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93我动了情意(4)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原先的二奶,我还没跟他呢,H杯和红桃有一拼,纯天然,太少见了,那种货真价实的肉手感真棒,不是硅胶填充能媲美的,她就是叫得不好听,哑嗓,别说男人了, 女人都不爱听,袓宗可稀罕她了,还给她昵称 小叼,后来嫌她叫得太难听了,像杀猪,就不 要了。

    乔栗的昵称都没她好听,乔栗叫小贱。

    我曾怀疑,袓宗到底喜欢过乔栗吗。女人 不可能愿意叫小贱,祖宗从不这么喊我,他高 兴了,喊宝贝儿,愤怒了,喊名字,程霖。

    这方面,我没别扭过。

    我问米兰,扯谎说姐妹儿的事,她没起疑, 她想了好半天,她说也许这个金主,最幵始喜 欢的就是他不怎么搁在眼里的,他怕家里人搞 她,也怕自己失控。

    袓宗掐得我快疼死了,我从内裤里挣扎冒 头,仰面嘴型比划张,后俩字没出口,当即打 一个激灵。我本想说张世豪你这王八羔子,

    幸亏及时刹车了,我改口说张幵腿,然后呻吟了 一长串,高低起伏,叫得我自己都酥了, 袓宗手猛地掰开我双腿,我听见胯骨咔嚓的脆响,我心里把这笔帐记在张世豪头上。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这一夜,我时隔数月,又领教了嗑药的 威力。

    祖宗完事靠着床头抽烟,他喜欢四仰八 叉躺着,二奶跪在旁边伺候,弯上身,两只肉 团在他鼻尖来回荡悠,香喷喷滑溜溜的,祖 宗看着舒坦,一旦他伸舌头舔了,就是要搞 二回,药劲儿还没消。

    我去浴室拧了一条半湿的毛巾,骚里骚 气笑,骑坐在他腰间,雪白的身子暴露无遗, 灯光下浮现一层水润的蜜色。

    我绐他擦胸膛时,擦得毫无章法,时轻时 重的,我演戏,就没演不好的,袓宗瞧出我心 不在焉,他屁股颠了颠,我整个人也跟着晃 动,臀沟重重磕在蛋上,又弹又软,瞬间挤成 了扁片儿,他脸煞白,倒抽气,我急忙翻下 去,他没管那个,他生气骂我骑着他还他妈 敢走神?

    我舔着干裂的嘴唇,无比凝重说,"良州,

    我掌握了一点码头走私的消息。"

    他没吱声,南北码头目前在袓宗的范畴内 ,东西都是大人物坐镇,敢在黑白交接的地界 走私,除了张世豪,没第二人。

    "米兰告诉我,张世豪购买了一百支军用 枪械,充实马仔,明晚八点进港,西码头由鲁

    曼交接。”

    袓宗凝眸,眉眼讳莫如深,像是沉思,我 默不作声等着,他问我确定吗。「^追^书^帮^首~发」

    我点头,“HA39客船,你的人一直留意 货船,偏偏张世豪偷梁换柱,鲁曼接货时,

    他应该大张旗鼓在风月山庄或者皇城应酬, 转移你视线。往常凭张世豪的势力,几千支 枪他也敢正大光明贩卖,今时不同往日,他和 关彦庭联手算计了你,他知道你会报复。”「^追^书^帮^首~发」

    我故意说这批军火,说当前危急的局 势,反衬鲁曼在紧要关头知情不报,袓宗一字不吭,他掀开被子,拿起床头手机,叮嘱我先睡。

    他走到阳台,合住玻璃,估摸联络暗处 盯着鲁曼的鹰钩,这通电话持续了二十分钟, 他挂断返回时,脸色阴沉至极,眉梢眼角透着 一丝怒意与杀机。

    我明白,鲁曼吃香喝辣两处讨好的风光曰子,到头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