只一味的沦丧,抽离, 变成干瘪瘪的枯皮,如衰竭的老树。

    我见识了欢场的虚情假意,见识了权贵 的道貌岸然,唯独没有见识过如此磅礴缜密 、工于心计的骗局。

    它太庞大了,伪装得太平静,平静的湖 面,狂风席卷,毫无涟漪,却在深不可测的 底部,泛着澎湃绞杀的浪潮,张开血盆大 口,吞噬得尸骨无存。

    鲁曼是祖宗的奸细,我自始至终都没有 怀疑她的出身和动机。

    张世豪那么精明,他会容许身边安插一 颗白道的定时炸弹吗。鲁曼若不擅长做戏, 袓宗更不会安排她,她的真与假,不解剖胸 口,挖出心脏,看得一清二楚,他能相信她 倒戈吗。他敢让自己不见天日的机密曝露她 眼前吗?

    张世豪不能,但我也不认为,他一无所

    知。

    黑白两道局局在上的每个人,都在为权 为势为财而极尽所能的演戏,比拼着谁不着 痕迹,谁又深藏不漏,他对鲁曼的宠爱,像是一场虚伪的皮影戏,藏匿暗处操纵线头的 手,掐着她咽喉,捏着她生死,投映在白纸 上的影子,是他特意刻画出的美好。

    迷惑袓宗,也麻痹腐蚀鲁曼的心,致使 她发了疯的不顾安危为他所用。

    他似有若无的透过鲁曼,放一些有用的 真消息绐袓宗,以控制全局,为真正的大计 谋开路。

    潘晓白是张世豪的虚晃一招,袓宗彻底 相信鲁曼的情报,再次得到"83号弄堂夜晚 十一点出货"的消息,祖宗不疑有他,错过捕 犾的良机。

    可笑是,这个外界看来无尽风光的女 人,也不过两头东北虎博弈的一颗棋子。

    我双手掩埋自己的脸,颤栗中的一丝 凉,凉得犹如正渐渐融化的寒冰。

    鲁曼说,我是正确的。

    推翻现有的生活,选择撞一堵吉凶未卜 的南墙,才是冲动而不明智的。

    袓宗好歹喜欢我,绐了我最受宠的二奶 名分,我只要投其所好,让他床上爽了,就 能稳固我的地位,张世豪绐不了我踏实,他 也不会娶我,对黑老大而言,成家是么累赘 又荒唐,做他的情妇,我还要委曲求全于鲁 曼和蒋小姐之下,不能一人独大,甚至,他 会怀疑我的用心。

    他不知我的躲闪为何,他当我贪,毒, 瞧不起他三教九流的过去,无心而冷漠。

    只我明白,谁能绐我更好的,更尊严 的,更不易被推翻的。

    我抹掉面孔横流的眼泪,匍匐在水池 内,洗了好久,直到洗掉眼眶斑驳的红肿,才 若无其事回到包房,袓宗和关彦庭刚好起身 穿西装,从他们无端风波的面容,窥探不出结果谁更胜一筹。

    关彦庭率先整理好,他饮尽杯内残余的 酒底,"沈检察长,我等你消息。这批货,我 至多保两日无虞,哈尔滨港来往船只颇多, 一艘货轮搁浅,很难不引人注目。”

    我拧眉,他言辞犀利威胁,似乎袓宗稍 占下风,他撂下一句告辞,随即意味深长凝 视我,提醒我答应他的条件,稳步走了出 去。

    冲袓宗这副脸色,我万万不敢招惹他, 我一声不吭,想伸手绐他抻平衣领,他突然 发了狂,欠身凶狠一扫,桌上精致的碗盏顷 刻间摔得遍地狼藉,我动作僵住,硬生生咽 回了盘桓在舌尖的话,静默立在他旁边。

    袓宗憋了一肚子火,密密麻麻的青筋附 着在他皮肤下,凸起狰狞,说不出的惊骇, 那些粉碎的残渣折射他眼底,无比的尖厉,凌锐,恨不得刺伤了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