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91张老板不举【2】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握拳长长的吸气,将情绪一一平复震 住,几秒钟的功夫,仿佛什么都未曾发生 过,牵起我的手,"回家。〃

    这个家,是五百五十五公里之外的哈尔 滨。

    车颠簸在高速公路,漏夜疾驰,祖宗搂 着我,让我枕在他腿间,他有一下没一下的 抚摸我脊背,耐着性子柔声哄我入睡,我睡 觉轻,也怕吵,在喧哗复杂的环境待久了, 会特别厌恶热闹,迫不及待挣扎出去。

    我迷迷糊糊困得要命,又揣着心事死活 睡不着,我几番想开口,捅破鲁曼的叛变, 话到嘴边,嘶哑得发不出声。

    我何尝无把柄呢。

    鲁曼敢自告奋勇,势必手持的筹码分量 重,价值高,压着我,她的确留不得,她是淬了毒汁的利剑,不过我只能用别的法子整 垮她,由我挑明,她反咬一口,我比她代价

    惨痛得多。

    我问袓宗关彦庭的条件是什么。

    他咬着后槽牙,"进省委。谁按下的,谁 再迎他。〃

    袓宗明显怒极了,能忍住火说完,都很 难得。不怪他,所有人把这场反间计的期望 值捧得太高了,都以为他蠃了张世豪半子, 结果那王八蛋抛绐了宿敌关彦庭,金蝉脱 壳,沈国安坑了袓宗,而挟天子以令诸侯,祖 宗这位独苗儿太子爷,又害了老子。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沈国安踢了关彦庭,如今迎他回去,往 后再发难,等于打自己脸,这么愚蠢的事他 绝不可能做。相反,关彦庭与张世豪的冲突 很小,张世豪卖他一个情,助他进省委,与 沈国安平分春色,勾心斗角,他也松口气,

    同朝官僚才是重中之重的劲敌。

    我曾想,关彦庭不屑升任省委,与那些 打官腔的人同流合污,可身处仕途,谁能独 善其身呢。

    权的削弱,是地位的撼动。

    成大事者务必沉得住气,经得起暗箭伤 人,沈国安拿我试探关彦庭,他早识破了, 顺水推舟是迂回战术,一面按捺沈国安不出 更绝的阴招,一面伺机以待,借刀杀人。

    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他不慌不忙,扮饵 也扮钩,这场尔虞我诈,关彦庭和张世豪做 了明面的蠃家,输家是袓宗吗?未必,关彦 庭破戒了,他枉法了,与黑道的联手了。

    他为权,为屹立不倒,为报仇,放掉一 批违禁货,袓宗只需找只替罪羊,就攥住关 彦庭的把柄。

    张世豪才是唯一的蠃家,他既出了货物赚了钱,也挑拨了两个高官硝烟四起。

    活在钱权里的男人,奸险毒辣的程度,

    是不可估量的。

    睿智如我,也猜不透这三足鼎立,哪一 足先倒。

    我和袓宗回家睡了一整天,他乏了,打 了几个小时的呼噜,习惯真的很可怕,我挺 讨厌男人放屁磨牙打呼噜,原先的金主,一 多半都有这臭毛病,我就搬着被子去别屋 睡,估摸金主差不多醒了,再搬回来。

    但袓宗这样,我挺适应的,我觉得爷们 儿,他长满胡茬的唇,发出低沉磁性的哼 鸣,我特喜欢。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我睡到下午四点多,浑浑噩噩时,听他 在电话里和沈国安吵,袓宗骂得很凶,骂沈 国安的列袓列宗,让他们诈尸来抓他,把他 带走,还骂他是老杂毛。

    我一激灵,当即就醒了。

    袓宗是真痞,操天操地的德行,迷人极 了,他在床头骂骂咧咧晃荡时,我闭上眼, 很快的,戛然而止,屋子里静得只听得到他 呼吸,浓重的一团黑影无声无息倾轧,覆盖 我身体,他细腻灼热的手心轻轻抚摸我的 脸,怜爱而疼惜,最后唇吻我的鼻尖。

    在这个过程里,我是无措的,震撼的, 惊愕的,也是柔软的,我感觉到了,感觉到 袓宗从未表达的情深。

    他离开别墅不久,楼下厨房传来叮叮咣 咣剁海虾的声响,伴随这阵声响,米兰告诉 我一件大事。

    她要结婚了。

    结婚这词儿,是我情妇生涯的禁忌。

    绝对禁忌,不可触碰。

    从前,是圈子规矩,前辈大佬们用毕生鲜血染就的经验警示后辈姑娘们,图什么别 图名分,天大的宠爱,也别忘本,忘了你几 斤几两。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