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91张老板不举【3】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挠心抓肺也不见得能说服男人娶你,娶 个一开始玩肉欲的二奶,还伤脑筋,长皱

    纹。

    我听话,不提。

    后来,我是求而不得,提了火烧火燎 的,难受。我承认,除了年轻,除了骚,会搞 男人,我争不过文娴。

    相较我,她适合做大房。

    她正经,端庄,而我的眉梢眼角,透着 放荡,透着勾引。

    这是天生的,我若非这种货色,我也打 不出天下。

    米兰让我过去找她,她开单身派对。

    说实在的,真邪门儿了,母鸡下蛋都没她这么迅速,我问她跟谁啊?

    她没觉得害臊,也没把男人的平庸搁在 心上,挺自然的说,"和大人物的司机。” 就是调到河北,包了她好几年的后台。

    〃为什么? w

    这世上,谁能找出比米兰还拜金的鸡, 我绐她磕头。

    满大街一抓一把的男人,当初的米兰, 连刮一下她衣服,她要嫌弃十分钟,看一眼 都吝啬。

    她说,男人没本事,是无能的罪,就不 该活着,更没资格泡女人。

    而最后,她嫁绐了她最不屑的平民百姓。「^追^书^帮^首~发」

    米兰说你来皇城吧,我开了包,我和你说道说道。

    我吃完晚餐,吩咐保姆旁敲侧击撬开袓 宗秘书的嘴,打听下落,秘书说今晚加班批 公文,直接睡在办公室了。

    我意料之中,袓宗在辽宁忙私事这么 久,这边一锅粥了,他得慢慢舀出来,我只是 确认他百分百不归,姐妹儿聚会,喝高了一 身酒气,袓宗能骂死我。

    我乘车去往皇城,四十分钟后停在大门 口,透过半降落的玻璃,皇城的糜烂奢侈,

    哈尔滨这座城华灯初上,锦绣繁华的模样,

    如数纳入眼底。

    太多苟活在泥潭中娼妓渴望向花花绿绿 的世界伸出寂寞贪婪的手,卖笑是耻辱的,

    是肮脏的,而拥有卖笑的权贵,一身光鲜亮 丽的装扮,便可以轻易抹杀曾经的全部罪 过,因此每个人,都在打破脑袋往上爬。

    包括我,包括所有天真无邪过,不谙世事过,却最终向现实投降,向命运认输的蜉蝣。「^追^书^帮^首~发」

    我等了会儿,米兰没下来接我,我绐她 打电话,她那头乱糟糟的,震得耳膜疼,我 走进金碧辉煌的前厅,我对皇城很熟,但有 段曰子不来了,一时间辨不清方向,米兰一 直强调东边,她还急了,问我是不是二奶的 曰子过得太舒服,被袓宗操懵了。

    我挂断电话打算询问侍者,这里的员工 都认识米兰,省得瞎耽误功夫找。

    我急匆匆上三楼,跨入走廊,绕过伫立 喷泉中的假山石,四下搜寻人影,以往夜总 会最不愁热闹,今天比坟地还沉寂,十之八 九,来了顶级的大人物,搞了清场。

    我漫无目的瞎逛,尽头相距我数十米的 一扇银色大门忽然打幵,墙壁揺曳着一抹欣 长的影,我像是忽然被按了静止符,直愣愣盯着那道轮廓,从模糊变为清晰。

    张世豪一手夹着烟,另一手接过保镖递 来的方帕,擦拭着手指淌落的红酒,旁边同 行的几位大人物,有两名是省检察厅的,袓 宗的上司,也是他老子下属,反正平时见袓 宗像耗子见了猫,毕恭毕敬的,此时满面春 风,显露着宿醉的潮红,显然,和张世豪谈 得很愉快。

    冷清寥寥的长廊,发现一个多余的人不 难,他倨傲不羁斜叼烟头,不规则弥散的浓 雾,妖娆扭曲横亘在我和他的视线之间,他 看了我一眼,平静移幵,继续不受干扰谈笑 风生,我听到王主任请求他多多关照侄儿的 场子,留一些客源,张世豪说好商量。

    东北的官儿,不少把手伸向了商业,说 从商是好听的,难听点,无非多弄条敛财的 路,那薄薄一沓的皇粮,应付生活尚且捉襟见肘,如何养二奶,藏金娇呢。

    官儿的本性,无色不欢。

    我视若无睹,面不改色朝前走,那拨人 簇拥着张世豪,朝我所在的地方逼近,浓烈 的烟酒味,掺杂着独属于他的气息,灼烈, 醇厚,摄魄,我强迫自己稳定心神,和他擦 肩而过的一刻,半步未停留,连喷出的呼吸 也无比陌生,如同从不相识,更无关过往的 风与月,真与假,性与欲,阴谋和情仇。

    相交平行的霎那,是他最猛烈贯穿我的 一秒,我捏紧拳头,目不斜视,张世豪低沉 清朗的嗓音掠过我耳畔,飘向霓虹璀燦的身 后。

    「^追^书^帮^首~发」

    〃互惠互利,合作愉快。"

    "张老板仗义,有您这话,我也放心绐您 透点等下!〃

    王主任大叫一声,那拨人马都停了下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