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93我动了情意(2)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了声,"程小姐看中什么筹码,我能绐,竭尽 全力。〃

    我饮了一口酒,张世豪近期委托鲁曼收 一批军火。〃

    她拧眉,不曾深究,点头说有这事。

    我笑而不语,意味深长注视她,她顷刻间 参透了我止于唇齿的内涵,她思索了好半 晌,M会伤害豪哥吗? w

    我说不会,我自有法子把所有冷箭射向她 _人。

    她半信半疑盯着我,踌躇不决,我的确没 撒谎,鲁曼倘若心计这么深,她叛变了,倒霉 的是袓宗,她假意投诚,倒霉的是张世豪,这 个女人留着,左右都是极大的祸害。

    尽管我始终不承认,但这一刻,我想直 面自己的心,我对张世豪有情意,在不知不觉 间,在几番纠缠中,于悬崖峭壁,世俗的裂缝,幵出了花骨朵。

    它的根茎,是不可自控的刺激和情欲,

    它的叶子,是颠沛流离的禁忌,它的花苞,是 适可而止,又无休无止的引诱,它是毒。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在我一心一意深爱祖宗,犹如一条狗,

    揺尾乞怜的活在他身边,我对张世豪这个不 该出现亦不该靠近的流氓混子,情不自禁的 动揺了。

    一分,只一分,足以令我产生莫大的恐

    惧。

    这意味着他砸幵了我底线的一道口。

    用尖厉的精神和肉体武器,扎了进去。 鲁曼说的不错,女人抗拒不了他。

    即使我痛恨他,厌恶他,巴不得他死,灾 难与风波面前,我依然毫不犹豫选择祖宗,可 张世豪在我的世界里,像是四月一场风,温 柔;十二月一场雪,蛮横。他的印记越来越深,覆盖搅乱我的岁月,密密麻麻的生根,存活。

    我不想绐他吞噬的机会,我更不能犯错。 我私心利用鲁曼,博取祖宗更大的信任,让他 更宠我,也让张世豪对祖宗的每个女人都猜 忌,直至敬而远之。

    我等了蒋小姐十分钟,她仍旧不语。

    我没有足够令她相信我的筹码,她只是在 我和鲁曼之间倾向于未伤害她的我,再者,她 试探出我不会跟随张世豪,不觊觎她男人的 女人,翻船的可能很小,当结盟风险波及张世 豪,她不缩头缩尾才怪。

    "蒋小姐,过了这村便没这店,我没耐性 等你思量清楚,再和你见一面。东北的黑, 以张世豪为首,东北的白,以土皇帝为尊,与 他们相关的女人是众矢之的,你怎知下一回 你反悔,我还能腾空呢?〃

    她下唇咬出一排齿印,把杯内的酒水一 饮而尽,有些苍白僵硬,〃豪哥前晚留宿,我听他和阿炳说,8点整哈尔滨港西码头进一艘船,HA39客船,二节船舱储存枪火。具体哪一天我不了解,鲁曼的任务我不便询问,程 小姐有法子吗? w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张世豪果然精明,条子大多死盯货船, 毕竟大买卖不是一箱两箱,起码十箱,小打 小闹没必要追究,一旦封进客船,条子的首 要目标,盘查是否窝藏了偷渡逃犯,卖淫的 团伙,反而货的安全性极高。

    我心思没在这,我沉默了好一会儿,“蒋 小姐前晚见了张老板。”

    她说是,今年豪哥头一回找我。

    她的心情我明白,女人的占有欲不比男 人变态,同样是自私的,在感情里,分享是一 种不能饶恕的罪过。

    然而我更计较是,张世豪这丧尽天良的 浑蛋,前晚在皇城包厢里爆了我的喉咙,我喝 水都火辣辣噎得慌,他还不爽,又跑去操马 子,不够他厉害了,我只气没咬掉他一颗蛋。

    蒋小姐再三表态,具体入港时间,她实在无能为力。(手打比较慢,下午五点左右会把后面俩小章节手打出来,记得收藏好追书帮)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