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92他不要你,来找我【2】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感觉狭小的咽喉被撑开一个巨大的孔, 越来越宽,又一下子收紧,夹紧他,吸纳他, 里面漾起滴滴翻滚的白色漩涡。

    他愈发激烈,快速,我被他顶得朝后踉跄 ,他扯着我头发再度拉回,我如浮萍,在他掌下 无助又色情的揺摆颠簸。

    他玩女人有多狂,我估计他马子都没我清 楚,情浓时他亲口承认,他对我才会用那些龌 龊极致的招数,花样百出的舌功,我和他上了 几次床,他真的搞掉了我半条命。

    祖宗吃药的勇猛,张世豪取扳指催奶的 野性,都是我的噩梦,也是我的美梦。

    红桃说,别得了便宜卖乖,你不爽吗?

    我说爽。

    可舒服的代价,我在这两个男人之间,穷途末路,近乎崩溃癫狂。

    我不清楚,为什么和张世豪的欢爱,可 以让我的五脏六腑四肢百骸,都快乐得飘上 云端,直冲向天堂,我极少忘乎所以,极少 为性魂飞魄散,做爱是我赚钱的方式,曾经以 此为生的水妹,没资格享受。

    直到张世豪嘬出扳指,唤醒了我潜藏的 欲望,这份欲望,太不堪,太下作,我甚至 不敢让祖宗看。

    「^追^书^帮^首~发」

    我的骨骼不属于我,我的模样也不像 我,程霖是放荡的,而对张世豪敞开身体那 一刻的程霖,放荡得无可救药。

    我的口腔在他大肆侵略下彻底麻木,只知 道他进出飞快,快得眼花缭乱,他猛地抖了 抖,头顶紧接着爆发出张世豪释放时嘶哑的 大吼,我舌根糊得满满当当,一注注流入,淌 落我的肺,我的心,烫得我蜷缩佝偻。

    我抹着唇角残余,浑身颤抖爬向茶几, 我随手拿起一桶不知搁了多久的凉茶,灌了小半桶,直到咸腥的味道终于洗净,我将仅剩的一口淬在张世豪脸上。

    "你强奸我上瘾了?上下两张嘴还够你用 吗!〃

    水花四溅间,他冷峻的眉目浮现一层晶 莹,透着无法形容的性感,他不恼,把无力也 没必要再反抗的我,扯进他怀中。

    他声音是余韵过后的慵懒和磁性,他没提 裤子,就那么软趴趴的贴在我臀沟,随时有勃 发的危险,我不敢动,直挺挺的背对他,他拥 抱我。

    这样亲密的姿势维持了许久,他吻着我后 脖颈,时而泄恨撕咬,时而缠绵舔甜,"小 五。你不过倚仗我不忍,才敢对我这么狠,我 比不得沈良州,是因为最初,我便哄着你, 我的十次好,你习以为常,他一次好,就迷 惑你的心。”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书-帮】

    http://m.zhuishubang.com/

    他又喊我小五,我们决裂了一天一夜,其实很短暂,可小五这两个字,却仿佛熬过漫长的年头,从泥土下破壳而出,得以重见天日。

    他拨弄幵我的发丝,露出整张汗涔涔的 脸庞,他嘴唇烙印在上面,坚硬胡茬细细的 摩挲,“你每一回拿刀,往我心尖上戳,我决 意不再见你,可最终低头的还是我。”

    他的吻占满我面颊,一动不动停在眼尾 那颗红痣,他笑得有趣又无奈,"果断霸道不 可一世的张世豪,在小五面前,什么都不算, 他只是被人捏住了半根软肋的土匪,沾了你, 一再退让。"

    若我未曾亲眼所见,他联手关彦庭如何 狡兔三窟,逼得祖宗和沈国安退步,我兴许真 信了他,这番柔情刻骨的话。

    "退与不退,不都是张老板事先打算好的 吗?,,

    我面无表情斜睨他,〃你损失了什么?良州又损失什么?”

    我咬牙红了眼眶,系好皱皱巴巴的衣领,〃我想把你千刀万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